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污污 老板要我 小说 皇上龙根受伤

“喂,帅哥,一个人啊,可以一起吃东西吗?”

正当赵子龙欣赏美色时,一个清雅灵美的声音响了起来。

赵子龙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黑色短裙的高挑女子正媚眼如丝地看着他,那热辣辣的眼神里充满了撩拔,这令赵子龙不由心头一热。

“好啊,我们坐那边如何?”

赵子龙笑了笑,伸手指着一个角落说道。

“不,我们去那边,我还有两个姐妹一起过来。”

高挑女子娇笑一声,主动拉起赵子龙的大手,向着二楼而去:“我们一起吃完东西,再去喝点小酒,跳个热舞,共同过一个幸福美满的夜晚。”

听了她的话,赵子龙大感兴奋,随着她来到二楼临窗的一处座位。那里的确已然坐着两位女子,她们的扮相较为清纯,看起来十分养眼。

正当赵子龙暗暗期待今晚的艳福时,两名正在说话的女子转过了脸来。她们笑盈盈地看着他,目露狡黠之色,其中一张熟悉俏脸,直令赵子龙有些浑身发冷。

“咳……田甜,你怎么会在这里?”

赵子龙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

“当然是吃东西,怎么,影响到你追美眉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可以避一避。”田甜冲他巴眨着大眼睛,饶有兴趣地说道。

这处德克士正处于繁华的十字路口,田甜和两名闺蜜在二层边吃东西边看过往车辆,却无意间正好看到赵子龙骑着自行车来到了这里。

小说

田甜恼他半个多月都没有联系自己,便联合闺蜜准备戏耍他一下。她们派出生得最艳,扮得最媚的闺蜜去勾他,还故意说些撩人的话魅惑他。

当赵子龙心思涌动,暗暗期待艳福时,田甜却闪亮登场,直令他从幸福的高峰坠落到了失望的幽谷。那种从天堂落到地狱的感觉,直令赵子龙出了一身冷汗。

“你说的是哪里话,我也是来吃饭的,只是这位姐姐没有安全感,想约我一起吃东西,我便顺便帮她一把,你别生气哈?”赵子龙笑眯眯地说道。

“全天下那么多女人没有安全感呢,你能陪得过来吗?”田甜仰着小脸,笑眯眯地看着赵子龙,话语里充满了挑衅之意。

“嘿嘿,学雷锋做好事,能做多少做多少嘛。”赵子龙讪笑着说道。

“小弟弟,既然你想学雷锋,那不如把好事做到底吧。今晚姐姐家里正好只有我一个人,我们说好了,呆会儿吃完东西,陪我回去玩少儿不宜的游戏。”

那高挑女子再次拉住赵子龙的大手,笑盈盈地向他问道。

“什么说好了,那只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我可没有答应。我的行程很满的,今晚什么事情都不做,只陪我的好田甜吃饭品茶看流星。”

赵子龙看到田甜的面色不善,连忙转移话题,堆起笑容百般讨好她。

“切,虚伪的家伙,就知道用甜言蜜语来哄人家开心。”田甜虽然嘴上这般说着,可那妙目之中却已然流露出了无法掩饰的欢喜。

两名闺蜜看到刚刚还在斗嘴的二人,一转眼便眉来眼去,情意绵绵,不由目瞪口呆。虽然她们不愿承认,可看到二人这么甜蜜,心头依然不免有些羡慕。

赵子龙把这里所有的吃食都点了一份儿,开始品尝起来。

自从他的体质提升,力量壮大之后,食量也跟着变大了许多。与先前相比,此时他的食量足足是以前的两三倍,这令赵子龙暗暗奇怪。

两名闺蜜见状,不禁面面相觑。田甜自然知道他这是在品菜,并试图从中汲取经验,她向闺蜜解释的同时,还不断告诉赵子龙一些快餐的特色吃法。

“这快餐不但突出了一个快字,而且食物的营养搭配、食物味道也基本符合大众化口味,再加上二十四小时营业,怪不得能占领市场呢。”

“特别是这些鸡肉的烹制,外脆里嫩,口感爽滑,吃起来相当不错。再加上冰热饮料的辅助,许多大美女都垂青于这里,连我都开始喜欢这里了。”

经过一番品尝,以及三女的建议,赵子龙缓缓地说出了自己的体会。

听了他的话,三女连连点头,她们的美艳笑容引得他色相魂授。

“你这个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太好色,见了女人便没命了,我真是对你又爱又恨。”田甜白了他一眼,没有好气地说道。

老板要我

“大姐,如果我不好色,我们能坐到一块儿吗?”

