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哦哦啊啊嗯嗯好大 小玲和公第八章

“怎么了?”景少皇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上楼的,推开门进去,还没有看清楚房间里面的情况,就一脸着急的开口问道。

米苏欲哭无泪的坐在地上,抬头看着他,“地板上打滑。”

景少皇黑着脸走过去,一把将米苏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到床上,又看了一眼刚才她摔倒的位置,上面很明显的有一滩水迹。

他皱了皱眉头,直接冷声的对着外面暴喝道,“今天是谁负责打扫房间的卫生的?”

莎莎他们听到景少皇的声音全部都过来了。

一个个低着头站在门口也不敢走进去。

景少皇看了米苏一眼,先过去给她检查了一下,发现只是膝盖有点淤青,身上并没有别的伤痕,倒是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屁股上面红了一大片。

米苏委屈的扁着嘴坐在床上,看着景少皇。

景少皇被她这个眼神弄的整个人都淡定不下来了,黑着脸就走出了房间。

那一天景家上下的佣人都被景少皇逐一的批评了一顿,而且景少皇已经很明确的说了,以后谁要是在工作的时候再敢粗心大意,让米苏受半点的伤,那她以后就别想在这个家里出现了,也别想在A市出现了。

所有人都被景少皇狠狠的教训过了,到他回到房间的时候,米苏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房间里面的温度明显有点低。

景少皇皱了皱眉头,才看了一下房间里面的空调温度,发现温度居然被米苏偷偷的调到了二十度。

哦哦哦啊啊嗯嗯好大

有些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景少皇觉得米苏现在就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得,居然还跟他玩这个。

默默地把空调的温度往上调,到二十六度的时候,景少皇顿了顿,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往上调了。

这个温度应该算是刚刚好的,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热。

过去给米苏把被子盖好,景少皇才转身去了隔壁的书房工作去了。

难得周末,他基本上到了周末都会推掉所有的约会在家里陪着米苏。

景帝国事物繁忙,他并不能每天都在家里陪米苏,不过每天不管应酬多少,他都会在晚上十点之前就回到家里。

“景先生,今天孩子就真正的满月了,今天要带孩子和米苏一起到医院去做检查,需要提前跟医院那边预约医生和时间吗?”莎莎看了一眼备忘录,虽然有些害怕单独面对景少皇,不过还是去问了一下他的意见。

景少皇闻言有些意外的看了莎莎一眼,“是今天满月?”

“恩,是的。”莎莎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今天什么都没有安排。”景少皇皱了皱眉头,才拿起手机,给丁诺打电话。

莎莎有些不解的看着景少皇,“景先生,今天只需要带孩子和米苏回去医院做一下身体检查就好了,并不需要安排什么。”

“你不懂,你先出去安排吧,一会儿让海叔过来,带米苏和孩子过去医院检查。”景少皇只是摆摆手示意莎莎出去。

“先生不陪米苏一起去医院吗?”莎莎却并没有离开,而是有些不解的问景少皇。

“让你去你就去!”景少皇有些不悦的开口呵斥了一句。

莎莎马上就闭嘴出去安排车和司机去了,半句话都不敢说。

丁诺的电话隔了好久才终于被接了起来,他疲惫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boss,那么早打电话过来有什么吩咐?”

“今天孩子满月。”景少皇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一听到景少皇的话,丁诺马上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什么?今天两个孩子满月?”

“恩。”景少皇自己也是忙得有点晕了,根本就没有记住这么一件事情,他倒是记得今天是米苏月子的最后一天,却偏偏忘记了这也相当于是两个孩子要满月了。

“需要宴请些什么客人?我现在马上就去安排,今晚满月酒肯定就可以准备好。”丁诺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跑过去隔壁书房开电脑去了。

景少皇想了想,才将宴会的客人名单跟丁诺一一的说了。

米苏被莎莎从床上挖起来的时候还一脸的迷茫的看了她一眼,呆愣愣的问道,“怎么那么早?”

“米苏,你真的是睡迷糊了,今天出月子了,孩子也满月了。你忘记出院的时候医生跟你说,满月的时候要带孩子去医院做一个身体检查吗?”莎莎有些无奈的看着米苏,不怪景少皇都忘记今天孩子满月了,米苏这个当妈的都没有半点感觉。

哦哦哦啊啊嗯嗯好大

米苏听完了莎莎的话还愣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对哦,今天孩子满月了,我怎么都不记得了。快快快,我们现在就出发。”

米苏说着就直接掀开被子下床了。

她的脚才刚刚落地,景少皇的声音就在一旁响了起来,“不是跟你说了,不能赤脚踩在地上吗?”

