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 湿 污 色 小说 浪黄小说

“在你心里,一直就是这样看我的?”迎着他淡然甚至有几分不屑的目光,她轻声问道。

“我对你本来倒也没什么看法,反正就是个女人,能用的时候用用,不能用的时候调调情也未尝不可。”他笑了笑,忽然倾身凑近她:“其实,你还真的挺有味道的,那些女人对我总是一副献媚的模样,太过温顺和讨好巴结,我玩着已经腻味了。”

无视她眼底让他微微揪心的荒凉,他眸中闪烁着愉悦的光芒,以低沉磁性的声音低喃道:“偶尔的抗拒,会让人更有兴趣。”

眼底的愉悦光芒忽然一敛,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森寒,他站直身躯,垂眸盯着她:“可惜,你的自以为是,现在让我反感得很,就算你滋味确实不错,也抵不过我心里对你的厌恶。”

肖湘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看着他,就像是在看着某场演出,又或是……看一个小丑在她面前卖力地表情。

这样平静的眼神,让慕子川忽然就心烦气躁了起来。

他别过脸,耙了耙额角略有几分凌乱的刘海,以此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瞥见不远处两个盯着自己看个不停,眼底分明开满了桃花的女孩,他忽然一扬唇,对她们勾了勾手指。

两个女人又惊又喜,却又满脸狐疑,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在暗示她们过去?这男人可是慕家大少爷,她们在杂志上见过他上封面的。

没想到真人不仅长得比在杂志上的帅气,而且,那气质简直迷死人不偿命。

“以后不要再来打搅我的生活了,跟在我身边只会做坏事。”丢下这两句话,慕子川转身向两个女孩走去,“两位小丫头想去哪?我今天放假,要不要送你们一程?”

丫头……还站在原地的肖湘止不住浅浅笑了笑,这种时候,是该要走了,只是两条腿却如有千斤重那般,就是迈不开半步。

两个女孩根本没有半点拒绝,立即就一左一右挽着高大帅气的男人,向车子这边走来。

“这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么?是大二的学姐。”其中一个女孩看着肖湘,当然是知道他们刚才在这里说了好一会的话,才估计这么说道:“慕大少,你认识这位学姐?”

“以前认识。”慕子川笑了笑,主动为他们将车门打开。

以前……那就是说,现在不认识了。

两人何等聪明,哪里听不懂他话语里的意思?

过气的女人,用过就丢的脏手帕,不是?

那挑衅而又不屑的目光,让肖湘顿时一阵反感。

以为自己可以平静的,但事实上,看到慕子川真的和两个女孩上了车之后,她还是淡定不下来。

坐在驾驶位上的慕子川连半眼都没有看过路边的女孩,一脚踩在油门上,车子迅速滑进车道,还没等肖湘反应过来,车子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肖湘看着已经没有他车影的大道,愣了好久才把他刚才说的话全都吸收了进去。

以后不要再去打搅他的生活,跟在他身边只会做坏事,这是什么意思?不要找他……

心里如同被利器刺了一下那般,只要一想起那话,心尖瞬间又被刺得血淋淋。

什么叫不要找他?还没把话说完就这样走了,还当着她的面将两个花痴女人带走,这男人,怎么可以这样!

她用力跺了跺脚,直到慕子川不在了,所有的冷静也在瞬间奔溃。

她气,她根本就无法冷静,根本没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气死她了,发什么神经,下午不是还一直抱着她吗?怎么说变就变了,这男人脑袋瓜里到底想着什么?

他到底在想什么……

其实人家不是已经将话说得很清楚明白了吗?有那么难懂吗?她又不是没学过语文!

站在路边,无视路过的人投过来那些狐疑的目光,她又笑又哭,表情怪异得连自己都看不下去。

已经很清楚明白了,她还在期待什么?是呢,她到底在期待什么呢?期待他忽然回头,忽然出现,告诉她其实刚才说的话,不过是为了气她,那不是他心里真正的想法,什么都不是?

