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爷爷玩硬了图 左的部首

李南柯说完那一句话后,江岳的心思算是彻底轻松了下来,对这一件事情也不是那么执着了。正如李南柯所说,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秉性,李南柯是骄傲的沉默的黑色岩石,如果说她真的因为江岳所改变了,那么就不再是江岳所喜欢的李南柯了。

更何况,燕京距离南陵市虽说也有一段儿距离,但是坐高铁七八个小时就到了。用江岳的话说就是,咱的漂亮媳妇儿先在燕京搁着,谁要是敢给我抢,非得坐着火车过来砍他不行。

说实话,就江岳现在的实力,基本上寻常七八个大汉也是近不了身的。

想通了这一切,江岳开起车来也是心情舒畅了许多。偶尔和李南柯说说话,等到堵车的时候就顺手把对方耳朵里面的耳机拿出来放在自己的耳朵里,两个人在静谧的气氛之中听一下安静的音乐,也算是美好极了。

没羞没臊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一会儿,两个人开着车就到了李南峰居住的那一个小区。

青砖红瓦,翠竹石鼓,每一次江岳进入到这一间精致的四合院,内心就感到很是安逸。

而这一次,当两人走进去的时候,李南峰、李南石却是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小江医生来了?要不先喝一杯龙井?

李南峰依旧是那安静和煦的模样,坐在竹林的石桌旁边,手中是一杯泡好的龙井茶,看起来闲适滋润。不过,虽说对方看起来很是不在乎,但江岳仔细观察之下,还是发现了对方眼睛里的一丝难以掩饰的惊喜。

“看来即使是燕京一虎李南峰也难以做到古井无波的淡然心境啊。

江岳这几天治病的缘故,和李南峰也算是相谈甚欢,互相有了些许的了解。因此,当他看到李南峰这不淡定的模样的时候,也忍不住开起了玩笑。

“小江医生,你就别调侃我了。

果然,听到江岳的话语,李南峰的嘴角勾勒出了一抹的苦涩,也是把手中的龙井给放在了石桌上。

“这一条腿已经伤了有六七年了,我在这四合院儿里面也呆了六七年。每日里种花,看书,对弈,沏茶,到最后,连我自己以为已经做到了心如止水的境界。但是……我还是免不了俗气啊,到这个时候,知道了自己的腿马上就能治好,我又能看到更加辽阔的世界了,我又怎么可能能够安得下心来啊。

说到底,别人都说我这些年安静了许多,只有我知道,只不过是一句不甘心罢了。

李南峰平时从来没有透露过这些,这些年,曾经李家的那一只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谦谦君子一般的读书人。他坐在这庭院里面,载竹看书,如同世外桃园一般潇洒。连给李南柯开的哪一个公司,也只不过是闲来无事,给妹妹挣一个零花钱罢了。

这么多年,很多人都忘了李家的老虎,只记得那一只冰冷而孤傲的狼。但是……当他不再沉默的时候,当他把这些给说出来的时候,江岳终究也是明白了,一句不甘心,说明了李南峰一直就在等待着这一刻,等待着回归的那一刻。

深深得看了对方一眼,江岳终究是无奈得叹了一口气。

他只是一个乡村出来的青年,渴望着看到一个更加辽阔的世界,可他看到李南峰李南石所守护着的东西,他忽然发现自己有些看不懂。很多时候,出身不一定代表着荣耀,更多的是责任。

“南峰大哥放心,今天只要我再给你看一下,你这腿就算是完全好了。

沉默了一会儿,江岳也不愿意去提这一个话题了,而是轻松得对着李南峰开口。

“小江医生,看来还是只有你能够独善其身啊。

李南峰是何等聪明的人物,江岳只不过是沉默了一会儿,对方却很是轻松得就看出了江岳心中的想法。

“什么独善其身啊,只不过是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就不去妄想罢了。

江岳苦笑了一声,脸色皱成了一团。

“不去妄想?哈哈,没想到小江医生也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啊,如果不去妄想的话,那么我这个宝贝妹妹怎么能够做你小江医生的女朋友啊。哈哈,所以说啊小江医生,你不是不去妄想,只不过你不愿意去想罢了。

“咳咳……这个嘛。

江岳嗫喏着,一下子尴尬了下来。没办法,他现在的死穴就是李南柯。正如李南峰所说的,如果说江岳想要独善其身的话,根本就不会去选择李南柯。

因为谁都知道,李南柯可是李家的大小姐,如果想要把李南柯给拿到手的话,那么所付出的努力,可是相当巨大的。也就是说,现在的问题根本就不是江岳想不想去为此奋斗了,而是他必须去努力,努力到能够让李家看到的地步。不然的话,他想要做李家的女婿,实在是痴人说梦。

“啊啊啊!

