空山灵雨 傲世重生 时钟时间

耸了耸肩,苏子筱自顾自的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脸上噙着笑,对于男人杀人的目光视若无睹。

看着眼前的女孩儿,陆景灏的目光暗了暗。

就像离开前一样,女孩儿一张脸依旧美的过分,但身上的气质却像是变了一个人。

原本的美是内敛,显现的美却是张扬,像是一朵罂粟,美的致命。

走到女孩儿面前,陆景灏扣住她的手腕,冷冷一笑:“别跟我说,你是来找我叙旧的。

“我没那么无聊。”苏子筱轻笑了一声,手腕已经被抓的通红,却像是感受不到一般,反倒用另一只胳膊揽住了男人的肩膀,眼角微挑,带着一股散漫的气息,“没钱了,想来陆总这儿赚点钱而已。

气若幽兰,感受着女孩儿的柔软馨香,陆景灏脸色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一把将人按在了身后的办公桌上,桌面上的东西也因此被无情的掀翻到了地上。

这样的苏子筱,让他觉得陌生,心头一股无名的火气逐渐升腾。

一把钳制住她的下巴,陆景灏冷冷一笑:“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贱!

说话间,大手已经掀起了苏子筱本就不长的裙子。

感受着男人带着薄茧的手掌,苏子筱心中本能的一悸,像被攥住了心脏。

深吸一口气,苏子筱压抑住心底的恐惧和排斥,反而伸手抱住了身上的男人,一副配合的样子。

“你不喜欢?”说着,身体又靠近了几分。

耳边女人的声音让陆景灏小腹一紧,脸色已经沉了下来,毫无怜惜的撕扯着女人的衣服,牙齿狠狠的咬住了她的肩膀。

突然的疼痛让苏子筱不由得闷哼了一声,手不自觉的攥紧了陆景灏的衣角。

轻轻的舔舐了一下留下的压痕,陆景灏将人狠狠的压在桌子上,冷冷道:“这些年你到底躲到那儿跟野男人厮混了?被调教成这样?”说着,捏着女人下巴的手又紧了几分,“嗯?

听着男人的话,苏子筱脸上依旧噙着淡淡的笑,美眸中一片平静,没有回答,反而伸手将男人又拉近了几分,直接吻上了眼前这双薄唇。

心中一震,维持的理智崩塌,下一刻已经扣住了她的头,加深了这个吻。

带着惩罚的味道,疯狂的在对方的唇齿间肆虐,辗转摩挲,带着霸道的气息。

苏子筱承受着男人的疯狂,在她觉得自己要窒息的下一刻,身上的人才总算结束了这一吻。

重新感受到了空气,苏子筱贪婪的喘息着,红肿的唇一张一合,一双美眸也漫上了雾气,让陆景灏的眼神染上了更浓的情欲气息。

下一刻,只感觉身上一凉,陆景灏已经彻底褪去了她的衣服,白皙的肌肤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女人姣好的玉体暴露在视线下,目光触及到小腹的位置,目光一滞,动作跟着停了下来。

一道不短的疤痕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刺目的痕迹,异常显眼,又或者说……看着碍眼。

手指覆上这道疤痕,陆景灏薄唇冷启:“怎么弄的?

“缺钱。”平复了一下呼吸,苏子筱朱唇微勾,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闻言,陆景灏深邃的眸子对上她的眼,显然是在等待他的下文。

“卖肾换钱。”淡淡的吐出四个字,眼底带着笑。

听着女人的话,陆景灏冷哼了一声,干脆继续了刚才的动作,挺腰直接没入眼前诱人的身体。

疼痛感让苏子筱不由得咬牙闷哼了出来,下一刻再次被男人扣住了下颚,狠狠的朝着脖颈处咬了下去。

厮磨舔吮,空气中一瞬间弥散着暧昧的气息。

手紧紧的扣着,指节已经开始泛白。

承受着男人的侵略,耳边再次缓缓响起了男人清冷的声音。

“骗我,也找个像话的借口。”说话间,又是猛烈的一阵冲撞,继续道,“肾,可不在这儿。

艰难的平复着呼吸,苏子筱强迫着自己不发出任何羞人的声音。

“小手术而已。”说着,美眸撞进了男人的视线,心中闪过一丝报复的念想,朱唇微勾,“宫外孕。

她就是想让他误会,想在这张淡漠的脸上看到其他的情绪。

果不其然。

苏子筱话音刚落,身上男人的眼神一变,看着她的目光都变得危险了起来,动作更加的粗暴,没有一丝怜惜!

就像纯粹的发泄!

“你可真贱!

羞辱的话从男人的薄唇中冷冷翻出。

一番云雨,身体上的欢愉却抵不住心中的震怒。

只是想到身下这具娇躯还有人侵犯过,心中的暴戾就忍不住的想要发泄!想要摧毁一切!

不知道经历了多久,苏子筱只感觉浑身都想被车碾压了一样的疼。

看着已经衣冠楚楚的站在坐在一旁的男人,她若无其事的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脸上一片淡然,手心却已经被攥的变色。

穿好衣服,苏子筱撩了撩头发,朝着一旁的陆景灏微微一笑,随后直接坐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陆总,既然已经享受过了,是不是该把账结了?

女人的声音带着些使用过度的沙哑,依旧掩饰不住那份魅惑。

闻言,陆景灏冰冷的视线朝着她狠狠的扫去,带着淡淡的不可置信,更多的是愤怒。

“怎么,想赖账?

