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妻:老公为我留扇门

每个人都说30岁的女人是无忧无虑的。我想,我应该属于这样一个女人,有一个幸福的家,一个温柔体贴的丈夫,活泼可爱的女儿。此外,我有一份好工作。女人应该有,我有,只是身体久了,心就容易麻木。

记得一本书上说过:“每个女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叫做撒旦的情人。”也许是命运让我遇见了撒旦。

今年年初,在那个寒冷的冬日,我去了市里的一个职称培训班。文刚(化名)是从校外聘请的老师,据说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他是一个正派的人,40岁出头,有着一张干净的脸和一个同样干净的微笑。

因为家里有事耽误了几节课,所以我向翁刚要了电话,让他帮我补课。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独处时,通常的事情很容易发生。

几次见面后,文刚向我诉说他内心的烦恼:他结婚十多年了,妻子没有感情。尽管我知道在女人面前说我妻子的错是已婚男人的通病,但我的智商在那一刻迅速下降。

我还告诉他我闪婚的事。“你们还在一起没有感情吗?”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如果不是跟他,那跟谁呢?”我苦笑。“和我在一起!他眼睛灼痛,抓住我的手。然后一个强有力的、掠夺性的吻盖住了它。

从那天起,我陷入了一种不可避免的例行公事。虽然wengang比我大9岁,而且她的身高和长相也远不如我丈夫,但我还是忍不住爱上了她……

出轨妻:老公为我留扇门

我以前很讨厌上夜班,但现在我突然喜欢上了夜班。因为上夜班可以为我和翁岗幽会提供充足的时间和充足的理由。

几乎每个周末,我都让丈夫上夜班。当我带着疲惫的表情走进屋里时,老公心疼地看着我,说:“看你瘦了,别上夜班了!”他是这样一个老实人,怎么能想到,他的宽容大度,竟成了妻子背叛的挡箭牌!

而丈夫游亮(化名)是在8年前认识的。在那个晚春的晚上,我被邀请去参加同学聚会。虽然我们不在同一张桌子上,但他远远地看着我,问我的同学要我的电话号码。

于是,魔法的命运来临了。

从此,你亮的短信雪花,便成了约会电话。那种真诚,让我无法拒绝,他就是这样一个英俊的男人:身材挺拔,一双黑色的眉毛下一双神一般的大眼睛。

游亮是个外地人,因为干的活来到济南。他为了我放弃了他在家乡的好工作。然而,我的父母离家太远,不赞成这桩婚事。我相信游亮是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人,慢慢地,家人接受了他的诚实和忠诚,认识了四个月后,我们闪电般走进了婚姻。

衣食住行,我感受到了他那淡淡的爱。郁亮是个好男人,他不烟酒成瘾,每天下班后准时回家。我不允许洗衣服和做饭,以免在工作中出错。

每个月的工资,除了零存二三百元外,你两都给我。他向我请教礼貌的程度和他的薪水。

前年,我公公病得很重。我让他寄钱回家。他想寄500元,我说:“更多!”“谢谢你,老婆!”他高兴地说。

我的丈夫有着宽广的胸怀,包容着我的任性与任性。遇到我生气说难听话的时候,他会劝我:“老婆,你千万别这么说,会伤感情的!”在过去的几年里,孩子被放在我妈妈的房子里,只有假期才能收拾起来,平时我们俩都是自由自在地享受这个世界的人,同事们都很羡慕我,我也觉得很满足。

但当文刚走进我的生活时,一切都变了。我也从一个安静的女人变成了一个不讲理的女人。对于wengang,我愿意每周上夜班。当我看到他的鞋坏了,我下班回家,去商场给他买鞋。天气这么热,他的裤子太厚了,我去商场给他买了3条裤子和3件t恤……

我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明知前面是万丈深渊,我还是愿意沉沦。我和瓮刚的关系正处于高潮。但当我全身心投入时,我失望地发现他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人。他自私得无法形容,而且多疑。

两个月前,我们的一个老客户生病了,在医院动了手术。这位顾客是陌生人,家人要照顾,买的鱼不会煮汤,我帮他把鱼带回家煮汤送去。

文刚知道后,反复问我和客户是什么关系,并坚持说:“你们的关系肯定是不正常的!”然后,当然,“你走了多远?”你有过性生活吗?几次?”我没好气:“他住几天医院,我们是几次!”

