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龙之子 有位佳人 梦之玉奇谈

邢弈没有犹豫,周围几个界族的人迅速让开一块位置,然后邢弈手一挥形成了一个结界将王逸跟朱大勇罩住,两人竟然就那么活生生的在众人的面前消失。

远处,剑宗的人看到王逸走到界族中间,都有些不解,什么时候王逸跟界族也车上关系了,他不是投靠天宫了吗?

而且最关键的是,那剑宗的人看起来好像对王逸颇为尊敬一般。

尽管这一个插曲让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天榜之战还要继续,只不过接下来的战斗变得无趣了许多,而那些排名已经是前二十的高手则再也没有受到过挑战,因为他们终于明白了,这所谓的公平挑战其实是不公平。

如果你真的动了什么有背景的人,他们背后的人不会袖手旁观,就算你能够活着下演武场,但是你能保证自己活着回家嘛。

就这样,继续挑战的人变得越来越少。

如果再没有人挑战的话,马上就要进行最后的前十之战了,因为这一次天榜之战的规则是,前十的人需要通过抽签来决定对战,最终将前十重新洗牌。

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云静初希望可以通过这样的办法,让徐威这个第一被别人取代,这样自己就不需要嫁给他了。

只是,到现在为止,前十的人排名还没有变过,因为没有任何人敢挑战前十的高手。

面对这样的情况,云静初有些担心,他想要见到的那个人确实出现了,可是此时他抱着朱大勇去了界族,他并没有去挑战谁,如果他再不去挑战的话,他连参与最后前十之战的机会都没有了。

突然有黑影缓缓的走上了演武场。

看到这身影,不少人都很意外,因为他正是天榜排名第五的萧泽辉。

“萧泽辉居然上去了,他要挑战谁呢?”大家都很意外。

“我要挑战天榜第十八位,楚殇。”萧泽辉道。

是萧泽辉,这一次来参与天榜之战,萧泽辉的目标并不是想要将自己的排名往前提升什么,因为他知道,这不太现实,在他前面的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尤其是徐威和若邪,这两人跟他一样都获得了帝皇陵的皇者传承。

如果说之前因为万佛宗和剑宗的结盟,他还可以跟徐威称兄道弟,可是现在,因为传承的事,他跟徐威几乎已经成为对立方。

所以萧泽辉最想要的就是能够从其余几个获得传承的人当中将传承抢来。

金刀已经被徐威杀了,现在他觉得有希望的得到的就只剩下诸葛勤,楚殇以及王逸的妖兽了,要知道只要得到其中一个人的,他的实力就可以得到十足的提升。

王逸的妖兽不在这天榜之上,没有办法挑战,所以就剩下了楚殇和诸葛勤,不过这两人的排名都在萧泽辉之后,所以他才一直没有挑战,但是现在他等不了了。

如果再不挑战,等到了前十之战的时候,万一自己遇到徐威或者若邪,那就会有生命的危险,当然他可以直接认输,但是因为自己有传承的关系,就算自己今天认输了,也不代表就安全,最安全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强。

天榜第五挑战天榜第十八,这有点奇怪了吧,如果赢了那又怎么样,如果输了呢?这么做怎么看都有点欺负人的意思,而且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众人都不是很了解萧泽辉这么做的意图,当然像若邪徐威等获得了传承的人自然是知道原因的,这么做对于萧泽辉来讲并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相反如果楚殇应战了,对于萧泽辉来讲可有着绝大的好处。

“没有人规定只能挑战排名比自己靠前的吧?”萧泽辉反问道。

萧泽辉的话让众人一阵唏嘘,不过天宫好像确实没有定这一条规矩。

“楚殇,有种就出来跟我一战。”萧泽辉看着界族的方向开口道。

界族阵营,楚殇正在那坐着,听到萧泽辉的叫嚣有些意外,但是也在意料之中,他当然明白萧泽辉的意图。

楚殇站起身,连演武场都没有上去,直接开口道“我认输,萧泽辉你赢了。

认输,本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但此刻众人却不觉得楚殇丢人,相反都觉得萧泽辉有些不可理喻。

