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口刑架 被干小说 学姐来一把

那边站着四个英俊潇洒的天之骄子,清一水的帅哥,其中莫轻扬越发显得清隽,正眯眼笑着,瞅着她们俩。

从其余四个帅哥那不言而喻的面部表情来看……

她们俩现在的形象……应该很不佳。

肖云叶和蓝雪灵彼此对视一眼。

唔,蓝雪灵花钱做的头发已经松松垮垮,显得凌乱又狼狈。

而肖云叶,扎的马尾辫都松开了,成了披头散发。

两个女孩子意识到自己现在要多糗有多糗,顿时一起红了脸颊。

“额……呵呵,是莫学长啊。

蓝雪灵率先反应过来,一面用手整理着头发,一面站正了,挤出一抹假笑。

靠了,真是晦气啊。

刚来新学校,就在几个帅哥跟前这么丢脸。

都怨肖云叶那只猪啦。

莫轻扬很有大哥哥的风范,略略点头,仍旧一脸温柔的笑。

“嗯,你们今天来报道了?

肖云叶那才慢吞吞地挠挠头皮,不好意思地咬着嘴唇,看着莫轻扬。

脸蛋上先飞上来两朵大大的红晕,小声吭哧道:

“莫、莫学长,好巧啊,嘿嘿。

“不巧,我专门来等你们的。知道你们今天来报道,我申请了今天义务帮忙。

***

莫轻扬看着肖云叶那可爱的苹果脸,眼眸深深。

站在莫轻扬身边一个细长眼睛的男生,叫马闻凯的,看看肖云叶,又看看莫轻扬。

坏笑着说,“嘎嘎嘎,我知道了,我们轻扬惦记着的小学妹,原来就是这位啊!哈哈哈哈……

“闻凯,别乱说。

莫轻扬微微不好意思地说了马闻凯一句,然后又将他炙热的视线挪向了肖云叶。

云叶这丫头……披散着头发,别有一番韵味,像是个带着朦胧雾气的小公主。

几个男生走近了肖云叶和蓝雪灵。

蓝雪灵已经过去了方才的尴尬时间,她已经落落大方地看着几位学长,开始在心里给这几个男生评分了。

嗯,这个马闻凯长得还不错,白白净净的,细高挑,一笑起来,眼睛眯眯着,像是个韩国人。

家境应该还不错,手腕上带着一块世界名表。

马闻凯和其他几个男生都对肖云叶非常感兴趣。

大眼睛水汪汪的,像是一汪湖水。

很纯净地望着你,仿佛一只可爱又懵懂的小动物。

皮肤真好啊,奶白奶白的。

不是那种抹增白化妆品抹出来的假白,而是真真正正的透明的白。

看她脖子,看她露出来的肌肤,都是一个颜色的白。

因为白,所以衬托得她那双眼睛,尤其的黑。

也衬得圆嘟嘟的嘴唇出奇的红润。

“轻扬,介绍介绍呗,我们都不认识你的学妹呢。

一个小子坏笑着提议,顺便俯身,好好地看着肖云叶。

肖云叶正吸着鼻涕,一副乖乖的小学生状。

而蓝雪灵已经拿出来了睥睨天下的大公主样子,昂着下巴了。

马闻凯也马上笑看着肖云叶,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莫轻扬,说:

“是啊,哥们,快点说一说这个小妹妹的名字啊。

蓝雪灵马上挑衅地说。

“亏你们还是欧文大学的学子,脑袋那么笨啊,刚才没有听到莫学长怎么喊我们的吗?喊的那不是名字吗?几只猪!

马闻凯马上竖起眉头,瞪着蓝雪灵,叫道:

“嘿!想不到几年的新生这么横啊,刚来就如此泼辣啊!轻扬,这是你的学妹,你负责收拾她。

莫轻扬按压下去几个同学的欢闹,好脾气地笑着介绍:

“好了好了,我来介绍一下。

这是肖云叶,她叫蓝雪灵,都是我原来高中的学妹。

这三个大才子呢,是我们欧文大学的杰出代表啊,这个是马闻凯,计算机王子。

他叫许业辉,财经系才子。他是康擎,建筑系系长。大家都认识一下吧。

肖云叶一听,乖乖,莫轻扬认识的朋友可都是各个系的精英啊!了不起啊!

