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39有福高手论坛 秋天的谎言

东和酒楼原本是赵亭山的产业,他一死,丰叔立刻下手将他的产业一一转入己方名下。虽然是典型的打劫行为,不过原本有资格竞争这产业的赵氏亲属,一知道对方来历,无不甘心配合弃让。

萧扬也是一愕,回心一想,明白过来。

对方毕竟是外来势力,加上江安最近势力交替剧烈,对方显然并没有完全掌握他萧扬的所有虚实。恐怕这也是对方会用这种先礼后兵的方式的主要原因之一。

“萧扬,现在该怎么办?”千雪樱微显慌乱。过去那么多年,她已然被对方追得怕了。想起旧时种种,恐惧更是有增无减,尤其是师父居处被毁的情景,至今仍常出现在她梦中。青叶组三字,已成她的梦魇。

萧扬哼了一声,沉声道:“很好,今天晚上,我就要让这事结束!

晚上八点,萧扬准时到达东和酒楼,刚刚下车,就有人上前低声道:“扬哥,来的是两个人,都是日本人,已经照他们的要求安排在二楼雅间内。

萧扬点点头:“辛苦了,周围布置严实点。

那人低应一声,退下去了。

萧扬大步上楼,直奔约定的雅间,刚到门前,就听到一阵缓慢而悦耳的笛声传出。笛声和周围酒楼原本播放的轻柔缓和乐声不同,充满了伤感之意。

一个缓慢的男声响起:“矢野君,你又来了。”充满了无奈之感,说的是日语,但并不复杂,萧扬仍听得明白。

笛声停歇,另一个较年轻的男声响起:“我不喜欢这里的音乐,让人厌恶。

前一人轻叹一声,道:“早知道就另约一家,省得你又发挥。说正题吧,对方也该来了,收拾心情,应付正事。

听到这里,萧扬轻拉门边,将侧拉门缓缓拉开。

房内,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正襟跪坐在小方桌的旁边,抬眼看向萧扬。

和房门正对那方的年长男子温声道:“萧扬先生,你迟到了。”已变作中文,略显生硬,但已算相当熟练。

萧扬洒然一笑,踏步入内:“请看时间,七点五十九,刚刚好。”说着在年长男子对面盘膝坐下。

他左边坐着的那男子年约三十,神情庄重,这时看到他随意的坐姿,不禁微微皱眉。

萧扬注意到他手中一支短笛,赞道:“刚才那笛子你吹的?好听!

庄重男子神情稍和,沉声道:“本人丰政矢野,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说着向萧扬礼貌地微微一躬。他的日语显然比年长者要好很多,说来流利,毫无生涩感。

那年长男子随即道:“鄙人武道修,萧扬先生,很高兴你能答应我的约见。”说着也是一躬,角度比同伴要深多了。

萧扬哂道:“入乡随俗,这种无聊的礼节就甭来了。我人已经到了,有什么来意,直说就是。不过话先说在前头,任何要伤害千雪樱的话都可以省了,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啪!

丰政矢野重重一掌拍在桌上,森然道:“好强硬的口气!

萧扬斜眼看他:“想动手?信不信我随时找百八十个人过来揍得你妈都不认得你?

“你!”丰政矢野怒容浮现,便想长身而起。

旁边的武道修一抬手,轻按他肩:“不要激动,等说完之后,萧扬先生自然有另外的想法。

丰政夭野重重地哼了一声,重新坐直身体。

武道修收回手,对萧扬温声道:“这次来扰,为的是不伤双方和气,和平解决千雪小姐的事。萧扬先生,想必你还不知道千雪小姐的真正来历吧,因为连她自己,可能也已经记不得自己的出身了。

萧扬心中一动,表面上却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要说就赶紧的,别太长,否则我很可能没耐性听下去。

武道修微微一笑,道:“事情很简单,不过要从二十年前说起。那时我们还是上一代的组长当任,发生了一件大事。青叶组一位重要的执事,因为和组长发生了一些矛盾,一怒之下,带走了一些组织里的重要物品。为此,组长派出十多人找到他,希望能把东西取回来。

萧扬冷冷道:“只是取回来?

武道修笑容不变:“当然,正如贵国名言,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青叶组也要对他进行惩处,否则规矩何存?只是谁都没想到,那位执事大人竟然痛下杀手,将派去的人全数杀害,自己则携家带女,四处躲避我们的追踪。

“青叶组彼时建立时间并久,规模仍小,只是京都一个地方性质浓厚的小组织。那人尽管只是在国内逃窜,但我们仍然追得相当困难。直到两年后,才在北海道找到了他。

“但是当时他已经将物品藏匿起来,而且很遗憾,我们没能活捉住他们,他和他的妻子抢在我们动手前自尽。不过万幸的是,当时我们没找到他当时应该三岁左右的女儿,因此,我们相信,他将女儿和那些物品藏了同样的地方。萧扬先生,相信不用我多做解释,他的女儿,就是千雪樱小姐。

萧扬听得眼中光芒数闪,心潮波动。

千雪樱竟然有这样的身世!

