莞尔一笑 程小一女主角封烟烟

林源和梁海威商量好义诊的规则,就直接去了卫生厅,亲自向张百成汇报,在这一次的事情中眼下张百成算是领头人,是队长,很多事情还需要张百成帮忙才行。

“网上报名和电话报名?”张百成看了林源提供的资料,微微沉吟了一下道:“这个办法确实不错,只不过眼下很多人还不会使用网络,特别是一些农村人,对网络这个东西也只是刚刚接触,电话的话,那就需要设不少的专用电话,要知道这一次的活动场面宏大,报名的人必然不少,这电话可不是一部两部就可以的。

眼下不过是05年,网络在各大城市已经开始普及,然而在一些农村确实还没有普及到,懂得上网的农村人并不多,而且手机的3G时代也没有开始,智能手机和半智能能手机如今也只有少数人在用,并没有后几年那么方便。

到后几年,全国甚至已经开启了4G时代,智能手机普遍,即便是农村很多人都会上网,可是现在确实懂的人不多。

不过来的时候林源已经考虑到这方面的情况,笑着道:“我和金华制药的江总以及中凯集团的金总等几人已经商量过了,到时候他们会提供几百部电话让我们临时使用,这些电话的号码他们明天一早就会交给我,接线员也暂时用他们的。

“呵呵,都说你小林人缘不错,看来确实是名副其实,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就可行,等明天早上你把电话提供给我,我让宣传厅那边公布,江州日报也会登刊。”张百成闻言笑道。

“谢谢张厅,那我就先走了。”林源道了声谢,站起身就要告辞,张百成却笑着道:“急什么,马上到饭店了,我们一起吃个饭。

张百成相邀,林源自然不好拒绝,两人一起出了卫生厅,就在卫生厅边上的招待所要了一个小包间。

这个招待所本就是卫生厅所有,因此饭菜上的很快,菜也很精致,张百成和林源边吃边聊,不过话题却不是交流会的事情。

“小林,你和燕京来的王鹏冲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王鹏冲?”林源一愣,然后笑道道:“算不上误会,我一个小医生有什么资格和人家燕京来的大少有误会。

王鹏冲认识张百成林源并不奇怪,毕竟他听赵继龙和金武辉说过,只是张百成竟然刻意问他这件事,看来不仅仅和王鹏冲只是单纯的认识,今天张百成留下他吃饭,估计也是为了这件事。

“据我所知这个王鹏冲前几天砸了你的诊所,和你闹得很不愉快。”张百成道。

“人家是官二代,有权有势,砸了我的诊所,我也只能认了。”林源苦涩一笑:“张厅说这个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怕我找人家燕京大少的麻烦?

“你个小林。”张百成笑着一指林源道:“别人不清楚,我还不清楚,那个王鹏冲患了一种怪病,然而这个病你却能治,正是因为和他有矛盾,这才没有治,我说的可对?

关于林源和王鹏冲的事情,张百成原本是不知情的,只是那天顾森全给王鹏冲治疗,多次提到林源,王鹏冲的神情都有变化,张百成这才长了心眼,让人了解了一下,了解过后他才知道事情并不是王鹏冲所说的那样,而是王鹏冲和林源闹了矛盾,林源根本不愿意医治,而不是不能治。

知道这个消息,张百成不由的吃了一惊,王鹏冲的这个病顾森全都没把握,没想到林源竟然能治,再结合林源之前医治的几个病例,在张百成的心目中,林源的医术隐隐已经到了顾森全之上。

这样一位年轻的厉害医生,张百成可不想让王鹏冲和其交恶,因此打算当个和事佬,从中说和一下,今天下午林源来谈交流会义诊的事情,张百成正好借机留下了林源。

“张厅觉得我该治?”林源笑问道。

“小林啊,这个王鹏冲和我也算有些交情,这小子虽然纨绔了些,不过却不算多坏,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要是这个病你真的的能治,我可以帮你们说合一下,误会解开了,什么事也就没了。”张百成笑着道。

“张厅确定能够说服王鹏冲?”林源再次问道。

张百成一愣,脸色微微一变,好半天才叹了口气,他可没有这个把握,这个王鹏冲真要是撅起来,绝对不会买他的账。

说穿了张百成只不过是王鹏冲爷爷的老部下,然而王鹏冲呢,却是王家的嫡系,孰亲孰远一目了然。

看到张百成的脸色,林源淡笑着道:“张厅,我也没有为难王鹏冲的意思,我这么做也只是自保,您清楚他的脾气,倘若不是我现在能治好他的病,我能不能安稳的坐在这儿都两说,因此您不用太过担心,这件事我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只是想让他心中有所忌惮,免得无法无天。