江岳烦躁得揉了一下头发,却无奈的发现,自己现在根本就是一团糟。当初所妄想的安逸生活,随着自己得到的越多,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妈的算了,就这样得过且过吧。不过,如果到时候李家不愿意把媳妇儿给嫁给我的话,那么老子就一双手干到燕京来,一狼一虎想怎么了,有着强身术的加成,老子一挑二!

咬了咬牙,江岳心中暗暗得发起了狠。总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想要让他江岳放弃李南柯,还是做梦去吧。

“哈哈,看来小江医生也很苦恼啊。

李南峰一直在那儿观察着江岳的脸色,想要知道江岳对这一件事情内心的想法究竟是怎么样的。开玩笑,李南柯毕竟是他的妹妹,他怎么可能把妹妹给扔了不管呢。而现在,当江岳脸上的坚毅越来越浓厚的时候,他终究是长吁了一口气,放下了心中的那一块儿重担。

他能够看的出来,江岳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身上有着很强大的能力和潜力。只不过……对方实在是太懒了,懒到他这一个自诩为闲散人的家伙儿都看不出下去。因此,他这一席话就是为了点醒江岳,让他明白,如果想要娶她李南峰的妹妹的话,那么以后就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坐下来喝了一杯清茶,江岳便坐下来准备给李南峰最后一次治疗腿了。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李南峰的腿基本上已经好了大半了。这几天,江岳时常能够看到对方在四合院里面闲逛,一点儿也不吃力。只不过,正如《医典》里面所说的,这七天其实就是一个疗程。

李南峰的腿已经耽搁了太多年了,现在能够给治好,其实已经是侥了天大的幸运了,哪里还敢去赌一把运气啊。

用湿巾把腿给擦拭干净,江岳又往上面涂了一些断骨再生软膏,然后又放上了一些养生酒,江岳便按摩了起来。依旧是刚开始的那种按摩手法,江岳的手指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在李南峰的腿上疯狂得跳动了起来。

每一次得跳动,手指就会落在对方腿上的穴位上,与此同时,一点点儿气感也会顺着江岳的手指徐徐得落入到了李南峰的穴位里面,然后温润着他那已经有些僵化的肌肉。

此刻,所有的人都专心致志得看着江岳在那儿按摩,屏气凝神,不敢闹出一点儿声音。所有人都明白,今天的这一次按摩,已经是最为的一次按摩了。可以说,李南峰的腿究竟能不能看好,就全看这一次了。

“呼!

半个小时后……

吐出一道尖锐的雾气,江岳把双手给收了回来,身上感到有些浅浅的疲惫。这是最后一次的按摩了,因此,江岳按摩的时候,就需要用尽全力去按摩,比平常所耗费的精力也要大了许多。如果说之前的治疗是让李南峰恢复腿伤的话,那么现在的按摩就是为了治根儿,让李南峰从此以后,再也不会留下一点儿的后遗症。

“江岳,我哥的病……治好了吗?

过了一会儿,当江岳站起身的时候,旁边一直安静站着的李南石忽然问了一句,那紧绷着的脸色也有着一些动摇了起来。

“幸不辱命!

江岳疲惫的答应了一声,无力得挤出了一抹微笑。

“好啊,好啊。

李南石兴奋得抬起头笑了起来,那如同锋利的剑一般的眸子里面也是露出了几点晶莹。对于李南石来说,从小到大,李南峰都是一株高大的青松,是一个巨大的榜样。可后来,李家的这一块儿榜样倒了,很突兀得就倒了。

李南石来不及悲伤,就只能为了李家站了出来。稚嫩得担起了李家的未来。累,很累,非常累。但是……他却只能咬着牙坚持着,如同一块儿黑色的岩石。那些小时候陪伴着他一起玩儿的伙伴们也都一个个疏远了许多,看他的眼神里面没有了暖意,却多了很多的敬畏。

而现在,他的哥哥终究是重新站了起来,他李南石,也不用太过劳累了。

收拳而立,一场传承的切磋,江岳和孙雪城两老这一次一下子切磋了半个小时。直到最后江岳已经筋疲力竭,孙雪城也气喘吁吁的时候,两个人终于停了手。

而到这个时候,江岳的强身术的所有变换,也终于是彻底推演完毕了。

“谢谢!

