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时候我们一同取过暖

张凯在电话中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情感故事,他说因为没有好工作,他心爱的女孩离开了他,他的人生没有了目标。2月25日下午,记者采访了张凯。

应聘者:张凯今年25岁

记者:黄jianqiang

面试:2月25日

面试地点:国芳百盛四楼酒吧

我问娜娜有没有男朋友。她说。我真羡慕那个男孩。

我和娜娜(化名)是在一家公司实习时认识的。娜娜是个陌生人。我的家在兰州。

实习期间,我和她在同一个办公室,做着同样的工作,共用一张桌子。没有多余的空间给新来的实习生。这也意味着如果公司想在未来接收新员工,她和我不能同时留下来。我真的不在乎,娜娜对实习很认真。

实习结束后,我待在家里等待工作,奶奶则在学校等待公司的决定。当我在家里无事可做的时候,我和她一起玩,一起逛街,收集招聘信息,和同学们开散伙饭,去KTV唱歌。我发现和娜娜在一起时间过得很快。

毕业了,我被单位录取了,那天晚上看到娜娜,看到她眼睛红红的,我为她感到难过,她没有被录用。我问娜娜是否想去。我说过我会帮助她的。她同意了。娜娜最后进了单位销售部。

2006年6月30日,娜娜正式上班。那天早上我看到她带着一个大行李袋和一些新员工出了城。我去火车站送她。当我离开的时候,我站在候车室里看着她的背影。我对自己说:“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艰难的时候我们一同取过暖

我的工作越来越无聊了,所以我下班后上网。那天娜娜给我打电话时,我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通话结束时娜娜说:“有空给我打电话。”我答应了,从那以后,她给我的电话越来越多,每次我们都聊得很开心。那天我给娜娜打电话,是“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我打电话给娜娜的朋友和同事,但是联系不上。好几天没有娜娜的消息了。那天早上我打电话给导演说:“我拍完了。我在这里没有未来。”所以我辞掉了工作,去找娜娜。

娜娜买了一部新手机,换了号码。

临走前,我问娜娜有没有男朋友。她说。那时我真羡慕那个男生,能有这样一个女朋友。我也对他们说了些祝福的话,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酸溜溜的。娜娜看见我说:“你说不要让它看起来像死亡。”

我们追逐工作,谁能给谁一个承诺?

我辞职去北京找工作了。一个月后,我回来了。在那里找工作不容易。从那以后,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娜娜打电话问候她,每次我挂电话的时候都会说“保重”。

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后,我感到无聊的时候就抽烟,想知道娜娜是不是吃了东西,在做什么,是去上班还是休息,还是像我想起以前那些快乐的日子一样无聊地坐在那里?我没有工作的时候呆在家里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2007年2月25日,我的朋友叫我去广东工作,奶奶说要送我,我说不,说了很多不,然后我们都无话可说,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不知道说什么,我们沉默了几分钟。其实我们都有一颗不愿意解释的心,我们东奔西跑,追逐工作和机会,谁能给谁一个承诺?最好什么也不说。

我挂了电话,上了火车,一路上一言不发。娜娜出去工作时,她在火车上的感觉和我现在的感觉一样吗?我想了很多。

在广州休息了一天后,我被一个熟人介绍到一家工厂。

第一天上班是上夜班,并且被通知还是两个月前,在车间工作只能站着,站到双腿酸。看看我的表,我还有6个小时可以下班。

娜娜说她经常工作超过12个小时。我意识到她的困难。

所以我在那里站了三天,最后我放弃了,又回来了。当我回到家,想到奶奶每天要上12个小时的班,有时还要在周六和周日加班,我感到很难过,我想到了她,然后又想到了我。

我一直在想,我会用我的余生来爱她。

我从广州回来一个月,期间我沉迷于网络游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在游戏中疯狂地杀人。我给自己下了迷药。我想摆脱对工作、未来、生活和人际关系的焦虑。

我的朋友鼓励我向娜娜表白。

我早上起得很早,想着如何告诉她我的想法。抽完一支又一支的烟,我去找娜娜,她和别的女孩子住在一起。娜娜说她饿了。我一路上都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前一天晚上我想说的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我买了些吃的,当我回去的时候,我鼓起了勇气。我说:“让我问你一件事。我喜欢你。你觉得怎么样?”娜娜笑着说她不知道。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朋友身上时,我总是给予他们很多关注。我又问了一遍,娜娜笑着看着我说:“我不知道。”

艰难的时候我们一同取过暖

这就是第一次忏悔的结局。我不知道她说“我不知道”时在想什么。下午,我回到兰州,在汽车站等车。当汽车来的时候,我正准备上车,奶奶说:“注意,路上小心。”我真想回去给她一个拥抱,但我没有。我上车后就后悔了。我一直在想,我会用我的余生来爱她。

直到一周前,娜娜才因为上司训斥她上班迟到而辞职。

我同学的叔叔需要帮忙在武汉开公司,所以我同学让我去。娜娜当时心情不好,所以我鼓励她和我一起去武汉。在我们去武汉之前,我们没有工作。有一天,我在家里上网看奶奶的视频。表姐说:“阿姨,快来看你的儿媳妇。”我没有向妈妈解释任何事情,我很高兴。我的母亲、父亲、祖父和祖母那天来看我,娜娜笑得很不自然。

我们漂泊,但心在的地方是岸,爱在的地方是家!

2007年7月6日,我们去了武汉。不幸的是,在我们到达武汉的前一天,我同学的叔叔出了意外。7月7日凌晨1点45分,我和娜娜下了火车,拖着疲惫的身体找地方休息。第二天,我们去了那家公司,要求一份工作。当我们从代理处回来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我们不想直接回兰州。娜娜想在武汉找份工作,于是我们去找出租房。

那天剩下的时间我们都在找工作,然后回到出租屋。最妙的是,在漫长的一天结束后,我和娜娜可以在晚上到处闲逛。虽然我们漂泊,但心在的地方是岸,爱在的地方是家!我们过着简朴的生活,品尝着它的甜美。在那段时间里,我为她做了一件我小时候从未做过的事:我给她的脚送水,当她说她的脚在晚上很冷时,我扶着她的脚睡觉。我真的很喜欢她,喜欢到连我都不相信的地步,怕有一天会失去她。

2007年9月初,我和娜娜都找到了工作。我们每天上班,然后回到我们的小“家”。后来,我发现每天都有很多人给娜娜发短信打电话,有男有女。有时,当我看到她和别人笑得那么开心时,我有一种模糊的感觉。有一天我回家晚了,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说:“老婆,记得去吃饭。”天气冷的时候不要感冒。”晚上10点左右,她给我回了短信,说:“我刚醒来。不喊。”她很生气。过了一天,她说她要搬出去。我问为什么?她说她爱上了一个和她现在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人。她想离开我的原因是她不想再过这种简单的生活了。看到我每天都玩得很开心,她很难过。

记者的注意

漂泊,不管有多远,其实都是两脚之间的距离。生活中,无论爱情多么强烈,没有物质上的保证,没有事业上的支持,两颗心不可能长久。

我的婚姻成了我母亲讨价还价的筹码。电梯坏了,我坠入了爱河

艰难的时候我们一同取过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