听了田甜的话,赵子龙摇头苦笑一声,忍不住叹息着说道。

面对赵子龙的辩解,三女不由笑得花枝乱颤,在打闹之间走出了德克士。

原本田甜和两位闺蜜约好,吃过饭后回家里打斗地主的,可此时赵子龙来了,直令田甜芳心荡漾,意乱情迷,眼看这地主是斗不成了。

看到二人卿卿我我,个头稍矮,穿黄裙子的周芳表示要离开。

高挑女子徐墨却不太愿意,居然提议四个人凑桌麻将,消磨消磨时间。

看到她这么没眼色,周芳悄悄拉了拉她:“他们二人好不容易见个面儿,自然要好好的亲热一番,我们留下似乎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就算她们要办少儿不宜的事情,那至少也得在凌晨以后吧。大不了他们什么时候起电,我们什么时候结束便是。”

“况且睡觉时,他们一间房,我们俩一间房,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倒是她们折腾的时候,最好声音小点儿,别让我们失眠。”徐墨抿着小嘴说道。

看到她说话如此彪悍,周芳的劝阻告以失败。赵子龙自然不好意思拒绝,面嫩的田甜更怕落个见色忘友的罪名,只得带着这两个尾巴一起回家去了。

四个人凑到一起打麻将是小事,可关键是由于天气炎热,她们一进门便换吊带。将完美的身段展露在赵子龙的面前,这令他为之尴尬。

打麻将时,她们三个俱都穿着吊带背心和小短裤,纤纤玉臂在赵子龙的眼前晃来晃去,那修长的美腿更是不时触碰到他,直令赵子龙心思如潮涌。

特别是那个叫徐墨的高挑女子,穿的短裤也着实太短了。那大白腿又长又细,美得冒泡不说,甚至还有几根绒毛不争气地钻出了短裤。

心不在焉,自然要输钱!

现下东阳县的年轻人打麻将,一般都是放炮十块,自摸翻倍。

赵子龙一来疏于学习,牌技不堪;二来心猿意马,暗自销魂;三来也正好想借着机会送她们些人情,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便足足输掉了六百多块。

为此,他被三位女生戏称为霹雳背背!

周芳与徐墨兴奋盎然,还想继续乘胜追击,多宰宰这枚冤大头。可田甜看到赵子龙只出不进,再加上芳心痒痒,则不愿再继续下去了。

由于天色已晚,让两个女孩子单独回家,田甜不太放心,便把周芳与徐墨留了下来。趁着二女在卫生间里洗漱之时,田甜把赵子龙拉到了房间里。

十多天没有见到赵子龙,田甜的心里似乎少了点什么东西,感觉空落落的。她把门反锁好之后,有些迫不及待地扑入了赵子龙的怀里。

她们的房门外,两条妖娆的身影正贴着门,细细地听着里边的动静。

男女污污

先前她们装着去卫生间里洗漱,待赵子龙与田甜迫不及待地进入卧室,反锁好门,开始亲热之后,徐墨与周芳却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前开始偷听。

周芳与徐墨自认为自己的偷听之举神不知鬼不觉,殊不料,她们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赵子龙的耳目。从她们来到门前那一刻起,赵子龙便已经了然于胸。

赵子龙作为这场温柔之战的挑起者,不但主宰整场战争,让田甜得到了快乐,甚至还通过表演,主宰了两位旁观者的情绪,堪称是最大的胜利者!

真可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

哄得田甜睡过去之后,赵子龙穿着短裤,悄悄地来到了卫生间。

他打开淋浴放出热水,开始美美地洗起了澡。他把田甜那香喷喷的沐浴露抹遍全身,直把皮肤洗得光溜溜儿的。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赵子龙听到这个声音,不由为之一呆。

可惜,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一条妖娆的身影便已然冲入了卫生间。

冲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高挑女子徐墨。

她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蓬松着双目,半眯着眼睛。

她冲入卫生间之后,顾若无人地坐到马桶上嘘嘘了起来。

潺潺的流水声在卫生间里回响着,绽放出一股子销魂的味道。一边的赵子龙便如同雕塑般,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半裸美人入厕,面上尽是诧异之色。

如此销魂场面,直令赵子龙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田甜看到纸条,虽然有些失望,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徐墨与周芳得知他离开的消息,内心里感有些依依不舍。

