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伟小说 唐染骆湛 优秀书籍

“去了你就知道了。”宫流云也不再说别的话,专心开车。

沈潇了解宫流云的性格,不想说的打死也不会说,所以她也不想白费力气于是就在副驾驶座上睡了过去。

这些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完全没有办法好好的睡上一觉,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完全没有人会打扰她。

宫流云时不时转过头看她一眼,忍不住道:“放着我这么帅的帅哥不看居然睡觉,可真没眼力劲儿。

沈潇像是听到他的吐槽,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声,睡得沉沉的。

等她醒过来,人已经身处酒店了,而且还躺在床上,很显然,她是被人抱到床上去的。

她第一反应就是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好还好,整整齐齐的,而且身体也没有丝毫的怪异。

正疑惑自己怎么会在这里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前传来宫流云的声音:“帅哥是不会乘人之危的。

沈潇吐了吐舌头:“你不是说爸妈盼着我们回家吗?

“对啊,我又没说不回去,只是过来吃个饭而已。

他冲着沈潇笑了笑,沈潇简直有些无语:“上高速几个小时,就为了来吃饭啊?

“对啊,这是情调。”宫流云一脸得意的样子:“而且也没有几个小时那么久,一个多两个小时不到。

沈潇看了看四周,“我看这里和我们平常去的酒店也没什么不同啊,何必费劲儿跑来这么远?

“差别可大了,这是乔治酒店在a市第一家分店,也是第一次派星级大厨过来,当然要来尝尝鲜啦。

“那你自己来就好了啦,干嘛还要带上我呢?

“谁让它规定,只有情侣或者夫妻一起来吃可以吃啊。

合着他的因为嘴馋才把自己抓来的。

沈潇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滚蛋。

说着掀开被子从床上站了起来,一边走到餐桌面前,一边道:“吃完就走,我回去还有点事儿要做。

宫流云撇了撇嘴,似乎不太高兴地“哦”了一声。

这么公事公办,吃东西的氛围都被她给破坏了。

沈潇因为心里烦躁,食不知味,很快就狼吞虎咽地吃完了料理。宫流云却还在细嚼慢咽的。

似乎一点都不受沈潇的影响。

但最终还是耐不住沈潇的软磨硬泡,很快开车带她回去了。

没想到车子刚刚下了高速,沈潇就接到了游书墨的电话,说她出了车祸,可能不小心撞死了人。

沈潇想都没想就往案发现场去了,她在路上顺便报了警,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有交警在那里勘察现场了。

游书墨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像是被吓惨了,一看到沈潇就扑了上去,紧紧地抱着她,登时大哭起来。

“沈潇,我好像撞死人了。

她这个样子真的特别脆弱,特别让人心疼,跟坚决要离婚的那个游书墨,简直判若两人。

沈潇只能一边安慰她,一边跟交警了解情况,结果她话还没有问完,一个女交警就走了上来道:“只是撞死了一只流浪狗而已,游小姐不用担心,没事的。

原来是虚惊一场,差点把沈潇也给吓到了。

沈潇把她扶到车里安慰了她半天,她却呜呜道:“我出事的时候,第一个给仲清打电话,可是他没有接,我就知道他一定在开会,连城的手机也关机了,我只能找你了。

沈潇点点头,轻轻拍在她的背心。

发生这种事情,她还是在第一时间内想到了顾仲清,可是顾仲清却没有第一时间保护她安慰她,对于女人来说,这本来就是一件可以直接判死刑的事情,更何况他们之前还有那么多的心结。

“沈潇,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游书墨哭得泪眼朦胧,哭得累了,才抬起了头:“今天晚上我就想和顾仲清离婚,我不要再等了。

不要再等下去了,也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了。

沈潇没有办法拒绝她。

所以她带着文件去了顾仲清住的酒店,但他并没有在开会,而是喝的烂醉。

沈潇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优雅的男人居然也有喝成这样的时候。

“顾先生,您还记得我吧?我是游书墨小姐的代理律师沈潇,我受游书墨小姐的委托,请您今晚务必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希望您能配合我的工作……

沈潇话音未落,他已经拿过沈潇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没有去看条款,而是签了字。

干脆到让沈潇都有些意外。

他之前……不是坚持不离婚的吗?

