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未婚夫派来的“卧底”

爱上未婚夫派来的“卧底”

我属于80年代的早期一代。人们说我们这一代的生活比较好,而且都是独生子女,是被宠坏了,保护着长大的。我的母亲是一名大学教师,我的父亲是一名公务员,家庭收入稳定,父母感情稳定。由于母亲的好管家,虽然不是特别富裕,生活也比较富裕,属于家庭的人永远不会担心油、盐、柴火和大米。而我基本上想要什么有什么,父母对我是体贴的,溺爱的。

但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被宠坏的公主或野蛮女友。我很少发脾气,大声说话的人很少,不开心就不说话;对爱情和婚姻没有很高的要求,只要符合我的外貌、工作收入和家庭背景就可以了。但是我认为情人应该互相照顾。这个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

大学毕业后,在父母的帮助下,我进入了一家会计事务所,有了自己的收入和爱情。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在一家更大的会计公司工作。他也属于80后一代。不到一年我们就分手了,因为我觉得他太不体谅人了。

例如,有一次我们一起吃晚饭,他说要吃火锅,那天我不想吃火锅,所以我很不情愿地同意了。但是他没有注意,我不得不和他一起去。路上我还轻轻地说:“这几天我有点干火,你看,脸上都起痘痘了!”他停下来看了看我额头上的痘痘,我想他会说:“那我们就不要吃火锅了,吃西餐吧。”结果,他拍了拍我的脸说:“没什么,我不觉得你丑!”

爱上未婚夫派来的“卧底”

爱上未婚夫派来的“卧底”

失望之下,我拖着脚步跟在他后面进了火锅店。当我在桌边坐下时,我根本没有动筷子。他一直不明白我为什么生气,一开始他说:“你怎么了?”“你累了吗?”然后他离开我,吃他的食物。这种事一次又一次地发生,我很失望,他说我“很难对付”,分手是很自然的。

很快我就有了第二个男朋友,我现在的未婚夫,他在一家公司做软件开发。他比我大三岁。我本该对他很满意的。我们相识后的第三年,我们的爱情到了结婚的地步。

就在去年春天,我男朋友向我求婚。他老了,父母都希望我们早点结婚。在这种情况下,我同意了,算了一下,今年的婚期为春节,因为我不想草率结婚,我也希望结婚的时间相对长一些;我的男朋友也不想耽误他平时的工作太多,所以他利用春节结婚只是为了满足我们各自的要求。

我们有半年的时间来准备。早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的父母就买了一栋新房子并搬进来了。我过去住的房子还没有卖出去。这是为我准备的。那座三室一厅的老房子装修得很好。她的父母承担了装修和购买家电的费用。

爱上未婚夫派来的“卧底”

为了准备结婚,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只在单位做一些日常工作,拿到基本工资,还有一个较大的额外收入的项目给别人做,就是为了有时间。当我父亲装修完房子,我经验丰富的母亲采购大型家具和电器时,我采购了漂亮的窗帘、装饰画、床上用品和餐具,包括婚纱和结婚礼服。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但在那年夏天,我开始莫名的郁闷,看到我父亲忙碌的在装修新房子,母亲买各种家具电器来计算,像一个男朋友不管,像往常一样忙着生意,如果婚姻是我的家人,和他无关。我有更多的时间,他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更少。

渐渐地,我心里觉得不舒服了,是不是他觉得订婚了,反正我也跑不掉了,他就不会太注意我了?当然,他解释说那不是,他是在为我们即将拥有的小家庭而奋斗,他有很好的收入,我可以享受更多。所以再说分工最合理,男主外女主内。看到他是对的,经过一番解释和安慰后,我松了一口气。

但过了一会儿,心还是感到失落和惆怅。有一天我会去做一套唐装,这是婚礼上用的第二套西装。白色的婚纱之后,是红色的唐装。脱下西装后,他还会穿上唐装。我已经预订了一家裁缝店。我已经安排好让他那天午饭后离开办公室。

爱上未婚夫派来的“卧底”

他把这事全忘了。直到我不耐烦地等着打他的手机时,他才想起来。记得快来呀,结果他也来不了,说已经约好等客户了,只有等客户把事情做完他才能出来。我一直白等他,而他还在等客户?我气得转过身去,整个下午都不接他的电话。

爱上未婚夫派来的“卧底”

那天晚上他下班回家,发现我还在生气。他沉默地坐了一会儿,说:“你发脾气了。你以前不会这么生气的。”

