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单行道免费阅读蓝 白绫如丝

盘小勤昏迷了一周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这让南宫泽很焦虑,好在来俊希有位内科朋友在帝都军区医院,这位朋友精通各种病症,算是医学界里的全科人才。

来俊希把这位朋友请来,全面检查过后,告知家属,病人问题不大,很快就会醒过来。

南宫泽和辰宇才放下心。

沈羽盟知道后到医院看了盘小勤也安慰了一下南宫泽,并且帮他找到了那辆撞人的车,可惜司机逃逸,车上的车牌号也是假的。

“这根本就是蓄谋!”沈羽盟经过一番分析得出结论。

南宫泽点点头。

“能猜出来是谁吗?”沈羽盟望着神色憔悴的南宫泽。

“暂时还猜不出来,一开始我以为是兰如意,后来仔细分析了一下,觉得跟她没有关系。这个人明显在借刀杀人,而且不是冲着盘小勤来的。”南宫泽其实最想猜的人就是言承诺。

“没关系,慢慢查,一定会查出来的。”沈羽盟又坐了一会儿才离开。

没有去公司,而是给来豆豆打了个电话,把来豆豆喊了回来。

来豆豆听他说很重要的事情,抛弃了很多了单子。

“沈羽盟,什么重要的事情?”来豆豆全神贯注地望着沈羽盟。

沈羽盟指着沙发:“坐下。

来豆豆坐下来,“快说吧,别卖关子了,我还等着去送单呢。

“来豆豆,我已经帮你查清楚了,你那一次开车撞的人叫盘小勤。

来豆豆神情立马就紧张起来,盯着沈羽盟,不愿意错过他脸上的任何一根表情:“那她……

“那次车祸之后,她只是失去了一些记忆,人完全没事。

来豆豆大大松口气,“谢天谢地,原来没有什么大事啊!太好了!

“不过前天她又出车祸了。”沈羽盟小小的喝了口水,抬头望着来豆豆。

“什么?又出车祸?”这人该有多倒霉接二连三地出车祸,继而想到什么,跳起来,“沈少,你该不会因为是我故意撞她的吧?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的!

沈羽盟笑起来,“我知道跟你没有关系,你不用担心什么了,以后也不用躲着你哥哥了。

来豆豆听后心花怒放,“太好了,以后我就不用躲着我哥哥了,我现在就可以去找我哥哥。

“哎哎哎,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帮了你这么多,你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了?”沈羽盟冷着脸。

来豆豆急忙折身回来,笑嘻嘻地望着沈羽盟:“那沈少你要我怎么谢你?

沈羽盟摸着下巴:“暂时你可以不可以先别去找你哥哥,先住在这里。

来豆豆抓着眉头,想了想恍悟:“沈少的麻烦还没有彻底解除是吗?还需要我配合?

沈羽盟表示如此,来豆豆想了想,拍着胸脯保证:“好吧好吧,帮忙帮到底,我会配合沈少演完全场再撤退。

沈羽盟抿唇笑了。

——

南宫泽一直待在医院,没有心情去上班,公司里的事情交给审阅全权处理。

盘小勤安安静静地躺着,昔日那个活泼乱跳,说起话来气死人不偿命的女人此刻就这么毫无生机地睡着在床上。

南宫泽这个时刻才觉得和她斗嘴也是一种乐趣,哪怕有时候被她气得真想暴跳。

现在,他真害怕她就这么一直躺着,不说不笑,不吃不喝。

“南总。”轻柔的声音响起。

南宫泽侧目看到廖佳捧着一大束康乃馨走进来。

“你来了?

