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污的那种 啊不要好

米乐抬脚看着脚上的泥土,郁闷的说:“早知道,我应该换一双鞋子来的,暖暖,我最喜欢的Sp!”

苏暖拉了米乐一把,安慰说:“你来的时候不就是穿了这一双,等下出去的时候,我给你买一双!”

米乐叹了一口气说,“算了吧,扛到回燕京再说吧!”

两人此刻走的是一条乡村小路,只是简单的铺了石子的路,不但凹凸不平,不久前似乎还下了雨,变得泥泞不堪,一脚下去几乎是要粘一些泥土的。

阿边在前面开路,现在已经小跑回来了,“夫人,前面就到了!”

苏暖抬眼看了看,眼前确实已经有个小镇子,门口有一个很大的茅草棚子。

米乐眼看了几眼,问阿边:“你找到人了没?”

阿边摇摇头,说:“村子中人不多,我确认了地址就会来了!”

苏暖点点表示自己明白,开口说:“先过去看看吧!咱们也不确定人到底是不是在这儿,贸然的就上门确实不好!”

这是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比最近的城镇也隔了一二十里的路,苏暖一行人到村庄门口的时候,已经有人等在了门口。

那中年男人,在阿边的介绍下,才知道是村长,也不知阿边跟他说了什么,看起来对苏暖他们的态度就不一样。

村长一阵寒暄,便带着苏暖到了李姐老家本宅!

苏暖之前跟米乐就商量好了,不说是来找孩子的,只说是李姐的朋友,正好路过这边,便顺便来看看!

啊不要好

李姐家的老宅在村庄的正中间,村长带门自然是没人去拦,之前苏暖听李姐介绍过自己家里的情况,李姐有一个小八岁的弟弟,家里有父母还有爷爷奶奶,都是住在乡下!

村长带着苏暖一行人进门之后,家里只有爷爷和奶奶,李奶奶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苏暖,完全不停村长说的话。

苏暖跟米乐对视一眼,寓意不言而明,米乐笑着迎了上去,拉着李奶奶的手说:“奶奶,我们是李姐的同事,正好路过你们这边,得知她家在这边,就过来替她看看你们!”

李奶奶眯着昏黄的眼,大约有七十多岁了,身子也有些佝偻,可耳朵不背,米乐的话她一句一句都听进去,不过还是不相信的问:“你们真是我大孙女的同事?”

苏暖也上前,带着亲切的笑脸说:“是的,奶奶,我们跟李姐都是同事!”

李奶奶也知道李姐在哪儿上班,虽然李姐跟家里闹翻了,可是还是会定期给家里打电话汇报自己的近况,再者苏暖是村长带来的,李奶奶倒是没为难多少就请人进去做。

同行的另一个保镖适时的把东西都拿了过来,这才彻底的改变了李奶奶对苏暖一行人的态度。

大约坐了半个小时,几人差不多该套的话也套了出来,该确认的也都确认了,苏暖跟米乐对视了一眼,便起身告辞!

回去的路上,苏暖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她沉思了一会儿,开口说:“蒙蒙不在这里!”

米乐也猜到了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很同意苏暖的看法,开口说:“是,家里面没有小孩子的痕迹,而且李姐的爷爷奶奶,似乎不知道蒙蒙在老家,甚至不知道李姐生病了!”

苏暖也赞同米乐的说法,她当时跟李奶奶聊天的时候,老人家还拉着苏暖的手说了好大一通李姐很苦,自己也很想她的话!甚至还要苏暖带话,让李姐今年过年有时间带着孩子回来看看!

去李姐老家的结果是收获不大,苏暖和米乐有点儿急躁,如果蒙蒙不在这里,那会在哪儿?

不过,当天下午阿边就带回来了其他的消息,李姐的爸妈在城镇上也有一套房子,而身边的人似乎还见过有这么一个孩子!

苏暖当下心中一紧,她看着阿边,问:“她们不会真的把蒙蒙给卖了吧?”

阿边皱眉,说:“情况还在核实,不过这件事情有很大的可能性,现在她们家的房子是最近才买回来的,而那之后蒙蒙就不见了!听邻居说,李家的人说李姐出了事,孩子自己带不好,已经过继给亲戚养了!”

苏暖听到这儿,脸色黑沉已经抑制不住的怒意,她咬牙说:“怎么能撒这样的谎言!蒙蒙那孩子还这么小!”

阿边具体跟进了这件事情,自然是知道这些事情的始末,现在事情已经一点一点的接近真相,就连他也不敢相信,在现在的华夏,居然还有亲人卖掉自家孩子的事情!

啊不要好

苏暖叫阿边再去查,顺便准备去李姐爸妈的家里找找看,而米乐接了一个电话后,整个人都怒火中烧的走了回来!

