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文豪野犬樱花

魅嘴角微微上扬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找你来的原因,这次刺杀行动如果在失败我肯定会被轩辕闻人给杀了,所以必须要让你帮我,要有两份计划,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这你可以放心!”那年轻人笑道,“别忘了,我可是暗剑的王牌杀手,如果等下你没能杀了她,我帮你给他来一刀!

“不,我不是让你去杀他,你只需要保护我的安全就行了,你就等着看李拾是如何死在自己人手里就行了!

说着,魅的嘴角已经上扬了起来。

酒店中,在座的人还在互相敬酒,只有李拾一人手拿着筷子一直夹菜吃,不管是谁来敬酒根本不搭理。

他现在就是在辨别着那股特殊的气味的方向。这股气味中,仿佛带着一丝天然的腐烂。

李拾的鼻子经过二师父专门的训练,他可以闻出,这是伤口化脓的味道,而且已经有了很长的时间,对于这种味道他很敏感。所以当李拾第一次闻到这个味道的时候就已经记住了。

他能感到那股臭味越来越大。

忽然之间,那味道不再变浓,李拾可以猜到,魅的动作应该停止了。

现在气味还不太明显,李拾没法根据气味辨别出方向来。

抬起头来一看,镇长的额头上显然有些发黑,很显然他已经被控制住了,但还是在继续敬酒吃菜不亦乐乎,很难让人发现他现在已经是个傀儡。

李拾站了起来,现在这股恶臭已经明显了,只要再靠近一点就能分辨出那气味的源头。

李拾没有戳破镇长已经被控制住,而是在饭店中走动了起来,找个离那股恶臭的源头再近一点的地方,就能辨别出魅的方向。

他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端起酒杯,在饭店中到处走动,为了不让魅发现自己的异常,他到处逮人敬酒。

整个饭店的气氛瞬间变得活跃了起来,这些在座的人都是些乡绅,对于李拾这种大公司的老板很是敬重,一个个十分尊敬地给李拾回敬着酒。

不过李拾现在没空和他们客气,走到一个地方,敬完一杯酒,就马上走到另一桌敬酒。

但是,同时李拾也发现,这群人中越来越多的人额头都已经发黑了,显然他们都已经被控制住了!

走了几遭,通过不同地方的那股臭味的强弱,李拾也发现了大致的方向,低着头,对着放在胸口上伪装成纽扣状的微型对讲机喊了一声。

“魅大概在你七点钟方向,现在就去抓住他!

说完这句话,李拾抬起头来,忽然发现,饭店中所有人都已经站了起来!而他们的额头都已经带着一丝黑色,显然现在已经被控制了。

“收到!

就在李拾吃饭的饭店对面的小旅馆里,叶世峰从床上站了起来,把用布包好的长剑取了出来,向外面一闪迅速窜了出去!

在他的七点钟方向,也是一个小饭店,叶世峰扛着一把长剑冲了进去,顿时引得一阵尖叫声,顾客们都慌忙地从饭店里跑了出去!

饭店老板和老板娘吓得都直接往房间里躲起来了,不过这正好合了叶世峰的心意,他刚好还怕等下打起来把这些普通人误杀了!

在饭店里找了半天,桌子椅子踹翻了不少,却没见到任何异常的东西。

恍然转过头来,叶世峰的目光落在了饭店的一个挂着“闲人免入”的牌子的房间,手中紧握着剑,慢慢靠近那道门,一步一步靠近!

喉咙一动,叶世峰伸手去握到门把手上。

手还刚刚捧着门的把手,忽然一把长刀刺出,直直地劈向叶世峰的喉咙!

叶世峰早就做了准备,身子急速的后退,但这长刀还是从他的喉咙前划过,把他胸前的扣子给挑飞了!

这道门被长刀给直接劈成了两半,一个人从房间中跳了出来,继续向叶世峰进攻着!

“王五!不要让他干扰到我!

房间里传来了魅幽怨而又低沉的声音。

“放心,这小子逃不掉!”王五冷冷笑了笑,手中的刀骤然扬起,带着力压千钧的力量,向着叶世峰劈去!

