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文 纯文字 那一晚老师把她给我了

其余男女也在楚天走过去时高声喊道,尽管这句话于他们来说有些羞辱,但是面对楚天的杀伐和凶猛,他们又不敢忤逆,观看的东瀛人士想群殴却被风无情撂倒,面对黑色匕首不敢冲撞上来。

楚天扫过这些欺软怕硬的主,随后举着木棍一呼:

“钓x鱼.岛是中国的!钓x鱼.岛是中国的!”

十多名天朝人士跟着高呼起来,声卷残云!楚天目光掠过地上的那群东瀛男女,他们身躯一震,想要咬住嘴唇不丢脸不做叛国贼,但那根带血的木棍却让他们心颤,于是他们也跟着喊叫起来:

“钓x鱼.岛是中国的!”

一个天朝人领着一群东瀛人高喊是中国的,这副诡异壮观场面立刻让外媒拍个不停,这远比东瀛人拿天朝女子做棋子还有意思!一名容颜精致的天朝女子,手忙脚乱扑到纹身男子身上。

她颤巍巍的喊道:“竹田君,你没事吧?没事吧?”

“啪!”

纹身男子反手一巴掌扇在她脸上,满口鲜血的他艰难骂道:“贱.人!滚开!都是你们天朝人打得我,还要你假惺惺问候?你他妈的除了床上有用外,还能干些什么?浪费我们东瀛人粮食。”

天朝女子捂着脸不敢反抗,反而盯着楚天喊道:

“你闯祸了,我不骗你!你完蛋了。”

楚天脸上露出一丝鄙夷,他实在懒得再教训这种人,于是他用木棍一指女子,声线清冷:“记住!以后就说你是东瀛人,因为你不配做中国人!你是一个贱人!记住!你们都是一群贱.人!”

那一晚老师把她给我了

“因为你们都忘记了历史!忘记了死去的同胞。”

落地有声!

周围十多名天朝人士鼓起掌来,包括三名头破血流的留学生,而周围聚集过来的东瀛人士见同胞被打,想要冲上来却被风无情冷冷威慑,而远处警察却依然没有过来,显然以为他们还占优势。

“幼稚!”

在东瀛民众无法冲过风无情时,一名东瀛老者义愤填膺的站了出来,流露出一抹倨傲和蔑视:“她们不是不配做中国人,而是不屑做中国人!相比你们来说,她们更愿意做我们东瀛一条狗!”

“宁做王化犬,不做蛮夷人!”

楚天回头望去,淡淡一笑:“老家伙,读过书?文斗?”

一身学者气息的老者挺直腰板,冷哼一声:“我们大和民族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擅取他人之长,永远锐意进取,绝不自视高明,固步自封,不像有的民族,永远沾沾自喜于什么几千年文明。”

他的声音让全场安静了下来:“永远睡在昔日天朝上国的旧梦里,却不知天道昭昭,变者恒通,一个不识进取,暴民遍地的民族早已为今日世界抛在潮流之后,早已成了应该被淘汰的废物。”

“大和民族手上曾经是因战争沾满了鲜血。”

东瀛老者一指楚天脑袋,声如洪钟:“可大和勇士沾染的是废物的血,他们所做的是扫除障碍消灭落后,共建东亚共荣圈!虽然我们因美苏败了那场王化战争,但我们依然崛起的比你们好。”

“六十年时间,天朝和东瀛的成就,谁优谁劣一目了然。”

他看着楚天,脸上露出一丝得意:“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在,都清晰表明大和民族胜过天朝,大和勇士完胜天朝男子,可知,尖阁列岛落在你们手里只会肮脏,但在我们手里却会是一颗明珠。”

“这样的国度胜于天朝百倍,你怎能怪责她们抛弃国家呢?”

东瀛老者态势昂扬,声音忽地拔高:“甚至你们应该感谢她们!因为她们未来生下的孩子流淌我们大和勇士的血,必能改善你们天朝的恶劣基因,她们不是天朝汉奸,而是你们真正的英雄。”

“说得好!说得好!”

