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遮挡无内涵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校园

“旭院长,您看实在是人满为患,走廊上都伸不进脚了。沙局长说这是领导,不过没说是哪的领导,我实在没法安排,一老一少,我直接给安排到换药室了。

弄得换药室紧张不已,好在那里有两张床,他们两个还能躺一躺!其实我就奇怪了,沙局长不会是故意吓唬我吧,说什么市长,市长也能像个混混似得,参与打架?

我想就是沙局长想弄个单间就是了,他和我要单间,可我上哪给他找啊。没办法,沙局长帮了我们很多忙,我只能安排在换药室了!”

旭东升朝玛丽莲娜点了点头,不由得心中释然。看看眼前到处的病患,也释然了:“快带我去看看!”

不过一听这话,狄迪尚副院长不禁嘀咕了一声:“换药室,那怎么能安排人。乱弹琴,不耽误工作吗!玛丽莲娜,你啊你,就是能卖人情,你怎么不把医生办公室腾出来,让他们住!”

不想玛丽莲娜一点也不怵这位科主任,竟然抬头狠狠地瞪了一眼狄迪尚大主任,非常不爽的说道:“有本事你安排,还医生办公室。安排到办公室,你让我们这些医生去哪办公,难不成跑楼道里待着?”

“哎呀,我的玛丽莲娜,玛丽莲娜大主任,在这里你说了算,我哪敢让你们去楼道办公,真要是去了楼道,我那办公室还不得让你们给拆了?

我也就是说说嘛,快,带院长大人去看看,究竟哪来的市长,不会是下面县级市来的吧。

无遮挡无内涵

这些下面来的处级干部就会整什么名头,明明就是个县级干部,非的说是个市长,呵呵,这叫起来,市长还真是比县长什么的来的好听吗!”

玛丽莲娜非常不爽的瞪了一眼狄迪尚大主任,转身说道:“旭院长,请跟我来。”说完看也不看狄迪尚大主任一眼,掉头就走。

旭东升心中暗笑,狄迪尚一直自诩他身为省院的大主任,其实堪比下面一县的小县长。曾在公共场合上明说,一个下面县边缘化的小县长,其实和他这个大主任相比起来差远了!

其实别人不明白这里的弯弯道道,但是身为院长的旭东升可是再清楚不过了。第一人民医院是利税大户,每年给省里的财政收入带来的都是巨额的利润。

而身为医院的副院长狄迪尚主管的项目多了。不仅仅是骨科和外科这么简单,还有医院的医疗器械和药品采购。仅仅这一块每年狄迪尚经手的资金都是个天文数字。

不仅如此,狄迪尚还是院党组成员。真要计较起来,其实比下面一县的副县长职权还要大,只是相对比较起来,所干的工作不同罢了。

走到换药室门口,推开门的玛丽莲娜便笑了。玛朗正弄了把椅子,对着门口坐在个椅子上。椅背朝前,将自己的下巴壳支在椅子背上,两眼盯着门口。

马林莲娜推门吓了玛朗一跳,这家伙的下巴壳一下从椅背上滑了下来,不小心正好碰到了鼻子,好像很疼的样子正皱着眉头瞪着自己。

“看什么看,有这样看人的吗,这是我们院长,来看看你们,哼!”

玛朗不愿意了,生气的朝着玛丽莲娜一瞪眼,厉声呵道:“你凶什么凶,你进来不敲门,吓我一跳。院长,院长怎么了,院长有什么了不起的!”

“玛朗,不得无礼!”王浩一听说什么院长,赶紧制止了脾气倔强的玛朗。接着就要起身下床,不想旭东升三步并做两步的走上前来,伸手制止了想要起来的王浩,不过却是瞬间疑惑不已。

这就是市长,不会,绝不会,应该是那个老的吧。哎吆喂,这么老了,两鬓都斑白了。这是哪的市长啊,怎么以前没见识过。

看情形应该不是个正职,XJ地区虽然大,但下面地市的市长书记的,正职的说实话,旭东升还是认识的。

不过这么大岁数的副职,旭东升想了想,就是整个XJ地区下面的县市,哪有这么老的干部,还真不多见了。

直觉上旭东升已经没有了想要结交的意思。他误把年岁已高的钟山教授看成是市长了。

想想这人也快六十多岁了,还是个副市长,又是下面县市的副市长,感觉真是没有交往的必要了,但即使是没有交往的必要,表面工作旭东升还是要做的,沙局长的面子还是要买的。

无遮挡无内涵

正在想着,只见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面前。王浩已经正身做在了病床上,正看着旭东升,客气的说道:“你是第一医院的院长?您好,我是沙哈拉市常务副市长王浩,不知院长怎么称呼!”