叶世峰以天王托塔之恣,横起剑来!

瞬间,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被这么强劲的一刀劈下,叶世峰脚下的瓷砖都被震出了无数道蜘蛛网!

叶世峰感觉自己虎口一阵做疼,他知道,眼前这人实力一定在自己至上。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真的要打败王五然后把魅杀了!反而,他向后退了几步,竟然已经开始撤退!

“小子休想逃,死在我王五手里,是你的荣幸!

王五又怎么会就这样让他逃跑?手持着大刀,脚下如同踩着轮子般,迅速向叶世峰冲过去!

坐在房间里,魅更加击中精力去控制饭店里的人开始了他的行动!

李拾此时站在人群中央,眼神如刀子般在众人身上扫过。

所有人此时都站着,面无表情,没有感情更没有任何的情绪,就这样站着。

他怀中的九须金参此时已经从他身子里跳了出来,有些慌张地看着李拾道:“现在怎么办?

“先不要乱动吗,他们都是普通人,尽量不要杀他们,先看看他们要怎么样再说。”李拾道。

真说着,忽然只见镇长站了起来,把桌子一翻,哐当当一声,原来这桌子下面,竟然放着整整一筐爆血珠!

爆血珠散落一地,而这群被控制住的人,都去捡地上的爆血珠!

那些见着地上的爆血珠的人,身体正在迅速枯萎着,仿佛每一秒钟都会老一岁。

这种爆血珠,不像是叶芸那种特制的爆血珠,只要是个普通人,就能被这种爆血珠吸干血液,接着引起威力巨大的爆炸!虽然威力比起给叶芸用的爆血珠小了许多,但这么多人同时爆体,也不是李拾能招架得住的!

“快点阻止他们!”吼了一声,李拾冲上去,抓住镇长,把他手中的爆血珠抢了过来。

这些爆血珠吗,都是下品的爆血珠,并不能吸李拾的血液,但是李拾还是感觉到一股吸力,仿佛是要把自己的血管给撑爆般,赶紧把手中的爆血珠丢了出去。

对于这两个人,李拾还是挺尊敬的,一直觉得他们两个都不简单,绝不是个普通的黑帮头目而已,现在果然如此。

愣了愣,李拾抬起头来看着他们,有些好奇地问。

后面的狄洪表情顿时大骇,惊奇地看着李拾,“你……你怎么知道的?

“他已经来杀过我了,只不过没有成功而已。”李拾淡淡笑着摇头道。

“你竟然没死!

周柴的表情有些惊讶。

他知道,魅就从来没失手过,因为他能控制目标身边的人,而且用爆血珠这种邪物,基本上没有人能在死之前看到过他们。

他有些惊讶地看着李拾,嘴角忍不住颤了一下,“方不方便告诉我们你的境界?

李拾淡淡笑了笑道:“化劲六阶!

听到这四个字,周柴和狄洪同时愣住了,两人想相看了一眼,都是一阵惊叹。

周柴早就觉得李拾一定不是池中之物,现在果然,才过了不久,实力就已经超过他们俩人了。

狄洪轻轻咳嗽了一声道:“不过你还是得小心,我们听说了你要去田心桥镇的消息,魅八成又要出手,这次行程最好还是取消了。

点了点头,李拾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不过我倒是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们,你们到底是谁?绝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黑帮头目这么简单吧,你们应该以前是暗剑的人吧?

狄洪正欲开口,却被周柴一只手拉住了。

向着他轻轻摇摇头,周柴转过头来看着李拾道:“我们的身份以后会告诉你的,你只需要保证你的活命就行了!

李拾笑了笑道:“命是我自己的,我肯定比你们上心,不过,不知道你们觉得如果我故意下个套让那个能控制人行动的杀手钻进来怎么样?

