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梦就去追 权少追妻盛婚秘爱结局

“不要,不要,求求你了,不要。”若笑笑惊恐的睁着自己无辜的大眼睛,那两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容易放开她,有一个已经按捺不住扑了上来,一把将若笑笑的T恤撕烂。

她的胸口因为大口的呼吸而显得更加的诱人,那个男人已经将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手伸了上去,另外一个则是在一旁哈哈大笑,若笑笑奋力的挣扎,那个男人却已经骑在了她的身子上。

若笑笑觉得自己都快要恶心的吐掉。

绝望的闭上眼睛,她的脑海里满满的都是那个叫做欧翰廷的男人,他如果知道了自己被这样侮辱,他还会正眼看自己一眼么?为什么,心里最在乎的人还是他,自己忘不掉的人还是他。

另一个男人看到同伴如此享受,也忍不住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刚刚准备扑上去的时候,却觉得自己脑袋一阵猛痛,便失去了知觉。

压在若笑笑身上的男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是怎么一回事,就已经被欧翰廷一拳揍的嘴角淌血,那个男人立马愤怒的穿起了裤子,嘴里还在骂骂咧咧,而后便一拳击向了欧翰廷,然而欧翰廷却是将他的攻击的手臂一把抓住,一个后空摔将那个男人揍到了地上趴着。

那个男人在地上扭曲着,却已经痛得站不起来,他睁大眼睛想要看清这个男人的长相,然而,欧翰廷却已经随手在旁边捡起了一块石头,对着那个男人的脑袋就是一阵猛击,那个男人早就已经被打的昏头转向,怎么还有能力反应过来?

欧翰廷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过这个男人,他举着石块一下一下的将那个男人的脑袋敲破,飞溅的鲜血已经洒了他一脸,然而,他却始终没有停止他的动作。

若笑笑已经缩成小小的一团,“翰廷,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她小小的说着,眼睛却不敢看那个男人一眼。

欧翰廷似乎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丢下了石头又开始用他的尖头皮鞋死命的踢着那个男人的身体,若笑笑只觉得自己好冷,看着面前躺着的两个男人,但是她还是好害怕,好害怕。

托尼赶到的时候看到这一场狼藉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到处都是血,还有被撕烂的衣服,以及一身是血脸上满是冰冷神色的欧翰廷。

躺在地上的两个男人,已经有一个男人,脑袋都已经被砸开花,还有一个也差不到哪里去,还有在角落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女人,任谁都能猜到这里发生了什么。

深呼了一口气,托尼立马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盖在了若笑笑的身上,身后的保镖一言不发,他们已经见识过了这个男人的残忍,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们表示完全理解,有几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被这样欺凌还能坐得住的?

托尼安慰着若笑笑,想要让她去医院查看一下伤情,却被欧翰廷凌厉的眼神制止,欧翰廷自顾自的走到若笑笑的面前。

然而只要欧翰廷一靠近,若笑笑便犹如惊弓之鸟吓得尖叫,刚才那血腥的一幕似乎比刚刚自己受侮辱的那一会儿还要让她受惊吓。

欧翰廷冷冷看了一眼这个蠢女人,自己已经嘱咐过了她在国外语言不通不要到处乱跑,蠢得跟猪的一样的女人,他在心里暗骂道,却又忍不住想将这个女人拥入怀中。

“血!血!血!放开我!”只要他一靠近,若笑笑就忍不住惊叫,他的身上到处都是血,包括他英俊的脸上,刚才他杀人的时候,他的表情是那样的残忍,甚至还带着一丝快意,他简直就是恶魔,好可怕,好可怕。

“把她带回去。”欧翰廷冷冷的说,而后锐利的眸子望向所有的人,“把这两个人剁了喂狗,谁要是敢泄露今天的事情,我会让他生不如死。

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欧翰廷就是真正的恶魔,如果将他惹怒的下场有多严重,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只有麻利的收拾起两具尸体,只要有欧翰廷在的地方,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一股最冷的强压。

“出了什么事情?你们这是怎么了?”若玲珑这会儿正坐在客厅里看书,便看到欧翰廷一言不发的带着一群人回来,“怎么全身都是血?