迎着晨风,赵子龙骑着自行车,一路飚回了赵家村。

在他的大力猛蹬之下,电动车被远远地甩到了身后,就连跑到四十迈的摩托,也被他赶超了。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在他的大力折腾下,都快要散架了。

回村后,赵子龙先到鱼塘向老爹报了个到,接着一溜儿小跑到了王医仙的茅屋处。他依然没有看到那条飘逸的身影,只得默默地拿起笤帚清扫屋前的尘埃。

清扫完毕后,他又迎着太阳打了一套太极拳。

他感觉浑身暖融融的,四肢百骸都鼓荡起一股暖流。

他在回村的过程中,随手登上手机微信,看到了貂蝉与张怡的留言。前者的语言依旧犀利,后者的留言里则充满了思念之意。

正当他思索着该怎么回复二人时,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打电话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而且显示的区域是省城。赵子龙略为沉吟之后,拨动滑条接通了电话:“喂,你好,我是赵子龙!”

“子龙,是我……”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清恬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赵子龙不由为之眼前一亮。

男女污污

这个声音便如同月光般恬静,便如同白云般飘逸,好像不是人间的声音,而是天籁之音。它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赵子龙心目中的女神……叶优雅!

她原本清雅、恬静、不食人间烟火,便如同寄居于世间的仙子。可自从下嫁给王以轩之后,她便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快乐,变得郁郁寡欢。

可她自从结识赵子龙之后,却感觉自己的生命里重新燃起了火焰。特别是离别之时,在夕阳照耀下,在碧树的遮蔽中,赵子龙令她尝到了女人的快乐。

分别许久,再度听到她的声音,赵子龙不免感觉有些激动。

“优雅姐,你最近好吗?”赵子龙剧烈地呼吸着,向她询问道。

“我很好,平时作作画,闲瑕逛逛街,生活还算悠闲。”叶优雅笑了笑,轻声问道:“听说你最近又包乡招待所,又搞农家庄园的,忙得不可开交啊?”

“呵呵,我这只不过是瞎闹腾而已,就算再混二十年,也比不上你家的一角。”赵子龙摇了摇头,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苦笑。

“不要灰心,万事开头难,只要你肯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终究会有成功的一天。”叶优雅的劝慰,便如同一阵春风,吹开了赵子龙的心灵。

“我明白,我谢姐姐的鼓励。”赵子龙点了点头说道。

“傻孩子,我不鼓励你鼓励谁?”叶优雅笑了笑,轻声说道:“过段时间,我要回去一趟,到时候定要去你那里吃水果饭,你可要亲手给姐姐做哟?”

“好啊好啊,您回来给我电话,我去接您。”赵子龙闻言不由喜出望外。

“嗯,好的,几个朋友要约我去逛街,我先挂了。”

这时电话里传来了说话声,叶优雅笑了笑,挂掉了电话。

得知叶优雅最近的生活还不错,赵子龙终于放下了心来。正当他还在回味叶优雅那恬淡的声音时,他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这次来电的是老爹,接通电话后说话的却是吴芬。

原来应黎叔的要求,吴芬决定给三个鱼塘配备成年鱼类,以应付农家庄园及乡招待所的需求。这种决策性的事情,自然要他这个当老板的点头。

况且这次买的成年鱼类量大,需要的资金也达到了十几万。

赵子龙匆匆给貂蝉、张怡回复了几句话,加快脚步赶回了鱼塘。

二人确定了配备鱼种儿的数量后,赵子龙直接将采购鱼种的权力转交给了吴芬。看到赵子龙递给自己的银行卡,吴芬不禁有些诧异。

“你……让我单独和基地交易?”吴芬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

“咋,你常年在外面跑,还怕被人拐跑啊?”赵子龙眨了眨眼睛问道。

“谁要我呀,浑身鱼腥味,闻着就想吐。”吴芬白了他一眼,没有好气地叫道:“买这么多鱼,你让我一个人去,就不怕我赚你的钱?”

老板要我

“我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再说了,你是我的亲亲老婆,你用我的钱,那原本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能叫赚呢?”赵子龙撇了撇嘴说道。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听起来还比较顺耳。”吴芬努着红唇,笑眯眯地说道:“这卡里有多少钱,说来听听?”

