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金钩钓 蓝羽数码 顾清霜萧致

王佳怡笑了:“林俞,你虽然是这座城市的无冕之王,但是你不要忘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前段时间照片的事情,你和我都找不到人,但是他却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了,然后将那个人在人世间抹杀掉!这才是真正的力量,是你我都达不到的高度!你们两个之间硬碰硬,就好比石头碰鸡蛋,当然你是那个鸡蛋!

“呵呵……”林俞垂下了眼帘,语气极其嘲讽,“那可以试一试!

王佳怡愤怒的看着林俞,猛然起身,指着林俞:“林俞,你和曾路都爱叶浣,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我知道当年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有些胡搅蛮缠,但是我已经得到了惩罚,你为什么就不愿意给我一次机会?还是说因为那些人碰了我,你觉得我脏呢?

林俞看着王佳怡,微微摇头:“佳怡,我从没对你说过谎话,事情发生之后,我告诉你,我不嫌弃你是真的!因为不是你的错!

而此时,刚刚离开的叶浣和苏筱筱恰好回到了病房前,病房的门不是太隔音,隐隐约约的声音传出来。叶浣猜到他们在诉说当年的事情,立刻将耳朵贴了上去。

“当年是我酒后乱性,我也愿意对你负责!可是我们相处一段时间之后,事实证明我们除了争吵之外别无其他!

你被他们骗的时候,我以为你是在耍手段,没有去救你,也是我的责任!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怪我怨我都是应该的!

可是佳怡,这么多年以来你对我真的是爱吗?不是化成的可怕执念吗?你摸着自己的心脏告诉我,你只是想要帮助我,还是和当年年少时一样是心动的感觉?

王佳怡愣在了那里,脸色由白变成青,默默的转身离去。

王佳怡打开门,恰好看到叶浣和苏筱筱,王佳怡没有理会他们,直接离开。

但是叶浣和苏筱筱,都已经呆愣住!

苏筱筱是因为没有想到王佳怡会有这样的过去!

叶浣是因为她听到的版本和米娜所说的完全不一样!

叶浣找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人,合适的时机,将自己的疑问询问出来:“当年王佳怡被轮奸的事情,是你指使的?还是只是一个意外?

处理文件的林俞被叶浣的问题惊讶住,一脸的不可置信:“你认为呢?

叶浣垂下了眼帘:“意外!

林俞无奈:“我怎么可能会指使他们做这种事情?

叶浣沉默了下来,仔细回忆米娜告知她事情之后的事,林俞从未承认过是他指使的,而她也从未向林俞求证过!

这个该死的米娜,事实和虚假参半,令她没有分清楚,就这样误会了林俞!

“林俞,对不起,我一直误会了你,其实我在米娜那里听到的版本是这样的……”接下来,叶浣将米娜的话告诉了林俞。

林俞听了之后,许久没有反应过来,半晌怒了:“米道竟然如此污蔑我?

说完之后,便沉默了下来,米娜憎恨王佳怡,如今怎会帮着王佳怡说话?

这件事情……

林俞的脸色越来越严肃,然后将文件放在一旁,对叶浣说:“叶浣,有些事情我原本不想要告诉你,但是实在不适合继续隐瞒!

叶浣点头,仔细的听着。

“王佳怡回国之后,突然变成了嘉怡酒店的总经理,是因为有人在幕后操纵!这次的刺杀事件,还有米娜的事情,恐怕就连曾路当上嘉怡酒店的董事长,都有那个幕后人的身影!但是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查到他的身份!”这一点是令林俞最苦恼的,他在明敌人在暗,根本无法对抗!

“他,为什么要对付你?”这是叶浣最关心的。

林俞苦笑着摇头:“我也想知道!

“前段时间叶家遭贼的事情,会不会也是他?”叶浣越想越心惊。

林俞点头:“可能是!

叶浣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事实竟是如此!

“叶浣,其实那个人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对付我对付林家,只要你和我断了联系,你和小宝就是安全的!所以……”林俞垂下了眼帘,用尽所有的力量才说:“走吧!

叶浣的脸色变了变,垂下了眼帘。叶浣明白,为了自己的安全,为了叶家人的安全,远离林俞才是最好的办法!

但是……

她,怎么可以这样呢?

“一起面对吧。”叶浣这么说。

林俞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灼热的看着叶浣。

叶浣脸色微热,咳嗽一声继续下去:“他想要对付你就对付你,竟然还把我拉下水,我总不能任由他这样欺负吧。

林俞淡淡的笑着,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林母一脸气愤地推门进来,看到叶浣脸色更加难看:“叶浣,小宝是我的孙子,你妈妈却连抱都不让我抱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叶浣尴尬,却也无奈。

“叶浣,你以后是要嫁人的,带着一个孩子总不好嫁出去,把小宝交给我们林家来养,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林母气愤难当:“小宝有了后爸,总会对他不好!交给我养就不一样了,我一定保证林俞和他以后的媳妇把小宝视如己出!

叶浣死死咬着嘴唇,才没有反驳林母,凭什么后爸对小宝不好,后妈就对小宝好了?

