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好棒 再快一点 秀婷和程毅

上了飞机之后,林雨晴坐在外面,司文坐在里面,明明买机票的时候应该是相反过来的,可是现在坐的位置却有些奇怪,不大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司文觉得只要跟林雨晴坐的是同样的位置就好。

“小姐,请问需要饮料吗?”

空姐走到旁边,问了林雨晴一句。

她微笑着摇摇头,然后继续闭着眼睛假寐,这段时间虽然看上去精神好像是好了不少,可是每晚依旧是在失眠,尤其是坐在飞机上面,总觉得有些昏昏沉沉的。

“你好,我需要一条毛毯。”

司文对空姐用英文说了一句,很快空姐就拿过来一条毛毯,司文想也没想就盖在了林雨晴的身上,而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只看着林雨晴的脸发呆。

林雨晴已经睡得很熟,加上这个时间点,基本上所有人都是在休眠状态,又或者只是在看一些工作文件,所以并没有什么噪音。

“好看么?”

一个很是阴冷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司文以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可是等到抬头的时候,却真的发现自己的面前,居然多出来了一个人!

“萧铭杨!”

司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他真的是没有想到萧铭杨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萧铭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一切都像是一个谜一样。

可是萧铭杨的目光只是扫了司文一眼,很快便将自己的视线固定在了林雨晴的身上,自从那天见了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有认真地看过她的脸了,林雨晴没有瘦,看得出来司文倒是照顾的很体贴。

再快一点

“很感谢你照顾我的女人,不过以后不需要再麻烦你了。”

司文诧异的看着面前宣布自己身份的男人,他还是没有想通,这个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居然说是他的女人。

“你娶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雨晴是你的女人,我照顾她是因为,她将会是我未来的妻子,一辈子的爱人。”

司文的霸道宣誓主权,在萧铭杨面前就像是一个可笑的东西一般,也真是难得他有这样的自信。

看着萧铭杨这样的表情,司文到底是有些不甘心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笑什么?”

萧铭杨挑了挑眉,“我笑什么,当然是笑你。”

萧铭杨原本的记忆一直有些模糊,从醒过来之后,就一直被莉莉丝用洗脑一般的模式,让自己相信莉莉丝就是自己的爱人,可是直到婚礼上看到了林雨晴,萧铭杨才知道,原来自己身边最重要的女人,从来都不是莉莉丝,而是林雨晴。

在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已经知道,林雨晴是他这一辈子最重要的女人。

有一种爱,刻骨铭心,只要爱过就一定会记得,所以在那个时候,萧铭杨已经想起来一部分,不过当时那种状况,他却不能撒开手将林雨晴追回来,因为他知道,在暗处埋伏着萧靳诚的人,那个男人从一开始就不相信自己,所以一直派人监视,之后的时间,萧铭杨的记忆便开始恢复,仅仅是三天的时间,他便回忆起了全部,因为想着林雨晴那天痛苦的表情,心里面的着急,最终让他恢复了一切。

“笑话我,你有什么资格笑话我?!”

司文的声调拔高了一些,他看不起萧铭杨这样的男人,明明已经拥有林雨晴了,可是却还要霸占其他的女人,他根本不知道,林雨晴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是这个男人却那么轻易的就放开了林雨晴的手,现在居然还想要将林雨晴要回来,简直是在做梦!

“啧,你最好小声一点,雨晴睡眠很浅,你这样大声会吵醒她的。”

萧铭杨爱怜的眼神放在林雨晴身上,只是一转眼到了司文的身上,却又是那样,刺骨的寒冷。

这个男人,有着不输于司空绝的气场,就算是司文,也知道他和这个男人之间的察觉,难怪雨晴会喜欢这个家伙,其实也是很正常的,因为这个男人本就比自己要有能力的多,不过他还年轻,年轻就是资本,他相信迟早自己是会超越这个家伙的!