武道修细察他神色,满意地道:“这一找就是十多年。直到八年前,我们才查到原来千雪小姐是被一位乡村医生收养,于是上门讨人。只是没想到,那位乡村医生本身也不是简单角色,连续三次击发我们的人,直到第四次,我们才终于击败他。但可惜的是,他备有暗道,让千雪小姐提前逃走,致使我们功亏一篑。

“其后的时间里,凭借着青叶组越来越强的实力,还有感谢现代科技的发展,寻找人再不像以前那么困难。八年间,我们多次找到她,但每每快要得手时,总被她逃脱。千雪小姐无愧其父的血统,拥有‘天才’之誉的千雪家族,给了她超凡的学习能力。每次追上时,她都有显著的进步,用各种各样的办法从我们手里逃脱。譬如这次,我们就从未想到过她竟已经开始掌握那些金融、法律、管理等等方面的知识,虽然在她的办公室里看到这些东西时,我并不明白它们对她到底有什么用。

萧扬等他告一段落,皱眉道:“说到底,你们到底想从她那里得到什么?

武道修肃容道:“她的父亲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来偿还亏欠青叶组的行为,现在我们需要的,只是被他带走的那些东西。

“说半天到底什么东西?”萧扬不耐烦地道。

武道修摇头道:“这就不是萧先生该知道的了。但我只可以向你保证,你把她交给我们,只要她说出物品藏匿的地点,我们就会把她完好地交还给你。

萧扬沉吟不语。

武道修认真地道:“萧先生不用再想怎么问出是什么东西,我只能告诉你,虽然时过二十年,但那些东西对青叶组仍有相当重大的意义,我本人为了这件事,已经耗费了十多年的时间。青叶组的实力,萧先生心知肚明,选择和平解决,是我个人不愿大动干戈,希望萧先生可以通融。

萧扬若有所思地道:“假如我不答应呢?

旁边的丰政矢野双眉一挑,跪坐的身体突然绷直,左手按上腰后,杀意登时满溢!

萧扬耸然一惊:“你是说……

千雪樱笑着点了点头。

萧扬回头看看窗外。

千雪樱讶道:“你不会是现在就想过去找她吧?

萧扬回过头来,脸上已布邪笑:“不,我只是在看是不是到了睡觉的时间了。为了奖励我的小宝贝儿给你男人我出了这么好的主意,今天晚上,我萧扬一定豁尽全力,让你通宵难眠!

清晨七点,温悦换上一身运动服,从自家位于江安城外的别墅内出来,慢跑而行。

这晨跑的习惯还是在萧扬家时开始成形,不过向公司申请的休假期将止,恢复正常忙碌的生活后,就再没办法继续了。

后方,两名穿着黑色运动服的男子隔着四五米小跑跟随,目光不时警惕四观,既为保护她的安全,也为避免有粉丝来骚扰。

刚跑了百多米,后方突然有人叫道:“温悦!温悦!

两名保镖登时停步回身,抬手相拦:“你是谁?

来人身形高挺,识趣地停了下来,灿烂一笑道:“我?温悦的绯闻男友,做保镖的怎么能不知道这个?

温悦时也停了下来,转身看清来者,登时玉容一沉:“赶他走!

来人愕然道:“不会吧?虽说我们之间没啥希望,你也不用这么绝情吧?

两名保镖左边一个脸一沉:“温小姐请你离开,你可以走了。

来人看他一眼,倏一探手,一把抓住他衣领,随手往后者同伴身上一抛,随即大步朝温悦走了过去,不满道:“太过分了你!不成情侣也是朋友,我还帮你解决了耿剑文的问题,你居然这么绝情!

温悦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两个精英保镖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地被砸翻在地,突地怒道:“萧扬!你别太过分了!

来人正是萧扬,他走到她面前,探手轻按她额心,疑惑道:“奇怪,没发烧啊?那你发的这哪门子神经?

温悦一把打开他的手,瞪着他:“我给你一个机会,立刻从我面前消失,否则你一定会后悔!

萧扬“扑”地一声失笑出来:“奇了,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让我后悔?

温悦正要说话,两个保镖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呼小叫地扑近。

萧扬看看他们,又看温悦:“我不介意把他们打晕再说。

温悦无奈道:“唉,算了,他是我朋友,你们别管了。

两名保镖一愣停步。

就在这时,林音的声音传来:“咦?萧扬你怎么来这了?