“也罢,既然如此,我就不掺和了。”张百成苦笑一声道:“其实我找你谈这个,也不仅仅是为了王鹏冲,同时也是为了你,你们真要闹得不可开交,到最后吃亏的必然是你小林。

“我懂得,谢谢张厅。”林源笑着点了点头,张百成这话他绝对信,因为眼下他和王鹏冲确实不是一个档次。

和张百成吃过饭,林源就回到了正气堂,进了门正气堂里面不仅梁海威在,徐文斌也在,见到徐文斌,林源笑呵呵的打趣道:“徐总这一阵招到了多少人?

“运气还不错,招到了五个人,都是才毕业的大学生,虽然经验不足,不过为人却比较可靠,而且没什么心思。”徐文斌笑道,他眼下负责医疗基金的财务,这几天正在招人。

“那就好,眼下财务部已经开张了,我可要加油了。”林源笑呵呵的开着玩笑。

“那几个人你要不要把把关?”徐文斌问道。

“不用了。”林源摆了摆手道:“你才是财务部的总经理,这些事你负责,二十万之下的医疗援助到时候也不用给我打招呼。

徐文斌点头,心中却更加对林源佩服,他没想到林源年纪轻轻,竟然懂得放权,懂得驭人之道,有这么一位领头人,这个慈善医疗基金必然不可能昙花一现。

把这些号码打印出来,林源就直接去了卫生厅,把东西交给了张百成,临走的时候,张百成从自己的抽屉拿出一个大大的文件袋递给林源。

“这是慈善医疗基金的各种手续。”张百成笑道:“这一次时间紧,多亏了宋老板帮忙,要不然还真办不下来。

“谢谢张厅,也谢谢宋老板。”林源笑着道了声谢,看了看新手中的文件袋,总算是彻底松了口气,慈善医疗基金审批下来,他心头最大的一块石头才算落地了。

从卫生厅回来,林源就去了写字楼,把手续交给了徐文斌,让徐文斌安排,同时给姜明辉打了电话,告诉姜明辉慈善医疗基金已经办妥的事情。

一天时间,匆匆而过,第二天就已经是十月十三号了,距离一阵交流会已经只剩下两天时间了。

吃过早饭,林源就让王占军开着车,两人一起去了江中机场,早上林源已经接到了左益心的电话,左益心已经出发,正是上午十一点的飞机。

把车子在停车场停稳,林源看了看时间,距离飞机降落还有半个小时,索性和王占军坐在机场的椅子上等着。

“沈小姐,请问您这一次来江中市是打算举办演唱会还是有什么私人的事情?

林源和王占军坐下不到五分钟,就看到机场里面走出几个人,为首一人是一位二十四岁左右,身材妙曼的女孩,女孩的边上还跟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少.妇,两人身边四位身穿西装的青年跟随,女孩带着长长的鸭舌帽,看不清楚面容。

两人刚刚走出来,机场门口突然就冲进来一群人,一群人手中长枪短炮,纷纷对准了女孩,一位拿着录音笔的女记者率先发问。

“对不起,沈小姐这一次来江中纯属私人事情,不方面接受采访。”青年少.妇急忙拦在了女孩面前,几个西装青年也纷纷护住了女孩,挡着一群记者。

“林医生,是不是明星?”看到这一幕,王占军好奇的向林源问道。

“应该是哪位女明星吧。”林源点了点头,看架势这位女明星这次前来江中并不像泄露行踪,却不知道为什么依旧被记者知道了,这才有了眼前这一幕。

别说赵全明回不过神来,就是姜明辉也有些发懵,不是说这个王鹏冲砸了林源的诊所吗,怎么见到林源反而有些敢怒不敢言?

相比起赵全明,姜明辉的心理素质还是要稍微强一些的,他也知道林源不能以常理度之,愣过之后就回过神来,看着依旧呆愣愣站在当场的赵全明,冷冰冰的道:“你的主子已经走了,你还留在这儿是打算让我打断你的双腿?

赵全明闻言一个激灵,脸色变了又变,急忙大步追了出去,等他追出大门,王鹏冲几个人已经到了不远处的停车场。

此时的王鹏冲看上去脸色阴沉,嘴巴里面叼着一根烟,不停的吸着,两个小弟在边上大气也不敢吭一声。

“王少!