马上就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无比佩服地说:“各位学长,敬佩敬佩,以后请多多关照。

蓝雪灵却是个反骨,揪着肖云叶的耳朵将她的脑袋给提起来,不屑地说:

“哎呀,你个傻妞,她们又不是你一个系的,他们能照顾你什么啊。

马闻凯皱起脸,不悦地说,“嘿,你这个蓝什么的丫头,我怎么月看你越不顺眼啊。怎么着,轻视我们欧文大学四大才子啊。

“四大才子?”(⊙_⊙)肖云叶被这个词组给震撼了。

呜呜呜,好厉害哦,她的莫学长竟然也是四大才子之一,厉害。

“哈哈哈,四大才子?真是冷汗,不是四大菜籽吧?哈哈哈……

蓝雪灵笑得猖狂。

除了莫轻扬不以为意,一脸的宽容,其余三个男生全都气得脸酱紫。

这是什么女生啊,还有这么吝啬与伪装淑女的女生!

***

而且还是个新生!

“云叶,你们俩还没有报到注册吧?

莫轻扬自然是看着肖云叶问的问题。

毕竟,蓝雪灵在那边正和许业辉、康擎两大才子斗着唇舌。

肖云叶点点头,小鸡点米一样乖得很,“嗯嗯,莫学长,你猜的很对。

我们俩刚刚来,还没有摸清头绪呢。

“嗯,那我带着你们去报到吧。对了,你们要住宿舍吗?

“当然要住了!我一直没有机会住宿舍,对于住学校宿舍心向往之呢!

肖云叶缩缩脖子,眼睛笑得像是两个弯月亮。

马闻凯看得发痴发呆,看着圆圆脸圆圆眼的娃娃女孩肖云叶,他几乎当场流口水。

好可爱的女孩子啊。

马闻凯凑到肖云叶身前,嬉皮笑脸的陪着笑,说,“小学妹,你是学什么专业的啊?

肖云叶转脸去看马闻凯,就像是回答老师问题一样,一本正经地回答:

“美术!

“噢……学美术的啊……我说气质这么好,学艺术类的女生就是气质老好了。那你有男朋友了吗?

轰……这个突然急转而下的问题,将肖云叶问得尴尬又害羞。

天哪,大学里的男生都这么八卦,这么直接吗?

莫轻扬黑了黑脸,不高兴了,斥责马闻凯。

“闻凯,你不是还有什么事吗,你倒是忙你的去吧。

然后伸手轻轻拍了拍肖云叶的肩膀,说。

“别理他,他这人就是这样。

一副明显的百般呵护的样子。

马闻凯皱起脸来,一股酸意泛滥,跑到肖云叶身子另一边,学着莫轻扬的样子,也伸手轻轻拍了拍肖云叶的肩膀,笑着说。

“没事,云叶啊,你是叫云叶吧?你闻凯哥哥呢今天见了你,是一见如故,什么重要的事我都不去了,陪着我们云叶妹妹,啊。

***

这回,轮到莫轻扬不开心了。

更要命的是,马闻凯铁了心要将莫轻扬搞臭,装作不经意地说。

“咦?轻扬啊,你女朋友呢?怎么没有看到她?

轰……

莫轻扬的脸,整个的黑透了。

而肖云叶也下意识地撑大眼睛,惊愕地去看莫轻扬。

是啊,她记得,她刚刚去陈亦峰公司打工的时候,就在吃小吃的时候见到过莫学长的女朋友。

当时……她抱着莫学长的胳膊,一脸幸福而陶醉的笑容。

那份笑容,曾经深深刺痛了肖云叶的心。

那天,没心没肺的肖云叶也尝到了被失恋的滋味。

现在,被马闻凯提到那个女孩子,肖云叶的心,还是忍不住颤了颤。

有酸味吗?

好像……还是有一些的……

人,永远无法像是铁块一样,说冷就冷下来,说抛弃就抛弃,说忘怀就忘怀。

肖云叶守着那份心头的慌乱,开始骂自己:

肖云叶啊肖云叶,你是猪头吗?

你不是喜欢陈亦峰吗,你都厚脸皮地跟人家陈亦峰表白过了,你为什么现在还会为了莫学长的事情难受?

难道肖云叶你是个脚踏两只船的坏女人?

呜呜呜,我不要做坏女人啊。

心头一时间有些乱。

马闻凯多精明,马上盯准了肖云叶不好看的脸色看。

哦,看来这个可爱的小学妹,心里还是有莫轻扬的。

嘿嘿,没关系,我马闻凯可以将莫轻扬赶走,我再钻进你心里去。

莫轻扬忍了忍,冷冷地说。

“我不是说过了吗,在暑假的时候,我和美静就分手了。

莫轻扬一落视线,就看到了肖云叶一脸落寞和伤心的表情,顿时,莫轻扬心头一痛。

他马上多余地解释起来。

“原来美静要求和我交往,我那时候觉得她人心眼不错,很善良,就交往了。

可是后来交往下去才发现,我和她没法共处下去。

.

