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比你先到 情至荒芜遇你35章

闻声,管家转过头来,正好看到苏颜兮和顾西城两人走过来。

于是,他连忙退到了一边,让开了路。

顾老夫人的目光也移向了走来的苏颜兮和顾西城:“我们在说你的母亲。

“妈妈?”苏颜兮一怔,这才想起一大早就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妈妈去医院了吗?她不舒服吗?

说到这儿,苏颜兮心里就开始担忧起来。

顾老夫人微微摇头:“并不是不舒服,应该是去做体检,她每年都会去检查一次!

“体检?”顾西城眉头微蹙:“我为妈安排的医生最近去了法国,并不在国内,怎么会今天体检?

“什么?”顾老夫人怔住:“不在国内?

“是啊!”顾西城很确定:“妈说是体检了?

“没有!”顾老夫人想了想:“早上她收到一封信,说是医院让她记得体检。所以我猜测她是去了医院,如果照你这么说,那封信不是医院送来的?

“不行,我要去找妈妈!”苏颜兮不放心,心里开始担心起来。

说着,她就想朝外走去。

顾西城及时拉住了她:“你先别着急,先拿上外套,换好鞋子,我陪你去找。

苏颜兮一愣,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拖鞋,于是点了点头,快步朝楼上跑去。

顾西城见苏颜兮这么着急,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他比谁都清楚,他的小丫头有多么的在乎自己的母亲,所以他希望不是自己多想了。

顾老夫人看向顾西城,开口说道:“西城,你带着小兮去好好找找,我也让人四处找找,亲家母为人和善,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嗯,我知道了奶奶。”顾西城回答着,也上楼去换衣服。

过来一会儿,两人一同离开了顾家前往医院。

苏颜兮坐在车上不断拨打苏染的电话,可是没有人接听。

她心里变得更加不安:“顾西城,妈妈为什么都不接电话?

顾西城双眸微眯,看着前面的路况:“大概是没有听见,你先别着急。

最后两人到了医院,顾西城找到院长,让院长调查了一下才得知,苏染并没有来医院,而医院并没有寄出什么信到顾家。

听到这样一个消息,苏颜兮的心顿时拧在了一起。

“怎么会这样?

“小兮……

“顾西城,既然医院没有寄信给妈妈,那信是谁寄给妈妈的?”苏颜兮觉得太奇怪了:“妈妈根本没有来过医院,那么她去哪里了?难道遇到了坏人吗?

“你先别胡思乱想!”顾西城紧握着苏颜兮手,感觉到她的手在发抖,他心里一阵心疼:“你仔细想想,如果信不是医院寄来的,那么妈为什么要说是医院寄来的?

苏颜兮微怔,抬眸看向了顾西城:“你的意思是……妈妈在说谎?

“或许是想隐瞒?”除了这个解释,顾西城想不到其他:“她大概是不想让人知道寄信人,所以才随意编了一个理由。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究竟对方是谁让她想要隐瞒?”苏颜兮被搞糊涂了,完全理不清楚。

顾西城也难以理解,毕竟这几年苏染都是住在顾家,除了和老夫人一起参加一些活动,并未和谁有深交。

那么,让她说谎隐瞒的人是谁?

而,寄信的人又是谁?

不过,很肯定的是,寄信的人是苏染认识的。

“小兮,你记得妈以前有什么熟人吗?”顾西城突然想苏颜兮问道。

苏颜兮一愣,表情突然变得悲伤:“我……我不记得了。

顾西城怔住,这才想起苏颜兮失忆的事情,他心中一紧,将苏颜兮抱在了怀中:“抱歉,我忘记了……

“没有什么好抱歉的!”苏颜兮明白顾西城的歉疚,回抱着他,打断了他的话:“顾西城,我突然很懊恼自己没有关于过去的记忆,如果我记得,说不定就有线索找到妈妈了。

“傻瓜,失去记忆不是你的错。”顾西城在苏颜兮的脸颊亲吻了一下:“你也别太担心,我想妈或许是见信的主人去了,也许是她以前的朋友,我们先回去,说不定她已经回家了。

苏颜兮咬着唇角,微微点头:“好,我们回家等她。

虽然有顾西城安慰,但是苏颜兮心里还是担忧着,可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相信顾西城所说,自己的母亲或许是见朋友了,很快就会回来。

这一刻,苏颜兮真希望自己能记得过去的事情。

可惜,她什么也记不得了。

两人离开医院后,便开车回去了顾家。

此刻,秦若雅趁秦氏夫妇不在,悄悄地偷溜出房间。

晚上的派对,她想邀请连城参加。

虽然某人没有接她出院,不过她暂时不跟他计较,等将他拿下后:“哈哈哈……

“秦小姐,什么事情让你这般高兴?”司徒朔率领着酒店工作人员路过电梯门口时,正好瞧见秦若雅站在电梯门口傻笑。

于是,他停下脚步好奇地询问了一番。

秦若雅一震,猛然回过神来,抬眸不期然间撞上了司徒朔的眸光,她的笑也及时地止住了。

“怎么是你呀?

