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下孩子,公公不让我进门

(天山绿洲)

档案整理:cabo

芮芮的五官很鲜艳,一扇门给人一种美不可方物的感觉。她舒适地坐在我对面,脱下帽子,长长的卷发披散在瘦削的肩膀上,她的小脸又白又漂亮。一个眼神是很好的气质类型:笑容是淡的,说话的表情是淡的,甚至声音也是淡的,家庭教育是很好的女孩。但是这个女孩已经做了两年的未婚妈妈了。

19岁

我爱上了一个男孩

在18岁的时候,我从高中毕业,考上了大学。在大学里,我静静的做着自己,毫无争议,上课,上课,食堂,图书馆,宿舍,半年不变的轨迹。直到乐翔出现在我面前。

岳翔也是徐州人。和我一样,他是新生,但他比我更引人注目。仅仅半年后,他就加入了学生会,成为了校乐队的一员。他的架子鼓非常好,正是这个架子鼓让我们相遇并相爱。

记得那是初春,寒假刚开学,学校学生会组织了一个联欢会,迎接新学期的到来。我被系里推荐参加联欢会独唱,即使我再不愿参加这样的集体活动,还是被班长硬生生地拖到了舞台上,可能是因为我唱的英文歌曲《昔日重来》确实好听吧,演唱完毕引来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唱歌的时候,我觉得有人在盯着我的背。走下舞台后,我来到后台,看看是否有我认识的学生。正是这样一种好奇,我这辈子和岳翔绑在了一起。当我看到乐翔的时候,他甚至没有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直到我感到非常尴尬,才迅速地走进观众席。

生下孩子,公公不让我进门

乐翔的乐队登上了舞台。许多女孩尖叫着跳着。我坐在一个角落里,静静地看着岳翔的表演。

寒假在家刚过完19岁生日,妈妈就说我已经长大了,要珍惜自己,珍惜自己。我知道妈妈的意思。她和爸爸希望我在恋爱的路上小心谨慎。但我还是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了。我对岳翔一见钟情。

一个学期

岳翔紧紧跟在我后面

聚会一结束,乐香就站在我面前,对我坦白道:“我喜欢你,瑞瑞。我想爱上你。”

初春时节,我站在楼下的宿舍里,蜷缩在寒风中。我用脚趾踢小石子。没有说话,我紧紧地抱着我的手臂。乐翔脱下外套,坚持要给我穿上,转身就跑。他悦耳的声音在我头顶上盘旋。“我等你回答我,芮芮。”

晚上,我很长时间没有睡着。我不知所措,我该怎么办?跟着我的心走,还是听妈妈的规劝,好好学习,不谈爱情?

第二天,我决定等待,等待我的心情平静下来,来确定我是否也爱上了岳翔。我找到他,说:“岳翔,如果你愿意等我一个学期,我会给你一个答案。”

乐翔笑了,他英俊的脸上充满了自信,他说:“瑞瑞,只要你想,我可以做任何事。”那一刻,我陷入了恍惚,沉浸在岳翔阳光般的微笑中。也许,这是我与岳翔的第一份协议。

然后,虽然我还没有决定走哪条路,岳翔已经认为自己是我的男朋友了。他喜欢笑着对我说:“拉里,你看我们有多棒。你会唱歌,我会打鼓,我们来自同一个城市。我总是温和地微笑,不说什么。

乐翔并不在乎我的沉默,帮我打水,排队取食物,甚至帮我把脏衣服拿去洗。不久,岳湘追我的消息传遍了校园。许多女同学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好像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女孩。

我习惯了坦然的面对这一切,我想只要岳翔能坚持一个学期,他就是真的爱我。

我记得有一个周末,我和我的同学一起去市区购物,岳祥偷偷跟着我们,被发现了,竟然发誓要保护我们。哈哈,我和小咪都是他手抓着头不好意思的样子笑了。

当我晚上回到学校的时候,公交车正行驶在霓虹灯闪烁的街道上,几乎覆盖了这个古老的城市。我把目光锁定在岳祥身上,看着窗外的灯光不时地照在他的脸上。我发现我被他深深地吸引住了,但我平时的谨慎使我露出了谨慎的面孔。在那一刻,我决定我的一生只爱岳翔。

甜蜜的爱的时间

转眼间,一个学期过去了。

在放暑假的前一天晚上,乐香给自己穿上了一件新衣服,笑着说:“我在等芮芮的判决。”

我笑了,我想在以后的人生旅途中,岳祥的幽默会带给我很多笑声。我也郑重地对他说:“岳翔,暑假里,你来我家见我父母,我同意和你出去。”

生下孩子,公公不让我进门

乐翔高兴地跳了起来,把我高高举起,把我转了个身。

我们上了回徐州的火车,讨论如何见我的父母。乐翔是一个无所畏惧的人,似乎他什么都不怕,他的字典里没有害怕这个词。也许这品质也是我欣赏的,除了幽默,就是勇敢,都让我着迷。

我的父母都是典型的知识分子。我的母亲是一名教师,我的父亲是一家国有企业的技术员。他们喜欢岳翔开朗活泼的性格,认为这可以弥补我安静的性格。他们同意了,我和岳翔都很高兴。

见了父母之后,我们开始像胶水一样坠入爱河。我陪岳翔一起练歌,我们配合得很默契,朋友们说我们在秀恩爱,岳翔狠狠地抱着我,笑着说:“恩爱,学点!”每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会很害羞。