“那你现在是想怎样,左拥右抱吗?”司文不服输地看着萧铭扬,讥讽地说,“别忘了,你现在另有妻子,雨晴也亲眼见证了你的婚礼,你觉得,她会原谅你吗?”

“我们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萧铭扬冷冷地看着司文,双手随意搭在扶手上,有一种俾睨天下的王者之气,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你现在需要做的,是回去好好守着司家的产业,免得最后人财两失。”

再快一点

联想到公司最近的异动,司文神色阴沉,“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公司里是你在捣鬼?”

身子悠然的靠在椅背上,萧铭扬温柔的看着林雨晴,语气中却带着嗜血的冷酷,“这只是一个警告,让你知道,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

司文提高了声调,却让沉睡中的女人眉头微微蹙起。两个大男人见状立刻噤声,忘记了彼此间的明争暗斗,小心翼翼地看着睡梦中的女人。直到林雨晴叮咛一声,扭过头继续沉入梦乡,两个人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一缕发丝调皮地挡在林雨晴的眼前,萧铭扬细心地将其挽在耳后,低声命令道:“现在,你可以离开这个座位了。”

看着萧铭扬如此亲昵地触碰林雨晴,司文怒火中烧,握紧了拳头,低声嘶吼道:“哼,你简直是在做梦!”

“呵,你很快就知道我是不是在做梦了!”说完,萧铭扬利落地从怀中拿出一把手枪,黝黑的枪口,直直抵在司文的额头上,嘴角带着冷酷的笑容。

现在的萧铭扬,已经不再排斥使用枪支了,在英国的这段时间,他想明白了一个道理,以暴制暴,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结果。

双拳紧紧握着,司文愤怒到了极点,忍受着毕生最大的耻辱。

一步,只差一步,他就有机会走进林雨晴的内心,让她慢慢接受自己。可在最后关头,又是萧铭扬搅乱了一切!他有什么资格继续站在雨晴身边?雨晴会遭受如此多的苦难,不都是因他而起吗?披着深情的外衣,让雨晴一次次伤心欲绝,这个男人,还真是让人唾弃!

再次看了眼林雨晴,司文咬牙切齿的说:“萧铭扬,你口口声声说爱雨晴,可却害她遍体鳞伤,你的爱,只会让她身置地狱!你根本给不了她幸福,如果你真的爱她,就应该放手。”

司文的话,像一记重拳狠狠击在萧铭扬的心上,他脊背僵硬,冷声命令道:“滚!”

话音落下,一身黑衣的阿九走过来,站在司文的身后,面无表情的说:“司先生,请吧。”

说是请,可是阿九的手已经不客气的拽着司文的衣领,扭扯着将他推出了贵宾舱,不知带到了哪里。

过了一会儿,阿九又回到贵宾舱,低头恭敬的说:“主人,那个家伙已经被控制住了,不会再打扰到您和夫人了。”

“知道了,你也出去吧。”

阿九并没有离开,犹豫了下,说道:“主人,老爷那边怎么办?如果他知道您离开,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伸手握着林雨晴略微冰凉的手,萧铭扬眼中的温柔能将人溺毙,但他所有的感情,都只给了眼前这个小女人,对别人,只是满满的不耐和敷衍。

好看的眉微微皱起,萧铭扬为林雨晴仔细的盖好毛毯,然后走到舱门处,对阿九命令道:“帮我打个电话给莉莉丝。”

“是。”

电话很快被接通,莉莉丝听到萧铭扬的声音,难掩激动,“铭扬,我都找了你一早上了,你到底去了哪里?”

“我要回国了,你好好照顾爷爷。”

听了这话,莉莉丝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很尖锐,“你回国干什么?”

“我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安排。”

冷漠的态度让莉莉丝逐渐不安起来了,她紧紧抓着电话,说:“是不是林雨晴那个贱人找你说了什么?铭扬,你千万不要相信她,那个女人爱慕虚荣,根本就是……”

“如果再让我听到你诋毁雨晴,我就会对你不客气!”

