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之刃 和表姐住在一起

看着高超端起酒杯,唐柔也不吱声,更是不端酒杯,仿佛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高超笑了笑,打了个哈哈道:“你是不太喝酒吧?行,这杯酒我干了。

这人怎么这么能装叉啊?邱黑有些不爽,他正要再说点什么,突然房门被推开了,曹涛终于是过来了。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个身材粗壮的青年。

胡和尚叫道:“曹涛,你来晚了,赶紧过来,自罚三杯。

曹涛呵呵道:“行,这三杯酒我必须喝。不过,在喝酒前,我来给大家介绍个朋友,这位是虎堂的穆香主。

“穆香主?不知道尊姓大名啊。

“我叫做穆煜。

“沐浴?

胡和尚咧嘴,嘎嘎大笑起来:“娘希匹的,这名字起得霸道啊?往后,我也改个姓名,姓更,叫衣……合起来,就是更衣。

李二狗子呲着大金牙,笑道:“沐浴更衣,你俩是天生的一对儿啊?

胡和尚摸着光头,哈哈道:“那是,那是,你看我俩,谁是攻,谁是受?

“当然你是攻,他是受了。

“哎呀,你还真有眼力啊?

胡和尚大笑着,望着穆煜:“小受,别愣着啊,过来坐。

其实,胡和尚和李二狗子并没有什么恶意,大家伙儿在一起喝酒,说说笑笑的,开个玩笑,很正常的事情。这点,高超和曹涛都没觉得有什么,可贾思邈的心中却咯噔了一下,穆煜,穆煜……怎么感觉这个名字在哪儿听说过呢?

哎呀!贾思邈突然想起来了,谭四爷的儿子谭安军就是拜入到了虎堂的门下,跟虎堂三大香主之一的穆煜,关系很不错。当时,他还想着穆煜会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呢?可没过几天,他就接到了罗道烈的命令,和赵灵武、狗爷、孟非赶往芬河市去执行秘密任务了。

人就是这样,一忙活起来,就有可能忘记事儿。贾思邈也是一样,他每天要做、要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再加上,他跟谭四爷的关系也还算是不错,竟然就把穆煜的事情给忘到了脑后。现在,穆煜的突然出现,贾思邈绝不相信,他只是和曹涛过来喝酒吃饭那么简单。

很有可能,他就是来挑事儿的呀?

而李二狗子和胡和尚,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样跟穆煜开着玩笑,无疑是火上浇油,彻底点燃了穆煜心头的怒火。这要是搁在以往,贾思邈才懒得管这些事情,穆煜不过是虎堂的一个香主,又算老几啊?就算是虎堂的堂主巴刀,贾思邈也不放在眼中。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是洪门的人,是洪门的龙卫,必须要顾全洪门的颜面啊。

这要是传出去,说是龙卫和一个堂口的香主干起来了,好说不好听啊。搞不好,弄到刑堂去,他和穆煜都得挨收拾。当然了,他不怕挨收拾,别忘了他姑父宋玉就是刑堂堂主。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人啊,还不就是这样?说几句软话,又不会缺胳膊断腿,更不少块肉,没什么大不了的。当下,贾思邈就端起酒杯,亲自走过去,递到了穆煜的面前,笑道:“哎呀,是虎堂的穆香主啊?对你的大名,我是早就如雷贯耳了。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啊。来,这杯酒,我敬你。

穆煜问道:“你就是贾思邈?

“呃,是我。

“贾思邈,我来找的就是你。

果然是来挑事儿的,贾思邈皱了皱眉头,微笑道:“穆香主,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穆煜喝问道:“贾思邈,我问你,谭安军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谭安军?

这下,在场的人都是一愣,也都静了下来。

贾思邈也没有隐瞒,就把他们去水云间喝酒,谭安军赌钱输了不认账的事情说了一下。这事儿,真不怪他们呀?在这种情况下,贾思邈和李二狗子、胡和尚都没有怎么样,是娜塔莎……她叫她的那条猎狼犬把谭安军咬伤的。如果说,穆煜想要替谭安军出头,大可去找娜塔莎。

穆煜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当时是你和娜塔莎出了老千……

贾思邈有些不爽了,笑道:“出老千?那两条狗儿咬架,难道说,我还能跟它们说,谁赢谁输?真是笑话。

高超和曹涛、邱黑、李俊等人也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干嘛呀?人家好端端在这儿喝酒,这小子在这儿唧唧歪歪地,就跟苍蝇一样,太惹人讨厌了。李俊就是虎堂门下的弟子,这要是贾思邈等人跟穆煜干起来,不管输赢,他回去都得挨收拾不可。

李俊有些忐忑了,曹涛一样的暗暗叫苦,早知道这样,他是说什么都不会带穆煜过来的,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儿吗?他赶紧过来劝道:“老穆,你干什么呢?人家谭四爷跟贾少都握手言和了,你非在这儿还挑事儿干什么呀?