“是我很奇怪?

“我……”想到自己父亲说的那番话,秦若雅突然不想看到司徒朔:“不奇怪,可是很烦!

“嗯?”司徒朔疑惑,他这是得罪谁了:“秦小姐,可否说清楚?

他烦着她了吗?

“哎呀,总之你以后别出现在我老爸面前就成!”秦若雅手一挥,不打算与司徒朔继续说下去,现在她得赶紧离开酒店才成,万一她老爸老妈从顾家回来,她想去大叔哪儿就去不了了。

“诶,秦小姐你这是去哪儿呀?

“不需要你管……

“那需要车吗?

“需要!”秦若雅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司徒朔,接着认真地点了点头。司徒朔瞧她此刻的模样,真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还是对身旁的工作人员吩咐道:“替秦小姐备车!

“等等!”秦若雅疑惑地走回到司徒朔面前,眸光将他打量了一番:“我说司徒少爷,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难道你……看上我了?

噗……司徒朔今天听到了一个新鲜的笑话。

这个秦小姐……

司徒朔抽了几下嘴角,双手环胸,深邃的目光与秦若雅对视。

就在这时从外面走来一位十分美艳动人的美女,司徒朔伸手指向那位美女:“秦小姐,你觉得她长得如何?

秦若雅不解地转过头,朝司徒朔指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走进来的美女,这才知道司徒朔是问那美女长得如何:“前凸后翘,要什么有什么,长得也不错,就跟狐狸精一样……

“对啊,而且特勾人!”司徒朔说着,见美女的目光看过来,他便随意地朝她招招手。

原本一脸淡定的美女,顿时惊喜万分,踩着小碎步快速地来到了司徒朔面前:“你找我?

她的目光不留痕迹地将司徒朔打量了一番,不用疑惑,这就是个金龟!

而且看长相,好像是四公子之一的司徒少爷。

也正好在酒店,难道……真的是司徒少爷?

美女想到此,整个人开心得跟什么样,因此不顾众人的目光,朝司徒朔靠了过去。

司徒朔也没有阻止,只是带着笑意的目光看向秦若雅:“秦小姐,我司徒朔从来不缺女人,而且我挺挑食的,像秦小姐这样的……哎,我真的没有那个想法。

秦若雅思绪一转,瞬间明白过来,厉眼瞪向司徒朔:“切,你不喜欢我明说不就好了,拐什么弯啊!哼,我一定告诉颜兮姐姐,让她不要理你这样的坏人!

丢下一句话,秦若雅转身就离去。

司徒朔看着她的背影,眉头潜意识地皱紧,这丫头该不会真的到处乱说吧?

“司徒少爷,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美女见司徒朔将秦若雅气走,心里可谓是心花怒放,变得更加积极起来:“是要约我吃饭还是看电影啊?我今天都有空,不对,明天后天也非常有时间……

“抱歉!”司徒朔将目光转身身旁浓妆艳抹的女人,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我刚才不是向你招手,而是向保安招手!

丢下一句话,司徒朔便没有再理会妖艳美女,而是转身继续视察工作。

妖艳美女愣在原地,瞬间有种从天上摔倒地上的感觉。

酒店的员工忍着想笑的冲动,紧跟在司徒朔身后,继续工作。

秦若雅离开酒店后,乘坐着司徒朔让人为她准备的车,直接前往连城的住处。

或许是因为上次她倒下的一幕太过于惊人,所以保镖看见她都装作没有看见,让她畅通无阻地走进了小洋楼。

助理见到秦若雅,除了悲剧地哀叹几声,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

当然,他也不会拦着她,毕竟才从医院出来不久的人,万一再伤到他可付不起责任。

“好久不见。”秦若雅朝里走,还不忘跟助理打招呼。

助理扶额:“大小姐,只是几天不见而已。

“是吗?”秦若雅微微挑眉:“可是我感觉好像很久了!

“呃,秦小姐,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就是想见见大叔。

“可是……

“我知道,他一定跟你说他不想见我,让我赶我走对吧?

“这……

“哼,每次都这样,一点创意都没有!”秦若雅嘟着小嘴,一脸的不满。

只见信封和信纸上都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唯有信纸中央写着一排字。

苏染仔细一看,在看清楚信上的内容后,整个人瞬间愣住了。

顾老夫人察觉到她的反应,疑惑地询问道:“谁的信?有什么事吗?

