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太硬了快点我 极品弃少

苏爷缓缓的开口提醒道:“取阴元就会损阴德,会折损你的阳寿,你最好别经常取,时间久了,你身上的戾气就凝聚不散了。

“凝聚不散会怎样?”我忍不住问道,其实我知道这样会有报应,但我别无选择,如果能让骊姬活,我死又如何?

“你…唉…我只能告诉你,传说,取阴元极其繁多者,将没有转世投胎的机会了…”苏爷的语气很沉重。

我身子一软,连连后退几步,最后在床尾堪堪的站稳,我扶着墙壁,说不上来的恐惧。

“也就是说,我如果死了,如果魂灭了,我就真的我不存在了…”我焦急的询问道

苏爷叹了口气,没有回答我,但显然是默认了我的猜测。

我瘫坐在床上,一分钟过后,我站起身,不管如何,目前我能做得只有这些,即便是将来人不人鬼不鬼的,至少我努力了,不亏欠情债,是我一直坚持的。

“你不得好死!”一个鬼仙咒骂着我。

我皱紧眉头,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取走了她最宝贝的东西,她失去了阴元,活不过几个时辰,我继续取了第二个鬼仙的阴元。

“我大姐比我们厉害多了,她一定会扒了你的皮,吸干你的阳寿,你会付出代价的!”另一个鬼仙说,我闭上眼睛捂住了她的嘴,我在她耳畔回应道:“即便落得如此下场,我也愿意…

“傻小子,有情有义,怪不得骊姬仙子,都对你情有独钟,她没有看错人,她找了个好相公,比那秦宫里的强多了,如果有一天,秦宫的人找上了你们,老朽若在的话,一定站在你们这边。”苏爷哽咽着说。

我嗯了一声,没好气的嘀咕道:“你能活多久还未知呢,到达墓园再说吧。

“也是,对了,你赶紧把她们弄弄,不要让她们察觉到了。”苏爷提醒道。

我嗯了一声,挨个的撕开了她们的衣服,胡乱的摸了几把,弄了个案发现场,骊姬吸收阴元的速度很快,快到让我紧张不已,看来她很不好过,我暗暗的庆幸,在她最艰难的时候,我可以帮上忙。

拉开房门,李二蛋靠在门上,被我这一拉直接哎吆一声摔在了我身上,我郁闷的拉起他,在他耳畔说道:“这次别让跑了,完了就弄死吧!

李二蛋搓了搓手,嗯了一声,我刚要在叮嘱他一些注意事项,这李二蛋不耐烦了,直接好好好的回应我,边说边把我推了出去,他猴急的关上了门。

我站在门外,苦笑不已,李二蛋今晚爽死了……

我坐在院子里,坐在大槐树下,喝着凉茶,品着人生百态。

我在等,等白素素回来,白素素去追杀那个漏网之鱼了,原本白素素的打算是牺牲一个李二蛋,把她们都弄死算了,但三令五申下,外加温柔的哄我,都没能阻止我去救李二蛋。

我想白素素一定恨死我了,恨得牙痒痒!

我今晚肯定不好过,我在这里等她,就是积极地态度,与其被回来收拾,不如主动的把脸伸过去,这样也许她会好受一点。

毛毛的月亮,散发着模糊的月光,院子里的风笑了一些,几乎没有风了,不像是先前那般,特别是斗法的时候,狂风大作的样子极其可怕。

坐了一会,白素素还是没有回来,我有些坐不住了,看来情况不乐观啊,她要是干掉了那只鬼仙,一定就回来了,没回来说明事情不顺利。

如果她铲除了这个心腹大患,我今晚就会稍微少受点惩罚,如果相反,那个鬼仙跑了,我就要惨了!

我站起身,双手负背,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等待着,李二蛋的房间里此刻传来李二蛋嚣张的笑声,我听得很郁闷!

哥们为了救他晚上要倒霉了,他倒好,还喊那么大声,搞得我心痒难耐!

“二蛋,你妹的!动静小点!”我对着李二蛋房门的方向嚷嚷道。

房间里的动静,小了一些,我这才松了口气,继续走来走去。

等了一个时辰,我干脆去烧了水,晚上要再洗一遍澡,我现在就像是犯了错的小盆友,做点事情让大人开心一下,这样对我的惩罚就会减轻了!

来来回回的忙碌着,很快洗澡水就扫烧好了,我都把一切都准备好了,白素素还没回来!

我搓着手,走出了院门,站在门口等待着。

好在不一会,也就十分钟的样子,白素素回来了,一句话也不说的走过我身边,我急忙上去找不痛快!

白素素先是一脚把我踹飞!

然后气呼呼的走进了房门!

砰地一声!

房间的门关上了!

我连忙跟了过去,推了推门没推动,白素素似乎关了门。

“开门啊素素!我跟你解释一下!”我对着里面喊道。

“滚!”白素素的声音在门内传来,我一愣,白素素就在门后,看来是小女人生气了,故意赌气的,以我泡妞的经验来看,白素素这是说气话!