我仍然记得我大三的那个夏天。那天是6月18日,岳翔的生日。我们约好了去海边。那天晚上,我们背靠背地坐在岸上,听着海浪撞击岩石的声音。美丽的景色感动了我们的心。乐香看着我,神采飞扬。我感动得哭了,岳祥满嘴都是我的眼泪,那一夜,我们有了甜蜜的初吻,也就是那一夜,是我和岳祥的第二个约定,这个约定,是关于生活的。

毕业后。

我们是在红地毯上认识的

很快,四年的大学生活就要结束了,我们约定回到徐州,为我们自己的世界而战。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岳祥的家庭显赫,父亲是企业的领导,母亲待在家里给丈夫和孩子,岳祥也寄予了很大的希望。然而,岳翔的婚姻并不是他自己的。岳翔从来不愿意和我谈论这些所谓的困难的事情。

我不怪岳翔隐瞒我,因为我的心已经属于他了。我想岳翔一定不想让我伤心,只是为了我。连岳翔都不敢带我去见他的父母,我没有怨言。

我找到了一份英语老师的工作,当然,岳翔进入了他父亲的公司。我又开始担心了,就像我第一次见到岳祥的那一刻,只是这次的不同之处是,我担心我们的未来,我能预见到幸福的结局吗?

乐翔感觉到了我的焦虑,让我冷静下来,说:“别担心,芮芮。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我要你嫁给我,做我的新娘。

婚姻,红地毯,生活,这是我的愿望,现在我所能做的就是等待。不知不觉,等待已是无尽……

最后,岳祥找了一个合适的时间安排我去见他的父母。

那天,是岳祥的妈妈50岁生日,我们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岳祥带我去他家吃饭。乐香的父母毫无预兆地见到了我,乐香的母亲在震惊之后,用温和的态度面对我。但是岳祥父亲冷漠的眼神让我很难过。

第二天,岳祥来找我,抱怨我父亲的固执和无礼。我知道,我太爱岳翔了,三年狂热的爱,一辈子的约定,让我有了一种患得患失的心态。我真不知道我们的诺言什么时候能实现。

生下孩子,公公不让我进门

八年的爱情

实践“水果”

就这样,我对岳祥的爱又延续了五年,尽管他父亲不赞成。我们当时27岁。当我们结婚的想法被传递给父母时,我的父母非常高兴。但岳祥的父亲还是坚决反对,岳祥的母亲也无法说服岳祥回心转意。

岳翔的父亲说他正在为儿子找一个合适的对象。岳祥的父亲的主意,是岳祥在一次醉酒后痛苦的抱怨,我知道了。我默不作声,仿佛眼前的路很黑,我找不到方向。

岳翔给了我鼓励,鼓励我去想一个更好的地方。有一次,他想了很久,突然用明亮的眼睛看着我,说:“芮芮,我们结婚吧,我把这户口本偷了,我们先盖章后!”我惊呆了,因为我知道这是喜欢冒险的岳翔的一贯作风。我不敢苟同,只能劝月香,我们等着。

然而,我们没有等到岳祥的父亲同意的那一天。

那是一个下着雨的星期天下午。乐翔不想回家。乐翔不高兴了,一瓶红酒喝了一半多,平时不碰酒我也喝了一杯。那天,我们打破了禁忌,缠绵在一起,他吻了我滚烫的嘴唇,极端的爱让我们突破了藩篱,品尝了禁果。

后来,乐香抱着我,在我耳边说:“别担心,瑞瑞。你是我的人。我将对你负责。”我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的一种爱要承受如此不堪的折磨?为什么甜蜜的爱情总是不牢靠?

我有时会酸涩地想,难道是我与岳翔八年的爱情,才有了这样一个“果实”?

我成了一个未婚妈妈

我怀孕了,它的甜蜜使我们的爱情变得复杂。我想岳祥的父亲不会再反对我们的婚事了吧?

然而,答案是否定的。

我的父母因为发生在我和岳翔身上的事而心碎,我感到更加难过。但是我想要生孩子,这是我和岳翔爱情的结晶。岳翔再三表示要跟我偷偷拿结婚证。他说:“我不能给你一个漂亮的红地毯,但我会给你一个信用,鲁伊鲁伊。”

我终于同意了。我不想当一个未婚妈妈。然而,岳祥的父亲拒绝隐藏户籍,岳祥开始“接地气”,岳祥被锁在家里。我要崩溃了,但我必须坚强,因为我肚子里有个孩子。

十个月后,我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我没有给她起名字。我只是说“宝贝,宝贝”。

我的父母在很大的压力和流言蜚语下照顾我们。当我失去了消息悦香近一年前,我刚听到我们的前女友qiangzi说,悦翔被父亲送到国外,yuexiang哭了,问qiangzi告诉我:让我等待他,等他回来。

我忍了一年的眼泪终于下来了,失控了,我哭了一整夜,眼睛都肿了,我知道我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但我不会气馁。我需要变得更强壮,因为我要照顾我的孩子。

我还想,如果岳祥不收回跟我的约定,我就等着他。

只是我们的孩子现在快两岁了,还没见过他们的爸爸……

(这些角色都是笔名。)

采访记录

这个故事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结局,但我不忍心去预见结局的不幸。我相信真爱存在,只是,如果爱,请深爱;如果放弃,请彻底,不要暧昧,伤害伤害自己。希望,乐翔能看到瑞瑞讲述他们甜蜜而心碎的爱情故事;希望乐翔能听到芮芮的声音,做出正确的选择。更希望,岳祥的父母能给岳祥一个做自己的机会,毕竟,岳祥此时也是一个“父亲”。

当我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我是如此的贫穷,我有尊严,有血,有泪。我丈夫杀了我的孩子

生下孩子,公公不让我进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