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走私系统 我唾弃你的坟墓小说

斗狗?

听到阿彪的话,我顿时有点蒙了。

阿彪尴尬一笑,说这事儿讲来都稀奇。他原来刚从农村过来的时候,也是游手好闲,是个爱赌博的人。但凡带点赌的,没啥他不玩的!

尤其是斗鸡、斗狗,那更是刺激。

不知道这畜生那只好,那只孬,钱压上去之后,享受的就是那种心跳。

我笑了,说他行啊!赌博还能攒下这么大一份家业?

阿彪说那不一样,他喜欢赌,是一种享受。但是绝对不滥赌,会在自己心头定个价,超过这个值,输了!那不来了,赢了也及时的能抽身。就是最纯粹的小赌怡情……但胡三不一样,这人可是真滥赌。

我有点急,说这些破事儿,咱边走边掰扯。现在急着去救命,路上说。

于是坐着阿彪的三轮车,我们赶到狗场去。

他对我说了,原来的保家仙很繁荣的,门下弟子无数。毕竟当时的清军入关之后,他们得了天下,又信奉这玩意儿。

不过传到胡三这支分支,他可不行了。典型的败家子,学了一身本事,偏偏迷恋上的赌博,尤其好斗狗。

斗狗刺激,斗狗还能赌身家!

胡三养了三只好狗,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确实为他赢下了不少钱财。

不过后来,一个外地人来挑战,一条狗把他的三条“狗”全给咬死,赢走了所有钱财,这人就落寞了。

我笑了,说那不是狗吧?是一条狼对不对?

阿彪瞪大了眼,惊讶的看着我,问我咋知道的?

我翻白眼儿,说农村来的,谁不赌点这玩意儿啊?

不过我们哪儿,好斗鸡。也是有这种缺德玩意儿,不按套路出牌,专门的坑人。有个斗鸡王,从来没输过,但有个外地人搞了一只“海东青”来冒充鸡,也是搞得他倾家荡产的。

总之……赌!不是好事儿,甭管大赌小赌,沾上就倒霉。

阿彪点了点头,说我讲得有道理。还当个牙刷的“擒仙人”,去学校当老师,给他们上人生哲理课吧。

我笑了,说上个毛的人生哲理,我就会个“简称”。

阿彪问我啥简称?

我挤眉弄眼的一笑,说人生哲理,简称“生理”嘛。

结果这货给我逗得直乐,差点没给自己的口水给呛死过去。

很快三轮车到了狗场,这地方也是够偏僻的,要不是有阿彪带路,鬼才知道!

远远的就听到里面有狗的撕叫,还有人们起哄的喊声。

路不好走,挺偏,都是烂泥巴路。

在门口的位置,倒是密密麻麻的挤了不少车,面包、摩托、小轿车,甚至还有一辆宝马。

在进去的时候,阿彪开口说了。要给我讲一下里面的规定:进去之后别乱说话,因为是赌博,要讨个彩头。如果乱说话,赢了钱的没事儿,输了钱的可能要找麻烦。

我点了点头。

他接着说,里面看斗狗不要钱,但是下注要收钱。甭管输赢,只要投注,狗场主人都要抽彩。

我说我懂,我们村儿的斗鸡场也一样。

阿彪说懂就行了,咱们这就进去吧。

说着话,掀开了帘子,两人进入其中。

门口有个满脸横肉的大胖子充当保镖,看着我俩就拦下了,问我们干啥的?脸生得很!

因为他们这性质属于“聚众赌博”,怕条子调查,也是正常。

阿彪这人常年混迹与此,脑子比我灵活,开口嘿嘿的就笑了。说我俩是跟着陈老板来涨见识的,看到外面那辆宝马车没?是他约我们来的。

这看门的一听说宝马车,大主顾啊!不敢得罪,赶紧的赔着笑脸迎我们进去。

我说阿彪能啊!陈老板都认识?

阿彪笑了,说他认识陈老板,陈老板不认识他。那家伙就是一个看门的,哪里敢得罪人?

我伸出一个大拇指,说他这忽悠的技术,老子服!

“得啦,别贫嘴了,赶紧的找人吧。”阿彪说了一声。

于是我两人在人群之中,一个个的寻。

我说有点蒙,胡三毕竟没见过,他有啥外貌特征没?