我要是真走了,估计要恨死我了!

这个时候,一定要厚脸皮,沉得住气才能化解今晚的矛盾,无论多大的女人,都是不经哄的,我使劲摇了摇头,我告诉自己,老子马上就开始不要脸了。

深吸几口气,我皱紧眉头,开始碎碎念的在外面念叨起来,一通乱扯引起白素素的搭话,一开始白素素爱理不理的,但时间长了,开始用话语挤兑我。

我和她你一言我一语的,渐渐的气氛就缓和了,最后我一个道歉,白素素的火气已经减一半了。

因为她打开了门,我走了进去,关上门,刚要继续沟通,但白素素没给我机会。

她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策略,好像知道我在哄她,她直接拿了搓衣板,往我面前一扔,然后面色不善的看着我,那意思不言而喻。

这本身就是我有错在先,她这样搞我,我其实是屋里反抗的,于是我一咬牙,扑通一声,哎吆…疼……

在我跪搓衣板的时候,白素素迅速的跑到我身后,按着我的双肩,用力的往下按着,我嚎叫着求饶,白素素解气的问我错没错,问我服不服?

我现在都这样了,只能由着她了,反正她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了!

“大声点!老娘没听见!”白素素故意的难为我。

我咽了口口水:“姐,我错了!我服了!

“你是哑巴嘛!我听不见!”白素素继续挑衅道。

我翻了翻白眼,这样的情景在不久前,我刚刚使用过,是折磨那个千岛惠子时候的招数,没想到被白素素这小贱人给学去了,还踏马的用在我身上了,这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我无奈又喊了一遍:“素素姐,我错了!我服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听你话行不行!

白素素还是很不满意,继续装听不见,这个时候骊姬的声音传来:“可恶的小贱人!相公你先屈服,晚上用我以前教你的那一套功夫,好好的折磨她,敢欺负我相公,今晚一定要让她叫爸爸!

我心里一动,连忙在心里回应道:“好好好,媳妇别动气,你安心的渡劫,不要管我,我今晚一定让她叫爸爸!媳妇你安心的渡劫啊!

骊姬没有回应,但我能感觉到骊姬很生气!

“喂,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带着你和那个哥们现在就滚,第二个把姐伺候爽了,让姐出了这口恶气,才能在这里继续住下去!”白素素不耐烦的下了最后通牒。

我很想说大爷不伺候了!

但转念一想,那个鬼仙一定跑进草丛了,我们现在上路,不等于又入虎口嘛,还是一头发狂的母老虎,这绝对不是可行的办法。

面对目前的局势,我别无选择,只能选择第二条。

“姐,我服了!”我一本正经的大喊道,想挤两滴眼泪出来,但没成功,我也很委屈啊,踏马的!实在是哭不出来啊!

“学狗叫!”白素素笑着说道。

我的呼吸变得急促,小贱人今晚一定让你加倍还回来!我在心里暗暗的想着。

“你得趴下,抬头望着我!”白素素玩味的指导我。

我眯着眼看着白素素,白素素眼神躲闪了起来,我很为难,长这么大还没被这么羞辱过,被打的很惨,但那是无奈的,没办法,但自己跪下然后学狗叫,我有点接受不了。

“一定要这样吗?”我近乎哀求着问。

白素素眼神躲闪,背过身不看我,她嗯了一声,这一声让我很恼火,我照做了,白素素消气了,面子里子都有了,我啥也没有了。

不过我憋着呢,我准备今晚找回场子!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我今晚就要报仇!

“起来吧!你看你,真是的,我就是说着玩的!你怎么这么傻!”白素素说了一番风凉话,我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欺负人!太欺负人了!你丫等着!

我干笑两声,走了过去和她闲聊了一会,得知了那个鬼仙真的没死,逃进了草丛里,我暗自松了口气,好在我的选择是对的,今晚这一跪是相当的值了。

“素素你去洗澡吧!我给你烧水,回头给你好好的搓搓!”我阴笑着在她背后说道。

白素素回头,我面色一正,主动去烧开水,走出了房间,我回头看了眼,心想今晚让你好看!

李二蛋的房间里,吱吱呀呀的响个不停,我忍不住走过去就是一脚!

“小点声,床都晃塌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地震了呢!”我酸溜溜的嚷嚷道。

也许是为了回应我,吱呀吱呀的声音,不减反增,李二蛋的声音随后传来:“去去去!小爷正乐着呢,赶紧滚!

我深吸一口气,好好好,你牛逼!

“惹不起!惹不起!”我转身连连摇头,郁闷的去烧开水去了。

在厨房里烧着锅,来来回回的忙活着,不一会外面有人喊我名字。

我挠了挠头,伸头出去看了看,我以为是白素素,可出去后我傻眼了!

只见洁白的月光下,一个光溜溜的大美女,正翘首弄姿的站在院外,一边发情般的浪叫着,一边对我狂抛媚眼……

啊太硬了快点我 极品弃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