于是,在暑假……就是见到云叶你那一天,我就和她分手了。

我和美静从一开始到结束,统共才持续了一个多月。

“什么啊,你姐姐找的那个金总,很年轻的,二十多岁,要样有样,要个有个,长得可帅啦,说话的时候声音很温柔,对我很恭敬。不错不错。真不错啊。

(⊙_⊙)

“啊?真的吗?姐,老姐,你真的这么厉害啊!你竟然钓了个这么好的金龟婿啊!

肖云叶终于吃不消了,认真地说,“他开玩笑的,我和他只不过就是普通朋友,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想说来着,其实我的男朋友比金勋还要有钱,还要帅……没敢说罢了。

肖晓萌十分鄙视的撇着嘴,“切,这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啊,你的男朋友我才不会去抢呢!

噗——肖云叶再一次喷了汤。

乖乖,现在的小女生都是什么思想,还兴抢别人男朋友的啊。

“你尽管去抢,你如果能够把金勋抢成你的男朋友,我给你买烤鸭谢你。

肖云叶望着天花板,挑挑眉骨。

如果……肖晓萌可以将金勋勾搭走,那她不就可以轻松了吗?

就再也不用被金勋纠缠了……

而且她还多了个有钱的妹夫……嘎嘎嘎,这个计划很不错哦。

想不到,肖晓萌再一次打击肖云叶,说:

“开玩笑嘛,老姐?你不要的男人丢给我?我活该要你淘汰的男人吗?

你也太看不起我肖晓萌了吧。你可别忘了,是谁从小到大都不缺男生送礼物的,又是谁,从小到大都没有一个男人表白!

就是淘汰,也是应该我淘汰给你男人啊!

肖云叶脑袋顶上飞过一群乌鸦、

行!肖晓萌你很牛!

你最好记住你现在的话!

将来有一天,当你见到金勋金大少爷时,你不要流着口水去追就成。

肖爸黑着一张脸,恶狠狠地瞪了肖晓萌一眼,然后悄悄拉过去肖云叶,耳语道:

“云叶啊,你不如你妹妹花招多,你要防着点二丫头。

万一金少爷被她抢走可怎么办?

瞎猫碰到死老鼠,好歹你有了个男朋友,千万不要打了水漂。

真不成,你也想想办法……

肖云叶一头井号,鼓着腮帮。

拜托,老爹啊,都说了金勋不是我男朋友了啊!

肖爸以为肖云叶没有理解他的话,于是又给这个笨笨的大闺女指点明路:

“真不行……你就试着生米煮成熟饭……

“咳咳咳咳!

肖云叶这回被老爹的话吓着了,呛了口气,拍着胸口,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瞪着一直都是古板的老爹。

老爹的思想……何时如此开放了?

天哪,他竟然将生米煮成熟饭这等计策都想到了。

佩服啊佩服!

只不过……

爹啊爹,如果你知道,你闺女我现在已经被某个男人煮成熟饭了……你会怎样?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到底是我疯了,还是你们疯了,再或者……

我们大家,集体都疯了……

***

别人家的孩子去上大学,都有父母陪同着。

而肖云叶去报到的当天,肖爸照常上班,没空陪她去。

肖晓萌本来说陪着姐姐去报到,结果,一个男孩子跑来找她去郊外野餐,她马上丢下亲情,和友情厮混去了。

“云叶!云叶!你收拾好了嘛?可以走了不?

蓝雪灵在门外就喊,肖云叶在厨房里伸了伸脖子,应道:

“好了,好了!你先进来吧。

蓝雪灵穿着新买的裙子,还化了淡妆,头发还专门花钱做的,富贵妖娆地走了进来。

“哎呀,我的祖奶奶哦,你竟然还在刷锅刷碗?你就没有一点上大学的兴奋?

蓝雪灵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娇小的身影,气得嚷嚷起来。

***

肖家这是烧了什么高香,竟然有个如此勤快的丫头,当牛做马在家里付出。

“哦,好了好了,没几个碗,这就好了,你先等我下嘛。

肖云叶匆匆刷完碗,擦好案子,然后跑去洗刷间洗手梳头发去了。

蓝雪灵手指头敲着桌子,打量着肖家寒酸的小家,说:

“啧啧,我说肖云叶,就你这副贱样,你也成不了大气候。

最起码,你这种资质的,是别想能够成为豪门儿媳。

肖云叶已经扎好了一个马尾,正用小梳子梳着她额前的齐刘海,诧异地问:

“我怎么就不能成为豪门儿媳呢?

