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校花的小黄文 将军吸着奶头含着

话音落下,严义便一个箭步冲到张扬身前,不过他并没有马上进攻,而是步伐轻盈的围绕着张扬转。

在外人看来,严义只是在随意的转动,可只有他知道,他的每一步都是有严格要求的。

咏春拳的步伐包括四平马,三字马,追马,跪马等,遇到不同的对手,使用不同的步伐。

张扬面前的严义显得很冷静,不急于进攻,是因为他在观察和寻找张扬的弱点,练习咏春拳,不仅仅学的是拳法,更主要的是这一套科学的系统。

咏春讲究的是专注,尽快制服对手,以此把自己的损伤降到最低,这就要求习武者能够找到对手的弱点。

严义就这样左三圈右三圈的围绕着张扬绕着,下一秒,瞳孔猛然收缩的他,向前大跨一步,握紧拳头的右手,猛的打向张扬心脏位置。

张扬整个身体以右脚为支点,向右猛的侧身,躲闪的同时,他还不忘伸出左手,想要接住严义这一拳。

可看似随意,软绵绵的一拳,在接触到张扬的手掌时,那力量如决了堤的洪水一样横冲直撞,击中掌心,张扬微微吃痛,向后退了两步。

这就是咏春拳的寸劲。

所谓寸劲,就是指距离攻击目标很近,或者动作即将完成的瞬间,才突然加速收缩肌肉发出的短促,刚脆的爆发力量。

此时的张扬,手臂有些发麻,对于眼前的严义,他不由多看了几眼,对咏春拳,又有了新的认识和了解。

将军吸着奶头含着

看到张扬吃了亏,霍天磊那悬着的心,也彻底踏实了,张扬果然不是严义的对手,看来他赌对了,今天的张扬,插翅难逃!

占据优势的严义,脸上也写满了得意,只见他在张扬面前蹦蹦跳跳,并且还学着李小龙的招牌动作,用蔑视的眼神望着对手,然后抬手抹着鼻子。

严义见张扬楞在原地不说话,他脸上满是不屑,甚至还有一些嘲讽,“怎么,仅仅一个回合就害怕了?不过我很遗憾的告诉你,现在害怕,已经晚了!”

对于严义的挑衅,张扬轻轻摇头,“你就只有这点能耐吗?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该轮到我了!”

张扬兰庭信步般的来到严义面前,双手握拳,就像拳击运动员出拳一样,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每一拳都是纯粹的力量。

从小习武的严义,实战经验已经很丰富了,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对手,在他心中,像张扬这种进攻,是最低级的,同样也是最无用的。

因为在他看来,武术是要讲究策略和套路的,而张扬这种进攻,就是没有任何套路可言,甚至可以理解成门外汉!

“你就想用这个打败我?”严义不屑的噘嘴,一脸蔑视的摇头,随后便信心满满的迎了上去。

当他靠近张扬时,他才意识到,这一切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当他挡住第一拳后,张扬的第二拳接踵而至,反复如此,在极短的时间里,张扬足足打出了十几拳,而且每一拳不仅速度快,而且力量都很大,并没有因为出拳多了,力量减弱。

前两拳,严义还能轻松抵挡,可从第三拳开始,他虽然也能应付,但他的表情就显得格外吃力,先不说速度上能否跟的上,单是抵挡张扬拳头的双手,早已被张扬的拳头震的发麻,甚至都快没知觉了……

越到后面,严义越显得被动,到了第六七拳时,严义的防御,彻底被张扬攻破,张扬左一拳右一拳,每拳都结结实实的打在严义的脸上。

当张扬收手时,严义的脸,已经肿的老高,直接被打成了猪头,他两条腿有些踉跄,整个人就像喝醉了一样,摇摇晃晃,随时都有瘫倒在地的可能。

即便如此,他那双眼,依然直直的盯着张扬,只不过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如此狼狈的输给一个无名小卒!

他可是咏春严家最有实力和潜力的晚辈,就算是在武术界,也是有名有号的!可今天他却败了,而且败的还是如此的直接……

此时的张扬,双手背在身后,如一代宗师般站在严义面前,很失望的摇了摇头,如长者点评晚辈一样,“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输吗?”

严义并没说话,张扬也不动声色的接着说道:“你不仅输在了心态上,而且还输在武道上!华夏武术,源远流长,这是老前辈留给我们的魁宝!”

我和校花的小黄文

“这是这么好的东西,却被你们浮躁和充满杀气的心毁了!”

说到这里,张扬显得很惋惜的摇了摇头,“当初老祖宗把武术传给我们,并不是让我们习武之人用来横行霸道做坏事的,更不是铲除异己,强调自我的途径!是想让我们强身健体,积极向上,用心去领悟和追求无上武道的。”

站在身旁的霍天磊,哪里还有心思听张扬说的话,现在的他,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位置,随时都有跳出来的可能,严义的惨败,是他完全没想到的……

他现在思考的是,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严义自然不赞同张扬的话,但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底气和张扬硬碰硬,为了活命,他低下了高傲的头,用模糊不清的话语小声道歉道:“对不起,之前是我们的不对!”

