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好舒服我要吃 不准穿内裤方便随时随地做

赵阳无奈地叹息一声道:“我也不想要的,但是这诺博市长跟巴松局长说翻脸就翻脸,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难道就这样让张鹤翔在看守所里面待下去吗?如果我们不救他的话,他将会被判刑的,到时候要坐牢的。”

赵阳看着萨乌迪一脸紧张的样子,心想,张鹤翔你个鸟人运气可真是好,竟然能够俘虏这么漂亮的一个美女的芳心。

接着萨乌迪跟赵阳在市警察局门口继续说了好一会儿,萨乌迪这才被赵阳给劝走。

不过两人的对话还是让门口的那两个守卫的警察还有一个看门的工作人员给听到了。

看守所里面,张鹤翔自从进入之后,就变成了牢房的新老大,没人敢惹他,因为在第一天的时候,牢房里面的所有人亲眼目睹了张鹤翔的实力。

他以一敌十,在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里面,把这十几个人给制的服服帖帖的。

所以现在整个牢房里的这些犯人们都不敢招惹张鹤翔,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因为有人说了一句话,被张鹤翔呵斥了一下,结果差点被吓尿。

结果这些人都不敢乱说话了,他们见张鹤翔在打坐,一个个不单只不说话,连走路的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原本吵杂的牢房,自从张鹤翔来了之后,就变得安静异常。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这个点是开饭的饭点,这些嫌疑犯们都一个个带和渴望的眼神看向牢房门外。

不准穿内裤方便随时随地做

虽然牢饭不好吃,但是他们是真的饿了,饿的不行,有饭吃就已经很开心了。

不过张鹤翔他们的牢房里面的这些嫌疑犯们却是都不敢乱动。

他们都在等着张鹤翔第一个起来去拿饭,等到他拿了饭之后,他们才敢动手去拿饭。

张鹤翔其实也不想要这样的,但是自从自己在昨天揍过他们之后,这群人就开始怕他了,吃饭要等到他先拿饭他们才动手,吃完饭有人帮他洗盘子,衣服还有人帮他洗。

总之享受的待遇还是很不错的。

张鹤翔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原本还想要挑选一个饭盒的,结果却是被分发饭菜的那个狱警呵斥了一下,然后递给他一个盒饭。

张鹤翔也不挑,直接接过饭盒,转身回到自己的床边,然后便吃了起来。

他拿过饭盒后,其他的嫌疑犯这才蜂拥过去抢夺饭盒。

张鹤翔一边吃着饭,一边用勺子翻看起了饭盒里面的饭菜,他原本以为赵阳他们会给他带话,字条应该就会放在饭菜里面,但是现实让他失望了,他进来这里之后,赵阳他们一点消息都不给他,警方就更加的不会来找他了。

张鹤翔依旧郁闷地吃完这顿饭,眉头皱了起来,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难道没人来杀蒙托,他就得一直呆在这里吗?

要不是看在萨乌迪的面子上,他才不会答应来这里呢。

张鹤翔整个人无语了,但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他就像是一个待宰的羔羊,只能够任人宰割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张鹤翔感觉到肚子一阵绞痛,他眉头皱起,用手按住疼痛的地方,然后赶紧运功。

还没有运转起来,他就感觉自己肚子上的疼痛越来越激烈,那种绞痛的感觉,就像是被人拿着刀在肚子里面划来划去一样。

张鹤翔虽然体内有元气,但是却根本对这疼痛就一点作用都没有。

张鹤翔捂住肚子,倒在了床上,肚子上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在床上滚动了起来。

饭里有毒!张鹤翔倒在床上之后疼的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起来。

很快,他的喉咙一痒,然后口中便吐出了泡沫来了。他在床上来回滚动着,意识逐渐地在消散着,眼前的景物也在逐渐地模糊,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力正在迅速地被抽走。

张鹤翔心有不甘,他不是怕死之人,只是这种死法,太过于不值得了。稍微换过另外一种死法,他都觉得比这种死法要好太多了。

牢房里面的其他嫌疑人看着口吐白沫的张鹤翔躺在床上微微地抽搐着,他们都赶紧放下了手中的饭盒,并且都将口中的饭菜给吐了出来。有一些胆小的人,已经用手去扣喉咙,想要把吃进肚子里面去的饭菜给吐出来。