欧翰廷没有理会她说的话,而是让出一条路来,让托尼将若笑笑背了进来,若玲珑看清了托尼背上的女人的时候,惊讶的张大了自己的嘴巴,“翰廷,笑笑这是怎么了?

她关切的喊着笑笑的名字,然而笑笑眼神已经放空,她根本没有从巨大的阴影中回过神来,她甚至都根本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暂时公司就往这个方向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么?”李哲宇优雅的饮了一口咖啡,神色却有些焦虑的望向门外,若笑笑出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回来?

“总裁,这是缇娜公司上交的合同,麻烦你过目一下。”小柔清凉的声音将他唤回了现实,他对小柔报以歉意的微笑,而后又开始与他们商议公司的最新走向。

“总裁,您的电话。”特助将李哲宇的手机递过去,而后小声的提醒道,“是欧氏总裁打来的。”李哲宇的脸色变得冰冷,他似乎都能猜到这个男人会说些什么。

“笑笑在你那里么?”李哲宇淡淡的问道,手上还不经意的翻阅着文件,然而所有人都突然看见自己一向温和的老板竟然猛地站起身来,而后大步向门外走去。

“老板!”小柔急切的唤道,“你去哪里,会议还没有开完!

“帮我主持一下,我有事先走。”李哲宇简单的说了一句,便迅速的让助理将车开了过来。

小柔无力的看着李哲宇的背影,为了这个女人,值得吗,他隐忍了这么多年的计划,终于在自己的见证下成长起来,然而却在这种关键时刻,他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自己的全部!

小柔也想跟去,然而,她身后还要面对的是,那些从亚洲远道而来同样辛苦的同事们,他们早就已经不满自己的假期被这样占用,但是TONY公司现在面临的困境又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够解决的。

小柔突然间觉得自己很累很累,听着身后的同事们议论纷纷,她自己都不禁怀疑自己这样全心全意的付出到底能够换来什么。

然而,这就是现实而已。

欧翰廷抿了抿唇,将高脚杯放下,心里却不自觉地想起了那个女人,那夜自己与她抵死缠绵,却抵不过李哲宇的一个质问眼神,她已经向自己坦白,她喜欢的人是李哲宇,那么自己,还有什么好留念的,为什么还要在这个地方逗留这么长的时间?

或者说,他还是从一开始便就错了,不该相信若笑笑所说的话,她所有的事情都不过是利用自己罢了,然而,没用的却是自己,竟然在长久的相处之中,真正对这个女人产生一点关于信任的错觉。

他正准备离开窗户的时候,突然看到窗户外一个小小的身影在慢慢的行走着,欧翰廷没有说话,只是将视线锁在了那个女人身上。

没错,是若笑笑,没想到她竟然会在闲逛中走到自己的别墅来,欧翰廷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他都不知道该说这是老天故意的安排,还是两人的缘分真的未尽。

“翰廷,你在看什么?”若玲珑盯了一眼身边的男人,而后将视线投向了窗外,然而,若笑笑小小的身影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若玲珑不解的看着欧翰廷,自从上次从警察局回来之后,欧翰廷似乎变得更加难以捉摸,连话都不愿意多说几句。

“没事。”欧翰廷淡淡的说,“我下去转转,你呆在这里就好。

若玲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欧翰廷便已经抓起了放在桌上的外套,匆匆的下了楼,若玲珑一个人茫然若失的站在门边看着欧翰廷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她到底想要什么,她一直努力得到的东西,然而真正得到了为什么自己却还是这样的卑微?

若玲珑不明白,她从小到大都是娇生惯养的富家小姐,这半年来的事情已经让她有了自知之明,在上流社会的圈子中,她若玲珑顶多不过一个小小的星星罢了,她唯一能抓住的,就是能怎么让自己的光亮发的更耀眼一些。

但却在兜兜转转了一大圈之后才发觉自己其实根本没有任何改变,她还不过是一个附属罢了,属于男人的附属品的精致礼品罢了,即使欧翰廷告诉过自己,他会给自己一个名分,然而,就看到欧翰廷见到若笑笑那样失魂落魄的样子她怎么可能会相信?

