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反番外 浮华尽褪 龙王殿小说

徐子轩一松手,掌心的东西立马掉了下来。

席梦思的眼里立马闪现一丝惊诧,是之前被他抢走的那个腕表。

“你肯还给我了?”席梦思伸出手接过。

“嗯。”徐子轩点了点头。

“你之前不是死都不肯给我吗?还有,为什么要这个时候特地给我?你……”席梦思一边说一边打开了腕表,可当她看到腕表里面的照片后,神态立马沉了下来。

“……

你大爷的,这是什么鬼!

“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吗?”席梦思把腕表举到了徐子轩的跟前。

那腕表里面的照片已经变成了她和徐子轩的,就只是之前在徐子轩卧室放的那张婚纱照。

“就是这个意思。”徐子轩耸耸肩,一脸淡然。

席梦思的嘴角忍不住一顿抽搐,她就说,这厮怎么可能会这么爽快的把东西还给她。

“原先放在里面的那张照片呢?”席梦思还想在看一眼呢,好歹那个时候她看上去真的很年轻啊!

“烧了。

“啊?你说什么?”然而,徐子轩的话却让她的整个人都差点跳起来。

“那样的照片,即使你想起来了,也会想要烧掉的。”徐子轩一脸不以为意。

“即使是那样也应该由我来烧吧,而且估摸着以后都找不到我那么年轻的照片了呢。”席梦思瞪了他一眼。

“年轻不晓得好歹的时间,没什么好怀念的,走吧,吉文龙他们已经在等了。”徐子轩说完便径直牵着席梦思的手朝着门口走去。

“你为什么那么怨念啊?”席梦思跟在徐子轩的身后,有些不解地问道。

徐子轩的眸光立马一闪,抿着嘴没得出声。

他不高兴是因为她喜欢的那些岁月里没得他的身影。

那样的时间,她没必要怀念。

她只需要记起和他相处的每一个时刻就好,其他的管他是死是活!

“嗯?到底是为什么啊?”席梦思有点坚持不懈的问道。

只是,她可能是听不到回答了。

当徐子轩和席梦思走到别墅门口的时候,吉文龙恰好打开门。

“你这门开的真是时候。”席梦思的收回了已经抬到半空的手。

“我在屋里就能听见你们车子的骚包声音了,进来吧。”吉文龙闪开了身子,让他们先进来。

当然,他还免费看了一场他们卿卿我我的场面。

不过这些事情他可没打算跟他们说。

“谢谢。”席梦思点了点头,随后走了进去。

席梦思环视了下四周,别墅装修的比较简单。

“因为这边一直都没得人住,也就没得怎么弄,这次刚刚好用来给你做治疗用,比较安静。”吉文龙解释了下。

“麻烦了。”席梦思收回目光,冲吉文龙点了点头。

然而,吉文龙却蹙着眉看了她一眼。

“怎么了?”席梦思不解。

“感觉你这样突然礼貌起来有点不大适应。”吉文龙幽幽开口。

额……

席梦思的神态立马一僵:“我以前很凶?

吉文龙咬了咬唇,想了下之前席梦思干的那些事情,好一刻儿才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是比较牛逼。

牛逼?

席梦思的额角立马一选,这是形容的女孩子的词吗?

她以前是个女汉子?

席梦思立马看了一眼徐子轩,似乎是在向他求证。

“我喜欢就好,没必要想那么多。”徐子轩笃定开口。

“嗯哼,你们要不要这么旁若无人的撒狗粮?理解一下我的感受好不好?为了你们的事情,我这个礼拜都没得时间和我妻子相处。”吉文龙一脸怨念。

听到他的话,席梦思立马咳了声,然后移开了目光:“那个,我们现在要干什么?

“先去找张博士吧,他已经等了你们很长时间了。”吉文龙也不耽误,立马带着他们朝着房间走去。

终归只有林若兮恢复了,他才能安安稳稳的和自己妻子过甜甜蜜蜜的生活。

这房间是根据张博士的要求重又装修过的,所有的医疗设备都已经就位了。

现在等的就只有席梦思这个病人了。

“张博士。”席梦思看了一眼还在倒腾机器的张博士,礼貌的喊了一句。

“嗯,再等我一下。”张博士低着头应了一句,并没得一刻儿过来,还是继续手上的活。

“几位稍等一下,老师还在经行最后的检查。”一旁的一个年轻的一点点的医生走了过来。

“没得事。”席梦思摇了摇头。

反正都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少这点时间。

几人就这样站在一旁,一直等到张博士处理好。

“可以了。”好一刻儿,张博士才抬起头。

“张博士,现在应该是没得什么问题了吧?”吉文龙上前了一步,出声询问。

“嗯,没问题了。”张博士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席梦思,“你准备好了吗?