傻了么?当她是傻子,还是当他真有那么无聊?

她到底还在期待什么?

无力地蹲了下去,她抱着自己的双膝,该哭的时候,反倒却笑了……

湿

不远处的道上,两个女孩还一脸兴奋地看着前头开车的男人,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幸运,不过出来一趟,就遇上了慕家大少爷,甚至还有机会坐上他的车。

这车子虽然看起来不奢华嚣张,但,却是绝对的名贵,她们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坐过这么豪华的名车?

只是慕大少上车之后整个人就安静了,和刚才在外头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现在的他不仅安静,还冷得很,让她们想跟他多说两句话都不太敢。

终于,其中一个女孩忍不住小声道:“慕大少,你……你想去哪里?我们……”

忽然一个急转弯,两人一下子撞到了一起,尖叫的声音还没有来得及出口,车子已经在路边停了下来。

“滚。”坐在前头的男人冷然开口道。

两个女孩面面相觑,完全反应不过来,他……是不是在跟她们说话?

“再不滚,我不介意亲自将你们扔下去。”低沉醇厚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语气在瞬间加重:“滚!”

两人猛地到第一口凉气,这次再不敢有半点耽搁,迅速打开车门,惊慌失措地下了车。

直到车子转眼间消失在道路上,她们还是回不过神来,刚才那个男人,好冷好吓人……

慕子川并没有走远,只是在前头路透掉了头,便开车回到学校后门外头。

他真的回来了,如肖湘所期待的那般,但,沉浸在自己哀伤中的女孩却不知道,他也不打算知道。

将车子停在拐角一个完全不起眼的角落里,他将香烟抽出,啪的一声点亮,深邃的目光锁在远处蹲在地上的女孩身上,一边安静抽烟,一边默默看着她。

直到女孩在地上顿累了,站起身慢步往学校走去,知道她进了门,视线里再没了她的身影,他才将手里的香烟掐灭,缓缓将车子开走……

推开房间的门,淡淡扫了眼室内的一切,慕子川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在椅子上坐下。

“说了什么?”将香烟点着,他慢悠悠问道。

阿雷看着他,粗声道:“什么都不愿意说。”

慕子川扫了眼倒在地上,还在不断呻吟的男人,浓眉挑起:“不说?”

那个男人,虽然被摁倒在地上,也虽然唇角带着一点血丝,但其实伤得并不重。

阿雷阿筹下手很有分寸,不会真的将他弄得重伤,但,受的苦绝对不少。

这才是折磨人最厉害的手法,这样的方式,不需要将人弄死,可以让他们慢慢玩下去。

不过,玩了一整个下午,夏国良依然什么都不愿意说,到也有那么点骨气。

慕子川吸了一口烟雾,再慢慢突出,忽然倾身响起,利眸盯着他的眼:“不说,是为了那个女人?”

没错,现在被阿雷一脚踩在地上的男人,就是从北冥夜手下的视线里消失,落在他们手中的夏国良。

说起这个夏国良,只怕现在整个东方国际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也没有谁不想知道他在哪里。

北冥集团和四海集团的斗争,早已经牵动了整个东方国际商界所有人的心,让大家牵挂了那么久的关键人物夏国良,只怕谁也没想到,这一刻他就在东陵,在与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半点关系的名川集团老板慕子川的手里。

听慕子川说起“那个女人”,夏国良猛地抬头看着他,哑声怒道:“你们见过阿敏?她现在怎么样?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你说我们可以对她做什么?”一旁的阿筹冷冷哼了哼,不等慕子川开口,便抢先威胁道:“不赶紧将事情的缘由说出来,我们要对那女人做什么,很快就会有人拿着摄像机拍摄下来给你看。”

“你们敢!”夏国良一脸怒意,气呼呼道:“阿敏不会这么容易落在你们的手里,别以为这么吓唬我,我就会相信!呸!想得美!”