楚殇当然也知道萧泽辉的意图,萧泽辉想要杀了楚殇获得楚殇的界皇传承,在楚殇看来,萧泽辉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其实从获得了界皇传承的那一刻,楚殇就已经知道,自己恐怕是有大麻烦了,这个麻烦就是要付出自己的性命。

楚殇知道自己注定会死,但是他可以选择怎么死,死在谁的手里,比如之前在界族,只要王逸点头,他就会毫不犹豫的自杀把传承给给王逸,他的传承只能给王逸,别人都不行。

楚殇说完认输就又重新坐了下去,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这让还站在演武场上的萧泽辉有些尴尬和下不来台。

“咳咳。天榜第五挑战我界族天榜第十八的天才,万佛宗的人还真是开的了这个口啊,既然萧少觉得排名靠前的人也可以挑战靠后的,那么无为,不如你去跟萧少过两招。”开口的是界族的邢弈。

在王逸的面前,邢弈就像是一个奴仆般的忠诚与恭敬,但是换成了面对别人,他却立刻展现出了强势高傲的一面。

“好。”楚无为明白邢弈的话,直接身形一闪,众人还没有明白过来,楚无为的身体就已经出现在了演武场上萧泽辉的面前。

“既然萧兄这么有雅兴,我来陪你一战。”楚无为笑道。

楚无为,现在天榜排名第三,比萧泽辉要高出两名,而且最关键的是楚无为擅长的是结界之术,可以说他的身法就是徐威也比不过他。

以前萧泽辉跟楚无为交过手,萧泽辉自己心里明白可以说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而且如果这个时候他跟楚无为交手,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自己的内力消耗必然不小,甚至可能受伤,到时候如果再遇到若邪徐威等人,那么不仅必输无疑,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所以萧泽辉心中决定,这一战,不能接。

“呵呵,楚兄说笑了,按照天榜之战的规则,虽然刚才你们界族的楚殇认输了没有上场,但我也算是比试过一场了,所以你现在挑战我,不符合规矩。”萧泽辉道。

五更完了。

“你敢!”徐威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演武场,不仅是徐威,剑宗方向徐威和徐媛的父亲徐无敌也直接冲了出来,一掌拍向了笼罩住演武场的那个结界。

徐无敌毕竟是大成高手,被他一掌,哪怕是五级结界也在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震荡,出现了无数的裂纹,当徐无敌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云无疆直接一步跨出“徐长老是不是太不把规则放在眼里了,你剑宗的人输不起可以不来嘛。

“云无疆,你说什么?”徐无敌没有想到云无疆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

“这是我天宫举办的天榜之战,是年轻一辈之间的比试,演武场上生死不论,这是从一开始我们就说好的规则,怎么,徐长老没听见吗?还是你觉得,你们剑宗的人不能输,刚刚剑宗的人杀别人可以,我们各大宗门没有任何人站出来多说一句,现在你剑宗的要输了,不仅徐威冲出来,连你这个大成高手都动手了,你说剑宗的人是不是输不起?输不起没关系,你们别来啊!如果你要比长辈的实力,行啊,我跟你打!

云无疆的话,字字珠玑,这一场天榜之战本就是云无疆举办为了应付剑宗的人,所以对于剑宗的人他也毫不留情,如果朱大勇能够杀了徐媛,何乐不为?况且刚才自己的女儿开口了,不能让王逸出事,所以他才会这么果断的站出来。

“好,云无疆,你有种!”徐无敌愤怒的看着云无疆,他知道云无疆都出面了,他恐怕是无法插手了。

于是他忽视了云无疆,直接看向了演武场上的朱大勇,此时徐媛的身体已经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朱大勇整个人朝着徐媛冲了过去,如果没有人阻拦,恐怕朱大勇只需要一招就可以要了徐媛的性命。

“今天我徐无敌就把话放这里了,你要是敢动徐媛一根汗毛,我保证你,死无葬身之地!就算今天在这里你能够不死,等你离开之后,我也让你必死无疑,不仅是你,还有你的家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徐无敌看着朱大勇道。