她到底能够抓住什么?从一开始的嫉妒到现在已经完全看淡,若玲珑已经对于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感到头痛,她只是想拿到属于她的东西,难道自己有错么?然而,她却忘记了自己当时栽赃嫁祸的时候是有多么的恶毒。

她如果能够早点察觉若笑笑竟然会将这两个男人影响的如此之大,她早就应该在医院将她的吸氧器摘掉,亲眼看着她死去才好,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忽然,若玲珑脑中冒出了一个胆大的想法,她狐媚般的眸子又充满了得意之色,刚刚听托尼说了TONY公司的特助已经全部赶来,李哲宇这会儿应该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情,也说明了一件好事,那么就是若笑笑,便肯定是单独行动。

她鲜红的唇绽放出了一朵残酷的笑意,若笑笑,你如果要怪的话,千万不要怪我这个姐姐太过狠心,而是你太不识相,三番两次来破坏我的幸福,若玲珑恶狠狠的想着,她这次一定要让若笑笑万劫不复!

欧翰廷跑出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若笑笑的人影,到处都是半人高的薰衣草,天与地都是一片苍茫的紫色,哪里还能看到那个穿着紫色T恤的女孩儿?

若笑笑此时还在毫无目的的逛着,赤裸着自己的脚丫,任意走在这片薰衣草花田之中,好不惬意,抬头看天,似乎天空都被这片紫色映衬的变的浪漫起来。

就这样一直往前走着,似乎什么都不用想,仿佛时间就在今天停止了一般,若笑笑贪婪的允吸着空气,闻惯了城市中的乌烟瘴气之后对于这里的新鲜空气觉得格外喜欢。

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若笑笑终于想起了李哲宇还等着自己吃午饭,立马又穿上了鞋子一路小跑的往回赶。

“站住。”若笑笑迷茫的看着面前两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只见他们一脸色迷迷的看着自己,还说着自己根本都听不懂的法语,原谅若笑笑的法语程度有限,只能听清他们话语里简单的意思,他们是在向自己问路么?

若笑笑一脸迷茫的看着面前的两人,两个男人似乎意识到若笑笑听不懂他们说的话,互相朝对方看了一眼,而后直接将若笑笑的嘴巴捂住,分别将她的手拖着往薰衣草花田深处快速的走去。

“救命!救命!”若笑笑根本没有想到在这里会碰到这样的人,她的命要不要太黑啊,无奈的自己的嘴巴也被捂住,若笑笑奋力的踢打着身边的两个男人,可是她一个女孩,又能有什么能力?好不容易有个人无意松了下手,她立马大声的呼救,“救命!

欧翰廷此时正在花田里面出神,听到熟悉的中文立马变得警觉,然而,这声声音来的太过仓促而后就被淹没在了空气之中。

欧翰廷皱着眉头,他刚刚明明听见了若笑笑的呼救声,给托尼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迅速搜寻若笑笑的下落,而后自己便一直奔跑在薰衣草花田之中,大声呼唤着若笑笑的名字。

“若笑笑,你在哪里!若笑笑,你听得到吗?”欧翰廷大声的呼叫者,若笑笑被两个男人已经拖到了花田的深处,他们毫不客气的拿出了口袋中预备好的绳子将若笑笑的手给捆绑住,恶狠狠的向她比了一个下流的动作。

若笑笑此时只觉得自己极度的恐惧,朦胧中她听见了有人熟悉的唤着自己的名字,然而,自己想要说话,却已经害怕的说不出话来,怎么办,怎么办,她好怕,怎么会被绑到这里,她吓得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然而身边两个男人却已经淫笑着要将自己的裤子脱下。

“不要!”若笑笑连连后退,看着面前可耻的男人竟然将裤子已经脱掉,如此赤裸裸的站在自己面前,两眼放光的看着这个美丽的如同精灵一般的女人,若笑笑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翰廷!救我!

欧翰廷奔跑的动作猛然停了下来,他刚刚听见了若笑笑喊他的名字了,绝对,风声将她的声音传来的很远,她此时肯定在极度危险之中,欧翰廷看了一眼薰衣草被风吹的方向,而后便迅速判断出了若笑笑的大致方向,立马调转方向向南边飞奔而去。

有梦就去追 权少追妻盛婚秘爱结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