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在大学宿舍506 海上繁花小说

王健忠一脸贱笑又挂了回来,说着:“许少身体娇贵,又不受针,总会有点小毛病。不过问题倒是不大,每三个月时间,吃一次我配的药,有个十年八年的,身体里那点积郁的邪气,也就散尽了!

许世豪其实并不相信王健忠的话,可他不敢赌。对于王健忠的针灸的功夫,他见过了,由不得不信。许家杰是他唯一的儿子,也是腾龙帮和龙腾集团唯一的传人,如果儿子出了问题,他这辈子拼命,就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了!

王健忠也赌着许世豪不敢对自己下手,贱笑依旧:“不过您放心,我这回去就配药,一礼拜之后,您叫人到医科大去取就行!我保证这药吃了,对许少身体绝对有好处!不但能排除体内毒素,还能让自己一身轻松!

许世豪紧紧地握着拳头,冷哼一声:“你最好别耍花样!否则你的亲人,朋友都会替你受过!

王健忠嬉皮笑脸,点头哈腰,“许总,你放心!不过……不过……”许世豪眉头一皱,“说!”,王健忠搓着双手道:“给许少配药,那必须得是天然名贵药材,您看我就一个大学生……

许世豪气的牙根痒痒,直接拉开抽屉,拿出支票本,开出了一张50万的支票,递给了王健忠,冷声问道:“够吗!

王健忠谄媚的笑着,把支票放到嘴唇上亲了一下。说道:“够了,够了!以后您家有什么头疼脑热,我就是您家的专用大夫,随叫随到,随叫随到!”说着,他把这支票又小心的捧在手里。

而这时,办公室门外一阵吵杂声传来,片刻后,一个四十来岁,皮肤白净,大热天捂着西装的男人一脸急躁的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刚刚王健忠在一楼看到的那个妖艳的女郎。

妖艳女郎一脸歉意的看着许世豪,许世豪摆了摆手,随即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看着新进来的男人,问道:“张大秘,这么有空?

被称为张大秘的男人看着许世豪,又在屋子里面扫视了一圈,随即目光停留在王健忠身上上下打量着。他没有理会许世豪,却对王健忠问道:“你是王健忠?”王健忠也不认识面前这人,一脸贱像的点着头,谄媚的说着:“对,对,我就是贱种,您是……

张大秘冷哼一声,心说:“形容的果真没错,看谁贱的欠扁就对了!”他没在理会王健忠,而是直接走到了许世豪身边,贴着他的耳朵,嘀咕了几句。虽然声音很低,却逃不过已经达到四归元气的王健忠的听觉:老许,别给自己惹祸。刚才白家打电话到市里,说渤海市治安太差,黑社会横行,投资环境不好,准备撤出在渤海市所有项目。市领导很重视!

许世豪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庆幸刚才没当真把这贱种砍到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做掉这贱种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一旦白家介入,事情就变得麻烦了。即使要动手,也只能是意外!自己无论做得多大,都是黑道起家。可是武功再高,也怕菜刀,黑道再哼,也干不过乌纱帽!

想着这些,许世豪脸上却笑容更甚,爽朗的说道:“张大秘误会了,我跟王先生是朋友!王先生之前还给我帮了点忙,我这不刚给王先生青睐,付一点劳务费嘛!

张大秘看着王健忠,王健忠也是一笑,专门又摆弄了一下手中的支票,贱笑道:“那啥,是这么回事,许总太客气了,你说我一个大学生,拿这么多钱,我都觉得不好意思……

“那就好,那就好!”张大秘也长出了一口气。刚刚白家在渤海市的负责人,一个电话打到市长那边,给市长急的一身冷汗。什么是领导的命根子?政绩!关系!鸡地屁(GDp)!白家在渤海市的投资,那就是全市百分之一以上的GDp!那就是领导班子的乌纱帽!虽然市长和许家关系很好,可一旦需要在白家、许家指尖选择的时候,他会毫无悬念的选择白家!

当市长弄明白事情的缘由之后,二话不说就把大秘派了出来,亲自到龙腾集团这边救人!

