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嗯嗯啊啊啊啊嗯 欲望乡村h

漫长的夜,就在众人各怀鬼胎中过去。

上班族们,也都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安成泽领着曲雅到公司里,意外地看到,昨天才出现在公司里的人,今天竟然全部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

“阿泽,你过来。”安母首先开口。

“嗯。”安成泽淡淡地应着,阻止曲雅继续前进的步伐,取了一份合同交给她:“你先出去联系这个单子的负责人,今天,我陪你谈合同。”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

大家都不敢相信,素来冷漠,不愿意与人多说话的安成泽,竟然会主动提出要陪女人出去谈单子。

“好。”曲雅接过单子,看也没看其他人,就直接出去。

她的反应,无疑是让那些人的怒火,茂盛到极点!

安成泽对她好,她居然不说谢谢,反倒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态度!

天呐!

“我们今天叫你过来,只是想让你看看,曲雅的真面目!”跟儿子作对那么多次,安母也算是摸清了孩子的脾气,知道来硬的他根本不会听,就改为平常的语气。

真面目?

安成泽不觉得,他们手中掌握的信息,会是他所没见过的。

被他那不相信的姿态气住,安父直接把钻戒丢到地上:“看看,这是什么!”

这不是前些天,才被他丢的戒指吗?

安成泽并没有发现异样,便满不在乎地开口问:“你们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看戒指?”

欲望乡村h

就这小东西,也至于让他们这么兴师动众?

“你老婆把你送给她的戒指,卖给了别人!”安父低声吼道,想让他发现这其中的严重性,他又强调了下价钱:“将近两千万!”

卖多少钱,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记得这小东西,是被他亲手丢掉的。

安成泽冷冽地问:“卖?”

“是啊!你爱的老婆,根本不珍惜你送的东西!”安父愤怒而又觉得无比的可笑。

安成泽不紧不慢地解释道:“事实是,东西是我随手扔的。”

安父以为他是下定决心要维护曲雅,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拉到自己的身上,顿时气不打一出来:“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不知悔改?”

安母怕他两父子闹僵,立马从中间当调解人:“孩子啊,我跟你爸是为了你着想,你就不能擦亮眼睛看看,你媳妇的真面目吗?”

他说的是实话,他们都不愿意相信,那他也没有必要在解释。

爱误解?

那就让他们尽情的误会,反正,他们对曲雅的印象,从没好过。他也不介意当个为爱昏庸的总裁。

安成泽冷淡地说:“不能!”

“你个孽子!”安父气得捂住胸口,他居然纵容曲雅到了这个地步,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安成泽可没有时间,陪着父亲浪费:“没事的话,我先出去陪她谈合同。”

“把曲雅喊进来!”既然安成泽听不进去意见,那他就只能从曲雅那边下手。不管出多少钱,他一定要把哪个吸血鬼赶走!

安父已然掩饰不住自己的愤怒。

这个公司,是他要留给那个儿子的,所以,他不允许安成泽和曲雅无止尽的挥霍他那个儿子的资产。

“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跟我说。”安成泽漠然地瞥着他。

“跟你说,你听吗?”安父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暴脾气:“照你们两个这样的花钱进度,估计要不了几个月,整个公司都要被你们卖掉!”

“她花的是我的钱。”安成泽承认,公司是安父的,但是,他为公司辛苦这么多年,难道都是打白工?

“你的钱,还不是安家的钱!”安父暴怒地说。

“所以我就该白白地为公司工作,不要一分一毛钱的报酬?”安成泽面冷如霜地问,清冷的语气,透漏着疏离:“最好是手上一点钱都没有,爸才开心是吗?”

安父火冒三丈地问:“哦?你的意思是你赚的钱,都要你自己捏着,也不管家里人死活了是吗?”

安母也不满意安成泽说的话:“儿子大了,养父母不是应该的吗?”

“我在公司里,赚的大部分钱都在你们手上。”安成泽平静地阐述道:“现在,你们却反过来指责我不管你们?”

安母语塞,刚才,她好像过分地顺着安父的思想走了。

“那你最近花钱也太大!”安父不肯在孩子的面前低头,就立马找了借口反驳。

欲望乡村h

哼。

动不动就几千万地往外甩,安家就算是再有钱,也经不住他们这么花!

