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后入小说细致描写 哦~进了

武林大会。

数百年来都没有经历过。这一次算是一件绝对的盛世。

当然,这样的盛会在新闻上没有任何一个字的报道,甚至连旅游名胜武当山,都封山三日,当然理由是做一次全面的封山安全检查,搜寻消防隐患。

清晨。武当金顶。聚集足有两千人。

如果不是亲临现场,恐怕没有人会知道华夏竟有如此多的门派,根据武当的小道士的计算,这一次前来的门派,武馆,家族总共有一百九十家之多。只凭这个数量,早已经超过有史料记载的历届大会。

参加盛会的大部分门派,只来了一两名代表。但是总有传统大派,还是做足了威仪。当然,威仪最重的,便是自古以来最为耀眼的五大派。

东道主武当,发起人少林。同时还有峨眉、崆峒、华山。这几个门派,各自派了三十人来此大会。

当然,作为主要发起人王建忠的声援也不在少数。

王医村同样派来了队伍太上长老亲自带队,王剑参加之外,还有十名王建忠平辈的弟子。同时,冷月颜冰,黑寡妇华蝶,萌萌也都跟在王医村的队伍中,绝对是王建忠的强援。

王建忠却没有在王医村队伍之内,而是一直站在高台之上,陪伴永信禅师和黄鹤真人一袭皂袍,腰缠蟒带,一枚如同浸血的赤红色皮子的玉佩垂在腰间,整个人身材挺拔伟岸,带着一种特别的气势。

哦~进了

除了他们之外,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王建忠左右两个如同丫鬟一般的娇滴滴的小女孩,可实际上,她们才是目前最强的存在,正是小金和小银。

当所有人聚齐,大会还没有开始,却已经听到了一些微词。这些微词自然针对王建忠,在场如此多门派的掌门、长老都在台下空地上立着。但是高台之上,仅有六把椅子,却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生晚辈端坐在左手第二把,这时仅次于少林武当掌门的位置。

这样一来,那些自视甚高的武林中人,便丝毫不掩饰目光中的不满之色,甚至在台上应邀而来的峨眉,华山,崆峒三派掌门,对王建忠和他们并排而坐,都心存腹诽。

当然,少林武当的面子,他们总不好当面反驳,可是他们的一个眼神,就有依附他们门派的人主动出头。

“黄鹤真人,永信禅师。”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直接上前抱拳叫道:“没看错的话,这个后生就是最近名声挺旺的,弄了一万亿美元的王医村的王建忠,不过咱们是武林大会,不是谁有钱谁就说的算的。就算王医村要有人上座,也得是王医村的太上长老,轮不到这么一个小字辈的在上面装相吧!”

黄鹤真人微微一笑,但是声音中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声音:“怎么?道友是对我的安排有意见了?”

“不敢!”那莽汉忙说道,竟然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

不得不说,黄鹤真人虽然内力尽失,但是积威尚在,只是一个眼神,就能逼退一个小派掌门。

这时,坐在最下首的崆峒派掌门却开口道:“黄鹤道友不要动气,我想这位道友也是问出了许多人的疑问,我们虽然知道黄鹤、永信两位一定有自己的道理,不过两位是不是也让我们别这么糊涂。”

这一招以退为进,是逼黄鹤必须要给一个交代。黄鹤微微一笑,说道:“也罢,原本打算和大家等下解释,既然都这么急,就废话少说,直接进入正题!”

说完,黄鹤向永信点了点头,永信做出来一个让黄鹤主持的架势,黄鹤真人才起身,声如洪钟,喊道:“各位武林同道!”

这一声,全场突然无比寂静,两千多人,却落针可闻。

“召开这次武林大会,实属无奈之举。华夏武林已经到了多事之秋,短短半月来,有四十二个门派遭遇强敌,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黄鹤真人说道。

这时,一个小门派有人上前一步,直接抱拳道:“还请黄鹤真人,永信法师为我们武林同道做主,如今武道中落,我们苦苦为继,又遇强敌,我们恳请少林武当登高一呼,统领天下同道共御外敌,而且从今以后,天下武林一家,彼此照拂,也算是美事一桩。”

黄鹤道长压了压手,依旧是那副淡然微笑,说道:“其实,这次大会,也是意在此处,英雄帖我已经说明,这一次希望可以成立武林盟。并且选出盟主一位,长老五位。规矩我也说了,武林盟每五年重新改选,盟主无论任何原因都不可以连任,而且不可以由原盟主同门派人接任,想必这大家都看到了!”