一脸贱笑的和张大秘一起走出腾龙集团。张大秘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白家怎么会为这么一个贱种出头。虽然他保持着客气的态度,心中却是极为鄙视这一脸贱像的王健忠。

王健忠独自回到家中,正看到白露在屋里来回来去的走动。王健忠脸色却阴沉了下来,从昨天开始,他已经把白露当做自己人,他的贱像不是装给自己人看的。

看到王健忠毫发无损的回来,白露一步上前,可看见王健忠的脸色,她却停下了脚步。王健忠声音平淡的可怕,说道:“这是第一次,我希望也是唯一一次!做我的女人,先学会听话!”他的话语中,没有一丝温柔,简直是赤裸裸的教训。

白露身子一僵,站在原地,一万种委屈瞬间涌上了心头。王健忠离开家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可是她却像度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她自然之道王健忠为什么不高兴,可是她怕,他知道龙腾集团是什么地方,她第一次认定了一个男人,她怕失去!

她是想用一个拥抱,来迎接回家的男人。可却得来了男人的责备。泪水完全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她是白家的大小姐,是公主!她是无数屌丝的梦中情人,是女神!长这么大,每一天都是在无数人的呵护和宠爱中度过,可是这男人,却用这种方式来回报她的关心和紧张。

两人面对面的呆呆站着。王健忠也察觉到自己的过分,可他却不知道如何对一个女人道歉,他没谈过恋爱,就连对面这个已经上床的女人,他也没有恋爱过。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扮演一个男朋友的角色。从小他所接受的教育就是,无论遇到任何事,只能靠自己解决,家族给了你生命和荣耀,你就必须用自己的生命去放大这种荣耀!

半晌后,白露的委屈再也无法抑制,她咬着自己的嘴唇,用哭红的眼睛盯着王健忠,哽咽的说道:“对不起!”随即,她绕过了王健忠的身体,拉开门,跑着冲向电梯间。

王健忠在这一刻傻了,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直到他目送着电梯门关闭,才恍然起身,狠狠地讲一个耳光抽在自己的脸上,骂了一声:“我贱种!混蛋!”说着,他疯了一般,直接冲到楼梯间内。

家住19楼。王健忠几乎将轻功发挥到了极致。一纵身便是一整层的高度,向楼下冲去。当他跑出楼梯间,走到电梯口的时候,看见那道电梯上面的数字,刚刚从2变成了1.

电梯门打开,里面只有梨花带雨的白露一人。白露还没有走出,就被王健忠直接顶了回去。不由白露分说,王健忠一把将白露抱在怀里。完全不理会白露捶打在他胸前,后背的拳头,他扶住白露的头,直接深吻下去。

白露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心中所有的怨气,都被王健忠这霸道的蛮不讲理的一吻融化了!她能感觉到王健忠的心跳,自然可以猜到,这个男人是拿双腿赶电梯!

在王健忠松开她的唇后,白露梨花带雨的骂着:“你就是贱种!你就是贱种!

王健忠又给自己狠狠的一个耳光,骂道:“我贱!是我贱!对不起!

这时,电梯门的打开,一个牵着小孙女的老妇看到紧紧相拥的白露和王健忠,咳嗽了一声,随即俯下身跟自己的小孙女低声说道:“晴晴,你长大可不能学他们!”声音虽小,可电梯的空间更小。白露河王健忠都听到了这声音。白露那满脸泪花的脸颊,瞬间红到了耳根,好不容易看到电梯又来到19楼,白露好似逃难一般,冲出电梯,直接回到王健忠的房中。

刚刚那一吻,已经激起了王健忠的情欲,进了屋子,他随意踢上了房门,又将白露拥到了怀里,直接按到在了沙发上,手掌开始在她滑腻的皮肤上摩挲不定。

白露同样动情非常,可就在王健忠的手滑到她的身下的时候,她的身体突然一僵,整个人颤抖了起来,用恳求的声音说道:“贱种,今天不要了行吗!我好疼!

王健忠好似触电一般,猛地给又自己一个耳光,全身的情欲瞬间熄灭。心中暗骂道:“艹,我不知是贱种,还是畜生!”此时他的脑中,响起清晨客厅内的狼藉和白露那被摧残的无力。而此刻又……,“露露,对不起……我……

白露轻抚着王健忠的脸颊,看着脸颊上好几个红红的指印,一阵心疼,她带着泪的脸颊,露出了一丝笑容,“傻样!你不知道男人的脸是不能打的,尤其是我老公的脸!让我休息一天,明天早晨,就像你受伤时候那样……