“呃?”苏染猛地一震,回过神来:“没,没事。

她的目光在无意间撞上了老夫人的视线,整个人怔了一下,随即她试着扬起一抹笑,也试着让心平静下来。

最后目光再次扫了一眼信上的内容后,才将信封慢慢地收起了。

接着,她对老夫人解释道:“是医院寄来的信,提醒我记得每年一次的体检。

“哦,原来是这样。”顾老夫人恍悟地点了点头,她知道苏染曾经沉睡了很多年,而这几年顾西城安排了最好的医生,每年都会替她做一次体检。

所以,老夫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

苏染见老夫人没有再追问,整个人也不觉地松了一口气。

只是拿着信封的手,在不知不觉中加重了力道。

回到卧室后,苏染便坐在床上发呆。

良久才重新打开信纸,上面清晰可见的字让她坠入了久远的回忆。

只是时隔太久,那些回忆像是盖上了一层面纱,看不真切。

她只知道,每每想到过去,心就会忍不住开始疼痛。

而这样的疼痛总是将她拉回现实,让她不想再去回忆。

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从苏染的眼角滑落,让此刻的她看上去平添了几分忧伤。

颤抖的双手最终将信纸对折好,然后放在了外套口袋里。

接着,苏染离开了房间,离开了顾家。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让顾家的司机送她去想去的地方,而是独自一人前往。

就在她走出顾家不远,秦夫人与秦学礼的车子正好行驶过来。

苏染与他们的车子正好擦肩而过……

原本没有注意外面的秦学礼忽然一怔,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他突然将目光转向外面。

只可惜,外面已经什么也没有。

车子与人早已经错过!

“怎么了?”秦夫人疑惑地看向秦学礼,最后目光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向外面。

什么也没有啊!

秦学礼回神,眉头微微皱了一些:“没事!

秦夫人打量了秦学礼一会儿,这才收回目光。

当两人走进顾家时,秦夫人心里仍然有些忐忑。

所以管家迎接他们的时候,她便不留痕迹地向管家打听道:“苏夫人和苏小姐在家吗?

管家知道他们是贵客,所以不敢怠慢,于是非常认真地回道:“我们少夫人在,苏夫人有事外出了。

“哦,是吗!”秦夫人的脸上突然间带着浓浓的笑意:“真是不巧,我还想见见苏夫人,感谢她对我女儿的照顾,没想到她居然没有在家。

说着,她加快了步伐,上前挽着秦学礼的手,与他一同走进了顾家大厅。

顾老夫人听闻Z市秦家的秦学礼拜访,虽然有些意外,不过还是亲自招待迎接。

秦学礼早就知道顾老夫人,也对她老人家钦佩有加。

要知道,当初顾老夫人将现在的龙神集团救活可是轰动了不少人。

因此见面时,他对顾老夫人也是非常的尊敬。

交谈一番后,顾老夫人才知道他们的来意,便笑着让管家去请顾西城和苏颜兮下楼。

苏颜兮在得知秦学礼和秦夫人到访后,连忙拉着顾西城与她一同下楼招呼。

秦学礼见到苏颜兮,心情特别好:“苏小姐,刚才听老夫人说你就要和顾先生举行婚礼,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参加你们的婚礼?

苏颜兮一愣,没想到秦学礼开口居然说这个事,她尴尬地笑了笑:“当然欢迎,荣幸之至。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秦学礼表现得很随意,不拘小节,并且在顾西城上前时,很客气地与他握手。

“顾总裁,咱们又见面了。

“很高兴能与秦总见面,也非常欢迎秦总的到来,秦总您请坐。”顾西城态度从容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苏颜兮疑惑地看向他们,接着在顾西城的耳边轻声问道:“你们见过?

“是啊!”秦学礼闻言,比顾西城先一步回道:“多年前,我们就已经见过,只是并未攀谈。

“哦,原来是这样!”苏颜兮明了地点了点头,仔细想想他们都在商界,见面其实也并不奇怪。

秦学礼笑着打量了苏颜兮和顾西城:“顾总裁好福气,虽然认识苏小姐不久,可是我能看出苏小姐是一位好姑娘,和顾总裁很是般配啊。

顾西城听秦学礼如此说,眸光瞬间放柔,接着看向了身旁的苏颜兮:“我也觉得我的运气不错。

苏颜兮对上顾西城的目光,突然间有些不好意思,于是缓缓低下了头。

哎,说谁这家伙不会说甜言蜜语?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知道低调一点,真是……

秦夫人瞧着这一幕,眉头不悦地皱起,不过只是眨眼功夫,她又恢复如常,并且故意打断他们交谈,朝秦学礼笑说道:“你看你,聊天就忘记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了。

