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后面赛道具跟受做 被校花逆推之后

顾七七报了地址,不一会儿,那妞儿也风风火火地杀了过来。

俊秀的短发,漂白的牛子裤,穿着和她的个性一样随性。

看见顾七七和叶潇潇,人家笑得好*:“潇潇,我跟你说啊!咱们七七可捡到宝了!

“哦?

“我跟你说啊,她的老公可是……

“林跃!”顾七七陡然抓了一个小蛋糕塞住她的嘴。

在林跃错愕的目光中,她乞求地眨了眨眼。

叶潇潇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流转:“你们两个瞒了我什么?

“没有,我……”看向叶潇潇,顾七七心虚。

但一想到她和封景迟早是要离婚的,也就真没必要让潇潇因此误会了她。

所以,顾七七琢磨了一下用词,把自己的想法和两个好闺蜜说了。

“所以,你在利用人家?”叶潇潇得出总结。

顾七七皱眉:“我当初是被我妈吓坏了!后来想,反正证都领了,那就暂时凑合着,让老佛爷消停一段时间也好!谁知道……

“谁知道你一不小心睡了人家?

“没有没有!我睡的是……他的床……

“顾七七,我怎么觉得你这话说得特别心虚呢?话说,我们的虞礼学长被你抛弃了?

“……”顾七七耷拉下脑袋,闷闷地说:“是他抛弃了我。

“怎么回事?

顾七七叹了一口气,将昨天在机场见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本来想只要那人同意离婚,我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谁知道,人家不过是说说而已。

而她居然傻得当了真,憧憬了几年不说,竟然还为她买醉!

顾七七只要想到早上不着寸缕从封景的身旁醒过来的画面,她的心跳就不受控制地乱了节拍。

昨天晚上,他们没干什么吧?

她自然是不好意思问封景的,所以,趁人家还没睡醒的时候,她悄悄溜出主卧室。

连早饭都没吃,就把叶潇潇给约出来了!

“顾七七?

两闺蜜看着她呜呼哀哉地把头埋进咖啡桌里,面面相觑——唔,这里头一定有猫腻!

只可惜呀,顾七七不肯再多说了,而叶潇潇让陈凯查的别墅主人也一直没有眉目。

几个人在咖啡厅里坐了一个上午,叶潇潇中午约了人,林跃还有个面试。所以,七七姑娘又落单了!

回去?不回去?

回去?不回去?

她捏着餐盘里的小面包数着打发时间。

突然,身边传来一声低呼。

抬头看去,一个大腹便便的年轻男人涕流满面地看着她,他的右手还打着石膏吊在脖子上,一看到她就是内牛满面的求情。

顾七七本能地往一旁躲了躲。

听得曲连傲说:“顾小姐,我总算是找到你了!求求你,大人有大量,原谅了我吧!我们曲氏企业不能垮啊!那可是我爷爷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产业,可不能因为我一时糊涂就换了姓……

“等等,你说什么曲氏?”顾七七不解。

看周围的人奇怪地看着他们,她尴尬地站起身来:“我们到外边说吧。

“是!顾小姐,我知道那件事情是我不对,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您,帮我跟封总求个情,让他饶了曲氏吧!我爷爷都已经心脏病发住院了……

顾七七边走边听曲连傲的乞求,总算听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fj集团要收购你们的企业?

“是!顾小姐,这件事情只有您能帮忙了!还得求求您,一定要高抬贵手,我们都看得出来,封总很紧张你,估计也只有你的话他才听……

曲连傲说着,连忙让紧跟在他身后的秘书送上礼物。

顾七七扫了一眼那些大袋小袋,香奈儿,ty-lr,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名牌。

她笑了:“曲总高看我了!收购曲氏是fj高层会议商量出来的结果,怎么会是我一个小小女人可以左右的呢?

“不,封总一定是在为你出气……

“曲总,真的和我没关系!还有,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样吧!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帮你求情的,不过,我不能保证结果。

“是是是!真是谢谢你了!

曲连傲连连点头哈腰,看顾七七转身欲走,他连忙让秘书把准备好的礼物送上去。

顾七七伸手挡住了:“谢谢,不用了。

说着,招了个出租车离去。

曲连傲愤愤地啐了一口:“呸!不过是个三陪女,装什么清高?

……

顾七七坐在出租车上,想着曲连傲刚才的样子,不禁莞尔。

这世道,果然是要看权势的!