赵全明小心翼翼的上前:“您怎么,认识那个林源?

“认识,怎么能不认识?”王鹏冲咬牙切齿的道:“他就是化成灰爷也认识。

“您也斗不过他?”赵全明问道。

“狗屁!”王鹏冲怒吼一声道:“爷会怕他一个野郎中,只不过爷这两天心情好,先饶了他,等过了这几天,新仇旧恨再和他一起算。

说着话王鹏冲把烟头仍在地上,狠狠的碾碎,然后打开车门上了车,赵全明见到王鹏冲心情不好,也不敢多问,也跟着上了车。

看王鹏冲的表情,对林源应该是恨之入骨,只是却不敢发作,赵全明心中的疑惑是越发的多了起来,只能暗暗藏在心中,等着过一阵王鹏冲心情好了再说。

车子缓缓启动,离开金华制药的停车场,王鹏冲的脸色才慢慢的缓和了下来,好半天才看向赵全明:“小赵,这件事先不急,隐忍几天,王哥肯定给你出气。

“王哥说的哪里话,这本来就是我的事,因为我的事反而影响了王少您的心情,我其实很愧疚了,这件事要是难办那就算了,只是公司倒闭,以后我可能再也不能请王少HAppY了。

赵全明说的情真意切,王鹏冲越发的觉得有些对不住赵全明,再次保证道:“放心吧,那个林源算不得什么东西,我只是暂时不想动他,至于姜明辉,眼下他应该也不敢采取什么过激的行为,不着急,最多半个月,到时候我帮你把这件事处理妥当。

说着话王鹏冲想起刚才赵全明和林源的对话,不解的问道:“小赵,你也认识那个林源?

“认识,怎么不认识,我和他是大学同学……”赵全明简单的把自己和林源的恩怨说了一遍,不过说出来的真相自然是改头换面。

在赵全明的描述中,他和陈颖原本是一对感情很好的恋人,林源却靠着花言巧语骗了陈颖,横刀夺爱,因为林源和姜明辉等人关系匪浅,他赵全明是敢怒不敢言。

听着赵全明说完,王鹏冲的脸色变得是更加的难看,这一次他和林源对上也是因为宋小萌,如此算来他和赵全明竟然有些同病相怜,都是被林源“横刀夺爱”,如此一来王鹏冲对赵全明是越发的喜欢,很是有些惺惺相惜。

“放心,到时候这个林源我亲自交给你,你想怎么出气就怎么出气。”王鹏冲拍着赵全明的肩膀……

金华制药集团大楼,姜明辉领着林源和王占军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吩咐秘书泡上茶水,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姜明辉这才问道:“林医生,那个王鹏冲是怎么回事?

“心有余悸而已。”林源微微一笑,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道:“那个王鹏冲眼下病情还没有好转,他知道我能治好他的病,在他没有找到另外能治好他的病的人之前,他是不敢对我太过分的,除非他不想要他的那一口牙,而且即便是不要那一口牙,这个病也不见得就没有隐患。

姜明辉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就是深深的吃惊,怪不得王鹏冲见了林源敢怒不敢言,原来是这个原因。

“林医生,您就那么有把握,那个王鹏冲的病没有其他人能治好?”姜明辉问道。

“我自然不敢保证。”林源笑道:“不过王鹏冲的这种病确实少见,治疗起来虽然不难,不过想要诊断清楚,想到治疗方案却不容易,要么机缘巧合,要么确实医术精湛,放眼全国能够诊断的出这个病的人绝对不超过二十人,然而这二十人中王鹏冲能请到能见到的却最多只有三成。

“当然,我也是赌一把。”林源苦笑道:“倘若王鹏冲真的运气不错,碰到有人能治好他的病,我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要是这样,那就完全不用担心了。”姜明辉笑道:“别忘了,过几天就是医术交流会,到时候全国一大半的中医名家都会前来江中,那个时候即便真有人能诊断的出王鹏冲的情况,我们也有办法让王鹏冲就范。

“你不说我倒是忘了。”林源呵呵一笑道:“不过还必须想个办法,即便是治好了王鹏冲的病,我们也要让他有所顾忌,这个王鹏冲可不是个知恩图报的主。

“这个就要看你了。”姜明辉呵呵一笑,显得心情极好,王鹏冲投鼠忌器,他这边就不怕了,就可以继续拿捏着裕隆集团,倘若真要这么便宜了赵全明,姜明辉的心中也不舒服。

另一边,王鹏冲回到了喜来登酒店,心情却不怎么畅快,赵全明这两天没回家,此时也回去了,他必须给赵德旺交代一下情况,父子两人早作打算。

王鹏冲躺下房间的大床上,不多会儿一位妖艳女郎扭着腰肢走进房间,给王鹏冲捏着腰,王鹏冲的一只手在妖艳女郎光滑的大腿上抚摸着,心情渐渐的好了不少。

“王哥!

