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嘿嘿嘿 女主下 体 各种 塞阴

“梧桐……”她真的怕刚刚恢复的梧桐会冲上去给这对奸夫淫妇两季清脆的耳光,但梧桐没有:“他不是我生命中的人了。”

正要绕开他们离开,可没想到,骆思思唯恐天下不乱,拦住了他们,手还故意挽住何家业,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我看你眼熟,果然,这是谁啊?这不是我们的金梧桐吗?不是很得意吗?怎么见到我就躲啊?是不是眼睛不好使了,看不见我。”

“呵呵,你这副戏子婊子的打扮,我认不出你真的愧对于你这乌七八糟的妆了。”金梧桐自然不是吃素的,唇齿反击,“只是,好狗不挡道,请你让开。”

“哎,思思,走吧。”家业不敢看梧桐,拉着骆思思恳求,“你不是要买项链吗?我陪你逛啊。”

这种卑微的语气,还是当初那个傲气的何家业吗?金梧桐心中涌起一阵心酸,拉着顾念绾就要走。却再次被骆思思拦住:“怎么?看不得家业对我好啊?哦,我忘记了,家业以前是你的男朋友哎!是我疏忽了。”

“哦呵,这样的男人,梧桐不要了,你爱拿去拿去,别人不要的你拿来当宝,恶不恶心啊?”顾念绾忍不住为梧桐打抱不平,眸里透着阵阵怒意,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你们也彼此彼此,你也的确够恶心的。”

“你这个贱人,家业现在是我的男朋友怎么了?你哪只眼睛看见金梧桐这个婊子不要他了?估计金梧桐伤心死了吧?我抢了你的家业宝贝,哦呵呵,是家业要我不要梧桐了啊!呵呵,你金梧桐就是条母狗,大小姐有什么用?千金大小姐有关个毛?到最后连一个男人也看不了,你睁大眼睛看好了,我们的千金大小姐,你的男朋友在牵着我的手,他是我的。”骆思思懂了怒气,开始口不择言,骂出的话语不堪入耳,骂完了,得意洋洋的拍了拍立在一边的家业,“宝贝,陪我买项链去吧,不和这两个贱人一般见识。”

地铁嘿嘿嘿

却不见家业动一分一毫,报着询问的眼光,却发现家业甩开自己的手,一步步走到梧桐面前,直盯盯地看着梧桐,激动而又奇怪的问:“梧桐,你到底是谁?”

梧桐打击报复,红袖也来添香

顾念绾看着何家业吃惊和懊恼的神情,不觉为自己的好友所不值,何家业在意的一直只有钱而已,也许他对梧桐只是玩玩而已吧。那她就让他何家业看看,梧桐是不是他可以随意欺辱的,甩掉的。

“何家业,这回想知道梧桐家是干嘛的啦,好,我就替梧桐告诉你,你可听好了,金梧桐是金氏凤凰钢材的千金,呵呵,金家和洛思思他爸那种说不出名字的小公司比,正所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上,甩她骆家不知是几条街啦。何家业,这下知道后悔了吗,这丢了西瓜捡了芝麻的事你都能干出来,我是该说你和骆思思才是真爱吗,真是笑话!”

骆思思故作娇柔的拥在何家业的怀中娇笑到道,“千金小姐又如何?还不是一样看不住自己的男人。”

金梧桐看着骆思思那讽刺的神情,一改气恼的神情,端着千金小姐的架子愉悦的说:“骆思思,你和学生会的学长们都要睡了个遍了,何家业知道他被你戴了这么多绿帽子吗,哼哼!哎呀!别以为别人不知道!也就何家业这个傻冒拿你当个宝!”

“思思你……她说的是真的?”何家业刚从金梧桐的身份中缓过神来,就又陷入了另一个打击中。

骆思思神情不自在的解释到:“我……我没有,金梧桐是在嫉妒我抢了你嘛,家业你相信我,我怎么可能做出对不起你的地方嘛!我……我那么爱你怎么会对不起你呢!怎么会呐!”

“是吗?呵呵,骆思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是什么样子,我还以为你跟了我之后会有所收敛,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死性不改!”何家业狠狠的说。

“不是的,家业,我……我没有,是她胡说的!我怎么会干出那种事呢,家业,他胡说的!”骆思思紧张的说。

“何家业,你还不知道吧,你们结婚的时候,婚礼还没开始这个女人就耐不住寂寞和不知道是她的哪个学长再卫生间……嘿嘿,真不知到你是在哪找到的一个这么干净的太太的,真恶心!这种女人,也就你能要的起!呵呵!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傻子!”

一旁的顾念绾和金梧桐幸灾乐祸的看笑话,时不时的还煽风点火。

“呵呵,绾绾,我们走!”