阿彪咬着嘴唇,琢磨了一会儿,开口来了一句,猥琐!相当猥琐!他下巴有一颗很大的痣,上面一根毛,人家给他取外号叫“胡一毛”。

我一听这特征,指着那边一个叫得最凶,青筋暴怒,面红耳赤,一个劲儿在喊“咬死它!咬死它”的人,问了,是不是他?

阿彪转过头去,笑了!说真行啊,不亏擒仙人,眼神这么好使。

我们赶紧跑到了那人身边去,阿彪伸出手,拍了他肩膀一把。

胡三吓得差点从凳子上滚下去,扭过头来一看,发现是阿彪。他忍不住就骂,你个虎比玩意儿!老子还以为是追债的来了。

阿彪笑了,说他又欠钱了吧?

说着这话,看着场上,一黑一黄两条狗,正在惨烈的厮杀着。阿彪问了,这一场买谁?

一提到下注,胡三来了精神,指着其中一条黑狗说了。这条狗厉害,前天、昨天连赢两场,外号“黑又硬”。我观望了两天,今天下注一千块,等下赢了钱,请你喝酒!

阿彪点了点头,说好!跟着你买。

说完这话,他还故意的叫了一声,“老陈!给我买一百块黑狗。

从兜里掏出一千块,这货给我,还小声的说,一百块押黑狗,九百块押黄狗。

我哭笑不得,这笔太能玩了!

悄悄摸摸的去找老板,直接一百押黑,九百押黄。

接着坐在那儿,就等着开战吧。

一开始,确实“黑又硬”压着黄狗咬,那真是太惨了,整得血斥拉忽的,一只眼睛都给扒瞎了。

可是……

咬着咬着,没多久,黑狗就体力不行了。黄狗趁机反扑,咬住了它的狗腿,最后将“黑又硬”掀翻在地,一口咬在了它的脖子上。

黑狗呜咽着,鲜血不断翻滚而出,抽了抽腿儿,就这么死了。

胡三看到这一幕,气得是破口大骂。说黑狗是啥“黑又硬”啊?简直是特么死得太硬!害他又输钱了。

阿彪不以为然,咧着嘴就笑,反正他是赢钱了。

胡三有点恼,扭过头来,一眼看到了我。顿时这人傻眼了……

梦见啥呢?

他明见当时有一扇大门,左边的门上写一个“日”,右边的门上写着一个“月”。

结果有一个大汉光着脚,直接走到了大门前,抬起脚来就是一下把门踹开了。

皇帝醒来之后,就找当时的宫廷占卜师,来算算这梦到底是啥意思?

占卜师一算,开口就说了。

左日右月,这是一个明字。

这脚下有七颗痣的人,踹开了大“明”,他将是灭明之人。

皇帝是勃然大怒,命人秘密寻找脚底七颗痣的人,抓到了直接砍掉。

这时候的努尔哈赤在哪儿呢?

还在当一个副卫。

当时要去汇报军情,恰好遇到辽东总兵正在洗脚。看得努尔哈赤一阵好奇,就说他这脚真稀奇,居然长了三颗痣。

辽东总兵说了,老子这叫将星下凡,当时算命先生给看的,自己还不相信。瞧一瞧现在,果然成了大将军。

努尔哈赤听了就倒苦水,说你这三颗痣就成了大将军。我这脚底板上,七颗痣,也没见有啥啊!

话说出来之后,辽东总兵震惊了!

也不多说,让努尔哈赤先下去休息,赶紧穿上鞋子,拿上兵符去调兵准备弄死他。

努尔哈赤出了门,就遇到一对夫妻,一个白胡子老头,一个老太太。

老头儿说了,他是附近山上的狐仙三太爷,他是紫微星(帝星)下凡。现在辽东总兵要害他,他得赶紧走,不然得死了。

努尔哈赤慌了,问他应该咋办?

老太太说了,后墙有个狗洞,让他从那儿出去。

努尔哈赤当时一个副卫,为保住命,哪里在乎那么多?

谢过两人,急匆匆的就从狗洞子钻了出去。

后来起兵造反,果然带领清兵入了关,灭了大清。

为了纪念这两人的救命之恩,他敕封了“胡三太爷”和“胡三太奶”。

当然,当时他没听清楚,以为“狐仙三太爷”是“胡仙三太爷”,所以才闹出了这么个乌龙。

阿彪说我这都是哪里听来的故事?