虽然说着道歉的话,但严义的内心,并没有真正忏悔的心,恰恰相反,对张扬的恨,已经深入骨髓,他甚至在心中暗自发誓,这个仇,一定要报!

对不起?

听到这三个字,张扬笑了,一边笑,一边摇着头,“说声对不起,就完了?”

“如果说道歉有用的话,那在国家的刑法中,为什么还会有死刑这么一说呢?”

“你想干什么?”霍天磊和严义听到后,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

“你们不是想要郭大少的命吗?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嘛!我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听到张扬的话,霍天磊和严义两人的表情,别提有多夸张,就好像听到国足夺得世界杯冠军一样惊讶。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张扬的意思是……想要他们两人的命?

“你想要我们的命?”严义也顾不了脸上的疼痛,大声问道。

张扬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点头,“没错!”

“要我们的命?哈哈哈……”严义不怒反笑,“你知道吗?这是我听到过最搞笑的笑话了,难道你没听说过严家和霍家?要是我们死了,你觉得我们两家能放过你?”

“老子就站在这里,我倒是想看看,你动我一根汗毛试试!”说到最后,严义龇牙咧嘴,面目狰狞,一字一顿的说着威胁张扬的话语。

话音落下,张扬没有任何犹豫,眼睛也没眨一下,抬起拳头就朝着严义的面门砸去,一拳接着一拳的打着,每一拳都是那么的用力。

十几拳过后,倒在地上的严义的脸,早已血肉模糊,完全无法从容貌认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是严义……

咏春严家,最有天赋和前途的晚辈严义,就这样被张扬活活打死……

手段是那么的血腥,过程是那么的残忍!看的霍天磊和郭益琪都眉头紧锁,面色煞白。

双手满是鲜血的张扬,看起来格外恐怖,此时的他,缓缓转身,直视着霍天磊。

将军吸着奶头含着

张扬哪怕只是看了他一眼,霍天磊便两腿发软,差点瘫坐在地上。

张扬并没有给霍天磊说话的机会,用同样的方式,取了他的性命。

短短时间里,张扬跟两个大家族结仇,不过仔细想想,他做的有错吗?难道出身大家族,就能为所欲为,欺负别人了?

张扬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罢了!

至于得罪了八极霍家和咏春严家,以后再说吧!

之前顾老一直在提醒张扬,南咏春北八极东形意西六合,这四个最厉害的家族,尽量不要招惹,可武林大会还没开始,张扬就得罪了两个,要是顾老知道后,会不会被活生生的气死?

“兄弟,这……会不会太冲动了一点……”站在一旁的郭益琪,依旧没缓过劲来,伸手指了指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霍天磊和严义,结结巴巴的说道。

作为京城四大少之一的郭益琪,各种大场面也都见识过,可是像张扬如此血腥的手段,他还真是第一次见,使得他都看傻了眼!

张扬倒是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那淡定自若的表情,就好像他打死的不是两个出生名门贵族的大人物,而是捏死了两只蚂蚁,不足挂齿。

“这就是打我兄弟主意的后果!”张扬看了郭益琪一眼,抬手拍了拍他的肩,“兄弟,放心吧,不管有什么后果,我一个人承担!”

听完这番话,郭益琪如梦初醒,责怪般的看了看张扬,一个劲的摆手,“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郭益琪是那种人吗?我只是没想到王立峰居然会买通他们来对付自己,既然他不依不饶,那我也该好好陪他玩玩了。”

关于这件事情,郭益琪和张扬聊了很久,直到晚上,张扬才离开郭益琪的酒店。

回到家中的张扬,聚精会神的修炼天玄诀,他不想浪费哪怕一秒钟的时间。

张扬只是随便看了几眼后,便把试卷放到抽屉中,随后便拿出复习资料,开始复习。

对于张扬而言,这两张试卷,的确没有什么可分析的,因为不管是理综还是英语,他考的都是满分,在他看来,既然没有挑战性了,那就没必要浪费时间了。

同学们陆陆续续来到教室,原本安静的教室,顿时变得热闹起来,大家都在谈论着分数的事情,完全没有心思复习功课。

而且大家在谈论的同时,目光会不由自主的集中在张扬身上,他和古国新的赌约,在全校都闹的沸沸扬扬,作为同班同学,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其实大家都知道,张扬的学习成绩很好,但是他毕竟有一个多月没到学校复习了,学习状态肯定会受到影响,而古国新,这个转校生,成绩好的让人难以想象。

老实说,对于这次的赌约,他们打心眼里不看好张扬。

“你们猜猜,张扬这两张试卷,考的怎么样?”坐在前排的一个梳着马尾辫,戴着眼镜,有些微胖的女同学,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很八卦的问道。

将军吸着奶头含着

听到这个问题,周围的好几个同学,顿时来了兴趣,大家都把脖子伸的老长,目光有意无意的望着张扬,看起来很隐蔽,但那神态,似乎在告诉张扬,我们再讨论你呢!