“父亲在说这些话之前,最好学会以身作则。”安成泽双手按在办公桌上,深深微微地向前倾。准确地从安父的眸中捕捉到类似于恐慌的情绪,才嗤笑一声退开。

等到他出了办公室。

安父在里面,喘着粗气,骂骂咧咧地说:“这个混小子,也不好好看看,是谁把他培养到这个地步的。去,把曲雅喊进来!”

安成泽不想让他们跟曲雅谈话,他偏要把曲雅赶走!

只是,安母刚跑到门口,就看到安成泽拉着曲雅快步离开的背影。

“阿泽!”安母小跑着追了上去,挡在两人的面前说:“你爸想跟曲雅说两句话。”

安成泽戒备地把曲雅护在身后:“两句?”

母亲当他不理解父亲是什么样的人?

“哎!”安母为难地说:“让他跟曲雅谈两句话,又不会少块肉!”

“会恶心的吃不下饭。”安成泽面无表情地说。

安母闻言,不敢相信地问:“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的父亲?”

现在还维护他?

安成泽在心中冷笑两声,不知道,她得知父亲早就计划好的未来是和另外的那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在一起,根本没有她时,会作何感想。

“不就是想跟我说话嘛,我去!”曲雅松开安成泽的胳膊。

为了这种问题争吵,未免也太不划算了。

“应对不过来,就打电话给我。”安成泽见她答应,才放开她,目送着她跟母亲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

安父仍然保持着那样的坐姿,看到曲雅进来,嘲讽地说:“想不到,你不仅长得好看,还很有心眼。居然能够让我儿子心甘情愿地为你花钱,我是不是该夸你呢?”

啧啧。

他们把她喊进来,就是满嘴放炮地想攻击她吗?

只可惜,在这方面,她从来都没输过。

曲雅当做没有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笑眯眯地说:“夸我就不用了,直接说正事呗!”

安父气的脑子当时就哄了起来,他是在损她,可她却死皮赖脸地说的那叫什么话:“离开我儿子!”

“这句话你都说多少遍了?”曲雅好笑地反问,每次换来的都是一样的答案,真亏他还能说得出口!

“你嫁给我儿子,不就是为了钱吗?说,你到底要多少才能离开我儿子?三千万,四千万?”安父真的是一点都不想看到这个女人!

“我不要钱。”曲雅觉得留在这里,气气那些自以为是的人,还是挺爽的。

更何况,她跟安成泽的合约还没有到期,她有义务继续履行自己的之人。

“不要钱?”安父重重地掂着桌面:“看看这个!”

那颗据说很值钱的戒指?

曲雅不知道他们把这个东西摆在安成泽的办公桌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联系着安父说的上下文,她大概能够猜出来。

欲望乡村h

也懒得否认,她直接说:“你认为,戒指是我卖掉的?”

“不是你,还能是谁?”安父理所当然地反问:“我那个傻儿子还为你辩护,说戒指是他丢的!被美色迷惑的他,对得起我这么多年的培养吗?”

曲雅懒得跟他们戒指,便直接默认:“既然他这么纵容我,那我岂不是更没有离开他的理由?”

他们说她爱钱,在他们眼中,安成泽是个舍得为她花钱的冤大头,还很专情,她要是主动离开他,岂不是会显得很蠢?

“只要你能离开安成泽,我愿意给你一亿,现金!”先把钱给她,等到安成泽看到她的真面目后,他在找个借口把钱拿回来!

安父威胁地说:“如果你不愿意,那以后你将不会从他身上得到半分钱。”

曲雅耸耸肩:“无所谓。”

毕竟安成泽该给她的钱从一开始都跟她算清了。

“那咱们走着瞧!”不是说你不爱钱么?那等到安成泽没钱之后,我看你能跟他到几时!安父拍着桌子站起来。

“慢着。”冤枉了她就想走,他们真当她好欺负?

曲雅从杂物柜里取出一把锤子,放在办公桌上:“你们不是觉得我爱钱,想让我离开安成泽吗?”

“你想干什么?”安母戒备地问,莫非是想用暴力让他们两个屈服?

“据说钻石是锤不碎的。”曲雅拎着锤子,作势要去锤那个价值不菲的钻石:“假如这真的是我那枚戒指,我就离开安成泽。可如果不是,我要你们两个向我道歉。”

因为不确定安成泽到底会不会丢了那枚戒指,所以,她特意找人仿制了枚真爱之心。

这也是她那天看安成泽丢掉戒指,没有捡回来的理由。

“好!”安父在过来之前,已经再三地向范萌萌确认,而且还找了多位专家确认,可大家的答案都是,这戒指,就是安成泽当初为范萌萌带上的真爱之心!