我耸了耸肩膀,说传说吧!当然这事儿有几分真,几份假,那就只能鬼知道了。

咱们这边胡说八道的瞎扯呢。

不知不觉,车子就到了地方。

阿彪说先把车上的东西全都卸了,咱吃点东西休息一下。

我点了点头。

阿彪把东西运回去,然后叫厨房弄俩下酒菜,我俩一边吃就一边喝酒。

三两杯下了肚,吃饱喝足,这人就犯困。

要不说“饱懒饿心焦,吃饱瞌睡来”呢。

外面那么冷,喝了酒,烤着火,吃饱了就犯困。

阿彪说睡一觉,等到睡醒了之后,咱们再去找保家仙去。

本来我是挺急的,但当时也确实呵欠连天,扛不住了。就一个小仓库,我俩还得挤着睡,那感觉真特么不舒服。

两人睡一头吧还挤,一人睡一头吧……

呵!阿彪这鳖孙的脚丫子真特的臭。

一睡着了我就做噩梦,梦见自己送到日军的生化毒气场去了。

最后恼羞成怒之下,干脆扯了被子,自己睡地上去了。

到了地上,心说这一会儿能睡踏实了吧?

结果倒下去之后,我果然是做了一个挺不错的梦!

梦里面,山清水秀的一片好地方。

放眼看去,全是花花草草,连空气之中都是一阵阵的芬芳。

在这地方人心情就放松,头顶上还有暖洋洋的太阳照着,正准备睡一觉呢。

突然在这草地上,不知道啥时候来了一只狗!

不对,那玩意儿应该不是一只狗,而是一只狼!

蹲在哪儿,用一双狠厉的眼神,死死的瞅着我。

急忙爬起身来,抬头看着那鬼玩意儿,我特么顿时慌了。

这啥比玩意儿?

老瞅我干啥啊?

似乎我这骂它,那畜生也动怒了一样,一双前爪趴了下去,龇着牙,口水顺着嘴角就流了下来。

得!

看到这一幕,我真是心慌了,嘴里面一个今儿的嘟囔,去去去……

不说还好,说了之后,这畜生直接朝着我就扑了过来。

可特娘给我吓坏了。

转过身,撒丫子就跑,但它速度很快,跑出去没多远,直接就追了上来。

一个猛扑,我直接惨叫一声,倒地不起。

伸出手,我死死的抱着它脖子。可这畜生力气比我大,张着血盆大口,直接一口咬向了我的脑袋。

“啊!

就这一下,直接给我整得醒了过来,额头上都是一头的汗水。

阿彪这货也给我的叫声整醒了。睁开眼,看着我,他好奇的就问了,我这是咋了?

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我看着他,赶紧说走走走!

阿彪急了,问我到底去哪儿啊?

我说得赶紧去找“保家仙”去。

阿彪说找可以啊,但都这个点儿了,吃了晚饭再走也不迟。

我说不行,要再等下去,指不定我就得死了。

阿彪说至于么?不就是一个噩梦么?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这梦很真实,而且梦里面出现的玩意儿,应该是个豺仙。这玩意儿我可对付不了,得找别人来帮忙。

阿彪笑了,说哪里还有豺狼?只怕中国都绝迹了,咱们还得去动物园看。

我严肃的看着他,说这事儿不是开玩笑。这东西在原来很多,后来开荒种地,组织民兵大扫,打死了不少。正因为少见,真要有个成野仙了,那才叫麻烦。

说完不由分说,一把拉住阿彪的手,让他赶紧带我去找保家仙。

阿彪看我不像是开玩笑,直接开着车,然后跑去找保家仙去了。

老实说,虽然我知道有这行业,但哈尔滨居然有“保家仙”,这倒是蛮稀奇的。

要不是阿彪带路,我还真是找不到。

保家仙住的地方也偏僻,在城市郊区了,家中门庭很大,就是有点破败了。

阿彪上前敲了门,开门的是个小丫头片子,看着我俩陌生人,她一脸的纳闷,问我们找谁?

阿彪笑着说了,找胡三。

小丫头叹息一声,说他不在,去狗场了。

阿彪点了点头,谢过了这人,然后对我说,咱要找胡三,必须去狗场去。

我有点蒙圈,问他咋了?这保家仙还对付狗仙啊?

阿彪笑了笑,说那倒不是,他在斗狗呢。

超级走私系统 我唾弃你的坟墓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