“嗯。”席梦思神态认真的点了点头。

她想要找回那些她丢失的记忆,想要找到那个最后的答案。

“那就好,不过在治疗中,你可能有一点点痛苦,这个具体会有多痛,我也没得办法跟你说。不过我会一直都在你身边的,要是有不良的反应,我会第一时间结束治疗的。”治疗之前,张博士还是需要把事情交代清楚。

“没关系,我可以的。”席梦思沉声。

“那就好,你先去准备下,我们一刻儿就开始吧。”孙教授也不耽误了,径直开口。

“嗯。”席梦思点了点头,随后就跟着那个年轻的医生去换衣裳了。

“你们出去吧,在外面等着。”席梦思离开后,张教授便把目光落到了徐子轩和吉文龙身上。

“我不可以留下吗?”徐子轩眸光沉了下。

“不行,你们留下会影响治疗。”张博士口气很坚定。

“我们先出去吧。”吉文龙扯了扯徐子轩的休息,低声说了一句。

反正房间里他们都装了监控,在外面也一样都可以看见屋内发生的一切。

“你出去吧,我没得事的。”席梦思回来的时候恰好听到了这话,只仰起头冲他笑了笑。

徐子轩的神态却一点都没得放松。

席梦思眸光闪动了下,随后上前,投身进了他的怀抱。

好一刻儿才沉声:“等我!

等到想起一切,等我给你一个回答。

“好,我等你。”徐子轩伸出手环住了她的腰,声音有点更沙哑。

“好了,出去吧。”一刻儿过后,席梦思才从他的怀抱里站了起来。

徐子轩最后看了她一眼,然后跟着吉文龙一道离开了。

为什么每一回他一碰触她,就让她有种不要他停下来的感觉。

席梦思胸腔里的的那刻心脏愈来愈快,好像西一刻就要一刻儿跳出来一样。

席梦思感觉自己就好像是掉进了海水中,呼吸渐渐困难,却还是挣扎着想着得到一丝氧气。

她的手指本能的穿梭过了徐子轩的指缝,然后十指紧扣,带着的一丝无法表明的缠绵和旖旎。

就在席梦思觉得自己一刻儿就要窒息的时候,徐子轩的唇总算是她唇上移开了。

徐子轩那火热的唇顺着她的嘴角慢慢朝着她的耳边袭去,然后在席梦思不留神间,然后一口噙住了她的娇小可爱的耳垂。

嗯哼……

那刺激立马让席梦思睁开了眼睛,下唇死死的咬住唇瓣,这一刻她甚至连脚尖都刺激的蜷曲了起来。

感受到席梦思的反应,徐子轩显得更加激动,唇一点点往下移。

席梦思感觉自己的外套一点点被解开,胸前传来了一点点凉意。

“不要……再继续了……”席梦思有点艰难的开口。

再下去就要失常了。

徐子轩的思索在这一刻完全被拉了回来,手上的动作也停滞了了下来。

“明天……明天还要去治疗。”席梦思有点气息不稳的开口。

徐子轩眼里的情绪立马沉了下来,然后低声骂了一声,突兀从席梦思身上翻了起来,径直进了卧室。

在席梦思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卫生间里就已经传来了一阵水声。

他……他这个时候可能是在冲冷水澡吧?

咳咳,想到这里,席梦思的小脸不由涌出了一丝红意。

只是当她看到自己胸前已经敞开的衣裳后,红意立马就转变成了一丝愤懑。

这厮还真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牛虻,脱衣裳这个速度,看来以前是没少脱。

哼,要是等到她晓得一切真相后,晓得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话,他就完蛋了!