“暖暖,找到蒙蒙了!”她盯着苏暖,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话。

苏暖眼眸闪烁,亮晶晶的盯着米乐,不可置信的问了句:“是真的?”

米乐点点头,这件事情不光是她们在查,她给陆海生也打了个电话,蒙蒙对于陆海生来说不陌生,况且他也很喜欢那个孩子!所以第一时间就把事情吩咐下去,要尽快的查明!

“恩,陆海生说蒙蒙在陈家!”米乐眯眼沉声说。

苏暖听到回话,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不可能,先前她们第一个怀疑的就是陈家,可陈大志的表现已经后来阿边去查的结果都显示,蒙蒙不在陈家,这会儿怎么又在了?

米乐面色不善,开口说:“因为,蒙蒙今天才回的云城!”

苏暖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转悠不过来了,她们已经确定了李姐的爸妈把蒙蒙给‘过继’给了别人,这下怎么又冒出来,蒙蒙带陈家呢?

“消息准确?”苏暖疑惑的问。

“陆海生说,今天有人见到过蒙蒙,而当时他跟陈大志的妈妈在一起!”

此刻,一切的事情似乎变的有些诡异起来,按照她们说的,蒙蒙被李姐带到了老家,之后李姐精神出了问题,蒙蒙下落不明!

米乐也想不明白,沉吟了会儿说:“不管这件事的内情如何,找到蒙蒙是最好的,但是如果蒙蒙在陈家,李姐肯定不会愿意,我们当务之急是回到云城!”

苏暖点点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另一位保镖,对方点点头就打电话,可能是通知阿边,这边苏暖刚和米乐收拾好东西,电话却想了。

苏暖拿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疑惑的接起来,那边传出个苍老的声音,还带着一点哭腔,苏暖疑惑的看着米乐,出声问:“请问你找谁?”

“苏暖吗?我是李奶奶啊!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外孙啊!”那个苍老的声音,抽泣着说。

苏暖一下子想起来,今天从李姐老家出来的时候,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李奶奶,主要是为了能联系到李奶奶,得到一些关于蒙蒙的消息,还有就是实在是看两个老人可怜!

没想到,这才几个小时不到,李奶奶就打来了电话,苏暖听到李奶奶的话,心中一沉,声调提高的问了句:“李奶奶,您慢慢说,出什么事情了?”

那边李奶奶一直在抽泣,似乎气息都跟不上来了,正要回话的时候,苏暖听见那边有人在说话,‘妈,你在给谁打电话?是不是那个逆女?’

接着电话就被啪的一声挂断,米乐在苏暖高声问话的时候,就已经走了过来,见苏暖茫然的看着手机,焦急的出声问:“怎么了?”

啊不要好

苏暖回过神,神情严肃的看着米乐,开口说:“好像是李奶奶那边出事了!”

此话一出,米乐的脸色也变了,苏暖想起来刚刚李奶奶说的救救我的外孙,现在这么细细一想,可不就是蒙蒙吗?

苏暖神情很紧张的看着米乐,抓起收拾好的东西说:“走,先去李奶奶家看看!”

这次苏暖跟米乐赶到小村庄的时候,可不像是刚刚来过的那么安静,村中的狗吠震天,从村口看过去,似乎还有人小跑着,苏暖和米乐对视一眼,加快了脚步往小村庄去。

而不出她们所料,出事的果然就是李奶奶的家,只见刚刚还人迹罕至的小村庄,李奶奶的家门口却是围了几圈的人,一个个指指点点的跟身边的人在讨论着什么。

李奶奶的屋子中,却传来一群人的争吵声。

“真是造孽啊,这你家媳妇怎么如此狠的心?那可是她亲外孙!”

苏暖站在人群外,自然就听到那些村民的议论声,她站在门口,不准备直接进去,听见另一个人说。

“是啊,照我说啊,小李那丫头听话懂事,这些年在外面吃了不少苦,虽说跟家里闹翻了,可每个月不都是寄一笔钱回来?李姐媳妇口上说不认,那钱她不也用的心安理得!”

“哎!难怪李家媳妇说自己儿子结婚的钱有了,就连房子都在镇上买了一套,原来是卖外孙的钱!”

……

叽叽喳喳的一群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苏暖和米乐听了两三句就明白了过来,看来跟她们之前想的一样,李家奶奶和爷爷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现在,只怕是说漏了嘴,所以才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苏暖和米乐对视一眼,就推开人群挤了进去,屋子中已经有村长带着几个人劝架,李家奶奶坐在桌子边,哭的捶胸顿足,而李家爷爷蹲在门槛上,一口一口抽着旱烟!

苏暖刚出现,李家爷爷眼睛就亮了,起身踉跄几步快走过来,眼泪汪汪的一把拉住苏暖的手。

苍老的声音带着祈求和期望:“孩儿,你救救我曾外孙吧!”