她并不把人家刚才的奉承放在心上,也不认为封景会为了她特意去收购人家的企业。只是没了叶潇潇和林跃作陪,她一个人逛街也没意思。

于是,干脆坐车到顾美娥的住处。

顾美娥是工厂里的退休工人,顾七七读书的时候,为了凑学费,她在自家小楼里开了个小卖部,设了台电动麻将。平日里,街坊邻里到她这儿打牌,她抽个水。有时候人数凑不齐,她也和大家玩玩。

顾七七回到这儿的时候,人家正热情高涨地吆喝着:“九万,我糊了!给钱给钱!

看她那中气十足的样子,顾七七不由得为自己默哀三秒钟——亏她之前竟然相信母亲得了重病的谎言,唉!

“七七妈,你不是说你女儿嫁了个高富帅嘛?什么时候摆喜酒啊?

“是啊,七七妈。发达了可别忘了我们这些老邻居,我们可是看着七七长大的哦!

“一定一定!改天啊,我让七七带小景过来给你们瞧瞧!绝对是人中龙凤!

顾美娥呵呵笑着,麻将桌自动洗牌的声音落在她的耳中,仿佛结婚进行曲一样动听。

说起封景,顾美娥的夸赞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以至于,顾七七站在门口好一会儿了也没人发现。

她哭笑不得:“妈!你再这么吹下去,人家还不得把你女婿当成美猴王了?

“噗!”隔壁张家大婶一个没忍住,一口茶从嘴里喷了出来。

顾美娥跳脚:“顾七七,有你这么拆你老公的台吗?”说着,向顾七七的身后看了看;“我的好女婿呢?

顾七七还是不习惯听她叫封景“好女婿”。不过这么多邻居在,她也给足了面子,只道:“他加班去了。

“哦……

大婶大娘们没见到传说中高富帅,有点儿失望。

再看顾七七两手空空,有人问:“你老公不知道你回娘家?

“没告诉他。

“哦……难怪呢!

“难怪什么?”顾七七没从张大婶的微妙眼神中领悟过来。

准备晚饭的时候,听得她家老佛爷嫌弃:“以后我女婿没一起来的,你也别回来!

“妈!到底我是你亲生的,还是你女婿是你亲生的啊?”太不仗义了!

谁知,顾美娥灵光一闪,溜出了厨房。

也不知道从哪儿得来了封景的私人号码,一拨通就乐呵乐呵的:“女婿啊!加完班了吗?呵呵,七七在这儿呢!要不你也过来?好咧好咧,我这就告诉你地址啊……

……

顾七七:“……

话说,眼前这人是怎么出现的?

她石雕一般看着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的慕斯里,跟在他的身后的几名保镖从车尾箱里扛出了一纸箱一纸箱的礼物。七七姑娘玄幻了!

“哎哟七七,你还傻站在那里做什么?快打个电话给我女婿,看看他要到了没?

顾美娥一边从厨房出来,一边念叨着。抬头看向大门口的时候,她突然愣住:“七七,这是……

“不好意思,伯母!封先生临时有事来不了,他让我给您和邻居们准备一点小礼物,这些年,谢谢你们把我家太太照顾得这么好!

“哎哟喂,这帅小伙说话就是好听。”隔壁李大妈眼珠子一直瞄着小卖部,正好奇哪来这么一几辆有气势的豪车时,突然听到了顾妈妈和慕斯里的对话。她乐呵呵地走过来,眼神儿往纸箱一个劲的瞄。

小镇已经好久没有有钱人来了。

七七家门口的豪车一瞬间吸引了大家的关注。

早听说顾七七这小丫头一毕业就嫁了个有钱人,现在看来,不假!

不过也有人悄悄议论开了:“你们说,七七第一次回门都没陪着,该不会是不能见人吧?

“什么意思?

“老张家的女儿大家还记得吧?前年不也乐呵乐呵地说嫁了个有钱人吗?结果,是给有钱老头儿当小三去了!

“是啊!这顾七七还没有人家张小雅漂亮呢……

顾七七吃完饭,出来倒垃圾的时候听到了大树下的议论,她郁闷了!

“谁让你送礼物来的,你听听人家都瞎说什么呢?

她内伤,打开微信给封景发信息,顺便,录了两句毁谤过去。

微信陷入沉默。

正当顾七七以为人家心虚不好回答的时候,手机滴的一声,boss大人回道:“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

“嘿!你倒是淡定!”可被人家议论成小三的人是她啊!

顾美娥出来散步的时候也听到了别人的话,她可没有顾七七的好脾气,撸起袖子就是一阵河东狮吼:“瞎说什么呢?瞎说什么呢?谁再敢胡说八道的,我撕了她!