江岳看着孙雪城那稍显苍老的脸颊,很郑重得开口。这一名老人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在这半小时内传授给了他,毫无保留。

“算了,以后见的机会可能就少了很多,人老了,也就受不了悲欢离合了,我就先走了。

孙雪城摆了摆手,那平时炯炯有神的眼睛此刻看起来也是稍显黯淡。然后缓缓的转过了身子,双手负在身后很缓慢得往前方走了过去,初晨的阳光下,这苍老而有些低矮的身影,在江岳心目中却是那么的伟岸。

不说再见,以后或许就会再见吧。

这是孙老人心中的一点儿期待,也是江岳的浓重的期许。江岳站在原地,沉默着看着老人的身影越来越远,最后终于是消散不见了,这才也心情沉重得离开了。

江岳是从小山村里面出来的一个普通村民,上过大学,但见识却也只有那么少,他的最大的期望,就是通过努力能够让自己的一家人得到幸福。后来,因为村长李土元,江岳的世界又变大了一些。他想要成为小山村的村长,然后带着小山村一起致富。

所以,对于江岳来说,他一直都是一个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家伙而,而现在,这个带着他看到了国术这个更加宽广世界的老人,深深得刻在了江岳的心中,或许永远都不会忘怀。

“孙老,真的不去送他了吗?

江岳离开后一个拐角处,孙雪城站在原地,看着江岳那消失的背影,沉默不言。而他的旁边,一名同样穿着灰色练功服,面目坚毅的中年人看到这种情景,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的焦急。

“不用了,有缘的时候肯定会再见面的。

孙雪城摆了摆手,身形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但是……您也说过,这年轻人可能是您这辈子见过最为有天赋的小子了。

那中年人焦急得开口,似乎依旧有些不甘心。

“仲伯你要知道,在国术的世界里面,天赋从来都是最为微不足道的存在。国术与其说是锻炼体魄的,还不如说是对心的一种历练。这家伙儿我能够看的出来,心里面其实更加偏爱的是安逸的生活,我们何必要去打扰对方的安逸生活呢?

“可是……

“别可是,前两天我给你的那药酒怎么样?这小子当时给我的时候可是说了,这药酒的药效很是强劲啊。

孙雪城转过头对着中年人调侃了起来。

“啊……

一听到孙雪城的这句话,那面目坚毅的四方国字脸的中年人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好意思,似乎很是羞赫一般。

“怎么?难道你也栽在上面了?不会吧,我记得当初仲伯可是对这药酒很是不屑啊。

孙雪城皱了一下眉头,有些好笑得说道。

好吧,这下子这位叫做仲伯的中年人脸色顿时成了一个红屁股,嗫喏了半天才终于不好意思得开口。

“我那是大意了,不然的话,怎么会气血上涌了半天才压制下来呢?

“哈哈……仲伯啊,我可是多少年没见过你这么狼狈了。

“孙老,我说了我这是大意,大意失荆州!

“别说了仲伯,你就承认吧,被一杯药酒给弄得这么狼狈,仲伯也是一个雅人啊。不过话说回来……这药酒真的功效有那么强劲吗?

孙雪城停止了调侃,有些好奇得向着仲伯询问。

“没错,这药酒的药效惊人无比。虽说我第一次品尝是大意,但是在那之后,每一次饮用都是打足了十二分的精神,但即使是这样也显得勉强了一些。而且,这几天我似乎发现自己的瓶颈有了些许的松动。

“哦?我记得仲伯的瓶颈上一次不是几年前刚刚突破吗?怎么这么快就又要突破了?

“对啊,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块就能突破,但是……我心中隐隐约约得有一个答案,那就是我这一次的突破,和江岳给您的那一瓶加强版的养生酒绝对脱不开关系。

沉默了一会儿,仲伯却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般,恍然大悟得出了声。

“养生酒吗?

