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少妇的性爱故事 打开双腿惩罚文章

这个状况,显然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木槿,她前一刻还在含笑体会着孩子们之间的童真,下一刻就感受到女儿的情绪反常。

赶紧将女儿抱过来放在怀里,木槿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劝着:“花花不哭,不哭哦,小羊羊就算跟小樱桃在一起,还是会跟你一起玩的啊。”

小羊羊愣了一下,随即笑着道:“对啊,我有小樱桃做新娘,以后就多一个人跟我一起陪你玩了,你不开心啊?”

花花闻言,哭的更厉害了!

小野寺看见了,走过来,摸摸小樱桃的脑袋,温声道:“小樱桃,你把戒指先借给花花戴几天,好不好?”

毕竟花花是个智障儿童,感情会特别脆弱一些,跟他们都不一样。

可是小樱桃摇头,嘟着嘴巴:“不要!”

“乖。”小野寺板起脸来,对她施压:“把戒指借给花花戴一下!”

“呜哇!”小樱桃也跟着哭了起来!

包房里,两个女孩子全都哭了,倪光赫诧异地看过来,问怎么回事,倪子昕笑着在他耳边解释了一下,倪光赫当即懂了,对着倪子昕道:“看来我们家小羊羊,将来可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啊,桃花债多多的哦!”

倪子洋却并不承认这样的说法,淡淡笑了:“小孩子嘛,懂什么,随便玩玩的。”

在倪子洋看来,要是小羊羊长大后跟倪光赫一样,换女人跟换衣服一样,他一定会将小羊羊的屁股打开花!

打开双腿惩罚文章

毕竟男孩子嘛,就要有责任感,就要有担当。女人再怎么追,只要男人自己坚定了立场,就没有什么桃色新闻可言了。

小羊羊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拿着纸巾一边递过去一张,又一脸无助地看向阳阳:“妈咪。”

阳阳笑了,安慰他说没事的。

接着,小野寺哄着小樱桃,木槿哄着花花,包房里的氛围越来越热闹了。

席间,倪子意还过来,亲昵地逗了逗小樱桃,他知道这是kelly的女儿,眸光里满载着跟看着花花时候一样的宠溺。

想起当年kelly对小野寺用强那件事,倪子意到现在还觉得自己这个哥哥做的很失职。

当他左手抱着花花,右手抱着小樱桃,微笑着让两个女孩子握手和好的时候,一屋子的人都看着他,看着他眉宇间阴冷的气质渐渐被柔光所替代,所有人的心都跟着温柔且复杂了起来。

流光静舞,欢声笑语不断。

就在男人们那边酒过三巡之后,包房的门忽然响了起来,一个身着西装的经理缓缓走了进来,对着倪光赫道:“倪总,有位锡林机械的霍先生想要进来跟您打个招呼。”

“锡林机械?”倪光赫眯了眯眼,浅声呢喃着:“霍先生……”

“不见!”

倪光赫还没回味出什么来,倪子菁已经大喊了一句!

大家诧异地看着她,倪子洋跟倪子意这才想起霍先生不就是夭夭的生父?就连木槿也想起来了,目光跟着紧张着。

与此同时,不等倪光赫回复,门外已经多了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缓缓而来!

倪子菁无语了!

看着于睿的那张脸,她真的有种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冲动!

尼玛!

这家伙有没有脑子啊,他把她害的这么惨,虽说后来的路她自己也有错,可是他才是归根结底的结症,他来了,倪光赫不生气就怪了,会给他好脸色看就怪了。

倪子菁现在已经不爱于睿了,原本还觉得很讨厌的,经过这几日的相处,她也觉得于睿其实没那么讨厌了。

她在心里跟自己约定好了,干脆就这样做朋友做一辈子吧。

夭夭有权跟自己父亲在一起,于睿也有看望女儿的权力,这样对于夭夭的健康成长也是有好处的,反正于睿也不是天天在这里,她能看见于睿的助理总是催他回去,而他每次都很固执,不肯回去罢了。

想来,他一个人的力量,也撑不了多久了吧!

可是……

他今天来这里是打算做什么?