他穿着笔挺的黑色风衣,炫黑的墨镜挡住了他的眼睛,露出完美性感的下巴。

酒吧门口的美女尖叫,本来已经打算离开的脚步顿住,又痴痴地跟在冷男的身后,不听使唤地跟着往里头走。

霓虹灯闪烁,在喧嚣的摇滚乐中,一道道热情奔放的身体扭动着狂野的旋律。

他目光如炬地搜索着某一道身影。

“朋友们,来!我敬大家一杯。喝!

不多时,一道摇摇晃晃的身影被他锁定,他看着她,跌跌撞撞地拿着酒瓶冲进舞池中。

灯光闪动,魅影妖娆。

她像个小妖精一样跟着摇摇晃晃了起来。霎时间,口哨声四起。

已有男人蠢蠢欲动地向她靠近,慕斯里要上去阻止,被封景挡了下来。

“美女,你的舞跳得真好看!

“是吗?和那些外国妞相比怎么样?”她笑嘻嘻地勾勾手指头,迷离的眼眸是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娇魅。

封景的拳头缓缓握起。

听得,那男人嬉笑着舞动身子,越靠越近,“当然是你好看啊!外国妞不过就是有双蓝眼睛而已,要说可人,当然还是你!

“这话我喜欢听,来,敬你一杯!”她满意地举起酒瓶,踉踉跄跄的脚步让面前的男人心中暗喜。

他勾出手,就要抱上顾七七。

“你要做什么?”顾七七一震,身子本能地往后倒去。

她的身后是台阶,倒下的那一刻,隐约听得身旁的低呼。嗯,她摔死算了!

突然,一只厚实的大掌托住了她的腰身,在她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熟悉的气息充满了她的呼吸,她迷蒙地睁了睁眼。

娇媚的模样让面前的男人寒气四射!

男子不悦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封景:“这女人是我先看上的。兄弟,玩女人也该有个先来后到吧?

“你的意思是说,你看上了我老婆?还想玩我老婆?”封景大手一托,踉跄着的女人被迫站直了身子。

她抬起头来,眸光迷离的端详了好一会儿。

带着浓浓酒气的小嘴嘀咕着:“冰山脸,妖孽!帅哥,你看着好眼熟啊!”说着,素白的手掌不由自主地摸上封景的脸,嘻嘻笑了起来:“手感还不错,跟我梦里的虞礼学长一样!可是,看见你,我想死……

“顾七七!

封景陡然释放出来的冷气压让面前的男人一震,他颤颤地看着封景后头紧跟着的黑衣保镖,猛打了个机灵,酒醒了大半。

“那个……我我我不知道她结婚了!而且刚刚是你老婆对我勾手指的!你来了正好,还给你!”说着,落荒而逃。

其他狩猎男见状,纷纷悻悻地收回目光,心中暗忖:“这个男人是谁啊?看着有点儿眼熟。

当然,打死他们也不敢往封景的身上想,因为在广大草根的心目中,封景男神是天边的明月,去的都是私人定制的高级场所,怎么也不可能出现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和一个草根女孩牵扯不清……

“虞礼学长,你来做什么?你不是已经不要我了吗?

喝醉了的女人踉踉跄跄地推开他,迷人的眼眸里悬着两滴晶莹的泪珠,让人又气又无奈。

她心碎地说着胡话;“你都已经要和洋妞订婚了,还来找我做什么?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难过?我的心都疼得快要死掉了……

“明明说好了我是你的漂流瓶,你的心事都在我这儿,可是……呜呜……你混蛋!”拳头重重地捶打在封景的胸口上。

男人眉头紧皱成山,他不喜欢喝酒的女人,尤其是像现在,喝得毫无形象,还不断念叨着别人的女人。

因此,但女人控诉地拿那幽怨的小眼神瞄着他的时候,他脸一沉,径直将女人打横抱起。

“你放我下来!唐虞礼,我不要你了……

女人疯狂地拍打着他的胸膛,一下又一下。

泪水,终于不受控制地滚动下来:“你知道吗?打从那天起,我就已经认定了你!我一直都在默默等待着你的表白,哪怕你跟我说你要出国,我也乖乖地听你的话,等你回来……

“可是为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

“前几天才跟我表白,转身就要跟洋妞订婚了……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我讨厌你了!

心伤到深处,最后开始有点儿口不择言。

慕斯里紧跟在封景的身后,看着自家老大被一个醉酒女人当成负心汉捶打着,表情复杂!

话说,太太和唐虞礼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啊!可怜的总裁……

“唔……

越骂越起劲的女人突然被丢进车后座中,慕斯里坐在副驾驶座上,不断地从车后镜偷瞄着总裁的脸色。

唉,这夜空都没有总裁的脸色黑呢!