席梦思整理好自己的衣裳,然后径直躺了被子里。

刚刚才经历了那样的场景,还是不要等他好了,免得两个人面子都尴尬。

想着,席梦思便径直闭上了眼睛。

当徐子轩洗完出来的时候,席梦思还真的是睡了过去。

徐子轩走到床边,看着她那完全没得防备的脸,觉得自己刚才那个冷水澡还真的是洗的憋屈。

他妻子就在自己的身旁,为什么就不能……?

还需要冲冷水澡来降温,等到席梦思复原以后,这件事真的是要好好的跟她理一理。

徐子轩掀开被子上床,熄了灯,便伸出手把的席梦思的身子揽进了怀里。

席梦思呓语了几声,然后十分自然的钻进了他的怀抱,继续慢慢睡去。

……

这厮好像总比她起的要早,而且他起床都没必要发出一点点声响的吗?

为什么这么多回了,她一回都没得被吵醒过?

当席梦思洗漱好了下楼,徐思思已经吃完早餐准备去学校了。

“妈咪,你还睡觉啊。”徐思思穿着可爱的幼稚园学生服,背着书包的样子,看上去就好像是从动漫画上走下来的一样。

不过她的话却让席梦思的脸有点红。

终归还没得一个孩子醒得早这真的就忧心了。

“那个……我最近有点累。”席梦思下意识的给自己找了个藉口。

“是呢,好像妈咪回来后就一直都比较累呢。”徐思思幽幽出声,随后看了一眼徐子轩,“嗲地,你以后不能让妈咪这么累了。

噗……

席梦思立马喷了出来,这小鬼……在说什么呢?!

“妈咪?你怎么了?”徐思思有点惊诧的回头,一脸不解地看着席梦思,那大眼扑闪扑闪,看上去无辜极了。

“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席梦思有点纠结的问道。

“我是想说让嗲地看着你好好休息啊,我说错了吗?”徐思思一脸真诚。

“没……没得。”席梦思现在真的是和巴不得找个地方把自己给埋了。

她怎么可能会怀疑个四岁半的孩子呢?

她有罪,她忏悔!

真的是太丧心病狂了,她肯定是被徐子轩那家伙给带坏了。

一定是他!

“好了,思思,今天我和妈咪要出去有点事,就让张兵叔叔送你去学校。”徐子轩适时出声,算是解了席梦思的围。

“嗯,好的,我会乖的。嗲地,妈咪,再见。”徐徐思思到也没得继续追问,冲着徐子轩和席梦思挥了挥手,然后跟着张兵离开了。

当门口就只留下徐子轩和席梦思两个人的后,徐子轩看向席梦思的目光就变有点不大一样了。

“话说,你刚才以为思思的话是什么意思?”徐子轩问的有点耐人寻味。

“什么意思都没得!”席梦思笃定开口。

“是吗?我怎么觉得……”徐子轩眼睛眯了眯,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我说了什么都没得,我饿了,我先去吃早餐。”徐子轩的话还没得说完,席梦思便径直打断了他,然后快步朝着餐厅走去。

真的是要亲命了,她刚才为什么要反应那么大?

亲妈没,时间可不可以往后面倒转几分钟啊,她真的想要穿回头把自己的嘴给堵上。

因为今天早上的这件事,席梦思吃饭的时候,都不敢去看徐子轩,低着头吃的也有点食不知味。

上车后,更是只发的坐到了后面。

徐子轩坐在驾驶座上,看了一眼她这样子,真的是不晓得要说什么好了,随后的淡淡一下,径直开车离开了。

车子径直停在吉文龙郊区的一栋别墅门口。

因为担忧会有人在中间做手脚,所以就从医院里给搬了出来。

而且这边也比较安静,更加适合席梦思的治疗。

车子停下后,席梦思就开门下车了,然后等也没得等徐子轩,便径直朝着别墅门口走去。

“等一下。”徐子轩下车后,出声喊住了她。

席梦思本来是想要当作没得听到,径直朝前走的,可这双脚就有点不受掌握,听到他的声音就停了下来。

我去!

席梦思在心里默默吼了一句,她为什么要这么听他的话啊!

“干什么?”当徐子轩走到她跟前的时候,席梦思尽量让自己的神态看上去比较严肃。

“这个给你。”徐子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递到了她的跟前。

“什么?”席梦思有点疑惑。

渣反番外 浮华尽褪 龙王殿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