倪子菁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当于睿那张脸赫然眼前的时候,倪光赫第一反应就是看了眼自家女儿,这一眼,犀利又狠辣,瞧得倪子菁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于睿的助理跟在后面,于睿直接到来倪光赫面前,微微一笑:“伯父,今天第一次见面,不请自来有些唐突,还望见谅。”

和少妇的性爱故事

于睿尽量做到彬彬有礼,他刚刚说完,他的助理已经将一份份精致的礼盒抱了进来,放在一边的茶几上。

于睿笑着道:“伯父,这是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倪光赫刚想要开口,就看着夭夭一下子快活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双臂张开,宛若一只精致的小蝴蝶般一头扎进了于睿的怀里,嘴里还甜糯地唤着:“爸爸!爸爸!”

“呵呵,宝贝。”于睿抱着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拉着她的手,道:“去妈妈那里吃饭,爸爸有点事情。”

“不要,爸爸,你吃了吗?饿不饿?”夭夭说完,就看着倪光赫,笑呵呵道:“外公!这是我爸爸!我亲爸爸!我爸爸工作很忙啊,六年了,才有机会来看我一次,外公千万不要把夭夭的爸爸吓走了,这样夭夭就再也没有爸爸了!”

倪光赫眉宇一敛,用力将手里的筷子摆在桌上,扭头看着倪子意:“把碍眼的都给我丢出去!”

言外之意,于睿、于睿助理,以及那些礼盒,都是他不待见的!

倪子意点点头,刚要起身,夭夭就哭了:“外公!你干嘛啊!夭夭好不容易才有爸爸的,呜呜不许赶我爸爸走,外公不讲道理!呜呜”

夏清璃责备地看了眼夭夭:“丫头,快过来!外公说的话永远是对的,不许质疑!”

于夏清璃而言,这个害了她女儿肝肠寸断的男人,简直不可饶恕!

“呜哇!”夭夭哭的伤心,被倪子菁上前抱在怀里,她对于睿道:“你走吧!谁让你来的!”

于睿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垂下了眸子,高大挺拔的身躯,就这样在所有人的面前一点点低下去……低下去……

他——

跪下了!

大家没想到于睿居然会下跪!

就连倪子菁也吓傻了,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跪下的?

“你疯了?你做什么啊,你快点走吧!你给我起来!”倪子菁急的伸手去拉他,可是他的身子却纹丝不动地跪着,稳如泰山!

夏清璃拧了拧眉,带着几分兴致般望了过来。

倪光赫也将原本移开的视线转投了回来。

倪子意跟倪子洋都沉默着,上次订婚宴前他们在长廊上遇见过,他们也知道于睿是一个相当自负的人,很多时候都是不屑一顾。

他能跪下,这说明倪子菁在他心里的位置……不容小觑!

“伯父,对不起。当初跟子菁分手的时候,我根本没想过子菁会怀孕。后来我去了B市,跟这里切断了一切联系,三年前也听说了,说是子菁已经结婚了,还生了女儿,我心里难过了一段时间,却也不知道夭夭就是我的女儿。上次,洛家六小姐跟倪子昕订婚,我受洛家的邀请前来参加订婚宴,与她们母女重逢,我才知道原来子菁当年还为我生下了女儿。尽管后来她又嫁了人,尽管后来我们都发生了很多事情,可是这些年我身边没有别的女人,我没有结婚,我依然孑然一身。我想要娶子菁,想要弥补她们母女,我是人真的。伯父,我知道我曾经伤害了您的爱女,今日,我给您道歉。请您,答应把子菁嫁给我!”

和少妇的性爱故事

于睿非常真挚地看着倪光赫,字字句句都是虔诚。

倪光赫阅人无数,自然看得出眼前这小子绝非池中之物,他有谋略,有城府,也有真心想要娶倪子菁的诚意!

“外公!”夭夭扑通一下,也跟着跪下了:“外公,您就让我爸爸妈妈结婚吧,人家爸爸妈妈都是结过婚的,夭夭马上就要念一年级了,外公要让夭夭做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吗?外公,夭夭也想有爸爸每天接送上学放学,也想有爸爸可以陪着开学校的运动会,也想有爸爸背着去逛动物园!外公!”

倪子菁扭过头,捏紧了拳头,眼泪蜿蜒而下!

