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甲交友社区 乔治埃德加

经过数天的休息,慕容霓裳精神和身体状况都很棒。

特别是,今天莫非白那边出来了检测结果,那个疯子并没有艾滋病,之前时有阳性反应,可能是跟他注射了多种毒~品,还有毒丸,几种东西混合作用的后果。

经过反复严谨的化验,莫非白确诊了。

顾西爵夫妻两都特别开心,打算这两天找个时间一起出去吃饭,庆祝一下,也是去去晦气。

慕容霓裳也不再躲着人,更不会躲着顾西爵了,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咖啡,你跑慢点。

清晨,慕容霓裳夹杂着愉悦的笑声清爽的随风飘荡在偌大的花园里。

她扎着一个马尾辫,穿着一身黄色的运动服,清丽的小脸洋溢着笑意,眼眸看着跑在她前面的咖啡。

咖啡最近几天都有跟着顾西爵在花园里晨练,今天慕容霓裳大姨妈走了,咖啡就跟着她。

顾爸爸跑得快,它的四只小短腿跑不过,还是跟漂亮的顾妈妈一起跑更好。

而且,它跑赢了顾妈妈,在她的前面呢。

顾西爵跑在慕容霓裳的身边,黑眸里隐隐着笑意。连一只小狗都跑不过,太弱了。

咖啡还不够五个月大,顾太太好歹也是一米七的高挑美女,还跑不过一只四十几厘米长的小胖狗,真是一个很好的梗。

你,你这个坏人,咖啡,你去咬他。慕容霓裳被取笑,羞红了脸,还命令咖啡去咬顾西爵。

汪汪!咖啡转头,吠了两声,真的就朝着顾少跑去。

顾西爵瞪眼,没想到这个胖狗已经完全能听懂霓裳的话,还这么忠心耿耿,真的朝他扑来。

他一个闪身,躲开了咖啡两只白色的前爪。

咖啡觉得他的动作有趣,加上咖啡只是小狗崽,以为慕容霓裳的命令是玩耍,顾爸爸也是跟它玩的。

于是,它兴奋地扑着顾西爵,也不张嘴咬他,扑不到也不气馁,再接再厉。

顾西爵皱眉,盯着还在扑他的小胖狗,脸都黑了。

这狗有完没完啊!

即便是被它弄得不爽,还能一手把它摔成狗肉泥,可他不能这样做,霓裳会伤心的。

顾少无比的无奈,只能左右躲闪。

慕容霓裳则是叉着腰,被一人一狗有趣的攻防游戏逗得娇笑不断。

差不多了,她才好心的喊了咖啡。咖啡,过来!

顾少得以脱身,立刻用百米冲刺的速度离开花园,到泳池那边去了。

你顾爸爸天不怕地不怕,被你吓怕了,跑得多快啊。慕容霓裳蹲了下来,笑眯眯的摸着咖啡的狗头。

咖啡一脸蒙圈,听不懂。

老公有时候,也是很可爱的

翌日晚上,夫妻两外出吃饭,浪漫了一番。

快要买单的时候,易泽宇打电话来,本是问顾西爵要不要出来一起喝一杯的。

我跟我老婆在餐厅吃饭。顾西爵漫不经心的回,那温和的眸光却一直盯着在吃龙井奶油蛋糕的慕容霓裳。

那边的易泽宇觉得他那语调,满满的都是狗粮的味道,还有点显摆。

切,虐待单身狗,算什么英雄好汉!

季诺说近期有个新的场子开业,去试试看。嫂子在的话,那就一起,反正就我们三,多了嫂子会更热闹。

地址发我,我先问问她。顾西爵没有一口答应,要问问老婆大人的意见。

易泽宇猝不及防的,又被塞了一嘴狗粮。

当他把这个结果告诉顾西爵时,对方英俊的脸孔骤然进入了隆冬,寒若冰霜,那眸光迸发出了无数尖锐的冰锥子,冷魅的薄唇溢出一丝讥讽的笑。

每次,少爷露出这种笑,都是怒极了。

只有愤怒得很,他才会笑,普通的愤怒,只会释放威压。

之前,放话不再罩着顾家的汇鑫集团,已经是一个警告。

显然,顾家阴毒的本质是不会变,或者这辈子都只能是这样一副歹毒的心肠了。

如果有什么事冲他来,他还敬顾家有种。

他们却把邪恶的手伸向霓裳一个弱女子,真够孬的。

也难怪会教出没有涵养,飞扬跋扈的女儿,以及只会玩女人,不学无术的纨绔儿子。

把这两个废物当做是顾家的宝,顾家不倒才怪了。

顾煊赫在监狱里怎么样了?顾西爵忽然笑问,那笑容,有点诡谲莫测。

就他那性子,得罪了监狱里的几个老大,偶尔会被揍得鼻青脸肿。他还曾经想在监狱里利用你的名号来培养自己的小势力,让自己在监狱里有手下保护,能称王称霸。不过,我们跟那里的老大大哥招呼,他的计划失败了。顾煊赫没有真本事,本身也难以服众,就算不是老大们阻止,他也建不起来,没人愿意跟着一个窝囊的人。

坐牢,并不是顾西爵对顾煊赫的唯一惩罚。

一开始,他就打定了主意,把他丢进监狱里,而且是与那些重犯关在一起,让他好好感受一下什么叫监狱风云。

即使他不打招呼,里面的人大概也会看顾煊赫这种人不顺眼,会主动地好好招待他。

当然,之前的都是皮肉之苦而已。

现在看来,顾煊赫在里面待着,顾家还是没有吸取教训。

那么,是时候升级一下顾煊赫的待遇了。

把顾煊赫丢到那些罪犯年轻,判了无期徒刑的牢房里,顾煊赫长得白净好看,对于长期没有女人的这些人来说,应该也是有些吸引力的。顾西爵眸光闪动,俊美的脸庞噙着微微的笑意。

如果不听他说的那些话,不论男女都会觉得,这个男人长得太得天独厚了,上帝仿佛把最完美的五官全都给了他,让他帅得无死角。

是!闷骚的苏城也多了一丝淡笑,觉得少爷干得漂亮。

差不多的时候,允许顾家的几个老东西去探监,亲眼看看他们宝贝的顾家香火是怎么一副样子。顾西爵接着说道。

我知道了。苏城点头,觉得少爷好腹黑。

不过,顾家的人,不但想要毁掉太太的名声,还歹毒的想让太太染上那种绝症,那一切的惩罚都是活该。

监狱那边的人听到是顾总的吩咐,立刻照办。

一开始,顾煊赫还过得好好的,以为只是单纯的换个牢房而已。

可是,数天后的一个夜晚,关押着无期重犯的某个牢房里传出了男人的凄厉的惨叫。

狱警听到了,充耳不闻,继续玩手机。

狱友听到了,则是兴奋热血起来,纷纷不睡觉,蹲在牢房的门口,窗口兴致勃勃的听墙角。

监狱是分男女的,有些男犯人长期没有女人纾解身体,会忍不住对同一个牢房的狱友下手也不奇怪。

富甲交友社区 乔治埃德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