孙雪城这时候却是突然沉默了下来,眼睛里似乎很是惊讶。熟悉老人的仲伯明白,这代表着这一位在国术中沉浸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在很认真得思考着问题。

“唉,真的不能把这一位年轻人给牵扯进来的,我们……不是一路人。

过了许久,老人终究是深沉得叹了一口气,然后幽幽得沉默着向远方走了过去,在走到一半儿的时候,他却是突然顿住了脚步。

“仲伯,加强版养生酒的事情不要说出去了。毕竟这种东西有多珍贵,我们都很清楚,而且对方能够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交给我们,就代表着信任我们。把别人的信任给毁去了,这种事情我们绝对做不出来。

“是!

仲伯脸上带着些许的苦涩,但还是答应了孙雪城的要求。

“江岳吗?还真的是一位有趣的小子啊,连这种药酒都能够酿的出来。

走了很远之后,孙雪城喃喃自语得说了几句。眼睛中满满得都是敬佩之前。国术的进境有多慢,浸淫了一生的他对此实在是了解无比。仲伯的气感已经修行到一个瓶颈了,进展得相当缓慢,而现在只不过是喝了这年轻人的药酒,几年的功夫就又突破了一次,实在是令人惊讶不已啊。

“看来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终究是老了啊。

望着远方燕京城那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及头顶刚升的充满着希望的朝阳,孙雪城感慨万千。

不过,他在这儿为了仲伯几年突破了一个境界就忧伤不已,如果让他知道了江岳从产生气感到现在也就一个月不到,恐怕孙雪城老人会被直接给气死吧。

回到酒店,却是已经快八点了,经历过今天早上的离别,江岳那突破境界的喜悦却是已经烟消云散了。洗了一个澡,喝了些许的养生酒,然后给酒店的前台打了一个电话,让对方把今天的早饭给送了上来。

绿豆粥,几碟小菜,俱是清淡无比。小菜看起来很是晶莹剔透,水灵灵得,里面些许透明的脉络看起来很是清澈,绿豆粥也是酒店大厨的拿手手艺。江岳前两天因为豆浆油条吃腻了,便换了几样早餐,没想到这绿豆粥喝起来还颇为不错。

清香的绿豆粥,再加上清脆爽口的小菜,实在是开胃至极。但现在,江岳吃着这些精致的小菜,却已经全然没有了一点儿的胃口,离别,从一开始就颇为得无奈啊。

吃完饭,江岳穿着另外一套浅蓝色手工西装背着那一个行李包就离开了酒店,而在楼下,李南柯也正沉默着等待着他,清冷的脸上没有一丝不耐。

显然,即使是李南柯,也感受到了离别的到来。

“你真的不跟着我离开吗?

在兰博基尼上面,江岳这两天不知道第几次得向李南柯询问。在燕京的一周时间里,江岳除了给李南峰看病,剩下的时间都和李南柯的在燕京城里面转了起来。

因此,别的不说,两个人的感情倒是有了些许的进展。

就比如说现在,江岳就能够随便得把李南柯的那一双玉手给握在手里面了。要知道在以前,这些他可都需要犹豫半天的。

“不了。

犹豫了半天,李南柯还是清冷得开了口,那清澈的眼睛安静得看着江岳。

“我哥的腿刚刚好,我还要陪着他一段儿时间。况且,爷爷老了,一直想着让我陪他,我也想要在燕京让他老人家高兴一些。

“好吧。

既然李南柯已经把话说到了这里,江岳也只好无奈得摇了摇头作罢。其实从一开始,江岳就知道他这个问题,对方肯定不会答应。李南柯的秉性这么长时间了,江岳也是了解无比。如果说李南石是一把锋利的剑的话,那么李南柯就是一块儿沉默的黑色岩石。

她很宁静,很美丽,安静得看着这一个世界,心里面却是清澈一片。而正是这种性格,让她就更加坚毅固执了,只要是她真的已经做出的决定,没有几个人能够改变,即使是江岳。

但是……即使是明知道没有希望,江岳却还是很认真得去尝试了一下。对于李南柯,如果一开始江岳是因为对方的美丽而去接近的话,那么这么长时间下来,江岳却已经很认真得喜欢上了对方。

“你还是那么固执啊。

苦笑了一声,江岳无奈得望着江岳,感到有一些挫败。

而李南柯则是悠然得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扬了一下手中的书,微笑着对江岳开口。

“如果说我没那么固执了,那我就不是李南柯了,也不是你喜欢的那一个李南柯。

把爷爷玩硬了图 左的部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