周围东瀛人士打了鸡血般拍起手来,为东瀛老者一片欢呼,武力干不过楚天和风无情,道理压过后者也是一大快事!不得不说,这一番话摆出来确实能糊弄到不少人,某一方面戳中天朝痛处。

所以十余名天朝女子也不知羞耻抬头:“对,我们是英雄!”

“果然读过书!”

楚天把棍子丢在地上,露出一抹讥嘲道:“老头,你这一番胡搅蛮缠看似有点道理,但其实狗屁不通,如果因为一时落后就要被消灭被抛弃,那么请问你们东瀛千年以前来天朝学习干什么?”

东瀛老者不假思索:“你们那时比我们先进。”

那一晚老师把她给我了

楚天轻轻点头,毫不客气的开口:“没错!因为我们那时比你先进,比你们优秀,可那时候,我们先进优秀的中华王者,有没有点齐兵马来扫除你们这些垃圾,来消灭你们这些废物?没有。”

冷哼一声,楚天在东瀛老者脸色微红中字字诛心:“我们以教化扶之,以文明导之,不因你们东瀛蛮荒落后,愚昧无知就将你们视为可欺可压任我宰割的犬羊,而是敞开中华国门大张教化。”

“我之先进,我之优秀,任你学之。”

楚天踏前一步,冷眼凝视着东瀛老者:“因为天朝的大度胸怀,你们东瀛苟且之邦,蛮夷之地,才得以有了文字,有了衣冠,才有了礼数,才学得了三分人模人样,这才是中华推行的王化。”

“而你们却把六十年前的侵略,粉饰成东瀛推行的王化。”

楚天脸上划过一丝讥嘲:“你们不觉得自己可耻可笑吗?我们沾沾自喜千年的文化,至少我们敢于展示昔日的风采,而你们却连六十年的事都抵死否认,莫非,忘记,就是你们的锐意进取?”

随后,楚天才又抛出几句道:“说我们天朝人是东亚病夫,我刚才一人撂倒了他们十多人,你们自大不攻自破;至于所谓经济科技成就,你身为东瀛学者,剖开表面现象就知道谁真正优劣。”

“无论如何,她们宁嫁东瀛人的事实无可磨灭。”

在楚天有理有据的字字诛心中,东瀛老者跟周围东瀛人相似沉默后,狗急跳墙的摆出一个现象,随后一指十余名已被妖化的精致女子:“她们如果不是觉得东瀛王化,又怎会嫁到这里呢?”

“树大有枯枝!水深有王八!”

面对东瀛老者狞笑的面孔,楚天没有半点慌乱,而是勾起一抹淡淡戏谑道:“天朝十三亿人口,难免会出现一些败类人渣,我想你们东瀛也不例外,诺,他们不是刚喊完钓x鱼.岛是中国的吗?”

纹身男子跟和服女子微微低头。

东瀛老者嘴角止不住抽动,恨恨地扫视了楚天一眼,随后就愤然推开人群离去,心里同时恼怒不已:东瀛政府和铃木先生策划的十万人大游行,就被这小子和几个没骨气的无能家伙搅了一半。

此时,楚天俯身捡起一张从纹身男子掉下的卡片,眯起眼睛扫视一眼后笑道:“歌舞伎町樱花座?这不就是一条街的妓院吗?这里是东瀛的红灯区吧?记得无耻小子吹过,那是他们家产业。”

无耻小子,自然是指小铃木了。

风无情很幽默的回应:

“东瀛没有红灯区!因为它处处都是红灯区。”

楚天夹起这张卡片,望向风无情开口:

“告诉老蒋!本帅带他逛窑子!”

pS:这几天忙的跟打仗一样,成功只能尽力保持三更,过两天回到深圳会爆发,谢谢天津沧海打赏作品100逐浪币、13912703590sj打赏作品1888。

污文

天色渐黑,却依然人声鼎沸。

楚天在警察冲过来之前离开是非之地,不过他还是给一头破血流的留学生留了一号码,让他有什么事打自己电话,这年头有血性的汉子不多了,楚天不能让他们为他的大打出手而招惹上麻烦。

离开情况复杂的是非之地后,楚天立刻让风无情转向红灯区,在车队渐渐行驶中,楚天见到不少头上扎着红丸白巾的东瀛男女赶往事发地,手中扛着横幅旗帜,正在诧异中却听到风无情开口:

“十万人大游行!”