“市、市长,沙哈拉市!哎呀呀,王市长你好你好,我是这里的院长,我叫旭东升。王市长这是怎么了?

玛丽莲娜,你真是瞎胡闹,沙哈拉市是我们XJ地区刚成立的新城市,国家计划单列市,王市长是正厅级高干,还不赶紧安排领导到单间居住,你这办的什么事,怎么能让领导住在换药室里!”

玛丽莲娜和身后的狄迪尚大主任都是一愣,看着这么年轻的王浩,都有些不能接受。

反应最大的还是玛丽莲娜,她真心想不到,王浩竟然是个正厅级别的大市长。自己刚才给她取钢砂子的时候,这名市长竟然拒绝使用麻药,还让她认为王浩也许是那名老干部的什么司机保镖一类的人物呢。

她其实还真把里面床上躺着的钟山教授当做一名市长了。说实话,真把年轻的王浩给忽视了。

现在一看院长批评自己,突然回过神来,急忙解释道:“旭院长,这、这,王市长,真是对不起,您看,整个走廊都是人,单间?

旭院长,我们医院哪来的单间啊?要是单间就得把病房的人都腾出来。可你看走廊都住满了,把人腾出来安排到哪啊,总不能安排到电梯间吧。

我实在是没地方安排了,要是真不行,那去医生休息室怎么样,我们医生休息室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身后的狄迪尚大主任急忙附和的说道:“对对,旭院长,还真是,把医生休息室给忘了。反正休息室地方也大,医生晚上值班,可以先在医生办公室吗,您看?”

旭东升认真地点了点头,大声说道:“那就那里了,赶紧去收拾一下。”说完旭东升转头非常抱歉的对王浩解释到:

“王市长,实在是对不起,我是第一医院的院长旭东升。第一医院是早年的老医院,现在已经八十多年的历史了,实在是没有单间。我这一激动就给忘了,其实单间还就是把病房腾出来。

请王市长原谅,哎!其实我一直在打报告,希望能让沙哈拉、买买提省长划给我们医院一笔钱,好扩建新的住院和医疗大楼。

只是想不到,报告打上去两年了,一切希望都没了,这不,老省长又退了,真不知道新来的省长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哎,没钱愁啊!”

其实王浩也早就知道了第一医院的情况,刚才沙局长来看自己的时候其实已经向自己解释了医院的初步情况,还特意说明了没有单间。

本来他伤势就不重,只是留院观察。说实话,就是被两颗钢砂子崩了一下而已。说的那么严重,其实是对外的故意为之,为的就是要配合易晓天给某人来个下马威。

无遮挡无内涵

要是事情向既定的方向发展,王浩相信明早他就出院了,哪里需要住的什么院。旁边床上躺着的钟山教授也没那么严重,只是心脏突然承受不了而已。

刚才吃过药,做过检查,又打了一针其实现在只是为了避免情绪受到强大的波动,采取了催眠的治疗方式而已。

真要说起来,其实也没什么事。现在这样做,也是王浩要求老教授做做样子。毕竟要把老教授儿子的俱乐部给弄回来,搞搞形式而已。

他儿子把俱乐部输出去了,并且输给的是两名省委常委。真要是强势拿回来,毕竟有点困难。

因为形势不明,具体俱乐部落在谁的名下。工商那里有没有变换登记,这个暂时都没有查验。一切等明天弄明白了再说,也有借机逼沙局长严肃处理的意思。

现在听旭东升这么一说,王浩一时还真过意不去。旭东升也是名厅级干部,王浩也听沙局长提起过,人家还是卫生厅的常务副厅长。

虽说人家是副厅级,比自己矮了一级,但人家的态度在这里,于是急忙说道:“旭院长,快不必麻烦了。我又没什么事,就在这里挺好。

我以前就是名大夫,我的情况我自己明白。你们第一医院的情况沙局长也向我简绍过了,还是别麻烦了,我明早就回沙哈拉了。

又不是大事,权当被蚊子叮了一口,没那么娇气。让旭院长百忙之中还来看我,这真是过意不去。”

“他不来看你,他要是不来,那就是他的失职!哎呀,王市长,你看,这事都怨我,我主管卫生厅,主管卫生教育,真是对不起了王市长,都是我的工作没做好,是我管教不严。

今天我老泮和老阿,我们两个腆着老脸,来给王市长赔不是了,还请王市长看在我们这老面上,原谅一回吧!