穆煜手指着贾思邈的鼻子,叫道:“我就是瞅他不顺眼,一来到洪门,就在这儿咋咋呼呼的。我告诉你,这是在洪门,不是在青帮的地界上,你最好是老实点。

贾思邈连忙道:“是,是,我做事的风格可能是张扬了一些,还请穆香主多多见谅。来,这杯啤酒,我敬你。

要说,给你个台阶,你就下了呗?可穆煜在虎堂,也算是了不得的人物,颇受战虎的器重。越说越是恼火,越说越是激动,他突然间抓起酒杯,照着贾思邈就扬了过去。贾思邈往旁边一闪身,这酒水就洒在了桌子上,更是有一滴……飞溅到了唐柔的身上。

唐柔穿着的是白色的毛衫,外套挂在了衣架上。这人长得白白净净的,不太爱吱声,但是贾思邈不知道,他还有洁癖。这算是殃及池鱼吗?本来是贾思邈和穆煜的事情,竟然把酒洒到了他的身上,一滴也不行!

嗖!唐柔一甩手,一块小石子照着穆煜就飞射了过去。没有任何的征兆,这块石子又快又急,穆煜愣是没有躲开。噗!他往出一吐,这下可倒好,让邱黑立即就心理平衡了,三颗牙齿,和一块石子。哈哈,比他还多了一颗牙。

穆煜当即就火了,怒道:“谁干的?你们敢偷袭老子?

贾思邈皱眉道:“穆香主,从你进来到现在,就在这儿叫嚣着,别以为谁怕了你,给你脸不要脸。你走吧,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下,穆煜就更是恼火了,拔出了刀子,照着贾思邈的肋下就捅了上去,骂道:“老子废了你。

贾思邈连躲闪都没有,一把扣向了穆煜的脉门。穆煜连忙变招,再次往上挑向了贾思邈的胳膊。谁想到,贾思邈用的也是虚招,手掌跟着变化,犹如是捏住了蛇的七寸,生生地掐住了穆煜的手腕。

“咦?”自从坐在这儿,唐柔终于是吐出了一个字。

连贾思邈自己都感到吃惊,可能是练了闭气功的缘故,让他的内劲更是精纯了,出手更是迅捷,这些招式也更是得心应手了。本来,他想一脚将穆煜给踹出去了,一想想还是算了,毕竟都是洪门弟子,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闹得太僵了不好。他就一甩手,将穆煜甩到了房门一边去。

贾思邈冷声道:“穆香主,你要是喝酒,我欢迎。要是来闹事?还请你移驾一步,恕不远送。

“老穆,你说你这是干什么?来,过来喝一杯。

曹涛和高超都过来劝说,穆煜的脸涨成了驴肝色,怒道:“喝酒?你们一伙儿人来欺负我一个人,羞辱完了,喝一杯就了事了?

这人怎么这么蛮不讲理啊?曹涛苦笑道:“老穆,我们哪有一伙儿人,欺负你一个人啊?我们在这儿,连动都没动。

“你是哪个狗娘养的,丢了我一石头子?

“不是我。

“也不是我。

曹涛是真不知道,高超是心知肚明,乐得看笑话,就劝道:“老穆,过来喝一杯,有什么化解不了的冤仇呢?

连拉带拽的,他们将穆煜给拽到了座位上,坐下。

穆煜问道:“贾思邈,你还也算是光明磊落。你说,刚才是不是你冲我丢的石子?

“不是。

“那是谁?敢做不敢当,简直就是个娘们儿。

“来,喝酒,喝酒,压压惊。

曹涛给穆煜倒了一杯酒,他自己先仰脖将杯中酒给干了下去。穆煜又不是傻子,他也看出来了,人家这么多人,他是难讨到好了。没想到,贾思邈的功夫这么厉害,好像是比在军机营大会的时候,更是精纯了。

再闹下去,也是自取其辱,没事,君子报仇……三十年不晚。反正,往后有的是时间。他就端起酒杯,冲着曹涛举了举,仰脖将杯中酒给干了下去。

“这不就行了?来,咱们再来一杯。

曹涛暗暗舒了口气,毕竟,穆煜是跟着他过来的。要是闹得太僵了,他的脸面上也不好看。他又给穆煜倒了一杯酒,穆煜刚刚端起来,就看到在场的人都瞪圆了眼珠子,像是见到鬼一样,在看着自己。

干嘛呀?穆煜刚刚熄灭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喝问道:“你们看我干什么呀?不认识啊?