风无情把一平板电脑递给楚天,脸上掠过一丝笑意:“少帅,东瀛这几天正捏着搞十万人大游行,咱们刚才扫掉的机场广场就是一聚合点,东瀛接下来三天都会四处游行,有得折腾。”

楚天拿过电脑扫视新闻一看,随后冷笑一声:“铃木集团捐出两千万日元支持游行?更愿意重金购岛赠送东瀛政府?奶奶的!这次游行想不到还是铃木老头支持!看来这次要把他顺手干掉。”

“铃木是东瀛最大资本家之一。”

因为樱明和美而对东瀛有所研究的风无情开口:“作为东瀛政府扶持起来的民间代言人,他总是需要出来振臂一呼,何况天朝境内打砸铃木产业让老头发怒,所以他需要摆出姿态威慑天朝。”

“威慑天朝?”

楚天嘴角勾起一抹淡淡讥嘲,随后就不置可否的出声:“铃木老头也未免高估自己了,先不说他对天朝影响不大,就算关系错综复杂此刻也没有用,天朝政府不会为它而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接着他又轻轻一笑:“咱们这次来东瀛真没来错!跟蒋胜利谈判过后,咱们顺手把这右翼分子干掉!免得他每年都去靖国神社晃荡,无情,明天想法联系一下小铃木,我要抽个时间见见他。”

“我想他肯定格外需要我指点,如何毒死老铃木。”

风无情点点头:“明白!”

车子很快开到红灯区,楚天踏在歌舞伎町区域,就觉得这里繁华的简直是如同夜市一般。这里不仅有歌舞伎,还有很多衍射的产业,比如电影院,酒吧,风俗店,夜总会,旅馆,零售商店等等。

在街边游逛的全是穿着奇装异服,染着青色红色黄色头的男男女女的年轻人,这些青年有的聚集在街上角落糜烂的吸着白粉,有的两个人肆无忌惮抱在一起亲吻,甚至还有两个男的搂在一起。

楚天好奇的扫过一眼,结果染着一头金发的男青年抬起头来,就对着楚天吼了一句模糊不清的东瀛语,还嚣张地睁着迷离眼睛对楚天竖起中指,楚天止不住叹息一声:“还真是糜烂的国度。”

樱花座!

楚天一推脸上的黑框眼睛走了过去,这是类似酒吧但节目更多的香艳场所,楚天刚刚靠近,两名穿着暴露的东瀛女子就非常礼貌的拉开大门,一边鞠躬一边请客人进来:“欢迎光临樱花座。”

那一晚老师把她给我了

楚天保持着风轻云淡的笑意,只是走进去的时候淡淡丢下两句:“你们不要给我鞠躬,我是天朝人,受不了你们这种笑里藏刀的假客套。”说完不管两个面带惊愕的东瀛女子就径直走进去了。

“八嘎!”