他没有想到,向来聪明的曲雅,竟然会在这种问题上犯糊涂,顿时有些庆幸。

哼。

死女人,锤了钻石就赶紧从安成泽的身边滚开吧!

“我听说,只要角度和力度都对的话,真钻石也能被锤碎呢。”曲雅抬高的手臂,重重地落在桌子上!

“哐当!”

傻吧!

真正的钻石,不管用什么角度和用多大的力度,都丝毫不会损害它半分!不然,钻石的价格也不会被炒到这么高!

曲雅笑眯眯地看着他:“想到我待会儿,要离开安成泽,你们是不是特别开心?”

安母迫不及待地跟他解释着刚才发生的事,说着,脸上还露出很得意的表情。

曲雅不是答应了要帮他的吗?

那她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时候离开他,而且用的还是这种根本不可能赢的理由。

安成泽非常的不能理解,只能远远地看着她。

欲望乡村h

曲雅淡定地跟他对视,然后缓缓地把锤子拿起来。

其他三人不敢相信地盯着桌面上仍旧完好无损的戒指,都不懂曲雅为何会忽然犯蠢。

“哦,没破?”

难道,这枚戒指是真的?

曲雅不淡定地把已经变形了的戒指环捏出来,让包裹着钻戒的地方头朝下,轻轻一抖。

安父望见根本没有任何变化的钻机啊,重重地哼了声:“现在你该履行你的诺言,离开我儿子了吧?”

安母也连忙应和:“你要是聪明点的话,就赶紧走,不然,就别怪我们无情!”

“爸妈。”安成泽正准备维护曲雅。

然而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曲雅手中拿着的那枚戒指里的钻石,居然真的化为了碎块,落在地上,间或夹着白色的粉末。

这,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价值几千万而且号称最坚硬的石头啊!

怎么可能就那么轻易的,被砸碎了?

难道说,这真是假的?那它又是怎么通过的检测?

安父和安母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曲雅满意地望着他们两个人的反应,眉毛微抬,流露出得意的表情,不怀好意地望着安母和安父,笑眯眯地问:“你们两个应该没有忘记和我的赌约吧?”

同时,偷偷地朝安成泽勾了勾手指。

安成泽紧绷的神经刹那间软化下来,他面无表情地走到她的身后,不动声色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不争气的儿子!

居然被这个女人迷得连爹妈都不认了!

安父气恼,但很快地就从那小两口有意无意的针对中镇定下来,他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道:“不把真的戒指拿出来,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把那枚戒指卖了?”

“戒指拿出来,你就道歉?”曲雅咄咄逼人地问。

“一天之内。”安父可没打算真跟她说对不起。

“十分钟就可以了。”当初她把戒指摘下来,又不想直接递给安成泽,就直接把东西放放在抽屉里。

曲雅当着安父的面,拉开抽屉拿出红色的戒指盒,打开,丢到他们的桌子上,翘起唇角得意地问:“不知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跟我道歉呢?”

跟晚辈道歉?

还不够她丢人的呢!

安母想好要怎么处理,直接把戒指盒合上说:“谁知道这枚戒指是不是伪造的。”

“锤子在这里。”曲雅把锤子往前推了推。

安母早就想好了应对措施,此刻,她也能不慌不忙地应对:“假如这枚戒指是真的,用那么大的锤子,捶上那么一下,指环肯定会被破坏。戒指也就会失去本身的价值,那是真是假还重要吗?”

验不出来真假,那赌约,就不成立了。

“堂堂安氏集团的总裁和总裁夫人,明明都已经输了,却找借口让打赌竟然不作数?”曲雅嗤笑了两声,漂亮的眼睛里面满是瞧不起的轻视:“那平时说话允诺别人的,岂不是更不会遵守了?”

嗯嗯啊啊啊啊嗯

“放肆!”安父重重地拍着桌子站起来:“什么时候轮到你对长辈评头论足了?”

“安家人颠倒是非的本事,果然非同凡响。”曲雅耸耸肩,毫不顾忌地说:“明明是你输了,应该向我道歉,说着说着又成了我的错。既然你觉得打赌是错的,那你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跟我赌。”

她的话说得虽然没错,但是落在安父安母的耳朵里,却成了讽刺。

安父气得两眼通红,恨不得直接弄死这贱女人!