“具体数字我也不清楚,反正够你买鱼的。”

赵子龙笑了笑,向着吴芬点头说道:“考虑到以后我们要和鱼业基地长久合作,欠款全部付清,鱼款也全付,我想他们应该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折扣。”

“我明白,关于折扣的事情,我会找基地负责人商量的。”吴芬说到这里,目光变得温柔了下来:“子龙,昨夜的事情……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赵子龙闻言怔了怔,有些不解地问道。

“你总共去我家吃了两顿饭,每次都遭遇麻烦。”吴芬努着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人家想晚上补偿你,可家里人却……”

“呵呵,这都是小事情,饭没吃饱不算啥,你没吃到也不算啥,以后这日子长着呢,还怕吃不着啊?”赵子龙坏笑一声,大手在她的身上捏了一把。

“话虽如此,可人家的心里却有些过意不去,再说……人家也确实有些想你了。”吴芬努了努红唇,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嘿嘿,原来是你寂寞了,怪不得这么积极呢。”赵子龙坏笑道。

“讨厌,人家不和你说了。”听了他的话,吴芬没有好气地叫。

就在这时,靳莹莹走了过来,她向吴芬笑了笑,扭头向着赵子龙说道:“子龙啊,黎叔说农家庄园的后期投入,总共花费了四十七万多,要你结一下账。”

“没问题啊,让吴芬拿着卡去刷一下就可以了。”赵子龙点了点头随口说道。

“还有,黎叔说要继续强化农家庄园周围的环境,栽上一些充满香气的大型植物,装些太阳能路灯,再买些鸡鸭鹅兔什么的,强化庄园里的农家气息……”

靳莹莹从黎叔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不但知识方面有所扩充,在组织管理方面更有了长足的进步。此时她与赵子龙说话时,语速也不禁提升了许多。

“没有问题,你安排就是,需要钱的话,直接让吴芬刷卡。”赵子龙点了点头。

“喂喂喂,你不是在撩我们吧?”

吴芬看到赵子龙说话如此豪迈,不由诧异地叫道:“买鱼要十几万,后期投入要四十七万,现在又要买东西,你这张卡里的钱够么?”

“呵呵,你试试不就知道啦?”

赵子龙冲二女耸了耸肩,转身离开了。

赵来财依然坐在塘边钓鱼,钓上来的鱼俱都送到了乡招待所,他只要钓起鱼时的那种胜利喜悦。看到赵子龙过来,他的面上闪过了一丝喜色。

老板要我

这段时间以来,赵来财不需要再干繁重的体力活儿,每天吃好的喝好的,还有时间钓鱼休闲,心情舒畅之下,他整个人都容光焕发,红光满面。

聊天之时,赵来财告诉赵子龙,赵一龙家儿子赵光明已经出来了。他在劳教所里吃了许多苦头,这令他本人变得沉稳了许多。

赵子龙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闻言只是一笑了之。

上午赵子龙陪着赵来财钓鱼,下午他又陪着平叔黎叔喝茶聊天,偶尔逗逗靳莹莹,撩撩吴芬,这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心。

期间赵子龙与张进通了一次话,询问了一下乡招待所的情况。

最近乡招待所那边生意稳定,客源火爆,县里和市里过来消费的人越来越多,订餐电话也十分火爆,他们大多都是冲着食疗谱来的。

现在的人们,生活水平都提高了,兜里有钱了,说话粗气了,可下面却越来越不管用了。男人爱强壮,女人爱丰满,都想在饭桌上吃出自己的理想来。

乡招待所的生意虽然火爆,可暴露出来的问题也不少。

张进经过总结之后,提出了三点建议:第一,鉴于生意火爆,吃饭的场地已然不够用,限制了利润率,所以建议继续扩大规模;

听了张进的汇报之后,赵子龙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之中。

傍晚的时候,赵子龙把赵屠叫了过来!

二人延鱼塘散步,一边欣赏落日余辉,一边聊天。

当赵子龙询问起长风县屠宰场的分布情况时,赵屠顿时来了精神。这是他所熟悉的领域,讲起来口若悬河,唾沫横飞,直令赵子龙听了暗暗点头。

“乡招待所的几套菜谱里,有一道叫做食疗谱,想必你应该知道吧?”看到赵屠如此自信,赵子龙缓缓地点了点头,笑着向他问道。

“我当然知道,听说那道菜是由猪狗羊三鞭爆炒而成,其中还加入了一些类似于海绵体的蔬菜,从而拥有壮阳之能。”赵屠点了点头说道。

“你说的差不多,眼下乡招待所的生意火爆,三鞭不够用了,所以我要你去帮我去筹集。”赵子龙冲着他微微一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可……庄园那边刚训练到一半儿,如果训练无法通过的话,黎叔会取消我们工作资格的。”赵屠闻言,不由苦着脸讷讷地说道。

男女污污 老板要我 小说 皇上龙根受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