果然,秦学礼听她怎么说,很快将话题转移到对顾家的感谢以及邀请参加晚上派对的事情上,并没有再闲话家常。

面对他们的邀请,苏颜兮和顾西城自然不会拒绝,因此欣然答应参加。

直到一两个小时后,秦学礼和秦夫人才起身告辞离开。

顾西城与苏颜兮作为主人,亲自将他们送到了大门口。

秦学礼莫名有些不舍得离开,好像还有很多话想说,可是时间提醒着他不能再继续打扰。

于是他唯有对苏颜兮说道:“我们先告辞了,晚上见。

“好的,晚上见。”苏颜兮笑着点头,然后又说了几句,才送他们上车。秦夫人坐在车上,想到着秦学礼对苏颜兮的热情,心里就想是插着一根刺,让她非常不舒服。

恰在这时,她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

她微微一震,随即打开了手机查看,原来是一条信息。

突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随着,她点开了手机,只见手机短息上写着简单几个字:一切顺利。

一瞬间,秦夫人的笑意更浓了,她没有一丝犹豫将刚才收到的信息删除。

同一时间,秦学礼坐上了车,坐在了秦夫人身旁,然后车子缓缓发动。

一次见面,就这样顺利的结束。

看着车子远去,苏颜兮才收回目光,转而看向顾西城:“若雅的父亲真热情。

“是啊,简直让人难以置信。”顾西城见车子消失在视线范围里,这才牵着苏颜兮的手朝回走。

苏颜兮不解地看向他:“什么难以置信?

顾西城薄唇轻扬:“这位秦总在商界可是出了名的严苛,今日一见,倒是和传言中的不太一样。

苏颜兮挽着顾西城的手臂,笑道:“事实证明,传言不可信!

顾西城眉头微挑,随着点了点头:“顾少夫人言之有理!

苏颜兮一愣,接着歪着小脑袋看向身旁的某人:“顾西城,怎么办?

“什么?

“每次听到你的话,我的心脏就会扑通扑通地乱跳。

“来,我跟你治治!”顾西城说着,便将苏颜兮揽入怀中,趁机会想好好‘非礼’一番。

苏颜兮反应机敏,笑着用自己的手抵住他的胸膛:“顾西城,我可是会过肩摔哟。

顾西城嘴角一抽,动作停顿了下来。

最后,埋怨的目光瞄了苏颜兮一眼:“你说你学什么不好,净学这些没有的。

“谁说没有啊!”苏颜兮嘟着小嘴反驳,那模样落在顾西城眼中,让他喜欢的不得了,简直就像有什么东西直往他心里窜,酸酸痒痒的,他再也顾不得那么对,低下头,狠狠地擒住了眼前的柔软红唇。

“唔唔……”苏颜兮感觉自己的呼吸突然被夺去,因此瞬间瞪大了双眼,这个时候,她倒是想使用过肩摔,可是怎么也使不上劲了。

顾家花园里,两人紧紧相拥,甜蜜亲吻着,周围的鲜花像是感觉到了两人之间的甜蜜,盛开得极为艳丽。

原本想到花园走走的顾老夫人无意间看到这一幕,连忙朝管家招招手,示意他扶着自己回大厅,不要前去打扰那甜蜜的小两口。

管家也注意到了远处的一幕,于是扶着老夫人赶紧的折回去,并且让其他的女佣也不要过去打扰。

回到客厅的老夫人忍不住感叹:“哎,不容易啊。看他们一路走来,我这个做奶奶的都为他们感到心疼,现在好了,终于熬出头,苦尽甘来了。

“是啊,老夫人,少爷和少夫人都是有福气的人。所以啊,他们一定能拥有属于他们的幸福。

“嗯,是啊,都是善良的孩子,希望聊天可以眷顾。”顾老夫人说着,朝沙发的方向走去,突然想起什么,转而向管家问道:“亲家母没有在家吗?

“呃,苏染夫人一大早就出去了!”管家原本就打算告诉顾老夫人,只是秦氏夫妇突然拜访,所以把这事给耽搁了。

“出去了?”顾老夫人心里倍感疑惑:“她极少会单独出门,知道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夫人出去的时候并没有说去哪里,也没有带上小少爷和小小姐。我也是无意间看到夫人出去,而且她并没有让司机送她,一个人独自出门了。

“哦?”顾老夫人更为疑惑了:“难道……难道去医院了?

管家沉默没有接话,因为他也不知道。

“谁去医院了?”就在这时,苏颜兮挽着顾西城的手走进了客厅。

听到顾老夫人说医院,因此疑惑地询问。

他比你先到 情至荒芜遇你35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