“太太怎么样?”廖佳把花插进床头柜的花瓶里,轻声询问。

“大概这几天就能醒过来。”南宫泽心里其实一点没有底。

廖佳安慰:“南总不必过分忧愁,我相信太太一定能够醒过来。

“谢谢。”南宫泽揉着疲惫的双目,“公司里你多帮审阅处理一些事情。

廖佳受到重视,很是激动地点点头:“放心吧南总,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廖佳走后不久,舒雅过来。

“南总,你去休息吧,我来守着。”舒雅特意请了几天假就是为了到医院照顾盘小勤。

南宫泽摇摇头:“不用了,我能撑得住。

“南总,勤姐现在昏迷不醒,你就是一家之主,要是你太劳累了,不是让辰宇担心吗?还是去睡一会儿,最好去吃点饭。”舒雅可不想他们一家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南宫泽觉得有道理,才慢慢站起身,揉着坐的麻木的腰走出病房。

舒雅坐下来,拿毛巾给盘小勤擦拭脸颊和手臂。

“勤家,你也真是命苦,上一次车祸在医院住了半年,这一次又出车祸?怎么总跟车过不去?

抬起她的手,意外发现她的手指头在动,舒雅立马惊喜地喊起来:“护士——护士——

本来就没有走太远的南宫泽返身回来,急切地问:“怎么了?怎么了?

舒雅激动地语无伦次:“勤姐……动了……手……手动了。

南宫泽急忙跑去喊主治医生。

盘小勤感觉耳朵边很吵杂,有说话的声音,有说笑的声音。

她这是在哪里?

慢慢睁开眼睛,眼前围着几个人神情紧张地盯着她,像是看动物园的大猩猩。

盘小勤瞅着眼前陌生的面孔,有些发怵,眨巴了几下眼睛,硬生生问了句:“你们谁啊?

南宫泽、辰宇,舒雅欢喜的脸色顿时垮塌下来,对视一眼,觉得情况不太对劲。

舒雅第一个开口:“勤家,你不记得我了,我是舒雅啊,和你在湘红酒馆里一起工作的同事,也是好朋友。

盘小勤盯着她看了半天,嘿嘿一笑:“大姐,你认错人了吧?我还在上学呢,怎么可能在酒馆打工?

啊?

几个人全部愣住了。

辰宇凑到她跟前:“妈,你还认得我吗?

妈?

盘小勤顿时气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挥着手臂指着辰宇:“唉,帅小子,你胡乱喊什么啊?我才18岁,怎么可能就是你妈?对了,你是谁啊?还有你!

辰宇和南宫泽彻底凌乱了。

盘小勤失忆了,而且几乎不认识了所有人。

医生检查过后对南宫泽和辰宇说:“病人脑部受到撞击,有一部分的记忆丢失了。

“那她还能想起来吗?”南宫泽问。

“这个很难说,可能会想起来,也可能会永远想不起来。”医生也不好给准确的答案,“你们尽量带病人找一些比较有意义的事情来帮她回忆,这样可能效果会好一些。”医生建议。

南宫泽叹口气,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的。

盘小勤也不过随口说了那么一句。

南宫泽一大早就走了,辰宇窝在家里打游戏,盘小勤提着从海外带回来的好吃的送去给舒雅。

好久没有骑自己的电动车了,她有些想念了。

速度没有开太快,却在常走的那条路被堵住了,前方施工,只能绕道而行。

盘小勤只好晦气地调转车头,没有觉察到身后尾随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

在她驶进一条街道的马路上时,小轿车追了上来,开足马力朝盘小勤撞去。

盘小勤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撞自己的电瓶车,毫无防备之下被甩出几米远,额头狠狠撞在了路边的大树根上。

轿车见人被撞了出去,驱车逃跑。

在南区签合同的南宫泽第一次见到来家的当家人,居然真的是来俊希。

“看起来我的猜测没有错,你果然是来家的人。”南宫泽和来俊希也不陌生,所以交谈上就没有那么多的拘谨。

来俊希淡雅一笑:“就知道南总已经猜到了。

“我只是不明白来总为什么要接近盘小勤?”知道了他是来家的人,那么住在盘小勤的对门绝对是刻意而为。

来俊希叹口气:“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隐瞒南总了。因为盘小勤的那场车祸是我妹妹来豆豆造成的。她因为害怕承担后果离家出走,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我父亲不让大张旗鼓,也就没有人知道豆豆不见了。

说到这里,来俊希停下来扶了扶眼镜:“其实接近盘小勤的目的是看看她有没有受到什么不好的创伤,而且我想尽量帮助她,也是为了替我妹妹赎罪。

原来是这样。

“当时盘小勤伤的很严重,在医院住院的时候我去看过她,没想到后来她挺了过来,也恢复的很快。就是这样我也还是选择去帮帮她,至少在找到豆豆之后,可以让豆豆知道那个被她撞倒的人没事,而且她也不计较她的失误。