“不错啊,还是个痴情种。”阿筹笑得不屑,看着慕子川:“大少爷,要不,让我去找那女人来,当着他的面玩玩,让他看看我们敢不敢?”

慕子川不说话,夏国良却大骂了起来,骂得也不过就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字眼,除了骂人,这一刻他还能做什么?

等他骂够也骂累了,慕子川才看着他,扯开一点笑意:“我向来欣赏你这么深情的男人,但如果是个愚蠢的人,那我不仅不欣赏,更会唾弃。”

夏国良冷哼,反正不管他们说什么,他就是不愿意理会。

慕子川也不气,依然淡言道:“是北冥夜给了你好处,让你做完那一切之后就故意躲起来,是不是?他还主动为那个女人偿还巨额赌债,甚至承诺以后让你们在一起?”

夏国良还是不说话,闭上眼慢慢调整自己混乱的呼吸。

慕子川低沉的声音继续响起:“你好歹也是个生意人,怎么这次却那么糊涂?只因为那几亿的赌债没能力偿还,北冥雄也不帮你,所以,就伙同北冥夜报复起北冥集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夏国良冷哼。

“你知不知道无所谓,不过,有一件事你确实不知道,那个叫阿敏的女人,你知道她是什么人?”慕子川随手丢下指尖的烟蒂,慢悠悠从裤兜里取出手机,不知道打开了什么,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立即从手机里传了出去:“先生,我是一四三七,我现在和他在一起,正在去维纳斯的路上,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两个小时之后我才会开机……”

“先生,我是一四三七,他今晚有点心绪不宁,似乎在担心他女儿,我怕他最终会不受控制自己跑回去,要不,我直接将他杀了?”

“先生,我是一四三七,我们三个小时之后会到达……”

一四三七,一四三七……录音里的女声不断在重复着单调的汇报,虽然那把声音依然那么熟悉,熟悉到只要一听到,夏国良就会感到心里某个地方莫名柔软,可现在,她却在用冰冷的话语,向那个“先生”汇报自己的一切举动。

她甚至……建议“先生”为了不让他有机会跑回去误事……而杀了他。

她竟想过要杀他!

如果不是那位“先生”不同意,他现在是不是已经死在自己心爱的女人手里了?他曾经那么疼惜那么爱,为了她愿意付出一切的女人,居然,只是一个别人安插在自己身边的棋子。

“要不要我告诉你,那位先生是什么人?”慕子川看着面如死灰的夏国良,唇角的笑意依然好看得很:“不过,那男人在东陵的势力太大,要拿到他的电话录音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估计,得要等上好一段时间,还不知道是不是可以。”

他笑,夏国良却用力闭上苦涩的眼眸。

在东陵势力这么大的人,还能有谁?

一切只怪他自己,不仅贪心,还好色,也小气……

“回去,告诉那老头北冥夜所做过的一切,让他们也尝尝被人出卖的滋味,否则,你所受的一切,就白受了。”

男人的声音如同魔咒一样,一直在夏国良脑袋里徘徊,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间房间,又是怎么被带到车上的,他只知道,他们骗了他,那个女人一直在骗他!

她该死的,竟敢和其他男人一起骗他!

等阿雷将夏国良带走之后,阿筹才看着慕子川,皱眉道:“大少爷,手里有这么有用的信息,也不早点拿出来,让我们白干活了。”

慕子川淡淡看了他一眼,完成这事,心里却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

他走出房间,淡言道:“你以为这东西有这么好拿?我也不过刚拿到……”

那男人,怎么会是这么好对付的?想要对付他,代价太大。

“让阿雷小心点,这次别再出差错。”

“大少爷放心,这条路是新开发的,绝对的安全。”阿筹走在他身后,拍着胸口道:“保证不会有人发现。”

黄 湿 污 色 小说 浪黄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