“慕斯里,她说的洋妞是谁?

“是……是m集团的大小姐,听说他们有意进军z国市场。”慕斯里小心地看了封景一眼,补充:“她和唐虞礼早在去年就认识了。董事长好像有促进这桩联姻的意思。

“又是他!”封景沉怒地冷哼了一声。

醉酒的女人心头一跳,又不安分了起来。

她手脚并用地推挤着坐在一旁的封景:“混蛋,我不喜欢你了!你走开,你不要坐在这儿……

这闹脾气的样子,像个小孩。

从夜色到别墅,明明只有十分钟的车程,可,车里的人都度日如年。

好不容易,折腾到家。

慕斯里要下车帮忙,封景一个冷光扫来:“回去!

“是!

“唐虞礼,你就是个混蛋!

“呜呜……为什么你不跟我解释?唐虞礼……我的心好……唔……

闹腾中的女人突然身子一弯,趴在封景的胸口狂呕了起来。

“顾七七!”封景爆吼!

原本迈向大床的脚步一顿,他眉头深锁,大步转进浴室。

“唔……

顾七七只觉得屁股一疼,整个人就被华丽丽地丢进浴缸中。

温水撒下,劈头盖脸。

她肚子里还有好多的幽怨没来及问,突然,衣服的拉链被人抓住,嗤啦一声——

“下雨了?”她迷茫地仰着头,又是哭,又是笑!

封景深深吸气!

如果说一个成年男人看到一个成熟女人的身体会有什么反应的话,那么,他此刻的所有本能都被她给气乱了!

看她折腾着要从浴缸里爬出来,封景索性把身上沾了污秽的衣服也脱了,拉着她,一并摔进浴缸里。

“咦?”顾七七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他,咯咯咯笑了起来:“你的咪咪呢?

封景:“……

“太平公主!哈哈哈……唐虞礼,你是太平公主……

“站好!”封景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突地跳。

如果要问这世上谁有气死封大boss的本事的话,无疑非眼前这位莫属!

不过是冲洗掉她呕吐出来的污秽,整整花了一个多小时。

等到女人精疲力尽睡下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封景坐在床头,看着在睡梦中不断呓语的女人,绷着脸。

唐虞礼!

他不能确定顾七七喜欢上唐虞礼是不是因为当年的事,但,那人无疑抢了他的功劳!卑劣的行径,如同小时候一般无耻。

他转身去了阳台,给乔希打电话:“查一下,唐虞礼和m集团达成了什么协议。

“是!

不一会儿,乔希回电话来;“m集团总裁前天重病入院,现在面临大洗牌!伊丽莎是最有可能继承总裁之位的。

原来!

封景挂了电话,转身踱步回卧室。

顾七七又做噩梦了!

苍白的脸颊不停地摇晃着,发颤的薄唇,一次次地说着:“不要……不要过来……

“虞礼学长,救我……不要走……

封景在心中低叹一声,坐在床头,将她发颤的身子轻轻圈到怀里来……

……

“七七,你怎么啦?

叶潇潇发现顾七七今天的脸色很不对劲,从把她约出来逛街的那一刻开始,这女人就一直在神游太空。

叶潇潇的手在她的面前挥了挥,叫了两遍人家才回过神来。

“嗯,你刚才说什么?

面对女人眸子里的迷惘,叶潇潇叹气;“我说,你这心不在焉的,在想什么呢?

“我……

顾七七咬唇。飘上脸颊的两朵红云让叶潇潇尖叫了起来。

腐女脑补着各种旖旎的画面:“好啊,顾七七,昨晚战况很激烈对不对?说说,几次几次?

“潇潇,你别瞎说!”顾七七跺脚,脸红得可以滴出血来。

叶潇潇放声大笑,*的笑声引来路人的侧目。

顾七七简直恨不得挖个地洞来钻!

“说说呗?”某女无耻地撞了一下她的胳膊。

顾七七真的囧死了!

找了个咖啡厅坐下来,她纠结着问叶潇潇:“潇潇,你之前和我一起住的时候,有发现我梦游吗?

“你梦游?

“嗯!

“不可能吧!我和林跃都没有发现啊,不信你打电话问问?

顾七七踌躇着给林跃打电话,林跃问她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七七红着脸:“我每天早上醒来,都发现我睡的地方和昨晚的不一样。

“诶诶诶!这是变相秀恩爱的意思吗?顾七七,你现在在哪儿?

攻后面赛道具跟受做 被校花逆推之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