现在为什么又……

“我可以不可以,见书墨一面。

顾仲清将离婚协议书递给了沈潇,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沈潇接过他手中的离婚协议书道:“我可以帮你问问,我毕竟不是当事人,这种事情我不能直接回答你。

顾仲清沉默了一下,沈潇又道:“游小姐刚刚出了车祸,游先生陪她去了医院。

“你说什么?”顾仲清紧张地站了起来,似乎很担心的样子:“她受伤了吗?

沈潇摇了摇头:“那倒没有,只是个误会而已,不过游连城不太放心,所以带她去医院检查了一下,正好游老夫人也在医院里,可以顺便照顾她。

顾仲清听了这话,心里才稍微放心了一些,但仍是道:“我去医院看看她。

沈潇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宫流云,这时助理走了进来,对他道:“股东已经在等您了。

顾仲清的脚步愣住了,众人都看向了他,沈潇很想知道,究竟他是会选择去医院看游书墨,还是留在这里陪股东开会?

以顾仲清工作狂的性格,沈潇觉得他留在这里开会的可能性很大很大,毕竟连离婚这样的事情,他都可以置之不理,而游书墨这次连受伤都没有,他是否会去医院呢?

顾仲清低垂着眉眼,像是在仔细思量,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道:“你去告诉股东……

沈潇几乎可以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了。

一定和上次一样,他选择用一点点时间去陪游书墨,然后继续回来来开会,毕竟他就是这样的人。

可是沈潇这一次却猜错了,她一向很少猜错的。

“你让股东们都回去吧,今晚已经很晚了,明天也不用过来开会了。

沈潇实在想不到,一向以开会和工作为主的顾仲清,居然肯为了没有受伤的游书墨暂时放下工作。

“书墨的胆子其实很小的,发生这种事情她一定很害怕……

他说到一半,脸色突然变了变,很快转过身去,走到办公桌上将柜子打开,拿出了里头的手机,然后开机,脸色沉了下去。

“我就知道……”他的神情看上去很是奇怪,有抑制不住的悲伤;“本来我们可以不用离婚的,其实书墨今晚又给我了一个机会,是我没有好好珍惜。

他说着便发疯似地冲向了医院。

沈潇留在原地,缓缓地看向宫流云,宫流云不禁道:“他这是怎么了?怎么像被人追杀似的。

“他倒不是被人追杀,”沈潇喃喃道:“他是后悔了,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宫流云丝毫不明白沈潇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看到沈潇那张脸,心里却突然有了些异样的感觉。

“潇潇,什么来不及了?

沈潇看向他道:“你还记不记得游书墨说她出车祸的时候,第一个打给了顾仲清?

宫流云点了点头:“那又怎么样?

“那就说明,其实游书墨刚刚给了顾仲清最后一个机会,可是那个时候顾仲清在开会,并没有接到她的电话,所以游书墨对他彻底死心了,以后恐怕也很难复婚了。

沈潇瞥了一眼助理,淡淡道:“还有上一次,本来游书墨已经心软了,如果不是助理跑进来说股东在等顾仲清开会,也行他们就不会离婚了。

助理听她这么一说,脸上居然红了一下,小声道:“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是怕顾先生他……

“你跟我解释什么,这件事情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沈潇抬了抬手,对宫流云道:“我们走吧,去医院看看。

她走了出去,可宫流云的脚步却滞住了,沈潇走了一会儿发现宫流云没跟上来,于是道:“你怎么不跟过来?