我以牙还牙地说:“这件事已经被你心上加厚了,这件事放在过去,根本就不会发生。”我心里想,直到他追上一个女人,他才把她完全放在心上。如果我们追上他,就不会把你当回事。这些小烦恼可能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关系,但我总是感到很不舒服。他感觉到了,问我在想什么。我说没有,一切都很好。我能说什么呢?有的若有若无情,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小题大做,但心里真的有什么地方不体谅,往往有一种不清楚的委屈。

去年11月底,天气很冷。有一天,他对我说,“海南是合适的季节去。你想去吗?有一个机会。”原来是一家银行和他有业务往来,他为他们编写了一个特别理想的软件。为了感谢他,当他们一行人来到海南时,银行为他预留了一个座位。但是他几天都不能离开,所以他让我享受免费旅行,他同意了。

爱上未婚夫派来的“卧底”

他认真地说:“原谅我没有和你在一起。你一直心情不好。出去找点乐子。”我想了一会儿,真的需要调整心态了,不然怎么做自己的新娘呢?所以他同意了。

他给我提供了所有的旅行用品我需要,但我离开那天他太忙了,我送行。汽车带我去提前的起点,从银行和旅行团之前可以到达,我匆匆离开,留下我独自等待一群我不知道。恐怕这次不会太寂寞,是吗?

一辆奔驰车来了,八九个兴奋的男男女女跳下车,互相拖着行李。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下了车四处张望,发现了我,急忙走过来:“你是倪娜吗?我的名字叫小梁。你和我们一起去海南!”小梁(化名)看着弗兰克,亲切的话语,让我对他有了很大的信任。小梁一路照顾我,除了我,他们都是同事,彼此很熟悉,我是外宾,他怕冷落我,愿意离开同事,经常陪我,我们几乎形影不离。

是小梁特别体贴,还是我已经郁闷了很久需要告诉人呢?总之,我很快就有了依靠小梁的感觉,如果他不走在我身后,我必须停下来等待。他很快成为我的陪护和专业摄影师,入住酒店,他一定会把我的行李从车上搬到我的房间;晚饭时他帮我煮汤和蔬菜。其他人也开始取笑我们。

爱上未婚夫派来的“卧底”

我记得假期的最后一天是在三亚湾的海滩上泡一个下午。蓝天白云,大海清澈,沙滩柔软细腻让人沉醉,我们在沙滩上跳来跳去踏水踏浪,又玩了一会儿沙滩排球,玩累了,我在甲板上的椅子上睡着了。当我醒来时,我发现身上有一件外套。除了小梁,我旁边没有别人。其他人呢?他说他和导游一起去海上冲浪了。我问你为什么不去?他说我支持你。

爱上未婚夫派来的“卧底”

我被感动了。是的,我非常需要陪伴。小梁的体贴让我心里觉得很温暖,我想,即使一个男人在,可能是给了我一件外套,也跟着大海玩疯了。我什么也没说,把头轻轻靠在小亮的肩膀上,感觉他在微微移动。

没想到这么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他突然脸红了,结结巴巴地说:“你知道,这几天我陪你照顾你,是你男朋友托付的。我抬起头。“你说什么?”他看着我的眼睛,点了点头。“他和我是非常亲密的朋友。临走前,他告诉我这几天一定要好好照顾你!”

听了小梁的话,我大吃一惊。所以他对我好是因为他接受了我男朋友的佣金?那么他的善解人意,是在完成男友交给他的任务吗?而我这个傻瓜居然以为他和我一样,愚蠢地落入了他温柔的陷阱,差点爱上了未婚夫派来的“卧底”。

我男朋友在出口处接我,把行李递给他。他们拍拍彼此的肩膀,互相理解。我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回家后,我问男友为什么要在我身边安插一个“卧底”。他笑着说:“什么卧底?那是我的护卫!”还问我小梁是否特别注意。我怎么回答呢?我无法回答他几乎使我爱上了他,我只能说一切都好。

从那以后,我很沮丧,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是一个准新娘,却被另一个体贴的男孩吸引。我看看我自己的感受,是不是爱我的男朋友还不够,如果是这样,嫁给他就不要伤害自己和伤害他了?

所以我必须找个人来倾诉,让我的感觉井然有序。再过一个多月我就要成为新娘了,我不想带着感情包袱步入婚姻的殿堂。

爱上未婚夫派来的“卧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