王鹏冲已经被摁的有些昏昏欲睡,突然一位小弟猫着腰走进来,轻声在王鹏冲耳边道:“王哥,我打听到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王鹏冲睁开眼问道。

“这月的十五号,江中市将要举办一次大型的义诊交流活动,到时候全国很多知名的名医都会前来江中,据说谢志坤和王成先两人也会前来。”小弟道。

“当真?”王鹏冲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他背上的妖艳女郎一个不防备直接被掀翻,不过王鹏冲却不理会。

“自然是真的,这件事江州新闻已经报道了好多天了,江州日报也有报道。

“好,太好了。”王鹏冲兴奋的道:“你马上去给我调查,看看到时候的义诊怎么挂号,必须给我弄到谢志坤或者王成先的号。

小弟应了一声,猫着腰出了房间,王鹏冲此时脸上却全是喜色,轻声嘀咕道:“林源啊林源,我看你还怎么拿捏爷,等爷看好了这麻烦的顽疾,到时候再收拾你。

说着话,王鹏冲一把拉过边上的妖艳女郎,一个翻身压了上去,不多会儿房间就响起一阵怪异的声音。

从金华制药集团回来,林源就在正气堂和梁海威商量义诊的事情,到时候义诊,前来的患者必然不少,毕竟这一次的宣传很是到位,这几天江中市的人流已经开始多了起来,甚至不少医院的床位已经开始紧张。

只是这么多患者,到时候必然不可能全部接受治疗,前来的医生也不可能无休止的义诊下去,因此这个义诊也必须要有一个准则,到时候怎么限制参加义诊的患者,这是一个难题。

“还是采用挂号的方式吧。”梁海威道:“眼下距离交流会也只剩下几天了,现在就可以对外挂号,根据牌号就诊,这是最公平的。

“挂号确实是最好的办法,只不过我怕到时候有人倒卖牌号,这一次的活动可是义诊,要是因为有人倒卖牌号,导致一些患者花冤枉钱,岂不是得不偿失?”林源道。

“这确实是个问题。”梁海威闻言点了点头道:“毕竟这一次前来的名家不少,到时候名家的牌号估计会被炒到高价。

“这才是最难办的。”林源道:“谢志坤谢老的牌号眼下可以说是有价无市,到时候估计上万块都有人愿意买。

“可是不挂号怎么办,难道排队就诊?”梁海威道:“要是排队,到时候体育场就是人满为患,而且这派对也容易引起混乱。

“网上报名怎么样?”林源想了想道:“现在网络已经开始流行,我们可以实行网上报名和电话报名,到时候实名制登记,报名之后在交流会当天公布牌号,这样我们就有时间剔除一些恶意倒卖牌号或者故意捣乱的人群。

“这样好是好,只是不透明,就怕到时候有人说其中有猫腻。”梁海威道。

“这一点我也有考虑,即便是这一次的义诊时间为一个月,到时候也必然有患者不能接受诊治,怨言难免,所以我决定后续以慈善医疗基金的名义接受不能在义诊期间就诊的患者,这些患者可以在慈善医疗基金报名,然后由我们慈善医疗基金核实情况,倘若真的是疑难杂症而且家庭困难,我们慈善医疗基金可以负责联系几位名家,谢志坤谢老不敢保证,但是左益心左老和顾森全顾老那边我还是有把握的。

“好主意。”梁海威一拍大腿道:“到时候我们就不怕有人闹事,一旦有人恶意闹事,我们可以把对方的情况公布于众,毕竟义诊结束,我们慈善医疗基金这边可是有门槛的。

“我就是这个意思,先用慈善医疗基金把一些人稳住,之后我们再通过医疗基金核实对方的情况,而且这个方面我们医疗基金也不能无休止,限定义诊结束半个月之内。”林源道。

“义诊采取不透明话,医疗基金却采取透明化,如此配合,相得益彰。”梁海威向林源竖了一个大拇指:“林医生,也亏您想得出来。

莞尔一笑 程小一女主角封烟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