萧铭扬打断了莉莉丝,声音中带着杀机。

明明昨天还对自己温柔以对的人,现在却像个陌生人一样威胁自己,这让莉莉丝很难接受,语气也变得咄咄逼人起来,“你竟然为了那个贱人这样和我说话,难道你忘了,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吗!”

“对于这点,我很感激,但也仅此而已。”

一计不成,莉莉丝开始示弱,故作柔弱地说:“铭扬,我们才刚刚结婚,难道你就要抛弃我吗?这会让我成为整个英国的笑柄!你知道的,你现在还没能在萧家站稳脚跟,如果发生这样的丑闻,对你也是极为不利。这样吧,铭扬,你先回来,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我们先好好谈谈,好不好?”

莉莉丝近乎乞求的语气,并没能挽回萧铭扬的心,他只是冷冷笑了下,说:“笑柄?哼,那也是你自找的,凭你对我和雨晴所做的一切,让你死一百次都不够!”

这冷漠的语气,让莉莉丝愣了下,而后全身发冷,犹疑的问,“你……都想起来了?”

“你觉得呢?”

身子无力的摊在沙发上,莉莉丝开始为自己的心软而懊悔。

本来,joe提议趁着萧铭扬尚未恢复记忆的时候,给他**神方面的药丸,这样就可以控制萧铭扬的记忆,让他彻彻底底的留在自己身边。可是这样的药丸会对萧铭扬的身体产生不可逆的伤害,她不忍心,便拒绝了这个建议。

莉莉丝相信自己的魅力,她认为自己一定能抓住这次机会,让萧铭扬死心塌地的留下。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萧铭扬怕是再也不愿看自己一眼吧,而这一切,都因为林雨晴!

林雨晴,你这个灾星!铭扬都已经接受我了,却因为你的出现,背弃了我!让我成为整个英国的笑柄!我绝不会放过你!

我莉莉丝得不到的东西,就算是毁了,也不会便宜给你!

萧铭扬不用猜也知道,此刻的莉莉丝肯定是咬牙切齿,咒骂着林雨晴。不过他可不允许有人诋毁自己的女人。

“莉莉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着爷爷做的那些勾当,如果你想安安稳稳的留在萧家,最好老实点,别再找雨晴的麻烦,不然,我可不能保证爷爷会对你做出什么。你应该知道爷爷的脾气,对背叛他的人,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即便你是他最喜爱的棋子。”

再快一点

莉莉丝手心发凉,声音尖锐的喊道:“你少往我头上泼脏水,我对萧家可是忠心耿耿!”

“忠心与否,你自己心里清楚,好自为之吧!”

萧铭扬懒得再和这个女人废话,将电话扔给了阿九,转身回到林雨晴身边。

而电话的那一头,莉莉丝尖叫着扔掉电话,面色铁青,表情恐怖,嘶吼道:“林雨晴,我莉莉丝发誓,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额头点了下,撞到了座椅背,林雨晴一下清醒过来,眼神迷蒙的看着四周,似乎忘记了自己在哪里。

当她看到身边的萧铭扬时,不由怔住,抬手就想抚上这个男人的脸庞,却在半空停下动作,自嘲的说:“我现在一定在做梦吧,你已经有了新欢,哪里还会记得我?萧铭扬,你还真是狠心!”

本来,林雨晴这幅迷糊的模样,让萧铭扬体内一阵躁动,看着娇艳的唇,就忍不住要吻上去。可是当他听到林雨晴的喃喃自语时,就像有一盆冷水迎头浇下,让他懊恼不已。

伸手握住林雨晴的手,萧铭扬双目灼灼的说:“雨晴,对不起,我来晚了。”

掌心的温暖,让林雨晴慢慢瞪圆了眼睛,她咬着唇,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萧铭扬,你放手!”

嗯 好棒 再快一点 秀婷和程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