留下那一对激动的狗男女。

出来后两人心情都很不错,不觉脚步都加快了好多。

身后传来一阵焦急脚步声。

顾念绾和金梧桐回头一看,竟是何家业,两人对视一笑转过身。

何家业气喘吁吁的来到两人面前,激动的冲着金梧桐说:“梧桐,对不起,原谅我吧,我是被她诱惑的,我马上就和骆思思离婚,马上!梧桐你原谅我吧!”

各种

金梧桐冷笑道:“原谅?呵呵,你做青天白日梦去吧!你以为我就那么喜欢你吗?我堂堂金家大小姐什么人找不到!你算什么!别拿自己太当宝!哼哼!何家业你给我听好了!是我金梧桐不要你的!别太往自己脸上贴金!混回你的骆思思身边去吧!”

“还想让梧桐原谅你,别太拿自己太当回事了!好好的看着你们家思思吧,别又一不小心又被戴了绿帽子还不知道呢!”顾念绾嘲讽的说。

“你……你……梧桐,你听我解释,别走啊……别走,别走,听我解释啊”何家业焦急的为自己辩解。

金梧桐拽着顾念绾拦了一辆出租车就上去了。两人坐上了车,长叹了一口气,顾念绾叹到:“真不知道你当时是怎么看上的他,看这人模狗样的,没想到他竟是这种人!真没看出来!”

金梧桐懊恼的说,:“我也不知道当时是不是瞎了眼才看上他的,唉,不说他了,提起他就来气!”

“梧桐,你知道吗,我那老爹顾少坤带回来了个网红女友叫红袖,还怀了孩子”顾念绾向金梧桐诉苦道。

金梧桐震惊到:“这么刺激!人呐?”

“在顾家,我把他们送回去的。之前忙着公司的事一直都没回去,我想着一会儿回去呐,唉!真是不让人省心”

“诶,绾绾,你老爹胆子挺大的啊,还找了个红袖,是想红袖添香吗?哈哈!不怕秦云啦!有骨气!看这回秦云那老妖婆怎么办,哈哈。想想都有一场好戏。绾绾,我跟你一起回去吧,哈哈,放心,我跟你说,你老爹死不了!一定死不了!”

顾念绾叹气到,“梧桐啊,你还是这样的小孩子心性,唉!这叫我如何是好!”

梧桐嬉笑的说:“切!别装小大人啦!我什么样你不知道?绾绾咱们得快点,要么就错过了好戏啦!”

“对了,绾绾,你跟那个小魔王怎么样啦?是不是你又被欺负了?”

“还是老样子呗,他玩他的,我乐我的,反正当初结婚的时候我们就是各取所需,谁也不会亏着谁,放心吧姑奶奶我是不会被那个小魔王欺负到的,姑奶奶是谁啊!”

金梧桐赔笑到,“是是,我们的绾绾那哪事谁能欺负了的,向来都是只有别人被欺负的份!”

顾念绾神气的说:“那是当然的了,我能被欺负到吗?想想都不可能!”顾念绾的眼神却在金梧桐看不到的地方黯然了几分,在心中默默的说“我是不会喜欢上他的!不会……我不会爱上那个花心大萝卜的!怎么可能爱上他!怎么可能……”

“绾绾,绾绾,想什么呐?”金梧桐拍着顾念绾道。

“啊?没什么,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没事。”

金梧桐看着顾念绾脸上的黑眼圈,和眉眼间掩不住的疲惫,不觉心疼的说“哦,那绾绾你歇一会吧,工作也不能这么不要命啊!来,靠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塞阴

说着金梧桐把顾念绾的头揽到肩膀上“歇一会吧,这两天你也是够累的了。”

顾念绾靠在金梧桐的肩上问金梧桐,“梧桐,你真的把他放下了吗?”

金梧桐讪讪的说:“哪是么容易放下的,不过今天算是看到了他的真实面目了,他那种人,是我最瞧不起的了,早晚我会忘了他的,他不值得我去爱!再说了,我是金家千金,什么男人找不到!你还怕我嫁不出去?”

“绾绾,别担心,倒是你,你和小魔王在一起,真的开心吗?”金梧桐担忧的说。

顾念绾轻轻的抱了抱金梧桐:“梧桐,其实和他在一起也挺好,虽然我们不能像平常的夫妻那般恩爱,甜蜜。但我乐的清闲,而且不会被人轻易的欺负的,我的这个位置是很多人求也求不到的,我不会不开心的!别担心我了,我只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真心爱你的人就好了。”

顾念绾不知不觉就想到了霍晟威,他现在应该是陪着哪个女人玩呢吧,总之不会是在想她,这几天不知为什么,他总是对自己很好,其实有时想想,霍晟威这个人很不错,顾念绾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胸口上的小浣熊,其实他对她也不错。至少,不会伤害她。其实,有时候看着霍晟威也挺孤单的,虽然他身边有那么多女人,可又有几个人待他是真心的,而不是为了钱财和权利的。其实他也有他的苦。他好像也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可恶的。

……

一会儿,到了顾家,顾少坤打开门,一看是金家大小姐,连忙让热情的她们进屋,热情的问到“念绾和梧桐怎么来啦?”