一女反应了过来,眼里露出愤怒和杀气。

下一秒,她退后几步拿起了对讲机,汇报楚天的跋扈!楚天刚一走进樱花座,就看到了传说中糜烂的一幕场景,中间一个偌大舞池,炫目灯光不停地闪烁着,震耳欲聋的音乐震的人心律不齐。

舞池里穿着暴露的男男女女,在忘情的摇晃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闭着眼睛互相热吻抚摸,做着极尽勾引的动作,在舞池周边,有一些看起来还没成年的男女,聚在一起吸着袅袅上升的白烟。

神情陶醉。

还有几个东瀛男子对着一个喝醉的妖艳女子上下其手,手都伸到内衣里面去了,还有男子拉着不知道是嗑药嗑多还是喝酒喝多,迷迷糊糊的女子就朝着洗手间方向走去,显然是要做苟且之事。

整个舞厅都充斥着一股纸醉金迷的糜烂味道。

“这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楚天捏过一杯清酒发出一声长叹,从他进来就不停有穿着暴露的女人投来魅惑的眼神,甚至还有女郎从旁边走过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轻轻碰触了一下楚天的身体,荷尔蒙气息凶猛的四处涌动。

“少帅,老蒋会来吗?”

风无情环视了四周一眼,脸上划过一抹苦笑:“这种牛鬼蛇神聚集之地,不仅糜烂堕落,还藏有无数不可预料的危险,以蒋胜利为人和小心,他不太可能过来啊,或许我们应该换其它地方。”

最重要,他是担心楚天的安全。

“不用了!这地方非常不错。”

楚天把酒杯抛在一张桌子上,随后神情平静的捏起酒水单,最后手指一点上面的套餐:“包一个最豪华最奢侈的厢房,再要一个最昂贵的女体盛,老蒋来一踏东京不容易,要让他享受一下。”

“我想看看他是否坐怀不乱啊。”

风无情一愣,最终点头应道:“好!”

价值八十八万日元的包厢,装修绝对够奢华够辉煌,但是却也在富贵之中透露出一份高雅,当蒋胜利领着六名亲信走进包房的时候,楚天已经坐在其中了,面前一位东瀛女子正细心的倒着酒。

清酒从壶嘴流出,滚滚的冒着冷气。

“蒋先生,好久不见,欢迎欢迎!”

楚天一如既往地朴实打扮,只是将黑框眼镜收了起来,随后在爽朗笑声中长身而起,举步走向一身白色唐装的蒋胜利,老人也是相似的沉静和和蔼,在跟楚天轻轻拥抱时,也发出了一声长笑:

“少帅,你还是风采依然啊,久等了吧?”

少帅两字一出,风无情敏锐捕捉到倒酒女子身躯一震,虽然她很快就恢复平静,但手指已经不经意抖动起来,显然没想到眼前年轻人就是少帅,风无情玩味地扫过她一眼,怀中匕首悄悄攒紧。

污文

“蒋先生,对这地方还满意吧?”

楚天一边搀扶着蒋胜利落座在榻榻米,一边意味深长的向他笑问,同时扫过老蒋身后六名亲信,楚天看得出来,这些保镖都具有相似的军人气质,想必随便挑出任何一个都是一等一的刀枪高手。

其中一人更让楚天目光多停留了两秒,那就是最靠近蒋胜利的一名独臂男子,人长得高大魁梧,五官深刻,斧削刀到一般,特别是一双虎目,炯炯有神,他身上流露出的气质和狼孩极为相似。

毫无疑问,这也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

他似乎发现楚天在打量他,所以不着痕迹的回瞥了一眼,两道目光宛如实质般相交,随后独臂人又识趣地收回眼神,因为他清楚自己不是楚天的对手,而且蒋胜利也告知此次谈判绝不能动手。

“地方无所谓,少帅赏脸才为王道。”

蒋胜利脸上扬起一抹淡淡笑意,随后在榻榻米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道:“这地方虽然喧杂了一点,不过越是混乱的地方就越适合谈判,因为没有人会在意我们谈判内容,只会认为那是酒后胡言。”

“蒋先生喜欢就好。”

楚天大笑了起来,伸手把一杯清酒推了过去:“其实我选这个地方倒没有太大深意,而是听说这里的女体盛最有名,我想蒋先生虽然享受过不少人间佳肴,但在少女的处子身上吃肉喝酒、、”

“应该还没有试过吧?”

污文 纯文字 那一晚老师把她给我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