男女后入小说细致描写

“少林、武当高义!规矩订的公平,我们响应!”这时,至少百余门派喊道。在华夏武林,少林武当泰斗之位从没有人撼动。

这时,黄鹤真人微微一笑,道:“今日,我们便先选出盟主之位!盟主,两个要求!一必须有德!二必须有武!武力强弱,容易判断,武林之人,自然是以武会友!至于优胜者是否有德可担任盟主,我黄鹤托大说一句,最后就由少林、武当、峨眉、崆峒、华山五派掌门商议。这样可否?”

众人自然响应,不过也有人直接说道:“不用比了,无论是永信大师还是黄鹤真人,你们二人商量出一个盟主,我们认了!”

这话一出,竟然得到的响应更多。可见两位泰斗在武林中的地位。

黄鹤真人哈哈一笑,说道:“其实我二人的确有心仪之人,但是怕众位不服,所以才做出了这以武会友的决议!既然众位已经提出,我们也不藏拙,我们推举之人就是在做王建忠小友!武的方面,我二人不做评价,但是从德之一说,我二人由心敬佩!虽然我们是武林中人,但也在俗世中都有耳目,王建忠如何,济生堂如何,为华夏做了多少,为百姓谋了多少,大家心知,不需多言!”

此话一出,议论声一片。如果黄鹤真人或者永信禅师任何一个人自己任盟主,一定无人反对,但是王建忠太年轻了,辈分太低了。而且没有人见过王建忠出手,直接就认可,显然难以服众。

别说下面人不服,就连崆峒掌门都不服,毕竟少林武当他们做,崆峒不敢去争,但是去找一个医武世家之人做武林盟主,在他看来,倒不如自己来做。武林中人,其实更重虚名。

想到这里,崆峒掌门说道:“王小友德,我们自然信任,不过有些太过年轻,我觉得在武功浸淫时日尚短,直接任盟主,恐怕有人不服,我看这武,还是比一下比较好,数百年一次的武林盛会,如果没有比武,也显得太无聊了。”

永信大师微微一笑,而后诵了一声佛号说道:“如此甚好。”

黄鹤真人也是笑道:“既然如此,大家自行挑战,毕竟武林之事,还是要靠武功来定,谁认盟主,首先要先技压群雄,如果那人真的是心思狡诈之辈,我五人自会全盘否决。”

这时,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人第一步迈了出来,说道:“总要有人抛砖引玉,八卦门炎武先来试试王小友的高招。”

没等王建忠开口,这时在人群中,一个中年走了出来,脸上带着笑,操着一口浓重的渤海腔调说道:“内个嘛,要四一桑来就样总龙头动叟,内部曾侧轮赞了嘛!渤海迷踪拳,宁真先试吧两场(内什么,要是一上来就总龙头动手,那不成车轮战了吗,渤海迷踪拳,宁真先试两场。”

男女后入小说细致描写

说着,一个身材有些消瘦,短发的宁真直接来到空地之上,先是抱拳对炎武,而后转身向台上施礼,面对王建忠的时候叫了一声总龙头。

对宁真,王建忠自然知道,这是鹏哥的生死兄弟,在青帮地位超然,今天竟然也来碰他的场,王建忠抱拳还了一礼。

武林中人,没有太多废话,说动手直接就动手。

八卦门也算是有名的内家拳的门派,可是面对迷踪宁真的时候,却显得有些占不到任何便宜。宁真脚踩迷踪步,很快逼近八卦门炎武的身前,炎武还没来得及反应,宁真的两指已经点在了炎武的咽喉之上。

从开始到结束,不到两秒。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宁真如果手上发力,炎武恐怕已经脖子被穿出来一个窟窿。

“我输了!”炎武说的很干脆,他根本也不想争这个盟主,本就是抛砖引玉。可却没想到自己输得这么干脆。

宁真抱拳说了一句承让,而后扫视一圈。

“我不为盟主,只是为了亲身试试迷踪拳的玄奥,还请宁先生成全。”这时,一人走了上来,主动抱上了自己的名号,这人竟是华山的少门主。

宁真抱拳应战。这时华山少门主似是有些尴尬,说道:“宁先生可有趁手兵器?华山是剑派,我对宁先生赤手空拳,恐怕不太合适。”

“这四闹的,我的骚火棍子没带,就介么打吧!(这个事闹的,我的烧火棍子没带,就这么打吧!)”