宫流云看着她,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可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潇潇,你明天不是还有工作吗?现在都好迟了。

“没事的,我起得来。”沈潇走进电梯里按了楼层。

宫流云听她这么一说,便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也只好跟着她。

其实沈潇也隐隐约约感觉到宫流云有些奇怪了,不过宫流云自己似乎还没有发觉,沈潇也觉得很奇怪,但她很聪明,有些事情虽然感受到了,却不说破,对大家都很好。

两人去了停车场,宫流云默默地为她开了车门,她却坐到了驾驶座上,宫流云一脸疑惑道:“你坐在那里干嘛?

沈潇愣了一下道:“我看你去了副驾驶座,我还以为你要让我开车呢。

“我……”宫流云无语,只得白了她一眼,将她扯到身前:“我怎么敢坐女司机的车,我还没有活够呢。

沈潇轻嗤一声上了车:“也不见你多厉害。

“起码开得比你稳得多了。

两人互相臭了两句,系上安全带,宫流云就开车了。

路上两人聊了几句,但都与沈潇的关系的不大,都是别人的事情,唯一跟沈潇有关的就是,宫流云问了她一句:“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要救夏阑珊,你会不会嫁给我?

………………………..

作者ps:还差8张月票就可以加更啦,宝贝们,嗨起来哦~~~~

沈潇愣了一下,抬头,下意识地去看他。

那双眸子,认真,执着,热切……

所有的情绪,都在她的面前展露无遗。

他对她,从来都是毫无保留,从不掩饰的……

可是……

她在五年前,就已经失去了选择的资格了……

于是……再一次狠狠地甩开她的手:“你真的够了,游连城,你可不可以成熟一点,现在不是小孩子玩游戏过家家,说离婚就离婚,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告诉你,我沈潇没有必要听你的话,宫流云也是一样。

游连城突然咬住下唇,脸上的肌肉紧绷着,手也紧紧地攒着拳头。

“求你别这么幼稚了,都安安分分过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突然又要来打扰我,如果你是因为那天我们在别墅里睡了一觉,让你觉得我们有开始的可能性,那我现在可以跟你再睡一觉,作为我们之间的结束。

她看着游连城,无比认真地说出这些话。

她没等游连城做出回应,就转身离开了。

深吸了一口气,压住了心里那一股莫名的窒息。

压住,一定要压住……

他们之间,本就没有开始,所以这样的结束,也没有什么……

只是为什么,心,像是跳动得慢了一些……

游连城看着她离开,心里明明是想要挽留她,可是的脚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怎么也抬不起来。

但沈潇走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背对着他道:“你一会儿还有个手术,别忘了。

她的声音,冷静得像一如既往的她。

像那个从来都不懂情爱为何物,也不会为了他有所动摇的她。

游连城站在原地,静静地听着,明明是很难过,他却莫名地,想笑。

最后——

“我知道。

他说。

游连城一向都不是这样人,他从来都把公事和私事分的很清楚。

他和她的工作,都需要冷静。

所以,他们都没有任性的资格。

沈潇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往前走。

等沈潇的背影也消失了,他才缓缓地挪动脚步,掏出裤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加快了冲向手术室的脚步。

………………

沈潇离开医院,回到事务所,已经是午休时间了。

叶青看到她回来,连忙迎了上来:“潇潇,你怎么了,看着精神不大好。

沈潇摇摇头,叶青又道:“你吃过饭了吗?

“没有,”沈潇将皮包放下,坐到大班椅上:“通知大家下午的会提前开,我今晚有事要提早离开。

叶青淡淡地“哦”了一声,出去冲了一杯咖啡给沈潇,对她道:“潇潇,你喝杯咖啡吧,趁午休的时候稍微眯一会会,下午才有精神嘛。

沈潇看她一眼:“谢谢了。

“没事,那我就先出去了。

沈潇没有说话,只是拿起游书墨的离婚协议上,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错漏之后,就放进了公文包里。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想来游书墨和顾仲清很快就会离婚的,最晚不会超过这个星期。

等她解决了游书墨的事情,她突然想给自己放个假了,出去旅游放松一下心情也是好的。

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打开一看,是宫流云发来的短信。

(我下午没有事情,方不方便去你那里?