李家爷爷这么说着,因为衰老而变得有些佝偻的身躯都要跪下去,苏暖身体支撑不住,只能使眼色让一旁的米乐帮自己。

“李爷爷,您先起来,咱们有话好好说!您别激动!”苏暖一边拉人,一边柔声安抚。

大约是老爷子的动作太大,又或许是苏暖几人的穿着就吸引人,她们一出现,本来还喧闹的小院子突然就安静下来,屋子中也颤颤巍巍的走出了一人。

“是苏暖吗?苏暖来了?”苍老的声音带着哭腔,苏暖抬眼看去,李奶奶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出门的时候差点儿被门槛给绊倒!

苏暖忙过去搀扶着,出声安抚:“李奶奶,是我,您别着急,我们慢慢说!”

啊不要好

李奶奶抓住苏暖的手,抽泣着说:“苏暖,你救救我的曾外孙啊……”

这话还没说完,苏暖感到李奶奶被人猛地拽了过去,接着是带着怀疑的质问声:“妈,这都是谁啊?你跟人瞎说什么啊?”

说话的人是个中年妇女,苏暖猜测很可能就是李姐的妈妈,出于礼貌她还是点点头,做了自我介绍!

只是没想到,苏暖还没说完,李妈妈就一脸怒气的看着苏暖,伸手还要推她:“走走走,我们不认识你说的那个女人,也跟她没任何的关系!我们家不欢迎礼貌,快走!”

那人推的苏暖猝不及防,差点儿都要后退被绊倒,站在苏暖身后的阿边,皱眉赶紧上前,挡在了苏暖的面前,一脸不善的看着李妈妈。

李妈妈动作一滞,明显被突然出现自己身前的阿边给吓蒙了,回过神瞪眼看着阿边,结结巴巴的说:“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这可是在我们村,由不得你们乱来!”

阿边不回答,只是冷着脸看向李妈妈,眼神就足已让她们不敢轻举妄动。

而李奶奶跑过来想把拦住的李妈妈给扯开,嘴里还哀怨着:“你让开,这是我的客人,跟你们没关系,我们李家没有你这么狠心的人!你们走,都走!”

李妈妈被扯的闪到了一边,可李奶奶毕竟年迈,体力一点儿也不敌李妈妈,也只是稍微的推开了些,在另一边的李爷爷也怒了,低吼道:“这是我老李家,你这个外人吵什么?我们还没死呢!这家你做不来主!”

老爷子虽然老了,可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十分的有威信,这话一出整个院子先是沉寂了几秒,接着李妈妈反应过来就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

坐在地上,撒泼的说什么,他们老李家不把人当人!

看的苏暖和米乐一愣一愣的!而在争吵中,李奶奶大约太过的气愤,突然身子就往后仰,村长最先发现,大声的招呼着。

一时间整个小院子都闹哄哄的,有争吵的,有冲进来帮忙的,苏暖差点儿被人给绊倒。

她一步一步后退想要退到墙边安全的位置,而阿边两个人则是保护着苏暖和米乐两个人,显然就顾忌不上。

一个人大约太过的着急,从院子外冲进来的时候,猛地撞了一把苏暖,差点儿把她给撞到,眼前就要倒地,突然苏暖的身子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拉了回去。

接着自己就撞入了一个熟悉的臂弯,苏暖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仰头去看,那人正好也低下头,俊俏的脸庞上那一双温柔的眼眸都要溢出来水。

苏暖心中一怔,当即开口叫了一声:“阿白?!”语调有不可思议也有惊喜。

乔白嗯了一声,把苏暖的身子稳正,半环着她说:“有没有被踩着?”

苏暖摇了摇头,整个人转过身子,抓住乔白的手臂,笑弯了眼问:“阿白,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出差吗?工作都做好了?”

超级污的那种

乔白眯眼笑,一直看着苏暖,那勾唇的浅笑和身上的氛围都能透出他很开心,苏暖被瞧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头脸颊微微的红润开口说:“这么看着我干嘛?”

乔白摸了摸苏暖的头顶揉了揉,心想恩,还是这么的柔软,低声回答:“暖暖问了这么多问题,我在想要先回答哪一个?”

苏暖脸一红,刚要瞪乔白,就听见身旁米乐在叫嚷着:“我滴个乖乖,这边还乱作一团哎,你们两个打情骂俏能重新找个地方吗?”

苏暖这才反应过来,现在什么状况,她转头看着被众人围着的李奶奶,焦急的要跑过去,被乔白拉住,乔白摇了摇头说:“先别过去!”

接着苏暖就看见一个打扮很精致的女人正指挥着众人把李奶奶抬出去,送上车送医院!本来一院子的人还乱哄哄的,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了这个女人之后,各个都似乎被震慑住了,对方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乔白指了指那个女人说:“她叫evn,我的助手!”