阳阳上前递上纸巾:“姐,不哭。”

阳阳看出这个霍先生对倪子菁的真心,也心疼倪子菁跟夭夭这些年过的日子:“姐,为了孩子,你可以考虑一下。”

“我想起来了。”倪子昕忽然挑眉,站了起来:“大伯,锡林机械的大少爷霍廷烨从小跟着母亲在外地长大,他母亲是真正的原配,却在年轻的时候跟丈夫离婚了,后来独自抚养儿子长大,七年前的时候,病故了。当时霍廷烨是抱着母亲的骨灰回到了霍家认祖归宗的。霍廷烨的母亲姓于。”

倪子昕的解释,让倪子菁猛然一惊!

她转身看着跪着的于睿,不可思议道:“我们当初分手的时候,你妈妈病故了?”

于睿沉默不语。

错了错就是错了,他对不起倪子菁母女,不愿意给自己找任何借口。

而倪子洋却是懂了:“应该是母亲亡故了,再加上要去外地认祖归宗,这么大的儿子回了霍家,想必霍家的人也一定虎视眈眈盯着他,除了或老爷子,不会有人喜欢他的,他如履薄冰,他韬光养晦,便也无暇顾及什么爱情了。”

这一刻,倪子意也明白了:“难怪你以前叫于睿,现在叫霍廷烨。原来你小时候跟着你母亲长大,便跟着你母亲姓了。”

不知不觉,倪子意心里对于于睿多了几份怜悯。

他想起自己当初也是知道家族原来是豪门,可以前却过着凄惨贫穷的日子的心情。

想来,于睿的心里也是很苦的吧。

倪子意叹了口气,看着倪子菁:“子菁,你的意思呢?”

“我……”

原本,该是脱口而出说不嫁的,而现在得知于睿身上背负着的,又不忍心说什么。

她凝眉,不语。

而她的沉默,却换来了于睿心灵的一线生机!

他抬头看了看神色复杂的倪光赫:“伯父,我爱子菁,也爱夭夭。我爱她们,我会让她们幸福。我请求您,给我一个这样的机会!而今于我而言,她们母女俩,就是无价之宝啊,我不能没有她们!”

倪光赫闭了闭眼,似在思索。

而倪子菁已经泪流满面。

于睿如今的做法,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打开双腿惩罚文章

这是要多少深情才能下定的觉决心,来到这里面对她的家人。

他因为爱情,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他因为亲情,爱女心切,所向披靡。

他紧紧盯着倪光赫闭着的眼,焦急的神态任谁看见了都觉得动容!

“咳咳。”倪子洋干咳了两声,道:“爸爸,我看这样吧,今天先到这儿吧,让姐姐想想,咱们也都想想,先让这小子回去,明天再让他来倪氏,我跟大哥还有子昕也去,咱们几个男人再谈谈。”

倪光赫闻言,想了想,也是。

今天这画面,夭夭跪着哭,倪子菁也意思模糊,都是有碍他思考的。还是等明天就他们几个男人了,再来谈这件事情比较好。

而且,倪子菁老大不小了,着实是倪光赫夫妻俩心头的一块病啊!

“你起来吧,东西我暂且收下了。明天上午九点,我在倪氏等你,明天再谈。”倪光赫一松口,大家的脸上都松了松。

因为大家也都希望倪子菁可以活得真正的幸福。

夭夭赶紧爬起来,还搀扶着于睿起来,甜糯道:“爸爸爸爸!你快起来,快起来啊,你看外公给你机会了呢,爸爸,你明天去了外公公司里,一定要好好表现,知道吗?你一定要把妈妈娶回家的,你答应过要每天都给夭夭做饭吃的!”

于睿瞧着眼前的小可爱,鼻子一酸。

把她抱在怀里,怎么都不舍得撒手:“乖宝贝,好宝贝,爸爸爱你!”

夭夭对于睿的依赖,明眼人都看在眼里,就是倪子菁,也无能为力!

忽然,小丫头似乎想起了什么,扭头看着倪子意跟倪子洋:“大舅二舅!还有小舅舅!你们明天一定要在外公面前帮着我爸爸多说说好话啊!”

和少妇的性爱故事 打开双腿惩罚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