因为他们知道,张鹤翔中毒,就是吃了今天的饭菜。

不准穿内裤方便随时随地做

一时间,牢房里面热闹非凡,呕吐声干呕声此起彼伏。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惨烈的尖叫声从牢房里面传了出来。

众人看过去,竟然是蒙托,此时的他,倒在地上,双手捂住肚子,然后惨叫着在地上打滚,这声势比之刚才张鹤翔要激烈上好几倍。

蒙托跟张鹤翔一样,在地上滚动了几下,然后开始口吐白沫,挣扎了几下后便抽搐了起来。

其余的嫌疑犯们看到这一幕,都被吓的脸色大变,他们一是被张鹤翔两人的这种死法给吓到了,二来是担心自己吃的饭菜也有毒,吃了也一样会被毒死。

所有很快有几个人嫌疑犯走到铁门前,用力地拍打着铁门,大声地冲着外面喊道:“狱警!狱警!有人中毒了!快点过来!有人中毒了!”

一下子整个号子里面乱成了一团,这些嫌疑犯们都无比激动地拍打着铁门,大吼大叫着。

过了几分钟后,来了五六个狱警,在狱警的严厉警告下,这些人嫌疑犯终于安静了下来,不过当狱警进去后,张鹤翔跟蒙托两人已经完全地没有呼吸了。

很快,看守所便将蒙托跟张鹤翔两人给抬走了,走之前还狠狠地警告了一番其他的嫌疑犯,不要乱说话。

看守所所长办公室里面,此时坐着曼谷市警察总局局长巴松,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正是看守所所长,所长恭恭敬敬地站在巴松身后,微微弓着腰,显得很是敬畏他。

巴松的面前放着一个笔记本,笔记本屏幕里面放着的是一段画面,正是张鹤翔所在的牢房的监控。

当看到监控里面狱警在抬着张鹤翔跟蒙托两人的尸体走出来牢房之后,巴松对着身后的所长说道:“把他们两具尸体给搬到看守所后门的一辆车上,我们要处理掉,不能留下任何的后患。”

所长赶紧回应道:“是!”然后便拿起对讲机作出了指示。

巴松局长合上笔记本,转过身来,对着看守所所长说道:“现在我们是一条绳子上面的蚂蚱,千万不要走漏一点的风声,不能让他们给传出去,否则你跟我都吃不了兜着走!知道吗?”

所长挺直腰杆,认真地回应道:“知道!请局长您放心,我一定处理好这件事情!”

巴松笑着拍了拍所长的肩膀,“很好,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

说着便往外走了出去。

等到巴松走出办公室之后,看守所所长便赶紧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恭敬地开口说道:“领导,今天巴松来找我,给了我两副毒药,让我下到蒙托跟张鹤翔两人的饭菜里面去,然后让狱警送过去给他们吃。”

“蒙托跟张鹤翔两人都吃了,现在两人都已经毒发身亡,被狱警给抬出去,让巴松给运走了。有监控视频我现在就发送给您。”

不准穿内裤方便随时随地做

“好,知道了。”

曼谷市政府副市长办公室里面,素察挂断电话,过了不到一分钟,他的手机便收到了一段视频。

素察低头看了起来,他认真仔细地从头看到尾,观看的非常的仔细,结果看完之后发现,张鹤翔跟蒙托两人是真的中毒身亡了。

素察把手机给放下,站起身来,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

诺博的表现让素察刮目相看,他完全没有想到,这诺博竟然真的二话不说就去执行了自己下达给他的命令。

真的按照自己的指令,给张鹤翔跟蒙托两人下毒,把两人给毒死了。

而且恐怖的是,从素察给诺博提出这个要求到他执行完毕,期间不过过去了才三个小时的时间,由此可见诺博的执行力有多强。

当然,从另外一个层面来看,说明诺博是真正的害怕他,所以才会这么迫不及待地要去执行自己给他下达的命令。

素察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只见他拿起座机话筒,按下一个内线电话号码。

“诺博,来我办公室一趟。”素察一副领导的语气冲着诺博说道。

不到一分钟,诺博便来到了素察的办公室里面,只见他一脸谄笑地对着素察说道:“素察,现在可以证明我是真的站在你这一边了吧?”

素察给诺博丢过去一包烟,示意他抽一根,然后笑着说道:“说说你为什么突然间要转变风向要重新站队?”

诺博点上一根烟,然后笑的很是灿烂,“很简单,因为我看好你跟老总统先生。”

素察追问道:“就只是这么个理由?”