苏暖这才恍然大悟,把猜测的眼神从对方的身上撤回来,点了点头说:“哦,这些天给我打电话的就是她吧?”

乔白嗯了一声,接着拉着苏暖走了过去,站在李爷爷的面前,恭敬的说话:“老爷子您别担心,保重自己身体才好,李奶奶的身子这些年都不好,我们带她去医院好好的检查一番!”

乔白本来是站在院子的最边缘,所以刚刚闹哄哄的众人都没有注意到他,直到他这么说话,才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力,大家这么一看!

我滴个天王老子哎!这个男人是电视中走出来的明星吧?咋这么好看呢?

李爷爷听见这话,抬头狐疑的看着乔白,似乎在问你是谁?为什么对我家的情况这么熟悉?

乔白面色如常,礼貌的回答:“李爷爷,我是苏暖的老公,同时也跟李姐很熟,李奶奶的身体状况就是李姐说的,她一直都很担心二老!”

乔白的话说的李爷爷眼眶都红了,他擦拭了眼泪,说了几个好字!而周围的那些人听到乔白的话,都是一阵唏嘘!

乔白没打算做过多的停留,他转而把视线定在了李妈妈的身上,苏暖能明显的感觉到乔白的气势都变了,有一份的睨然,“作为李姐的妈妈你不处处为她着想就算了,居然还会算计她,这件事情你知道对李姐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吗?你根本就不配当一个母亲,更不配当一个外婆!”

说完乔白就拉着苏暖外院子外走,而李爷爷什么话也不听非要跟着,苏暖见老爷子十分的担心李奶奶的身体状况,无奈之下也只能带上老爷子。

坐在车上,苏暖还是一瞬不瞬的盯着乔白,想不明白这个人不是应该在国外吗?怎么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呢?

突然她皱眉说:“阿白,你好像瘦了,脸色也不是很好!”

啊不要好

坐在前面的evn听见苏暖的话,浑身一怔,偷偷的斜眼想去看苏暖的脸色,就听见乔白低沉的十分平稳的语气回了句:“恩,想你想的,吃不好也睡不好!”

听到这话的evn整个人都僵硬了好吗?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总裁大人!我这是一不小心就被秀了一脸的恩爱吗?还有,您说谎可真是一点儿也不会脸红!

苏暖脸当即就红了,瞪眼看着乔白,伸手在对方的腰间掐了一下,乔白当即脸都纠了起来,皱眉不小心的溢出了一声痛哼!

“让你乱说话!”苏暖嘀咕一句就低头不在理睬乔白,完全没有看见乔白有些惨白的脸色。

乔白闭眼唇瓣似乎都苍白了一份,许久才缓和一口气,松了松握紧的手,低声的笑着凑到了苏暖的耳朵边,说了句:“那我留到晚上再说!”

苏暖蹭的一下耳朵都红了起来,她抬眼狠狠的瞪着乔白,责备对方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还有心调戏她!

一路上苏暖就没在理乔白,下车的时候,乔白倒是罕见的皱眉了,苏暖问了句怎么了?

乔白回头看了眼被人搀扶下车的老爷子,皱眉说:“那条路该修了!”

苏暖一怔,当即明白过来,乔白这话什么意思!这一路上在通往小村庄的最后一段根本就是通不了车的,而到城镇大路的这一段路也很凹凸不平,老爷子的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下一担心又被颠簸了一路,身子看起来更加的颤颤巍巍起来。

苏暖眯眼笑,似乎像是听到了乔白什么好话一样,开口赞同道:“如果你肯拿钱给李姐老家修一条路的话,我想李姐和蒙蒙都会感激你的!毕竟你现在可是乔氏的当家人,修一条路在你看来不过就是动动嘴的事情吧!”

虽然最后一句话,苏暖说的有些酸涩,以至于乔白回头带着浅笑盯着她,看的苏暖又浑身不舒服,瞪了他一眼。

乔白笑着说:“哈哈,暖暖,你现在是乔氏的当家女主人,乔氏的一切都是你说了算,所以你说修路我这就修!”

苏暖白了乔白一眼,说:“我可没那能耐使唤乔氏去做事情!”

乔白摇摇头,很不赞同的说:“不。你可以使唤我做事,你使唤了我,就等于使唤了乔氏!”

苏暖气呼呼的皱眉,说:“让你修条路这么难?哼!你不修我也有钱!我可以用我的钱来修路!这样李姐就会知道这条路是我拿钱修的,就算是感谢也是我!”

乔白摸摸苏暖的头,开口说:“对!只要走上这条路的人都知道是你苏暖修的,不过出资这种事情还是交给老公我来做,暖暖负责受人感激就好了!”

超级污的那种 啊不要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