金梧桐说:“伯父,我一直都很担心您,听说您回来了,我就想来看看您,正好绾绾也要回来,我就跟来了,伯父您不会怪罪我不请自到吧。”

顾少坤连忙陪笑到“怎么会呢,谢谢你的关心,我们欢迎你还来不及呢,来来快到里边坐。”

到了屋内,金梧桐看到了红袖,故作惊喜的道:“这位漂亮姐姐是谁啊?好漂亮啊,好像比秦云伯母还漂亮啊!是秦伯母的妹妹吗吗?伯父?”

秦云顾忌金梧桐是金家千金,自然是不敢发怒,只是说了句“我秦云才没有妹妹呢!”

金梧桐故意说:“那你一定是顾盼盼的姐姐吧,真漂亮,比顾盼盼好看多了!姐姐,你真是漂亮啊!”

顾盼盼瞪了红袖一眼说:“她才不是我姐姐!”

“啊?伯父,那她是谁啊?为什么在你们家,难道她是您的私生女?不会吧,伯父,真的是吗?”

“那个,她是……是……我……我的……”顾少坤顾及到秦云在场,一时间也找不到用什么词语来介绍红袖,一时间场面顿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可好听的话自然是谁都谁都爱听的,红袖听到了自然也很受用,当着秦云的面直接得意的接过顾少坤的话。

女主下

说:“这位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是少坤的女朋友,红袖,欢迎你经常到我们家里来玩。”

秦云“啪”的一声拍案而起“狐狸精你少做梦了!我们盼盼可是入了族谱的,你肚子里那个指不定是谁的野种呐!还想着入族谱,你做梦吧!”

女人间的战斗

秦云该是新做的指甲,竖了食指点着红袖的额方向骂道:“做人要有羞耻心,尤其是女人,这样没羞没臊的只会惹别人笑话。”

那红袖也不是好惹得主,一手扯了顾少坤的胳膊:“有些人啊,要有自知之明的哟,不要以为自己还是20几岁,一朵花的样子,人老珠黄了就要主动一点,不要在这里自取其辱。”

秦云气得脸色发白。金梧桐回头捏了捏顾念绾的胳膊,憋着不好意思笑。顾念绾拍拍她的胳膊,后面还有好戏呢。金梧桐往后靠了靠,找了舒服的姿势。顾念绾心想:这大小姐还真是有一颗八卦的心。心中也倒是愉快,也向后靠了靠,两人对眼,眉眼中全是憋着的笑容。

秦云转了手指着顾少坤拧着眉毛说道:“顾少坤,你别像个窝囊废一样躲在这个女人后面,你给她说一说,当时你是怎样我保证的?”

顾少坤像是哑巴一样,只顾着低了头叹气:“哎呀,哎呀,哎呀,别吵了。”

顾念绾还有些心疼这样的父亲,没那个魄力还偏爱惹这个烂摊子。又想起当时母亲是怎样被他气出一生病来,倒平添也几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

红袖见顾少坤低头不言语,扭了嘴笑着说:“我尊敬你呢,叫你一声大姐姐,我要是不把你放在眼里呢,你就是不值钱的老妈子,不瞒你说,我这肚子里怀的是个儿子,将来分家产也没有你们的份,识相的话尽快给我滚出顾家,念在你那几年还奉献过身体给少坤,我会给你们母子几十万补偿费的。”

金梧桐瞪了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示意顾念绾,这可是个杀伤力非常强的主啊。顾念绾也心中不由得佩服这女人的刻薄,不过想来也是由于父亲的疼爱才给了她这么有底气的架势。

那顾盼盼从楼上下来,踢踢踏踏的,一看就是睡到刚才的样子。不知是没有化妆的缘故,顾念绾看着顾盼盼变了许多,脸上生了许多黄斑。也顾不得这些,就听见顾盼盼开始骂了:“你是哪来的野狐狸,就来欺负我妈,想当初我妈进顾家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整容医院整你那张看了就让我恶心的脸呢。你睡了多少个男人才睡到我爸的?你是不是就专捡那种有老婆的男人睡,专门破坏人的家庭?谁知道这肚子里的野种是不是姓顾呢!”

