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文章长篇 两根巨物一起挤入小紧

言芕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又说:“每天从你这么好的车上下来,会不会太高调了一点,被同事看到,会觉得我傍上大款的!”

“你是觉得我不够大款吗?”言黎暻挑挑眉说,“事实上,你已经傍上我这个大款了!”

“额……”他说得似乎有点道理。

“你不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你吗?再说了,现在谁不知道你是我女朋友?你还欲盖弥彰有意义吗?”

“……”言芕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因为言黎暻字字在理。是啊,现在她和言黎暻的关系已经不再是秘密了,也许她是发自本能吧!本能地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她和言黎暻有什么关系。

当车子在写字楼前停下,言芕一下车就被人认出来了,有人指着她说:“咦,这不是那个言芕吗?那车里好像是她男朋友哎!”

“没错,车里的就是言黎暻,言芕的男朋友,长得真的很帅哎!好体贴,亲自送女朋友来上班呢!”

言芕在在被人认出的尴尬中,迅速走进写字楼,她在考虑,下次是不是要戴墨镜戴口罩伪装一下再出门。

言芕想不到自己现在真的那么红,走在路上都有人能叫出她的名字,这应该和言黎暻的优秀有关吧!如果言黎暻没那么出色,谁会去如此关注她言芕是谁啊!

言芕一进公司,就迎来各种各样的目光,当然,她无法判别哪些目光是友好的,哪些目光是恶意的,她能做的就是不听不看不说,将自己与这个世界屏蔽。

污污的文章长篇

言芕刚坐到自己位子上,小惜就给她桌上放了一颗棒棒糖,说:“言芕,给你,吃了愉快一整天哦!”

之后,小惜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对着言芕说东说西的,说想不到她深藏不露,说人不可貌相,说她太会找男朋友,说她就是现实版的灰姑娘……

“哎,言芕,我想起来了,你现在的男朋友不就是那天,我在楼下看到送你上班的男人吗?”小惜一边看着手机上的照片一边说,“我记得你当时说他是你的叔叔来着!”

“……”言芕无从回答,就装聋作哑。

“呀!”小惜一惊一乍说,“他还真是你叔叔啊!刚刚网上有人扒出来了,你们确实有亲戚关系,在辈分上他还是你叔叔!难怪你们都姓言!”

现在的网络媒体真是无孔不入,大概是看两个人同一个姓氏,便开始好奇,然后深挖两人的身世背景。

小惜继续嘴里念念有词,说:“不过,你们是远亲,是可以结婚的!突然觉得这故事好浪漫喔!”

“我的天,原来言芕你是有钱人的千金啊!可你平时好低调啊!”

“……”言芕一脸无奈,千金?从始至终她都只是狗尾巴草而已,倒是确实狐假虎威了几年,不过早已被打回原形了!

小惜显然对言芕的事情好奇得不得了,有些激动,一早上都在看八卦新闻,连工作任务都被她抛之脑后了!

当言芕忙着打字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一杯咖啡,随即迎上易琋钧的一张笑脸。他往她的办公桌上一靠,笑说:“这几天你受惊了,喝杯咖啡压压惊!”

言芕淡然一笑,说:“谢谢!”

易琋钧意味深长地说:“言芕,这个世界处处充满黑暗,但是你记住,不管发生什么,我永远会是你坚实的后盾!”

“有你这样的朋友也是我的财富!”言芕有些感动。

易琋钧离开后,小惜唉声叹气地说:“言芕,我知道自己和易先生是没戏了,我认命,因为他喜欢的人是你!”

“我们只是朋友!”言芕苦涩一笑说。

小惜叹道:“要我说啊,朋友之上,恋人未满,这八个字就是你们的真实写照!”

之前人多,易琋钧不方便多问,吃中午饭的时候,他才好好地追问了言芕一番。

言芕轻描淡写地把事情说了一遍,易琋钧得出结论说:“这次事件就是付棠昔一手操控的,你以后防着她点!这女人真够有心机的,大家同学一场,她竟做出这么卑鄙的事!要不我找她去谈谈,不然她以后还会躲在暗处害你!”

言芕淡然道:“不用了,这件事后,她应该会消停一段时间。”

后来易琋钧私下还是去找付棠昔了,她矢口否认自己做过这样的事,女人有时候耍起无赖来,也是拿她没有办法!最后只能出言警告了她一番。

两根巨物一起挤入小紧

最后付棠昔竟然还反过来嘲笑易琋钧,说他可怜,甘愿当别人的万年备胎,弄得他一身火气。

易琋钧深知,和这样的女人犯不着客气,临走前,还警告她说:“你最好别再给我作怪,我会一直盯着你!”