王健忠脑袋“嗡”了一声,暗叫“贱种的春天来了!OHYeah!”他自然知道白露说的就是那天……

许世豪努力地想从王健忠目光中看出他的真实想法。可是看到的却是一个真的贱像,若不是七个人同时说那天晚上,王健忠那狠戾非常的手段,犹如魔鬼一般的笑容,他真不相信这个看上去跟汉奸一样的贱种,会是把自己儿子弄得全身无法动弹,大小便不能自理的人。

他本想直接派人做了这个贱种。可是他却寻遍了渤海市和B市的名中医,却没有一个人敢碰插在自己儿子身上的银针,这才派出所有手下,用尽各种方法,要找到这王健忠。

“王先生,我虽然是混黑道的,但也讲个理字,你这次虽然不给我面子,但也是家杰有错在先,我也不想深究。你只要給家杰把病治好,这时就算了!否则你想死都是奢望。”许世豪此时,枭雄本色,展露无遗。

王健忠却依旧笑着,“许总说笑了,多大事呀!不就是几根针吗!我给他拔出来就行了,不过你看我同学这困得都快睡着了,是不是?

许世豪也不废话,直接对一个大汉说道:“去,把这位赵兄弟送到医大附属医院去!要最好的病房,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药!”大汉应了一声,直接背起还在呻吟的赵大起走出了办公室。许世豪又说道:“把少爷推进来!”话音刚落,许少便躺在一张病床上,被两个妖艳的护士,推了进来。

王健忠心中暗骂道,“艹,都这样了,还弄这么养眼的护士。这日子太给力了!

许世豪看着王健忠,又看了看在床上已经快虚脱的儿子,咬着牙道:“王先生,劳驾了!”他的声音中,却没有一点请求的味道。

王健忠也不在意这些,直接走到许世豪身边,极为随意地从他身上拔出了一根一根银针,每拔出一根,许少便发出一声闷吭。

所有银针拔出后,王健忠又拿起几根针,在许少身上插了下去,或弹或捻,又过了十几分钟,他又将这些银针都拔了出来。

就是这么神奇,当王健忠噗噗自己的双手的同时,许少便已经起身坐了起来,但他看着王健忠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之色。王健忠贱笑着看着许世豪,说道:“许总,您看没什么事了,我先走了……恁再有事,直接给我打电话,我随叫随到!

说着,他就像门外走去。而这时许世豪目光中的冷意,顺势爆发出来,一股杀气令得许多人都是心头一震,他冷声道:“我许世豪的儿子,是你想伤就伤的?”说着,他拉起许世豪,走到房间一角,冷声喊道:“做了他!

办公室内,瞬间涌入了数十大汉,每个人手里都提着明晃晃的砍刀。许世豪冷声道:“你身手好,我倒要看看,你一个人能打多少!

话音一落,王健忠面前已经劈过来几把刀,此时他也顾不上贱笑,背心之上的冷汗,也冒了出来。这些大汉,让他对付四五个不在话下,但是对方几十人,门外还有许多,自己根本不可能走得出去。毕竟电视中那一个人打一百多个的,不是不可能,可却不是他现在所能达到的!

面对着一刀一刀砍下,王健忠只能在人群的缝隙中寻找一线生机。好在他提前有所准备,左手上的手套,乃是一件珍贵的兵器,一般的砍刀也伤不到他。可是即使有手套对方无法砍破,自己,那力量也让人生疼。

几十大汉,挥刀没有章法,却都明显经验丰富,一看就是从打斗中磨练出的招式。简单,实用。王健忠虽然大开大合,看上去潇洒无比,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现在有多么困难。

“艹!滚开!”王健忠也顾不得隐藏什么实力。面对人群,他将真气灌注于双拳,猛然轰去。被他击中的大汉,仿佛是被火车撞了一般,身形瞬间离地飞起,撞倒了后面一排人。

借着这个机会,王健忠大喝一声:“许总,等过几天许少有点头痛脑热的时候,你就让他自求多福吧!”说着,他双手上各自取出了几根银针,开始向身边大汉身上招呼。

双方都在动着,王健忠的银针也不是那么准确,好几针都扎偏了位置,并没对大汉造成什么伤害,而这时许世豪一声大喝,喊道:“住手!

大汉们犹如士兵一般,令行禁止。全部站在了原地。许世豪看着嘘嘘喘着粗气的王健忠,企图从他目光中判断刚才话语的真假,可却根本无法辨别。半晌后他问道:“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农民在大学宿舍506 海上繁花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