“你看他镇定自若的样子,我觉得考的应该不错吧!”另外一个披着长发的女同学满脸认真的回答。

“那可不一定!”女同学的同桌,把校服披在肩上的男同学噘着嘴,大声说道:“我觉得他这次肯定考砸了,现在是故作镇定,以此来掩盖心中的慌张。”

这个男同学越说越来劲,动作很夸张的挽起袖子,那感觉,仿佛要大干一场的样子,“我告诉你们,你们还别不相信,如果张扬考的好,他还会这么淡定?估计早就激动的手舞足蹈,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成绩!现在谁也不知道他的成绩,那说明什么?没戏呗!”

很多同学都津津有味的听着男同学的分析,一边听还一边点头,似乎很赞同他的观点。

就连之前还双眼盯着复习资料的赵雨蝶,听完这以后,心里也有些没底,很担心的用贝齿紧咬着红唇。

“你们都在瞎说些什么呢?”坐在张扬身旁的曾毅,早就听不下去了,气愤的他,用力拍打着课桌,猛然起身的他,伸手指着那个自认为很聪明的男同学。

“瞎说?我怎么就瞎说了!”男同学并不怕曾毅,“既然你说我是在瞎说,那你就拿出证据来啊!”

“我……”曾毅顿时语塞,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即便是他,也还不知道张扬的成绩。

“你怎么哑巴啦,怎么?拿不出证据?”男同学见曾毅有些迟疑,便咄咄逼人的质问着。

原本还在看书的张扬,听到这些以后,不悦的皱了皱眉,放下手中的书,双眼直视着那个男同学,“一个大老爷们儿纠结这些,有意思?”

张扬的话,使得男同学不知该说什么好,脸蛋憋的通红,“我纠结这些?大家不都是关心赵雨蝶吗?要是你输了,她就是别人的女朋友了。”

“谁说我会输?”

听到这话,男同学心中格外不爽,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就在他准备继续质问张扬时,班主任赵老师很少见的在早自习来到了教室。

看到班主任了以后,男同学才把已经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坐直了身子,扭过头来,直视着讲台上的班主任。

谁都知道,赵老师这个时候到教室来,肯定是要讲这次考试的事情,男同学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到张扬输给古国新这个结果了。

“同学们,我也知道,大家都在讨论考试的事情,早自习也静不下心来,我就借着这个时间,把考试情况简单总结一下。”

说完这话的赵老师,拍了拍手,示意大家都安静下来。

听到赵老师的话以后,张扬则低着头看起书来,那种不闻不问的感觉,就好像这次考试跟他无关一样。

我和校花的小黄文

发现这个细节以后,曾毅内心一沉,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说,这次的张扬,真考砸啦?

“这次考试,我们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平均分超过了阳光班,排名全年级第一!希望大家不要沾沾自喜,继续发扬和保持!”

说完这话的赵老师,停顿了几秒钟,目光从张扬身上一扫而过,润了润嗓子后,接着说道:“另外,借这个机会,我要批评一个人!”

此言一出,原本嘈杂吵闹的教室,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大家一脸无辜的你看看我,我望望你,想方设法的证明自己没有犯错。

“我要批评的是一个多月没来上课的张扬同学,我希望你知道,学校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菜市场,虽然你事先请假,但我警告你,下不为例,记住了吗?”

张扬缓缓抬头,很配合的点了点头,“记住了!”

老师批评学生,本来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赵老师在这个节骨眼上,批评了以前从未批评过的张扬,不由引起了同学们的猜测。

尤其是那个男同学,脸上洋溢着笑容,底气十足的转过身看了看坐在最后一排的张扬和曾毅,在他看来,赵老师之所以会批评张扬,是因为他考砸了!

不仅男同学这么想,就连赵雨蝶,也内心一沉,整个人显得格外压抑。

就在这时,赵老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接下来,我还要表扬一个同学!”

“我要表扬的,依然是张扬!”

话音落下,全班所有同学都愣住了,目瞪口呆的望着讲台上的班主任,完全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我之所以感谢张扬,是因为他在这次考试中,取得了年级第一的好成绩,让年级第一再次回到我们班,为我们这个集体争光!”赵老师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全班同学,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张扬居然就这样一声不响的拿下全年级第一,这么说来,他已经把古国新甩在身后了,这怎么可能?

谁都知道,张扬的语文考的并不理想,难不成他剩下来的三科,都是满分?

就在大家一脸震惊时,班主任公布了考试成绩,得知张扬每科的成绩后,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满脸心服口服!

张扬用轻描淡写的方式,告诉所有人,你大爷终究还是你大爷!

至于古国新?对不起,没资格!

我和校花的小黄文 将军吸着奶头含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