付棠昔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这些男人都是什么眼光,都瞎了眼似的,一个个为了护住言芕,都来威胁她。

付棠昔甚至觉得她失败的人生就是从重遇言芕开始的,她把她所有的不幸遭遇都归罪于言芕了,其实,她一切的不幸是从她开始有恶念开始的。

下班后,言芕刚走出写字楼,就看到了言黎暻的车停在不远处显眼的位置,她想装没看见都不行。

言芕一声叹息,看来她以后高调的生活从此开始了!

在车上,言黎暻调侃言芕说:“以后当别人夸你男朋友的时候,你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你就大方承认就可以了,因为她们说的都是事实。”

言黎暻说这话,是针对今天早上,言芕被人认出来后落荒而逃的一幕。

“……”言芕沉默不言,心里却想,她一直以为是自己连累了言黎暻,现在看来,是他连累了她才对!她一凡人,能掀起多大的风浪,都怪他长了一副上镜的好皮囊!

言芕正自顾出神,言黎暻叫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来,一脸茫然地看着他问:“啊,你刚才说什么?”

言黎暻淡笑着揉了揉言芕的头发,说:“我说老爷子想见见你,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想见。”言芕毫不犹豫地说。

“可是,老爷子生了很严重的病,可能没多少日子了!”言黎暻眉头纠结,若不是老爷子病危,所有人都在尽量顺着他,他一个我行我素的人又怎么会同意接手公司呢?

言芕有些为难,沉默了半晌后问:“他的病,没办法治吗?”

言黎暻眼里闪过一丝忧伤,点点头说:“恩,治不了了!”

“那就去见见吧!”

言芕记得,小时候,她叫老爷子一声爷爷,他还给过她糖来着。对一个过一天少一天的老人,她依着他便是。

“恩,明天下班,我来接你去医院。”言黎暻说。

“他……应该也不喜欢我待在你身边吧!”言芕低着头小声说。

言芕心里多少是有些担忧的,所有人仿佛都在告诉她,她配不上言黎暻。原本以为他们在一起是两个人的事,也许在下一刻就分开,也不会很复杂,如今却不得不去应付和面对更多的人。

“我会让他喜欢的!”言黎暻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两人走进病房的时候,病房里除了一个护工阿姨,并没有其他人。老爷子听到有动静,就出声询问:“是阿暻来了吗?”

“恩,爸,是我!”言黎暻出声应了一声,便交待言芕在套房外间的待客厅等待,他一个人先进到老爷子的房间里去了。

两根巨物一起挤入小紧

不知道言黎暻在里面跟他父亲说了什么,没一会儿,言芕就被唤了进去。

让言芕意外的是,老爷子看她的眼神没有那么严肃,那眼神刚开始有些恍惚,随后嘴角竟扬起若有似无的笑容,让他看起来有些慈祥。

“言芕,来这边坐。”老爷子招呼言芕在床前的空沙发上坐下。

言芕也很多年没见老爷子了,他不过是六十多岁的年纪,因为重病缠身的缘故,整个人看起来很憔悴。因为化疗,头发已经掉光了,带着一顶帽子,显得和蔼不少。

老爷子看着言芕,眼睛里饱含了太多东西,看了一会儿后,才说:“以前你还小,没留意,如今仔细一看,你还确实有几分你母亲的神韵!”

言芕有些惊讶,老爷子竟然知道她的身世了!是言黎暻告诉他的吗?他笃定她有了这层身份,老爷子就不会为难她?

言芕看向言黎暻,发现他一脸平静,仿佛对父亲提起言芕的母亲,并不介怀。

“你怪你母亲吗?”老爷子问。

言芕摇摇头,说:“我对她没什么感情,所以谈不上怪不怪。”

“你母亲其实一直都很想你,但又一直不敢面对你,她那年原本打算回去找你的,可惜出了车祸离开了!”

言芕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对于母亲,她是真的没什么感情,但那又是生她的人,说起她的时候,一点感觉也没有是不可能的。

老爷子一声叹息,说:“你想听听你母亲的故事吗?”