出轨妻:老公为我留扇门

说着,一记耳光重重地打在了我的脸上。“只要我发现你和别人在一起,我就会让你死!”他恶狠狠地盯着我,冷冷的眼神包围了我,我的心都凉了。

在凌晨一点,我穿上衣服离开了。他求我不要离开他。想到他还在关心我,我的心就软了。黎明时分,我丈夫打电话来问我女儿的书在哪里。

文刚一听,又警觉起来:“这是谁干的?”他一边问,一边抓起我的手机翻过来。一看到他紧张的样子,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我的心头。

在我生日的前一周,翁刚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并告诉我不要和我的丈夫一起过。在我生日那天,当我兴奋地拿着蛋糕到达酒店的时候,他发了一条短信,说有些东西不能回来了,让我自己来。当我正要回家时,他又打来电话,说他很快就到。

原来刚才他已经给我同事打了电话,确认今天是我的生日,不是跟老公的生日,然后随便拿一天骗他。确认之后,他请我和他一起吃饭。

文刚总是那么多疑,就连他的司机帮他拿我给他买的衣服,他也会反复询问,问我的手机里怎么会有司机的电话,怀疑我和司机的关系不正常。他把电话给我了。

一个月前,我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过瓮刚了。一天结束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他,问他在哪里。我拒绝参加儿子的考试,他说:“好久不见,还是来吧!”他试图说服。

来到KTV,文刚的车停在门口。他把我叫到318房间。我犹豫了一下,请他给我一个小时回家,并安排孩子们来。他说他在北京有个朋友,问我要不要一起给他打电话。“既然他们是生意上的朋友,就给他们打电话吧!”我毫无预兆地回答。

一个小时后,我来到318房间的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我看到翁刚抱着一个年轻女人坐在沙发上……我敲了敲门,推开门,那两个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这里?请坐!”比如同事或朋友。

然后他把那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推到身边,对我说:“我想让你见见我的妻子!”那个女人连忙叫我“姐姐”。

文刚让这个女人去买吃的。她一出去,他就笑着问我:“我妻子看上去怎么样?”我生气地回答“是”,然后走进浴室,给女朋友打电话。我女朋友劝我忍耐一下,看看他想要什么。

我回到屋里,女人又回来了,我看见翁刚轻佻地在女人的脸颊上吻了一下,“亲爱的,我们两个要一个丈夫和一个妻子都回家!”他把她抱在怀里。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就站起来要走。

然后,文刚指着我怀里的女人说:“她是我的妻子,愿意给我一个孩子!”

我进了电梯,那个女人追上了我。”别生气,大姐!”文刚也追了上去,把我拉到楼上。我突然哭了起来。“什么生意的朋友吗?你以为我是谁?”

出轨妻:老公为我留扇门

这一幕让我看清了翁刚的真面目,也让我明白了我和他的好朋友也建议我结束这段关系。

文刚开的那辆车的司机,和我丈夫是同村人。当我看到我的丈夫时,当他听到自己的口音是当地方言时,他感到非常友好。他总是把我当作他的妹妹。他平静地告诉我:“总经理外面的女人不止一个,你还是离开他吧,你家里大哥这么好!”

我想是时候离开他了。

我以上夜班为借口约了翁刚。第二天早上10点,我迷迷糊糊地从旅馆回到家。推开门,只见老公正在厨房忙着,我心里一阵内疚,赶紧说:“我来了!”老公推我说:“上夜班太累了,你早点睡觉吧!”

钻进床头,我盖上被子,让泪水在黑暗中自由地流淌……

一个孩子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那是儿子和叔叔的孩子在玩耍,丈夫赶紧出来制止:“别出声,你妈妈要熬夜了,让她睡吧!”他把孩子们带到后面的房间,哄他们看动画片。

几分钟后,饭菜的香味弥漫了整个房间。老公将一碗热鸡蛋面送到我面前:“吃完饭再睡!”看着这碗面条,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你怎么啦?”丈夫惊讶地看着我,“不舒服吗?”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我的眼泪还在流。他说:“我们去医院看看吧。”我又试了一次,但他还是穿上了衣服,把两个孩子送到了他们的叔叔那里。然后他带我去了医院。

老公就是这样一个人,看似老实木讷,却体贴入微。但这份爱一直默默地渗透到我的血液里,就像左手牵着右手,自然让我没有了感觉。

恋爱之后,我甚至想过离婚。文刚劝我:“不要影响我们的家庭!”

为了能见到他,我总是上夜班,因此日渐憔悴。老公心疼地说:“看你瘦的,要不我们换部门?”我笑了,摇了摇头,可是心里已经是泪如雨下,只有老公是真的心疼我!

有一天,我故意跟老公开玩笑说:“很多男人都有火柴,你为什么不找呢?”丈夫说:“老婆这么好,我为什么要找?”“如果我这样做了呢?”“只要我愿意和你生活在一起,我就不会放弃你,”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我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感到内疚。

在文刚的日子里,我以妇科疾病为借口,几乎从不让丈夫碰我,他从不抱怨。我知道我摔倒了。文刚是我生命中的撒旦。如果我和他在一起,我得到的只是一颗破碎的心。

回到我的丈夫,回到过去的日子,我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我想找回自我!

出轨妻:老公为我留扇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