曹涛跳起来,往后退了两步,手指着他,连声音都发颤了:“老穆,你……你的身上怎么了?你快看看你的手和胳膊。

女人啊,还真是善变的动物。而蜀中唐门的人,更是善变。

刚才,大家伙儿在一起,还有说有笑的。这么一转眼的工夫,就翻脸不认人,刀戈相见了。空气中透着紧张的气息,火药味儿很浓,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生要带人,死要带尸。

只是这么一句话,就看得出唐日月的心情了,必须要把唐子瑜带回去。

唐子瑜苦笑道:“咱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们就甘愿让我回去受委屈吗?

唐飞大声道:“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不能让你嫁给贾思邈,这算是什么玩意儿啊?没有我帅,也没有我的身材好,更是没有我有本事。子瑜,我跟你说,你要是找男朋友,怎么也要找像我这样的男人啊。

见过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唐飞这样不要脸的,他哪儿好啊?贾思邈摸着鼻子,往唐飞的胯下扫了两眼,也不比自己的大、长、粗啊。

唐子瑜道:“我要是跑掉了,你们会对我下手吗?

“会。

“你们就这样不念旧情?

“不是我们不念旧情,而是我们不想死,更是不想成为毒人。

“呃……那我跟你们回去,你们可以放了贾哥吗?

“他?

唐飞伸手一指贾思邈,不屑道:“门主说了,我们也要把他带回去。

这下,一不做声的贾思邈,终于是忍不住了,问道:“唐先生叫我去干什么?我现在很忙,没有那个时间……”然后,他就看到唐子瑜可怜兮兮的眼神,就又咬咬牙,大笑道:“其实,你们不让我去,我也要非跟去不可。我答应过子瑜的,要带着她一起,亲自当着唐先生的面儿来提亲。

什么是真男儿?说一千,道一万,也没有贾思邈这几句话说的有分量。

唐子瑜很感动:“贾哥……

唐飞盯着贾思邈看了又看的,就好像是才认识他一样,问道:“你不怕死?

“怕。

“那你还敢跟我们去蜀中?

“我更怕失去了子瑜!男人,为了爱情,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不求那些,我只求无怨无悔,跟我最爱的人,终老一生。

“好,这话说得好。

唐娇娇拍掌,唐飞叫好,唐柔也不禁睁大了眼睛。

唐娇娇道:“子瑜,难怪你会找这样的男人,虽然说他没有那么帅气,又不是那么有魅力,但是胆子倒是不小,对你的爱很深啊。

唐子瑜笑了,笑得很灿烂:“那是当然了,贾哥对我最好了。

其实,贾思邈的心在淌血,这算是打肿脸充胖子吗?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贾思邈啊贾思邈,真是不知道你太傻了,还是你太嫌自己的命长了。

唐飞叫道:“子瑜,贾思邈,既然你们都同意跟我们走了,咱们就出发吧?在这儿呆着的这几天,把我都憋出个鸟来了,可得出去透透气了。

“啊?就走?

“是啊,怎么?你还有事儿吗?

“有啊。

唐子瑜看了眼贾思邈,贾思邈就伸出了三根手指:“三天,给我三天时间,咱们一起走。

唐飞摇头道:“不行,三天的时间太长了,明天吧?咱们就明天晚上的飞机,飞往蜀中。

贾思邈点头道:“行,明天就明天。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和子瑜,我们明天再过来。

唐飞道:“世道这么乱,你们要是出了事情怎么办?这样吧,我来保护你们。

保护?这是保护吗?说白了,这就是监视,怕他们逃掉了。不过,有唐飞这样高傲,自以为是的人在身边,贾思邈很是不爽。于是,他就将目光落到了唐柔的身上,唐子瑜反应极快,就让唐柔跟着他们走吧。

唐飞和唐娇娇怔了一怔,还是点头同意了。

唐柔不太爱吱声,有他跟着贾思邈和唐子瑜,完全可以把他当做透明人,这样最好了。

从中苑宾馆中出来,贾思邈就立即拨通了谭四爷的电话。有钱拿,干嘛不拿呀?当听说是贾思邈,谭四爷就是一惊,笑道:“贾少,有什么事情吗?

贾思邈道:“四爷,你在什么地方呢?门主跟我说,让我找你支取十万块钱的奖金。

“对,对,是有这事儿,我在祥瑞典当铺,你过来吧。

“好。

贾思邈驾驶着车子,和唐子瑜、唐柔很快就来到了祥瑞典当铺。不就是十万块钱吗?谭四爷直接将十万块钱放到了柜台上,笑道:“贾少,门主已经跟我们顾堂主打好招呼了,不用条子,你直接支走就行了。

贾思邈就将钱放到了口袋中,抱拳道:“谢谢四爷了。

“一家人,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四爷,安定的伤势怎么样了?