就你蓝雪灵长着一张富贵脸吗?切,和陈坏熊一样自大。

蓝雪灵指着家里东东西西,说,“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看看,你就像个奴隶一样,在家里干这干那。

你这种天生操心干活的人,怎么去当少奶奶啊。

你见过哪家的豪门儿媳是需要自己动手干活的?

得了,将来我嫁个有钱银,你呢,就争取嫁给我家老公的司机吧。

肖云叶顿时笑喷了,用毛巾抽着蓝雪灵:

“你滚吧,你就臭屁死了吧,凭什么我要嫁给你老公的司机啊?滚你的!

蓝雪灵也笑起来。

肖云叶看着蓝雪灵那身精致的打扮,禁不住撇嘴:

“啧啧,雪灵啊,你干嘛打扮成这样啊?

“这样怎么样?是不是非常漂亮?

蓝雪灵马上自得地张开胳膊,在肖云叶跟前转了几圈。

肖云叶残忍地打击她,“说真的,看着很像是三十多岁的有钱大婶。

“你……你把我说的那么不堪!

“实话实说嘛……

“我打你的实话实说!

**********

两个女孩子坐了公交车,一起来到了欧文大学。

好家伙,门口已经排开了长队,停了好多汽车。

都是爸爸妈妈领着孩子来报道的。

场面非常拥挤、火爆。

家长都冲在前面,跑到人堆里办理入学手续,而那些小王子小公主们,则看着行李箱,站在树荫下面乘凉,吃口香糖。

“看到没,咱们俩算是最可怜的人,走吧,自力更生去。

蓝雪灵揉了揉肖云叶的脑袋。

肖云叶很感激地抱住蓝雪灵的胳膊,说。

“谢谢你雪灵。我知道,其实你爸妈想陪你来的,你为了陪着我一起来,你都不让你爸妈来了。谢谢你。

“那老头老太太特啰嗦,他们来了我就不用活了。

既然要谢我,就不能用嘴巴干谢,请我吃一顿必胜客好了。

肖云叶翻个白眼。

“哼,就知道敲诈我这个穷人!你忘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最近破产了。我丢了好多好多钱。

蓝雪灵龇牙笑,“咦?你不是也说了吗,人家陈亦峰又给了你一张卡,每个月都会往里面存五十万的。哎哟喂,你的二奶费好天文啊!

肖云叶立刻红透了脸。

靠了,以后有什么秘密,坚决不能再告诉蓝雪灵了。

这丫头就是个蛇蝎心肠啊,专等着关键时刻,用别人的秘密来打别人一个措手不及的。

肖云叶鼓着粉嫩嫩的腮帮,小声嘀咕。

“我说雪灵啊,咱们可是说好了的,到了大学里,绝对不能再提陈亦峰那个人了。我也想好了,那卡就放在家里得了,我不会用他的钱的。不到万不得已时,我可不用。

蓝雪灵一副非常理解非常配合的态度,点着脑袋说:

“放心,我明白的。那钱,到你怀孕流产时用好了。

(⊙_⊙)肖云叶怔了下,马上怒上心头,挥起爪子朝蓝雪灵打去。

蓝雪灵比肖云叶可是利索多了,早就撒丫子跑了出去,只留下一串清脆的笑声。

“哟,肖云叶,怎么你怒了?是不是姓陈的小崽子你不舍得丢啊?哈哈哈……

肖云叶看着朝她挤眉弄眼的蓝雪灵,气得差点吐血。

眼珠子一转,肖云叶指着蓝雪灵身后,说:

“咦?那不是雷萧克吗?

“哪儿?

蓝雪灵顿时白了脸,迅速转头。

肖云叶已经哇呀呀地奔了过去,抓着蓝雪灵又扭又大。

蓝雪灵那才反应过来,知道肖云叶骗了她,两个人扭成了一团。

正打得水深火热,毫无淑女形象时,就听到一个清雅温柔的声音:

“咦?这不是云叶和雪灵吗?

然后有几个那孩子随即问:

“轻扬,这两个野蛮女生是你认识的?

“是啊,轻扬哥,看上去是今年入学的新生哦。

“新生就可以如此猖狂啊,厉害啊。

莫轻扬呵呵轻笑起来,也是忍俊不禁。

“嗯,她们是我同一所高中的学妹。

然后又朝着揉成一团的两个女孩子喊:

“云叶!雪灵!你们别闹了,有没有注册去啊?

“啊?

肖云叶和蓝雪灵一起停下动作,朝着生源方向转头看。

两个丫头全都怔住了。

铃口刑架 被干小说 学姐来一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