顾盼盼叉了腰站在客厅的当中,像是一挺机关枪一样骂着。顾念绾一点都不知道顾盼盼现在变成这样了,完全像是一个中年妇女的样子。在她记忆力,顾盼盼虽然刁蛮,但还是有一个千金小姐的样子,不会这样的。看来这是听到了那句分家产被惹急了,今天这场面可是热闹了。

地铁嘿嘿嘿

正在顾念绾一转神,红袖开始出击了:“哟,这是入了族谱的顾盼盼小姐啊,不知道你勾引男人那一套本事是不是和你妈学的,你们家怎么就可这人家顾家一家人祸害呢!”

说着不经意瞟了一眼顾念绾,顾念绾倒是没觉得得什么。不过那眼神倒是有些友好的味道,该是拉拢顾念绾,毕竟敌人敌人就是朋友。顾念绾笑笑,表示并不在意。看到秦云和顾盼盼被红袖压得面红耳赤,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红袖又接着扬了扬眉毛开始:“说到破坏人家的家庭,我可是不敢当呢,也不知道当初是哪个淫荡娼妇勾引了人家的老公,害的人家家破人亡,也不知道是哪个不要脸的贱人,专门勾引人家的男朋友。”

这几句话说得可是扬眉吐气,句句中靶。顾念绾知道这女人可不是个善茬,她的目的是不把秦云赶走不罢休啊。再看秦云和顾盼盼母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气得鼻子孔里都冒烟了。

顾念绾高兴得直想拍手,可是脸上还不能有任何表情。只能使劲掐了金梧桐的胳膊,金梧桐也是,两人用眼睛交流一下,点点头就会意了。

那秦云一看这架势,顾少坤一言不发,红袖则是揭了母女两人的短,心中虽然恼怒,怕吵得太厉害顾少坤真的把她们娘俩赶出顾家,只得闭了嘴,闭了眼,斜靠在沙发上,一个劲地摸着胸脯顺气。那顾盼盼哪管得了这些,听见一个女人骂了她们娘俩,又看见母亲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当下火冒三丈,从沙发上弹跳起来。

“我警告你,狐狸精,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别想进顾家的门。”

那红袖不紧不慢地把头靠在顾少坤的肩膀上,一脸甜蜜地笑着说道:“可惜了,你是个女娃,我想你念书也没好好念吧,我这大专毕业的还知道有个成语叫做覆水难收,让我给你普及一下,就是说呢,这水啊,泼出去,就脏了,回不到盆里来了。我再告诉你一个知识,你知道这个成语怎么用吗?就是用来提醒那些嫁出去但是蓄了意想要争家产的女人。”

顾盼盼被红袖这一通说,一时竟说不上话来。顾念绾也领教了这女人的厉害,一字一句,就像是一把刀一样精准地划在秦云母女身上。顾念绾看出来秦云母女根本不是这女人的对手,暂时她也省了一份心,不用担心她们过得太好了。

秦云此时也爆发了,顾盼盼是她的心头肉,容不得别人这么糟践。

“狐狸精,盼盼是我女儿,是名正言顺进了族谱的顾家女儿,甭管你生什么样的歪瓜裂枣都不能夺了盼盼的继承权!”

也就只剩下进了族谱这样的阵地可守了。她说得倒是没错,遑论顾盼盼就是顾念绾,也有着继承一份家产的权利。顾念绾看到此时,秦云母女已经溃不成兵了。正要站了身要走。

塞阴

红袖忽嗲了声音摇晃顾少坤的胳膊。顾念绾被金梧桐死死按住,兴致盎然地抿了嘴看好戏。

“坤坤!你看嘛。”

这一声叫得顾念绾和金梧桐全身鸡皮疙瘩起了好几层。这又是要出哪招。顾念绾也落了重心继续看。

“坤坤,我说嘛,你看她们就是为了你的钱,你还不信,一说到继承,一个个的像是老虎一样,就这样下去,顾氏集团还不得被她们吞完了。”

说完还嘟了嘴。哟呵,这可是会心一击啊。顾念绾心中乐开了花。

“狐狸精,你不要挑唆我爸!”

顾盼盼尖声吼道。

“坤坤,你看看,你的好女儿还说我挑唆你,你评评理,我说的哪句话是假的,是污蔑她们的。”

顾少坤还是那样,低了头,闷声说道:“别吵了,别吵了,我都被你们吵死了。”

秦云缓过劲来了:“狐狸精,你说我们是为了钱,你是为了什么?你敢摸着你的良心说你不是为了钱?你看看你那个骚样,都浪到天上去了。”

地铁嘿嘿嘿 女主下 体 各种 塞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