“他现在还在医院中,恢复得不错,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出院了。

贾思邈点头道:“好,那就好啊。要不然,我的心里会很内疚的。

谭四爷道:“这事儿跟你没有关系,是娜塔莎那个臭丫头干的,等我找到她,非把她给卖到窑子里面去不可。

贾思邈笑了笑,跟谭四爷告辞,又立即拨通了高超、邱黑、李俊等人的电话。现在,他执行任务回来了,兄弟们必须聚一聚啊!这几个家伙,都是好酒、好热闹的人,一个电话,随叫随到。

当贾思邈赶到饭店的时候,李二狗子和胡和尚已经到这儿了,并且将饭菜都订好了。几个人呆了没多大会儿的工夫,高超和邱黑、李俊就赶到了。李拜一比较忙,没过来,曹涛说是在路上,等会儿就过来了。

邱黑叫道:“贾思邈,你这几天又跑哪儿去了?这家伙,不够你忙的了。我和李俊去了几趟龙魂基地,都没有找到你。

贾思邈笑了笑:“出去半点私事!看来,曹涛还得再等会儿啊?咱们等不等他了?

“不等,等他干什么?咱们先吃喝着。

“行。

贾思邈挥挥手,让女服务生赶紧上菜。

很快,一大盘一大盘的菜肴就上来了,锅包肉、地三鲜、一锅出、猪肉炖粉条、小鸡炖蘑菇等等,都是东北菜馆中,最常见,也是吃的人最多的菜。邱黑和高超、李俊等人都比较熟悉了,他们也不客气,大口地吃菜,大碗地喝酒,气氛很快就热闹起来。

邱黑灌了口白酒,望着静静地坐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唐柔,问道:“贾思邈,这位兄弟是谁啊?白白净净的,怎么文静得像是一个大闺女呀?

唐子瑜的心中咯噔了一下,连忙道:“邱黑,你别乱讲,什么大闺女啊?他是我哥哥,叫做唐柔。

“唐柔?哈哈。

邱黑放声大笑:“还说不是娘们儿?你听着名字,就知道了,柔柔弱弱的。嗨,小姐,你长得真漂亮啊,许配人家……哎呀~~~

房间中的几个人,几乎是都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一起将目光落到了邱黑的身上。干嘛呀?邱黑吐了口吐沫,中间竟然夹杂着两颗牙齿,还有一个小石子。李二狗子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菜里面还有石子?

“什么石子?刚才,是谁打得我?

邱黑就把目光落到了唐柔的身上,喝问道:“小娘们儿,是不是你?

唐柔的脸色更是苍白了,低垂着头,默不作声,连贾思邈和李二狗子等人都察觉出来了,气氛有些不太对。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蜀中唐门弟子的厉害。要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邱黑这样一口一个娘们儿,谁能受得了啊?很有可能,这就是唐柔的避讳啊。

人家刚才丢的一个小石子,那是警告。真的要痛下杀手,就不是一个石子那么简单了,一把毒,一颗透骨钉,都有可能将邱黑重创,甚至是要了他的命。没有跟唐柔深接触过,但是贾思邈相信,唐柔绝对干得出来。

贾思邈生怕唐柔再对邱黑下手,照着邱黑的脑门儿就是一巴掌,骂道:“邱黑,你干什么呢,喝多了咋的?别吵吵了,来,咱们喝酒。

邱黑叫道:“这还没喝呢,怎么能喝多呢?我跟你说……

胡和尚端起了酒杯,大声道:“邱黑,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娘希匹的,你能不能痛快点?来,咱们先走一杯。

仰脖,胡和尚就将杯中酒给干了下去。

旁边,贾思邈和李二狗子都冲着邱黑打眼色,这家伙的性情是鲁莽了一些,还算是有些眼力见,终于是没有再发飙。趁着胡和尚给的台阶,就下来了,嚷嚷着,也将杯中酒给干了下去。几个人又喝了几杯酒,紧张的气氛这才算是稍微缓和了一些。

高超的心里就泛起了嘀咕,唐子瑜是蜀中唐门的人,既然唐柔是唐子瑜的哥哥,那他不也是蜀中唐门的人?难怪贾思邈和胡和尚等人都帮忙打掩饰,别让邱黑乱来了。敢情,邱黑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儿,还不知道呢。

他生怕邱黑还不明白,就端起酒杯,冲着唐柔笑道:“这位唐兄弟,咱们第一次见面,干一杯怎么样?

死神之刃 和表姐住在一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