安母没有忍住,直接咬着牙槽恶狠狠地说:“阿泽,也不好好管管你的老婆!”

“管她,好让你们欺负她吗?”安成泽并不觉得曲雅做得是错的,而且,她这次的做法,还让他很满意。

安母不敢相信地问:“你!”

亲生儿子居然吃里扒外,帮一个外人!

安成泽收回鄙夷的视线,胳膊随意地搭在曲雅的肩膀上,漫不经心地带着她往外走:“我早就告诉过你,不用跟他们讲道理。”

都要走了,还不忘嘲讽他们两句!

安父火冒三丈地说:“都是你养的好儿子!”

安母不服输地反讽:“呦,孩子你没管过还有理了?”

“……”

门关上的瞬间,里面的吵架声也被隔断。

两人的恩爱模式也自动取消。

安成泽松开曲雅问:“合同的负责人,你联系好了么?”

那毫不动容的态度,没有波动的语气,就仿佛刚才父母的对峙,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一场普通的谈话那样。

“嗯,在青岚KTV,时间是下午六点。”曲雅犹豫着,还是抬起了头,疑惑地看着他:“你为什么不指责我对你的父母不尊敬,也不责怪我自作主张?”

开始她一直都是被动的,等他们欺负她,她才反击。

这次主动找了他父母的事,他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我娶你的目的,不就是让你得罪他们的吗?”安成泽脚步顿了下,冷若冰霜的眸子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光芒:“要温柔的,我何必找上你?”

在没有相处之前,他对他的印象确实是,浑身长满刺的刺猬,看到不顺眼的人都要扎那么一两下。

他也承认,当初确实是因为这一点才找上的她。

安成泽说完,想到了什么般,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我并不觉得你有不对的地方。”

曲雅明显地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

这样他都能忍的话,那她以后在处理这些事的时候,也能更大胆些。

“过来。”安成泽面无表情地朝她伸出手臂。

曲雅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不由得怔了下,反应过来他只是打算秀恩爱。了然的同时,明亮的眸中浮现一抹笑意,接着抿唇挽住他的胳膊。

安成泽怕她跟不上,故意放慢了脚步:“我带你去个地方。”

宝贝

曲雅点点头:“好。”

她本以为安成泽要带着她去见朋友,或者是去喝茶打发时间,哪想到安成泽竟然把她带到了专卖衣服的商场里。

曲雅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些颜色不一,款式,造型都很独特,不用看价格都知道很贵的衣服,无语地问:“你带我到这里来干嘛?”

安成泽没有表情的脸上,冒出疑惑的表情:“女人生气不都喜欢买吗?”

“啊?”曲雅愣愣地反问,生气?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生气了?

安成泽漠然地提醒:“刚才,在办公室里。”

原来是误以为她不高兴,所以才带着她过来散散火气的?

曲雅明白过来这一点,忍不住笑出了声,怕他会把她的解释当成是在开玩笑,她刻意收起笑容,板着脸认真地解释:“首先,我没有在生气;其次,我喜欢的发泄方式也不是这种。”

哎。

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安成泽是个这么有趣的人呢?

曲雅说完,情不自禁地笑起来,再度挽住身畔人的胳膊,轻快地开口:“走吧。”

安成泽企图让对方知道,不逛街的话,他们会很无聊:“下午咱们两个都不用工作。”

曲雅的眸子猛地亮了起来:“正好回家睡觉。”

安成泽正要说出自己精心准备的计划,就被她的话打断,语塞了好大一会儿,还是面无表情地说:“好。”

于是,一下午的时间就被曲雅睡了过去。

下午,六点。

安成泽带着曲雅抵达青岚酒吧,走进陈浩瀚定的包间,意外地看着出现在房间里的其他人,最终还是选择先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坐到自己的专属位置上,曲雅坐在他的旁边。

两人刚落座,长相猥琐的男人便迫不及待地问:“安总,这位是?”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两眼放光地看着安成泽,等待他的答案。

这不能怪他们太色,实在是这个女人长得太漂亮,简直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我老婆。”安成泽平静地开口,向后一仰,直接靠在沙发上。同时冷冰冰地环顾四周,冰冷的眸中满是不屑的气息:“你们有意见?”

宝贝 嗯嗯啊啊啊啊嗯 欲望乡村h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