做哥哥的真是煞费苦心。

“今天和南总见面是因为你和盘小勤已经是夫妻了,这件事我想有必要让你知道,也希望南总能够见谅。

“客气了,都知道来家神秘,其实你们秉宸着最古老的道德实在零南某敬佩不已。

说话间,审阅急匆匆闯进了会议室。

“对不起对不起,南总,盘小姐出事了。”审阅大汗淋漓。

南宫泽腾地站起身,大惊失色:“你说什么?

南宫泽快速驱车赶到医院,在门口看到靠着墙垂头站定的辰宇,急切地问:“怎么样?

辰宇摇摇头:“进去四个小时了。

南宫泽内心一阵子慌乱,心里默默念着千万别出事,他好不容易接受了盘小勤,好不容易一家三口才相聚,千万不能有什么事情发生。

急救室的灯灭了。

南宫泽和辰宇冲到医生面前。

“怎么样?

“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只要能够醒过来就没事了。

将盘小勤送进加护病房,南宫泽和辰宇被赶了出来。

辰宇面色苍白,嘴唇青紫,嘴上说没事,其实心里特别害怕。

他经历过一次这样的事故,那时候盘小勤差点就从他生命里离开了,这一次要是真有什么不测,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经受的了打击。

“辰宇,没事的,相信我。”南宫泽内心一片纷乱,但是为了安抚辰宇,他还是很坚定地说。

辰宇轻轻咬唇:“她真的没事吗?

南宫泽点头:“真的没事,一定没事!

审阅把从警察局调来的视频拿给南宫泽看,一辆黑色轿车紧紧尾随着盘小勤,在盘小勤回原来居住的小区的那条路上作案,因为那条路上没有安装监控设备。

“总裁,很明显,这是预谋的。”审阅已经在警察局立案了,警察局表示会很快找到作案的嫌疑人。

南宫泽看了看审阅,“在这个世界上谁最恨盘小勤?

审阅想了想:“兰小姐。

南宫泽迈步出了医院,开车径直赶到兰家。

兰妈正在和兰如意说下一步打算追求谁。

“如意,咱们下一步这样打算?

“你们想怎么样打算?”南宫泽冷毅地踏进客厅,惊得母女两个抬起头望着突然出现的南宫泽。

“阿泽……”兰如意满眼的惊喜,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兰如意,你一定要这么心狠手辣吗?”南宫泽冷厉地睨着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当初对付廖佳这样,现在又用这个招数对付盘小勤,你真是太可怕了!

兰如意看了兰妈一眼,很是无辜:“阿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你知道不知道盘小勤现在医院里躺着,生死未卜,你还在给我演戏?

听说盘小勤在医院里,兰如意突然开怀大笑起来:“盘小勤住院了?是不是又被车撞了?撞的真好!是不是这一次会被撞死?

南宫泽扬起手狠狠甩在她脸上,打的兰如意踉跄了几下,擦着嘴角的血痕,癫狂大笑:“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得不到!盘小勤怎么了?还不是被车撞了?

兰妈急忙上前抱着兰如意,扭头对南宫泽说:“南宫泽,我敢用生命担保,这件事跟如意没有关系,她这两天一直跟我在一起,做不了坏事的。

“她跟你一直在一起,不也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兰如意,我真是错看你了,我真后悔自己眼瞎没有早一点认清你的假面具,害得盘小勤躺在医院里。如果盘小勤有个好歹,兰如意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说完转身离开。

兰如意却猖狂大笑,“妈,你听到了吗?盘小勤出车祸了,她就要死了。就是抢我男人的下场!盘小勤要死了,哈哈……

“如意,你别这样。”兰妈怀疑这孩子精神出现了问题,安抚好她就给兰爸打了电话,建议把兰如意送去精神医院。

医院里,辰宇守在盘小勤的床边,静静地坐着。

南宫泽悄悄走进来站在辰宇身后。

婚姻单行道免费阅读蓝 白绫如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