宁真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但是华山少门主却不太愿意。

少门主说的没错,他就是想和迷踪有一个交手的机会,不过最感兴趣的就是迷踪拳中最为玄奥的迷踪剑法。可是宁真没有兵器,那迷踪剑法他就没有机会领略。

这时,王建忠淡淡一笑,从腰间拿出了一把扇子,扔给了宁真,说道:“你先用这个吧。”

宁真结果扇子,掂了掂分量,马上露出了一个欣喜之色,他知道王建忠这把扇子绝非凡品。

王建忠只是微笑,他这扇子是参加国战的时候国家专门为他打造的兵器,相比任何刀剑,都丝毫不逊色,此时借给宁真,也是还宁真一个来为他站台的人情。

这一场,打得场下叫好声连连不断,华山少门主剑法精妙,可宁真却极为诡异。足足打了百余回合,宁真终于输了少门主半招,虽然宁真败了,但是却败得心服口服,毕竟少门主如果硬吃长剑和扇子长度的这点优势,宁真根本不可能撑住这么久,但是少门主却进退有据,没有占丁点便宜,而且没有强行比拼内力,完全是技巧上用华山剑法与迷踪剑法的比斗。

“宁先生承让!”

“小伙子不错!有机会在比划!”宁真说了一句,而后将扇子扔给了王建忠,又向台上几人行李之后,回到了人群中。

哦~进了

此时华山少门主傲然立于场地中央,扫视了一圈,却没有人出来。沉了片刻,少门主直接向台上王建忠抱拳道:“王先生,如果没人,我想请您指点两招。”

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说道:“现在就让健忠动手,有些说不过去吧!”

沿着声音看去,开口的是一脸冷肃的颜冰,不过颜冰似乎并没有要动手的打算,而是直接对王建忠身后的小金指了指:“你上,只要没遇到前辈高人,你不需要退下来,记住不许伤人!”

这完全是一种命令的口吻。但小金却恭敬的对严冰躬身道:“是,夫人!”而后小金身体飘然而起,犹如一只蝴蝶一般,轻盈的落到了赛场中间。

这高台,足有五米,对于武林中人,直接跳下没有任何难度,但是这样翩翩飞落,而且不是靠电视特技吊威亚,足够让这里大部分人心中一惊。

王建忠的丫鬟,竟然已经有如此惊人的轻功。

“这位仙子,虽然我不应该与女人动手,但如今是比武……”华山少门主声音醇厚,进退有据。

小金微微躬身,道:“少门主客气了,奴婢替主人出战,理所应当。”

“还请仙子拿出兵刃。”华山少门主说道。

小金微微蹙眉,更显美艳,而后说道:“还是不要了,夫人不准我伤人,我便不敢动手。这样好了,少门主精通剑术,您便以木剑攻我。三十招内,如果木剑触及我身,便算我败了。如果我侥幸逃过少门主剑术,也只能说我轻功上沾了一点便宜,可绝不说明我武功胜过少门主。”

小金声音极为委婉,不过说出这样的话,却是王建忠心中暗自教给小金。他不想小金太过于惊世骇俗,既然一定要暴露能力,干脆只暴露轻功就好。这样即使一路赢下去,别人也会认为小金仅仅是轻功出众。

少门主听到这样的条件,自然不会拒绝,正要应允。却听台下有人起哄说道:“规矩是没有问题。但是这位姑娘总要给自己限定一个躲避的范围,你的轻功很好,直接跑出百米,那根本就不用比了。”

“没有必要……”少门主开口道,他这点风度自然会有,而且他对自己的轻功也有把握。

不过小金却开口打断了少门主的话,笑道:“是奴家粗心了!”说着,她伸出一个脚尖,在地上

一点,身体犹如圆规一般画了一个圈。

只是这一动,却让在场无数人直接惊呼出声。这里是武当山顶,地面上扑着的都是质地极好的青石板,即使锤子砸下,恐怕也很难碎裂。

但是小金这不动声色的脚尖一滑,地面上却出现了一个半寸多深的凹槽,画出了一个圆形。只凭这一招,小金再说自己只懂轻功,就有些牵强,此时根本无人敢轻视小金。

当然,小金这一手展示也是王建忠默许的,只要小金不拿出自己的惊世骇俗,展示一些能力,总会为自己加分。

哦~进了

“就这个范围吧,只要奴家出去,便是输了!”小金说道。

看着地上的圆圈,直径不过一米。刚刚见过少门主剑术的众人,无不觉得少门主一柄长剑已经泼水不进。他们几乎不相信有人可以在一米范围内,躲避开少门主三十招的攻击。

“这位仙子,没有必要如此!”少门主说道。

小金还是微笑,道:“没有关系。只不过少门主必须要用木剑,如果是真剑,我可要被毁容了。”

少门主只是微笑,随即解开配剑,而后从一个小道士手里接过了一柄桃木剑,行礼后对小金说道:“仙子,我来了!”