诺博点点头道:“是的,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素察笑着问道:“为什么看好我们?”

“因为你们的关系,因为你跟老总统的背景跟实力,我都看好。”

诺博说到这里,接着笑着说道:“其实呢,站队就跟做生意一样,靠的是眼光,能够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商机,那么你就能够成功。我有眼光,觉得你跟老总统能够赢得最后的胜利,所以我悬崖勒马,转过来选择了你。”

“其实说实话,要不是之前你一直这么的低调,我猜不透你到底在做什么打算,我早在一开始就会向你示好了。你一直等到前几天才真正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我就知道,你一定是要开始行动了。”

“既然你行动了,那我必须要跟着你,因为只有跟着你才有活路。”

“所以你就将计就计地让他把张鹤翔给送过来看守所,然后毫无征兆就跟他翻脸了。”素察笑着说道。

“那是必须的,我现在是你的人,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你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我必须要帮助主人解决掉你的烦心事。”诺博一脸谄媚的笑容说道。

素察站起身来,冲着诺博伸出右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然后满脸笑容地对着他说道:“欢迎你加入我们!”

不准穿内裤方便随时随地做

“愿意为您效劳!”

“诺博你放心,今天你立下的功劳,改天我让你收到百倍的收获。”

“谢谢!”

“哈哈!接下来就是我们大展拳脚的时候了,诺博,下面我命令你,派人出去抓赵阳他们三个人,一定要把他们三人给抓住!”素察一脸严肃地对着诺博说道。

“是!我一定竭尽全力把赵阳他们三人给抓回来!”诺博恭敬地说道。

素察点点头,“好吧,你去忙去吧。”

…………

赵阳跟林梦然还有萨乌迪三人正在一家饭店吃饭,因为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三人的心情都不是很好,所以气氛一度陷入了尴尬当中。

萨乌迪担心张鹤翔,脸上满是闷闷不乐,这一桌子的菜,她吃了没有几口。

只见她抬起头看向赵阳问道:“赵阳,之前我记得你跟诺博说过让他故意向素察示好,然后暗中再对他进行调查的。那是假装的,不是真的,但是现在情况发展成这样,诺博不接电话,巴松不理我们,那些警察一点脸色都不给我们。”

“这样看起来根本就不是演戏,我看他们这是真的要跟我们决裂了!”萨乌迪一脸悲愤地说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不是说好了只是演戏的吗?为什么诺博他们不理我们了?”

林梦然也在一旁说道:“是啊,之前只是让他演戏给素察看,以此来博得素察的好感,打入敌人内部。”

“但是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们根本就不是在演戏,而是动真格的了。我们私底下给他们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而且看他们的那些手下面对我们的时候的那一副嘴脸,跟之前差天离地这么远,看来诺博他们是真的归顺素察了。”

赵阳放下筷子,眉头紧皱了起来,只见他对着萨乌迪说道:“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诺博跟巴松确实应该是已经完全归顺素察了,他们两人已经临阵倒戈了。也就是说,现在整个曼谷市,都是素察的地盘了。”

“这么说我们现在要调查素察,根本就不可能了?”萨乌迪也就不敢相信。

“可以这么说。”赵阳无奈地点点头道:“现在整个曼谷市都是素察的,我们三个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林梦然在这个时候叹息一声:“我们怎么也想不到,这诺博跟巴松竟然会来这么一出,之前我们所做的所有的计划,全部都因为诺博他们临阵倒戈作废掉了。”

赵阳也同样摇着头叹息了一声,看上去显得非常的无奈。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张鹤翔要怎么办?”萨乌迪紧张地问道。

赵阳接着又叹息一声,然后摇摇头说道:“我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你先让我想一想。”

“可是现在的情况对张鹤翔跟蒙托非常的危险,如果我们不及时的解救他们两人,恐怕他们就很快就会死在素察的手上了。”萨乌迪心里紧张张鹤翔,已经失去了理性,所有这一路上都在关心张鹤翔的事情。

林梦然对着萨乌迪说道:“萨乌迪,你先冷静一下,相信赵阳,他一定能够想到办法来的。”

林梦然话音刚落下,赵阳就激动地一拍桌子说道:“有了,我想到办法了。”

“什么办法?”萨乌迪两人凑近赵阳问道。

赵阳低声说道:“找国王阿塔南去。”

啊啊好舒服我要吃 不准穿内裤方便随时随地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