言芕点点头,而言黎暻悄然退出了房间。

老爷子看着窗外,沉默了很久,似乎在琢磨着从哪里开始讲那段尘封已久的故事,言芕便安静地坐在那里,不急不忙地等待他娓娓道来。

“你母亲她是个很努力的女人。”老爷子终于开口说,“她虽然来自农村,却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她渴望走出大山。她来到这座城市,刚开始过得很艰苦,在一个小超市上班,后来她报了夜校,自考大学,获得学历后来到我公司上班,再后来我看她人挺机灵做事又踏实,就提拔她做了我的秘书。我和她的感情也就慢慢培养起来了。我被她深深地吸引,我爱上了她……”

老爷子一声叹息后接着说:“而我和阿暻他妈妈的感情却越来越淡,但终归还是我对不起他妈妈在先,在这件事上,我一直觉得愧对他们母子。阿暻他妈妈是一个要强的女人,知道我和你妈妈的感情后,毅然决定和我离婚,而我和你妈妈一直因为良心不安,也没有真正在一起,你妈妈跟我说,她不需要什么名分,只要每天能看到我就很满足,可是后来我们还是受到了惩罚,你妈妈因为一场车祸,永远地离开了我……”

言芕知道,母亲和老爷子的感情,自然会遭到社会的谴责,他们过得也不安生,但是有的感情明明知道不该发生,但它发生了却又是无可奈何的事。所以说,爱上不该爱的人,终究是一场悲剧。

两根巨物一起挤入小紧

“你母亲的坟墓就在南山的墓园,你有空的时候,去看看她吧!”老爷子语重心长地说。

言芕无声地点点头。

“唉,你母亲大概没想到,她心心念念的女儿,曾经就生活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到死都不能与你相认,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了!”

母女亲情,是最能戳中人泪点的,但是言芕听着那个她应该叫一声母亲的女人的故事,她始终也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只是觉得心里很沉很沉,沉得让她感觉心情沉闷压抑。

老爷子把言黎暻叫了进来,对他们说:“你们两个人的事,我不会反对,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时日不多了,也管不了你们了,?以后的日子还得你们自己过!”

言芕看着老爷子沧桑的面容,心里竟觉得他是个可怜的老人。

在回公寓的路上,两人各怀心事,谁也没说话。

他们之间还积攒了上一辈人的恩怨,要说心里完全没有疙瘩,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在这件事情中,言黎暻已经做出了取舍。

晚上,言芕自己一个人早早地上床睡觉了,却迟迟不能入眠,直到言黎暻也上床,从身后将她搂到怀里,她才觉得找到一丝安全感。

言芕心想,这真是一个可怕的现象,言黎暻取代了泰迪熊,而她竟然只有在他怀里才能入睡。

……

周末的时候,言芕穿了一身黑衣,准备出门,当她在玄关换鞋的时候,原本在书房的言黎暻突然出现在她面前,问:“你要出去?”

“恩。”言芕低声回答。

“一起吧!”言黎暻说。

“不用了,我很快就过来。”言芕是要去墓园祭拜自己的生母,言黎暻大概不愿意再看到那个他讨厌的女人,哪怕是墓碑或是照片。

言黎暻将言芕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说:“你去哪里我送你去!”

言黎暻手里拿着车钥匙,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言芕便没再多说什么。

车子开上大道,言黎暻问:“南边还是北边?”南边和北边各有一片墓园。

“南边。”言芕愣了愣,真是什么也逃不过言黎暻的眼睛。

言黎暻先将车开到一家花店门口,领着言芕进了花店。言芕看着各种品种的花,一下子不知道该买什么花了,她对自己那位生母是一点儿也不了解。

言黎暻却挑了一把郁金香,让店员包装好,然后塞到言芕怀里,说:“我看老爷子总喜欢送郁金香给她,她应该会喜欢这种花!”

言芕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言黎暻,给讨厌的女人挑花,他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言黎暻挑眉一笑,拿出钱包,付了钱,率先走出了花店。

言黎暻陪着言芕沿着石梯拾级而上,在离言芕母亲墓碑几十米的地方,言黎暻停下了,他说:“你自己过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们母女聊天了。”

污污的文章长篇

言芕其实也没什么话要跟自己的生母要说的,她放下花,在墓碑前站了很久,却始终沉默。

言芕无声地叹息,虽然她是有人生没人疼的孩子,但不管怎样,感谢她把她带到这个世上吧!