不能亲自进去阻拦,徐无敌只能用言语威胁,他坚信,如果朱大勇不是疯子的话,应该就会因为他的威胁而有所忌惮,就算他不怕死,他还有家人呢。

只是,他不会想到,正是因为他的这句话,更加坚定了朱大勇要杀死徐媛的决心。

演武场上,朱大勇转过头看了徐无敌和徐威一眼,嘴唇微微颤抖,用他的家人去威胁他是徐无敌说得最愚蠢的一句话了,因为他的家人早已经全部死在了徐媛,和徐威他们的手里。

于是,在徐无敌和徐威还有在场所有人震惊的目光当中,那一头巨猿突然抬起腿,朝着徐媛的脑袋踩了下去。

“你敢!

“砰!

一声轻响,徐媛的整个身体在那巨猿的脚下,碎成了一抹血肉,夹杂着尘土,血水混杂着破碎的肢体流淌了一地。

而做完这一切,朱大勇也整个人直接仰面倒了下去,看的出来他也已经是身受重伤,几乎奄奄一息,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直到杀死徐媛,估计完全就是依靠着心头的那一股憎恨的力量,现在徐媛死了,朱大勇终于撑不住了。

而如此一来,这一场战斗也算是结束了,胜负不用说,徐媛人都死了,只不过朱大勇这个胜利者也不好过,自己本身重伤不说,他杀了徐媛,徐威和徐无敌能够放过他吗?

比赛结束,按照规则,仆风要放开这个结界。

就在结界消失的那一刻,徐威,徐无敌还有王逸和云无疆几乎同时朝着地面落了下去。

徐无敌和徐威落在了徐媛的身旁,徐媛已经死了,身体都被踩碎,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活,徐威父子看着那破碎的尸体,眼神中都能够迸发出火焰来,一个小小的朱大勇,曾几何时那是完全都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货色,谁能想到,居然杀死了徐强和徐媛两个人。

徐媛和徐强自己想不到,徐威也想不到。

事实上就是王逸也有些意外。

他小心翼翼的将朱大勇的身体从地上抱起,简单看了一下,此时朱大勇的全身骨骼几乎都断了,五脏六腑也受到了不小的损伤,几乎也已经快死了,当然有王逸在,王逸不会让他死的。

王逸抱着朱大勇就准备离开,但是被徐威上前拦住。

“怎么,你要拦我?”王逸看着徐威道。

“你敢带他走,就是与我为敌。”徐威道。

“哼”听到徐威的话,王逸淡淡一笑“比赛已经结束了,我的兄弟赢了,我不能带他走吗?你有什么权力和资格来拦我?其次,关于与你为敌的问题,事实上,我们本来就是敌人。”说完王逸抱着朱大勇看了众人一眼道“我的兄弟朱大勇退出接下来的比赛,谁想要他的天榜排名可以直接取代,就当他认输。”说完转身朝着演武场外走去,如此一来也避免了朱大勇再被人挑战的风险。

徐威站在那,看着王逸的背影,杀气几乎弥漫了整个身体“王逸,你一定会死。

由于云无疆的出面,这场战斗算是结束了,剑宗的人没有能够发飙,毕竟东域十九城的人都看着。

徐无敌看这自己女儿的尸体,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

“父亲你放心,不管是那朱大勇也好,王逸也好,还是天宫的人,我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徐威道。

“我要他们死,我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徐无敌咬牙切齿道。

“王逸,把朱大勇送到我们天宫去吧。”云无疆走在王逸的身旁道。

王逸摇了摇头“不用了,天宫是这一次比试的主办方,我去天宫不好。

说完王逸走向了界族。

“王少,您没事吧?”邢弈第一个走上前颇为担忧的问道。

“没事,帮我隔绝一个清静的地方出来,我要救他。”王逸道。

邢弈看了朱大勇一眼,又摸了摸他的脖子,有些担忧的说道“王少,您的这位朋友看起来好像伤得很重,想要救他不是太容易。

其实在邢弈看来,朱大勇岂止是伤的重,简直就是已经濒临死亡了,没有太大的拯救意义了,只不过话不好说得这么直接罢了。

“这你不用管,帮我布置一个小型结界就行。

火影之龙之子 有位佳人 梦之玉奇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