女人的声音带着笑意,手上的青筋因为愤怒猛地跳动了几下,深邃的眸子已经染上了赤红,安耐住想要将女人掐死的冲动,陆景灏拿过一旁的支票,飞快的在上面写下一串数字,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带上钱,滚出去!

秀眉微挑,弯腰捡起地上的支票,苏子筱朝着眼前的男人抛了个媚眼,转身离开,没有一丝的纠缠和留恋。

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陆景灏心中的怒火升腾的更浓。

走出陆景灏的办公室,苏子筱走进了一旁的卫生间,眼中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溢了出来,蹲在地上,苏子筱将头埋在臂弯中,本应该麻木的心脏,依旧疼的厉害,没有丝毫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减少。

五年后,A市,国际机场。

女孩儿身穿一件米色的收腰长裙,脸上带着一个大大的墨镜,只露出一小节精致的下巴,即便如此,还是吸引了不少人惊艳的目光。

手中推着一辆机场行李推车,推车的箱子上面坐着一个粉玉雕琢的笑男孩儿,穿着与女孩儿同色系的小风衣,黑曜石一样的眸子滴溜溜的转着,好奇的四处打量。

“妈咪,小颜阿姨会来接我们吗?

闻言,女孩儿脸上带上了些宠溺,伸手捏了捏眼前小包子的脸蛋儿,笑道:“当然啦,你小颜阿姨应该已经到了,她可是早就想见你了。

话音刚落,远处已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苏子筱!小堔!

“看吧。”说着,女孩儿揉了揉小包子的脑袋,朝着声音的方向挥了挥手,同时摘下了墨镜。

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苏子筱面前,顾锦颜直接给了她个结结实实的拥抱,“苏子筱,欢迎回家。

身体微微一顿,苏子筱眼底闪过一丝苦涩,随后合上了眼睛,拍了拍眼前女人的肩膀,“嗯。

家……这里还能算是她的家么?

松开怀抱,苏子筱的脸上挂着笑,噙在美眸中,像是浸着星空,美的不可方物。

“这就是小堔吧。”顾锦颜将目光放到了一旁的小包子身上,一双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立刻伸手去揉了揉他肉嘟嘟的小脸蛋儿,“真是比照片上还萌。

“小颜阿姨也很漂亮。”说着,朝着眼前的女孩儿甜甜的一笑。

看着手中的小包子,顾锦颜顿时被萌的七荤八素,捧着眼前的小包子,吧唧就亲了一口。

喜欢的不得了。

被这么一亲,小包子的脸上带着些绯红,透着无奈,但配上这张稚嫩的脸,偏偏只叫人觉得萌的不得了。

简单的寒暄了一下,顾锦颜开车载着苏子筱离开了机场。

回头看了一眼后座上已经睡着的小包子,稚嫩的小脸跟那个男人就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即便只有四岁,也能想象的到,这个小包子将来会是如何的祸国殃民,顾锦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收回了视线。

抿着唇,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到底还是缓缓开口:“苏子筱,为什么回来的这么突然?

“赚钱啊。”支着下巴,苏子筱漫不经心道,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但是回来的话,你就不怕碰到陆景灏么?如果再被他发现,你想过怎么办么?

她到现在都记得当初女孩儿离开前的样子,身上满是伤痕,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麻木和死寂,像是一个破败的傀儡娃娃,没有一丝生气,狼狈不堪。

听到熟悉的名字,苏子筱依旧是一副巧笑嫣然的样子,美眸中满是平静。

收起支撑下巴的手,苏子筱伸了个懒腰,脸上透着一股倔强和坚定:“不用担心,毕竟……就算他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他。

“但是小堔呢?

几乎跟陆景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就算不说,只要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已经足够证明两人之间的关系。

平静的眼中掀起一丝波动,苏子筱叹了口气,“这也是我想求你的。”微微停顿了一下,侧头看着后座上熟睡的苏小堔,眼神不自觉的柔和了下来,“我希望你可以替我照顾小堔,小堔身体的病,已经越来越重了。

简单的一句话,说完却像是卸去了苏子筱的全部力气。

听闻,顾锦颜脸上也漫上了严肃,这才注意到,小包子皮肤白皙的有些不自然。

“好,明天我就联系医生,小堔的身份,我一定会尽全力保护好……”还想说什么,看到一旁疲惫着一张脸的女孩儿,张了张嘴,到底什么都没有说。

今天是她工作的第一天,而她工作的公司,正是陆氏!

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情绪,苏子筱精致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抬步朝着眼前的公司走去。

刚刚踏入办公楼,苏子筱几乎就已经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

淡淡的瞥了一眼周围的人,美眸中带着淡漠,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清冷,旁若无人的走到电梯前,直接按下了最高楼层。

紧闭的电梯隔绝了外界的环境,也隔离了那些视线,看着不断攀升的楼层,苏子筱身侧的手紧紧的攥着,电梯打开的下一刻,脸上已经挂上了笑。

走到陆景灏的办公室前,轻轻的敲响了门。

“进。

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带着特有的淡漠。

仿佛跟她离开前没有任何的变化。

推开门,苏子筱脸上的笑更浓了几分,透着张扬和肆意。

“陆总,好久不见。

朱唇轻启淡淡道。

声音不大,却让办公桌前的男人身体一顿,猛地抬起了头。

棱角分明的脸上依旧俊朗的过分,清冷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一双深邃的眸子中已经仿佛蕴藏着一场暴风雨。

“苏子筱……”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陆景灏站起了身,“的确好久不见。

空山灵雨 傲世重生 时钟时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