米苏被冷不防传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脚都吓得缩了回去。

一抬头就看到景少皇就站在房间和书房之间开的那个门门口。

拍了拍胸口,米苏忍不住的抱怨道,“你怎么那么神出鬼没啊?一点声音都没有,下次出现知道先打个招呼,不然你进来之前先敲门也可以。”

景少皇看着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情居然还敢那么理直气壮的指责自己的女人,“坐在床上,我给你找衣服。”

米苏吐了吐舌头,又看了莎莎一眼,才开口说道,“莎莎,你过去给安然和安阳换衣服,一会儿准备好了我就过去。”

莎莎闻言点了点头,赶紧的转身跑出去了。

景少皇给米苏找好了衣服,长袖长裤,连冬天用的帽子都给她找出来了,看得米苏一头黑线。

“我说亲爱的,你能不能别闹?这大热天的,你给我找那么厚的衣服,是想焐死我吗?”看着景少皇丢过来的衣服,米苏忍不住想哭了。

景少皇顿了顿,回头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你现在还不能吹风。”

“这不都已经出月子了吗?”米苏不服气的回嘴。

景少皇却只是淡淡的说道,“按照坐月子的正确说法,是要坐足四十五天,你现在才三十天,还有十五天。”

“靠!那么大逆不道的话到底是谁说的?你让他给我出来,我保证不会打死他的!”米苏听到景少皇说自己还要被虐十五天,整个人都从床上跳了起来了,手里的衣服一摔,就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景少皇黑着脸看了她一眼,“你是要自己动手换,还是我来动手帮你换?”

米苏闻言嘴角狠狠的抽了抽,看了景少皇一眼,才嘿嘿的一笑,“那个,你来给我换,我一点都不介意。”

景少皇眯着眼看着笑得贼兮兮的米苏,才弯下腰去,将被米苏丢在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走到床边,直接把站起来的米苏拽了下来,按着她就开始扒衣服。

“喂喂喂,你来真的啊?”见景少皇居然真的动手,三两下就把自己的衣服给扒了,米苏忍不住一脸诧异的大叫了起来。

景少皇白了她一眼,“你觉得有开玩笑的必要?”

“似乎是没有。”米苏摇了摇头,很老实很诚恳的回答。

她说话之间,景少皇已经把她扒了个精光。

米苏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肚子,刚刚生完了孩子一个月,身材可还没有彻底的恢复,肚子上面还有一坨软趴趴丑兮兮的肉呢,她可不想让景少皇看到那么丑的她。

哦哦哦啊啊嗯嗯好大

景少皇却只是一脸嫌弃的看了她一眼,“你身上还有什么我是没有看过的?手拿开。”

米苏扁扁嘴,看了景少皇一眼,忍不住不满的嘟囔道,“真是不公平,我身上你哪里都看过了,你身上我还没有看过呢。”

景少皇听到米苏这一句分明是吐槽的话,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才凉凉的看了米苏一眼,问道,“你想看?”

“恩恩。想看!”米苏一路认真的点了点头,双眼亮晶晶带着满眼期待的看着景少皇。

“去医院回来,晚上给你看,让你看个够。”景少皇被米苏的眼神看得浑身都火辣辣的,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好像被火烧了一般,估计又红了。

米苏看着透过景少皇发间露出来的那一点红,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厉害了,整个人都倒在了床上,抱着肚子疯了似得。

景少皇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抬手就在米苏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老实点!要闹先把衣服穿上,一会儿着凉了有你好受的!”

米苏笑着爬了起来,乖乖地伸手让景少皇给她穿衣服,这种被人当成女王一样伺候的感觉,米苏说句心里话,还是觉得挺爽的。

景少皇给米苏把衣服穿好了以后,又给她把头发整理了一下,才戴上了帽子。

虽然米苏嫌弃的要死,不过在景少皇的面前她可不敢造次,老老实实的任由他把自己武装得严严实实的,就差没拿个围巾帮她把脖子也包起来了。

到米苏收拾好了以后,莎莎也给安然和安阳换好了衣服,用抱被包着,等着米苏过来了。

因为米苏太不老实了,换衣服的时间稍微的长了一点。

到米苏准备好了过去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又饿了。

在家里又折腾了半小时,一行人才终于出发前往医院了。

路上孩子又吃了一顿,米苏都忍不住笑着说他们是小猪了,那么能吃能睡的,才一个月的时间,就长了快五斤了。

“少皇,你说孩子这样会不会长得太快了啊?现在才一个月,他们都快十斤了。”米苏伸出手指,在安阳那肉嘟嘟的小脸上戳了戳,才转头问坐在边上的景少皇。

景少皇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怀里睡得安稳的安然,笑了笑,“没事,胖点好。”

“一眨眼他们都满月了。”米苏忍不住有些感叹。

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转眼她跟景少皇一起生活了也快一个月了,感觉就好像做梦一样,到现在她都觉得自己肯定还没有醒过来,不然的话,为什么不久之前在京城还嫌弃自己的男人,怎么转眼又对自己那么好?

哦哦哦啊啊嗯嗯好大 小玲和公第八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