“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如果你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们一定相助!”周柴认真地看着李拾道。

李拾思忖了许久,上次周柴帮自己从暗剑手里把杨小乔抢回来,说明他们肯定不会帮着暗剑做事,想了一会儿,李拾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他们俩。

周柴低着头思忖了一会儿,总算是点点头道:“你这个计划倒是行得通,如果没出意外的话应该能能抓住魅,我们俩也可以帮你一把,等到合适的时候,我们会把我们的身份告诉你的!

李拾点点头,送走了他们俩人。

等出了公司门,狄洪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周柴道:“为什么现在还不告诉他我们的身份?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不能确定他到底有没有那个实力和轩辕闻人对抗,等这次事件之后再说吧,如果他真的能打败魅,我们以后就跟着他吧。”周柴摇摇头道,表情中透露着些许的无奈。

狄洪叹了口气,望着天空,思忖了许久后淡淡道:“现在轩辕闻人已经出世,而且现在是他实力最弱的时候,是杀他的最好的时候,只要轩辕闻人死了,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受怕了!

这次是药材收购站建成的第二十天。

从药材收购站开始,李拾就没来田心桥镇看过,这次还是他第一次来这里。

李拾作为田心桥镇的大投资商,这次来田心桥镇,自然是吸引了田心桥镇的各界人士都来了。而县里甚至是市里,都来了不少人出席这次活动。

毕竟,李拾这个药材收购站是在根本上解决了田心桥镇的假药问题,官员们对李拾都感激不尽,这次李拾到访,县里的药材商们,都大摆筵席为李拾接风。

李拾这次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来了一大堆人,就是为了抓住要一举抓住魅。

叶世峰跟在李拾身后,跟着他一起走进了这宴席中,李拾坐在上席上,转过头来看着叶世峰道:“一定要注意我说的话,到时候我报方位,你迅速去抓住魅!

叶世峰点点头,转过头去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此时重要的人物们,都已经坐下了,镇长走上前来就和李拾握手道:“李总实在是太辛苦你了,要不是你,我们不可能这么快解决掉我们这里的假药问题顺便还把他们的收入问题解决了!

“嗯。”李拾点点头,没有过多地和他废话,精神一直集中在寻找魅的方位。

镇长尴尬地笑了笑,和桌上其他的领导们招招手,一起坐下了。

田心桥镇由于长期的假药生意,整个镇子都比较富硕,这些年镇子上建了不少的高档饭店,而这个饭店就是其中之一。

互相寒暄着没几句,镇长忽然站了起来笑道:“让我们为李总为我们田心桥镇的发展敬一杯好不好?

话音落下,整个宴席上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举着酒杯,为李拾干杯。

李拾也端起酒杯,把杯中的田心桥特产药酒一饮而尽。

就在这时,他的鼻子忽然动了动,表情也凝重了起来。

果然,魅来了!

不远处的一个小平房里面。

这个小平房离李拾所在的饭店还有一段距离,魅坐在桌前,看着一桌子的菜并没有动筷子。

被长袍罩着眼睛,但还是能看出他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年轻人,拿着筷子大口地吃着菜,轻轻摇了摇头道:“魅啊,这些年你起码杀了上百个人吧?比李拾境界高的人你也遇到过不少,从来也没失手过,怎么这次栽倒在一个区区化劲境界六阶的人手里,还比以前更加神经兮兮的了,唉……

“你不懂。”魅淡淡摇头。

对面的年轻人大笑了起来:“我不懂?你真当我什么事都不知道?他不就是身上有个什么怪东西把你的爆血珠给扔走了吗?这有什么了不得的?

魅轻轻瞥了他一眼,终于开口道:“我的爆血珠是特制的,无论是碰到什么生物,都会把他的精血吸干,但是对从李拾身体中伸出来的那个东西,却丝毫没有任何影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一个高阶的灵兽。

“一个高阶的灵兽又怎么了?难道我们还怕不成?”对面的年轻人哼了一声。

魅抬起眼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能驯服灵兽?你难道以为一个能驯服灵兽的人实力会低?

“这……”坐在对面的那个年轻人顿时有些哑口无言。

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文豪野犬樱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