沈潇愣了一下,只觉得宫流云最近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对她特别的好,而且还老是无事献殷勤。难不成是被生孩子的事情逼得人都傻了?

她想了想,回了一条信息。

(来就来吧,反正我下午开会。

她放下手机,没过一会儿,对方又回了一条信息。

(听说游老夫人进了医院。

(消息倒是很灵通嘛。

(嗯,妈跟我去医院看她了。

沈潇突然一愣,他们去了医院,不知道有没有撞到自己和游连城?

(我看到你了。

沈潇的心一愣,拿着手机却迟迟不知道应该发什么。

宫流云又发了过来——

(我和妈叫了一声,你没有理我们,事务所有事很急吗?

看到这里,沈潇不禁松了口气,连忙回过去:

(对啊,上午浪费了我太多时间,下午又想早点回去,所以赶得比较急。

宫流云没有再回短信,沈潇也就放下手机工作去了,过了一个多小时,在开会前沈潇打算关机,就又看到了宫流云发来的短信。

(我来了。

她没有回信,直接关机进了会议室,下属都已经各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了,沈潇整理好心情,安安静静地坐着听下属回报各自的工作进程。

有时候会莫名的走神,还好叶青在旁边时常会提醒她一下,才不至于出洋相。

这个会议一开就是两个小时,沈潇坐的腰酸背痛,会议结束的时候,她就看见了宫流云站在门口。

她愣了一下,看向宫流云,舔了舔微微有些发干的嘴唇:“来的这么早。

“说了下午没事啊,”他笑着走上前去,替沈潇拿过手上的文件:“专家说多看看帅哥,工作都会更有动力。

“……”沈潇瞥他一眼,冷冷道:“每个人的审美不一样啊……

“再有差异我也是帅哥!最帅的那种!”宫流云噘起嘴:“像我这么帅的人,实在世间少见。

旁边的一群同事看到这样的宫流云和沈潇,不禁都露出了*的微笑。

宫流云什么都好,可惜就是太自恋了,而且是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的自恋。

“他们都在看你啊。”沈潇用肩膀撞了撞宫流云的胸膛,宫流云只是自信地轻哼了一声道:“我知道啊,他们都羡慕我帅。

有时候吧,沈潇真觉得这样一个老公可真带不出门,比方说现在,她真的好想把他按到地底下去。

“你能不能少自恋一会儿。”沈潇耸了耸肩,披在肩上的外套掉了下去,宫流云眼明手快,一把接得稳稳的,完事儿还冲沈潇甜甜的笑了笑:“你看我的技术是不是很厉害?

“厉害个鬼。

沈潇给了他一个白眼,径直走进了办公室里,宫流云屁颠儿屁颠儿地更了进去,将外套搭在她的座位上。

“你等下还有事吗?现在已经四点了。

他要是不说,沈潇还真的不知道,低头一看手表,真的就四点了。

于是只好把叶青给叫了进来。

“青青啊,我要先回去了,你们看着时间也下班吧。

叶青看了两人一眼,*不明地笑了起来:“好呀,你们去过二人世界吧,我会帮你们看着他们的,保证不让他们提前下班。

过了一会儿,沈潇收拾好东西,宫流云替她拿起了外套,两人并肩离开了事务所。

在车上,游连城主动聊了许多,沈潇一般是不爱搭理他的,不过怕他看出什么破绽,所以就有一句没一句的回他,有时候还会主动问他两个问题。

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她要是想平常一样爱答不理,宫流云还真不会瞎怀疑,偏偏是他这个样子,反倒惹人怀疑了。

不过宫流云什么都不说,把一切都咽了下去,反而对沈潇道:“今晚我们迟一点回家,我先带你出去浪一下。

沈潇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宫流云就把车子开上了高速。

她愣住了,“你要带我去哪里?

…………..

作者ps:有宝贝在问沈潇这个番外写多久,应该不会太长的。大概30-40万左右吧。么么哒~·

李伟小说 唐染骆湛 优秀书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