三十招,需要多久时间。华山派少门主用长剑告诉了所有人“五秒!”

一个人,身体有多灵活。小银用身法告诉所有人,无限!

只是这五秒时间,足够让所有人窒息。那涟涟剑雨,犹如丝线贯穿。那一道倩影,犹如穿花之蝶。

一面连绵不断,一面片叶不沾。这绝不是一场血腥的比武,而是一支最动人的舞步。

“仙子,我败了!这是我此生至今为止,最叹为观止的一次失败!”少门主双手抱拳,却脸带笑容。“我从没有这么融会贯通过自己的剑术,我已经超常发挥,但依旧无法碰到仙子一丝。”

小金露出一个恬静的笑,说道:“其实如果再多发半招,我一定会败,只是侥幸!”

“没有侥幸,仙子太谦虚了!我只想问仙子,这一套身法可有名字!”少门主说道。

“霓裳!”小金道,“这是主人起的名字,意为在花丛中穿梭的蝴蝶,主人一直说我是最美的蝴蝶。”

别人听着,认为是一种比喻。但是王建忠的确说过这话,却是实话。小金在成为蝴蝶的本体时,的确美的令人窒息,比她人形还要更美。

少门主行过礼之后,退到了台下。这时小金淡淡的说道:“还有哪位青年英豪愿意指点奴家几招,奴家不胜荣幸。奴家不擅兵刃,如果哪位英豪使用兵刃,比试的方法,也可以按照刚刚那样。”

此时,还有谁上去自取其辱?华山少门主的剑术,在年轻一辈绝对称得上翘楚。能和他相比的不过是武当、少林的年轻一辈的最佼佼者,但是他们怎么回去拆王建忠的台。

就在小金准备功成身退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我也不会兵刃,不如姑娘陪我过两招拳脚。”话音落下,一个绝对夸张的大汉走上了台。看着身形至少能顶小金一倍。“铁衣大力神拳,洪广,请姑娘赐教。”

此时,台下无数青年才俊心中已经开始骂起了这洪广不要脸。只凭身子的差别,就已经将小金欺负到无以复加。

不过洪广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归根结底他只是上来吃一下小金的豆腐,这样的美女,打起来总会有身体接触,那种手感想想也让他心中暗爽。当然,他也不敢太过于明显,随即嘿嘿一笑,说道:“我和你直接动手,也显得太没风度,我能不能提一个建议。”

男女后入小说细致描写

“这位先生请讲。”小金说道。别说年轻一辈,就算是台上六人,真打起来,小金都丝毫不惧。

洪广露出了一个看似憨厚,却无比阴损的笑容,说道:“我借用姑娘这个圈,而且就站在里面,任由姑娘攻击,不闪不避。三招之内,只要姑娘能让我退出这个圈,我便输了!”

“好无耻!”这时,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喊道。

这洪广,成名于两点。分别是铁衣和大力。

所谓铁衣,就是身体几乎刀枪不入,抗击打能力强到变态。至于大力则是天生神力加上后天修炼,大到令人咋舌。其实除此之外,他没有什么太大的优势,招法一般,速度奇慢,但是他所提出的条件,则是将自己的优势无限放大。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小金会拒绝的时候,小金却是微微一笑道:“如此最好,免得动手伤和气。既然这样,我就试试了!”

“姑娘爽快!”洪广笑道。说完,他直接站到了圈中,摆起了一副架势。

小金却不急动手,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手帕,搭在自己的手上,似乎是不想直接触碰到洪广一般。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直接发笑,但是洪广的脸色却有些发红,这的确有些丢人。

而后,小金没有从正面动手,然而来到了洪广的侧面,看向了他如同沙包一般的肩头,要知道肩头是最容易发力的地方,想从肩头将人推出,比从身前身后都要难上许多。

“洪广先生,我要试试了。”小金说道。

洪广早已经准备好,说道:“姑娘尽可动手!”

小金露出了一个看似无比纯真的笑容,用盖着手帕的手,轻轻的搭载了洪广粗壮的犹如小金腰肢的肩头位置。

“啊……”

尖叫声突然传来,是从台下发出。

男女后入小说细致描写 哦~进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