萧、温两人看去,只见林音正小跑而近,奇怪的是她身上衣着颇有凌乱之相,像是匆忙而出,甚至没来得及穿好衣服。

萧扬挠头道:“那啥,我找温悦帮点小忙。

林音走到温悦旁边,轻轻挽住她的手臂:“温悦,你帮帮他吧。”边说边使眼色。

温悦无奈道:“我算服了你了。算了,说吧,到底要帮什么忙?

萧扬嘿嘿一笑:“我听说你人脉很广哦。

“还行吧——等等,你打的什么主意?”温悦警觉起来。

萧扬清了清喉咙,一脸郑重:“我想聘请你为本人即将组建的新公司的名誉顾问,请温大明星千万不要拒绝!

温悦和林音同时一呆。

公司?

“咳咳,当然,作为本人高薪聘请的名誉顾问,”萧扬嘿嘿一笑,“你为公司做点贡献,那也是理所当然,是吧?

十多分钟后,萧扬心满意足地离开,温悦嗔怪地看着林音:“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为了急着赶他走,竟然逼我答应他那种无理的要求!

林音恢复了正常的神情,笑了笑:“有的事不适合他知道。总之这次多谢你了。

温悦苦恼地道:“但你现在天天在学校和他见面,这……

“我已经决定了,很快就会辞职。在江安遇到的事太多,我想回到老家去散散心。”林音柔声道,“温悦,你是我在江安最好的朋友之一,谢谢你这段时间让我住在这里。将来有机会到浙景,我会一尽地主之谊,回报你的恩情。

离开温悦别墅,萧扬立刻给千雪樱和陈洁分别打去电话,心情大好。

电话中,陈洁大喜道:“那太好了!要是可以,我建议你可以利用一下温悦的明星效应,不过这个要一步一步来。今天晚上约个时间,找上温悦一起聚聚,顺便把这事定下来。我已经作了一份初步的草案,只要设定细节,公司的组建很快就可以开始!

萧扬对这方面一窍不通,笑道:“老姐,这事就交你主持大局了。

陈洁奇道:“听你的意思,你好像想当个甩手掌柜?

萧扬咧嘴一笑:“我还有事。

“什么事?

“我不还在腾龙兼职吗?很快市武术大赛就要开始了,还有后续的全国武术大赛,我这个教练当然要在学校里多上点心。

陈洁愕然道:“我真不明白,你都快要有自己的公司了,还呆在那里干嘛?

萧扬笑了笑,挂断了电话。

在他无所事事的时候,他找到了这份工作,然后才渐渐有了今天的一切。因此,他对这份工作有种特殊的情感。如果能在这工作上有一个完满的结果,他在腾龙再无遗憾。

为此,他才答应了雷鸣等人的要求。现在那个目标近在眼前,他要尽一切力量完成!

正要回腾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萧扬一看来电,不由一愕。

千雪樱的电话。

接通后,那头传来千雪樱惶急的声音:“萧扬!出……出事了!青叶组送来一封信,说是给你的!

萧扬心内微震。

上次杀了齐藤拓也和茂野原之后,青叶组一直没有再来消息。萧扬多等了几天,暗猜或者青叶组其实并没有收到两人的回报,搞不好现在还不知道千雪樱在他这里。哪知道事隔多日,对方竟然公然找上门,还是写信这么嚣张!

赶到喜乐天,萧扬在千雪樱的办公室里看到了那封现在已经很少人使用的纸信。

“刚才我刚到办公室,就看到这封信被放在桌上,上面写名是给你的。我问了酒店里的保安,没人知道这信是怎么来的,后来调用了监控室的录像,也没发觉是谁把信送进来。”千雪樱脸色泛白,却仍清晰地叙说情况,“昨晚我离开时这信还没有,应该是半夜送来的。

萧扬微微皱眉,并不立刻拆开信,来回翻看信封。

因为私人原因,总经理办公室并没有设置监控的摄像头,给搞清楚真相带来了麻烦。但无论怎么说,对方可以避过酒店通道内的摄像头进入这里,绝对不是简单角色。

换句话说,对方如果是想杀千雪樱,那么只要使出同样的手段,就算他在她身边安排再多人手保护,甚至自己亲自保护她,也难免会有疏忽,让对方有机可乘。

对方的目的不在杀她。

纯白的信封上,用毛笔小楷书着致萧扬等字,看得出写字的人有相当的中国传统文化修养。封口是用的某种软泥粘封,材质特殊,手触时微有粘黏感,即轻搓即落。

开信后,萧扬抽出一张古色古香的信纸,仔细观阅起来。

整封信只有短短几行字,是一封邀约信,请萧扬晚上七点,在江安城南区一家和风的酒楼相见。

千雪樱和他同时看完这信,神情一讶:“奇怪,东和酒楼现在也是咱们的产业,对方怎么约在那里?

29239有福高手论坛 秋天的谎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