言芕走向言黎暻,发现他迎风而立,看着远处,正抽着烟。

言芕有些惊讶地看着言黎暻,在她的印象中,他是从来不抽烟的。

言黎暻见言芕看他的眼神有些错愕,便立马捻灭烟头,笑说:“最近应酬太多,刚学会的,刚才一时没忍住就抽了一支。”

言黎暻刚学会抽烟,没什么烟瘾,回到家是从来不抽的,只有在应酬的时候才会抽,而刚才是想着心事,不由自主地就掏出烟抽上了。

“你,工作压力很大吗?”言芕问。

“还好。”只是他正做着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所以并没有很开心。

“抽烟对身体不好!”言芕停顿了几秒说,“喝太多酒也不好!”

言芕想起很多个晚上,言黎暻总是喝醉酒回来。她也知道,有些东西,不是他想要的,只是介于他的身份,总有些责任需要承担,所以多少有些无奈吧!

言芕踮起脚尖,伸手抚上言黎暻的眉,为他抚平皱起的眉头,问:“你很累吗?”

言黎暻淡笑着握住言芕的手,在她手指上亲了一下,说:“还好,我是男人!”男人就得有担当,有责任!

言芕知道,言黎暻很累,但是她帮不了他。言嘉玟说得没错,她的存在,对言黎暻的事业没有任何帮助,甚至会拖累他。

“我能为你做什么吗?”言芕问。

“我想吃你做的饭,一直吃下去。”言黎暻为言芕整理着被风吹乱的长发说。

……

周日这天,午饭时间,言芕和言黎暻正在吃饭,言妤舒来了。

老爷子病重,言妤舒也回国了,她之前是在澳大利亚留学,现在正在那边读研究生。

言妤舒一进门,看到一桌子的菜,毫不客气地自己找来碗筷就坐下,说:“真是巧啊,撞上你们吃饭了,我刚好也没吃,就一起吃吧!”

言妤舒夹了几个菜尝了尝,说:“你们日子过得挺滋润的,两个人吃饭还做那么多菜!”

言芕淡笑不语,她就是看言黎暻最近太累,而她又帮不上什么忙,就多做几个菜给他吃。

“真是意外,你们还住在一起啊?”言妤舒一边吃菜一边说,“我还以为你们早分开了呢!在一起那么久不腻吗?看到新闻的时候我也很惊讶!你们两个竟然还好上了!看我这火眼金睛,我当初看你们两个就觉得不对劲,觉得你们肯定会有非比寻常的感情!”

言妤舒见两个人都不说话,又说:“你们这两个闷葫芦,待一块不无聊吗?我很好奇,你们在一起都做什么?天天做那啥也会无聊和腻歪呀!真是不懂你们的世界!”

两根巨物一起挤入小紧

言黎暻拿筷子在言妤舒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吃饭话那么多,我看这几年你在国外是学坏了!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呢?”

言妤舒一脸不服气,说:“难道我说错了吗?你看言芕脖子上那什么东西,是你留的吧?”

言芕感觉无地自容,都快把头低到桌子底下了,这言妤舒和她哥真是什么都能说!

言黎暻也是被她这个说话没有顾忌的妹妹说得哑口无言,他告诉自己,以后确实得注意点,要是言芕因此不让他碰她怎么办?

言妤舒突然想起什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盒子放在桌上说:“昨天我去咱妈那里了,她最近迷恋上了做糕点,我走的时候,硬要拿这个给我,让我带来给你吃!我说你不喜欢吃甜点,她不听,还说让我盯着你吃完,然后跟她汇报!”

言黎暻眉头微蹙,打开盒子一看,是一个心形的抹茶小蛋糕,忍俊不禁道:“大美女如今是满满的少女心啊!”

言妤舒拿出手机,调出摄像功能,支在桌上,说:“吃吧吃吧!完了我把视频给大美女发过去,我才算完成任务!”然后自己接着吃饭。

言芕从言黎暻那抗拒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他是真不爱吃甜点,所以他应该永远也不可能陪她一起吃冰淇淋了!

言黎暻一声苦笑,说:“大美女这是在考验我对她的爱吗?”

言妤舒点点头说:“一定是,她那么没安全感的人,还不得时不时考验你一下!另一方面是,她希望自己的劳动成果得到别人的肯定!”

可是爱真的能让人克服一切,只见言黎暻拿起叉子埋头吃了起来,一口气吃完后,对着手机屏幕,摊手道:“放心吧!大美女,儿子对你的爱至死不渝!”

言妤舒笑说:“这下好了,我把视频给她发过去,她得开心一阵子了!”

污污的文章长篇 两根巨物一起挤入小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