王市长啊,哪个是钟教授,我这来负荆请罪来了,您看,藤条我都带来了。你就让老教授抽我一顿,哎,我这老脸,我们也不要了!”

话声落下,从外面走进来三个人。打头的正是常务副省长泮长江和政法委书记阿努望。两人手里竟然一人拿了根柳条,双手伸到前面,等着王浩接柳条!

易晓天站在后面,严肃的看着王浩,那意思就是,人我搞定了。人家来找抽了,剩下的都是你的事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实话王浩还是第一次见到常务副省长泮长江。泮长江长得浓眉大眼,方脸,留着典型的干部头。初一见面看起来人算是蛮精神的,面相中带着一丝特有的威严,也许就是常人说的官相吧。

王浩淡淡的哼了一声,只看了潘长江一眼,至于阿努望书记,王浩看也没看,直接大条的把身子向里一转,便继续躺倒床上,干脆闭上眼开始休息了。

想要取得自己的原谅,哪来的这般容易。妹的,你们给我一枪,没把我打死,来道个歉就行了,真拿我王浩是泥捏的不成。即使泥人也有三分火气,这不欺人太甚么。

无遮挡无内涵

阿努望早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刚才和泮长江车开到了一半。便在中途停了下来,命令司机去乌河岸边折来了两根柳枝,意思就是要来负荆请罪。可哪想到姿态放的这么低,人家王浩依旧不领情。

看来今天是麻烦了,要是求不到王浩的原谅,周董和李董就危险了。不但如此,试想以后无论是面对书记哈拉汗,还是省长易晓天,那两人铁定了终究是不受待见的主。

虽说两人是一省的省委常委,但是书记和省长同时得罪了,试想以后哪还有他们的好果子吃。

至于想要再进一步,被提拔一下,那根本就别想了。一辈子在这副省位子上能安生的待住了,那就算烧了高香了。前提还是要没人记恨两人,否者谁轻易地使点坏,相信两人很快就到点了。

“王,王市长,您看,真对不起,都是我和泮省长的错。哎,我这一辈子,干了一辈子的政法工作。老了老了,到头了,连自己的孩子都教育不好,我惭愧啊!

王市长,我不求王市长您原谅我和泮省长,只求王市长你挥起藤条来泻泻火。今个我老阿就是来请罪的,王市长,给,这是藤条,你动手吧!”

王浩没动手,但是却把一旁的旭东升给吓傻了!这是整的哪一出?

常务副省长泮长江他认识,泮省长主管的就是卫生厅,那是自己的直接领导。至于政法委书记阿努望,说实话,旭东升熟,还算熟悉。一省的政法委书记,身为卫生厅的常务副庭长,他要是不认识就说不过去了。

但是今这事邪门,不是邪门,而是诡异,不,是惊诧!

唉呀妈呀!

常务副省长泮长江,政法委书记阿努望,手拿藤条来医院求沙哈拉市的一名常务副市长原谅,这唱的哪一出啊?

负荆请罪!

乖乖!

旭东升揉了揉眼,是把眼珠子瞪的大大的,一眨也不敢眨的,大气不敢喘,小气不敢出的,直接脸靠着墙壁,装作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入定了!

不过说实话,这家伙表面上是入定了。心中却是惊天骇浪!王浩是谁,他在心中飞快的想着,我这以前怎么没听说这么个主啊!

牛逼啊,强势啊!

难道王浩身上的枪伤和身前的两位大佬有关?那泮省长和阿努望身后的老头是谁?

这家伙大尾巴狼冲的,你看那脸沉得,就像谁欠他200万似得。站在两名省委常委身旁是看也不看人家一眼,好像他多大的官似得。

妈妈的,牛逼什么。

但想想王浩身上的枪伤,旭东升顿时便是一身冷汗。难不成两位省委大佬找人向王浩动枪了不成?

我靠,这可是全国的大新闻啊。省级干部枪动正厅级市长。这,这……

旭东升一刹那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禁身上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再看旁边严肃不已的那名威武老者,旭东升突然相信,难不成,这名非常严肃的老者,是中纪委下来的什么纪律人员不成?

难道泮省长和阿努望书记要倒霉了,XJ自治区要大地震了,那自己是否能提上一步呢?

因为他们都在求王浩,一霎那间。旭东升只感觉病床上躺着的王浩,人家的身躯是那么的伟岸,人家两条腿,一个后背,那弯曲的是多么的有形象啊!

无遮挡无内涵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校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