“妈!小宝是叶浣的,我们林家不争!”病床上的林俞,突然之间开了口。

“你说什么?”林母惊讶的看着林俞,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就算让叶家养着,那也应该公平一些,一个月在各自家里呆半个月!小宝是我们林家的子孙,怎么能够不争?

“如果你要小宝,那么你这辈子只能有一个孙子,如果你把小宝给叶家,我保证你日后还会有其他的孙子!”林俞的面色十分认真。

林母不可置信的看着林俞,他这是在威胁自己?

叶浣垂下了眼帘,明白林俞这是在替自己解围,同时也明白林俞这是要将自己推得更远!

林母皱眉,眼中带着焚天的怒气:“你说这话,可对得起你的良心?叶浣有危险,那次不是林俞替她挨着受着?你心疼你的女儿,你的女儿可有我的儿子受的苦难多?

叶妈妈皱眉却也不置可否,毕竟林俞现在还在手术室里躺着!

不过却也不得不承认一句话,叶浣和林俞在一起,总是有太多的波折!

或许他们真的是不应该在一起的人吧!

“你的儿子……”叶妈妈准备继续反驳。

“妈!”叶妈妈的话刚说出口,便传来叶浣的声音,叶浣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叶妈妈,眼神疲惫,“不要吵了好不好?

叶妈妈一脸心疼,重重地叹了口气,乖乖地闭了嘴。

小宝在叶妈妈的怀里,很快便停止了哭泣,只是嗓子已经哭到嘶哑,令叶妈妈很是心疼。

林俞的手术做了很久,但是结果却很好,因为匕首刺到了肩部,但是并没有影响到胳膊神经。只是这一次受伤很重,需要仔细调养,否则日后会留下病根。

叶浣手在林俞的床前,看着林俞苍白的脸,握住了林俞没有受伤的另一边手:“林俞,你说我是不是天煞孤星,就单独克你一个人?否则你跟我在一起怎么总是受伤呢?

“林俞,我欠了你两条命了,我想要用这辈子来报答,可是我不敢!我们现在分分合合你都已经受了这么多苦,若是我和你在一起,岂不是真要了你的命?

“这些话我不敢对清醒的你说,只敢对现在的你说,林俞,虽然我们有缘无分,但是我会爱你一生!

叶浣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将林俞的手背抵在自己的眉心。

此时,两位长辈在走廊里又已经吵了起来。

“林俞为了叶浣挨了两刀,就连林氏集团都为了叶浣动荡了几番,谁能说我们林俞不爱叶浣?又有谁能说我们等于没有责任心?”林母皱眉看着叶妈妈:“叶浣以后是要嫁人的,总不能带着一个孩子,小宝交给林俞来养,定然不会亏待了他!

“我知道你的目的,你说来说去就是想把小宝要回去!”叶妈妈一副看透林母的样子:“我还告诉你了,小宝是我们叶浣生的,那就只会在我们叶家!

“你这人讲不讲道理?那叶浣欠林俞的怎么还?你可别说让叶浣嫁给林俞,我们可不敢要叶浣这样‘福大命大’的好儿媳妇!”林母嘲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叶浣什么了?这都是你们林俞害的……”叶妈妈反驳。

听到消息,赶到医院的苏筱筱,见到两位伯母吵的不可开交,立刻悄悄的溜到了病房。

“天哪,两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平日里最在意的便是自己的修养,没想到在医院里竟能吵得面红耳赤。”苏筱筱一脸的惊叹。

叶浣看着林俞,没有回答苏筱筱的话。

几个小时之后,林俞睁开了眼睛,叶浣立刻喂了些水给林俞,林俞喝下之后,才好受了一些。

“你受伤了吗?”开口的第一句话,林俞问叶浣。

叶浣的眼眶瞬间红了,眼底涌出湿润,立刻将脸背过去轻轻擦掉,摇着头说:“我没有受伤。

林俞松了一口气,立刻将桌子旁边的手机拿在手里,拨打了特助的号码,询问那三个杀手的事。

而那三个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恰巧的是那几个店面外面的摄像头全部坏了,没有拍到任何影像!

“对方这是有备而来。”苏筱筱感叹。

叶浣和林俞没有说话,因为他们也是这样想的!

“林俞,我能求你一件事吗?”叶浣想了许久,终于鼓足勇气开了口。

“无论什么我都答应。”林俞想也不想地说。

叶浣心口一热,深吸了一口气:“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就算以后我遇到危险,你也不要为我挡了!是生是死,看我自己的造化,好不好?

林俞皱眉看着叶浣,许久之后才收回了目光,语气里是前所未有的坚定:“我不答应!

叶浣气愤,他刚刚明明答应了!

“我是男人,就应该保护自己的女人!看着你的受伤而没有作为,我宁愿去死。

叶浣的眼眶更热,总觉得泪水随时会冲出眼眶!

一旁的苏筱筱捂住了脸,如同自言自语:“秀恩爱能不能找个没人的地方?虐单身狗好吗?

此时的王佳怡也已经来到了医院,直接推开了林俞的病房门,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林俞,立刻心疼地咬住了嘴唇。

叶浣看着王佳怡,慢慢的收回了目光扭头对苏筱筱说:“我们先出去一下。

苏筱筱惊讶的看着叶浣,微微点了点头,自从叶浣和米娜见过之后,对待王佳怡和林俞总有些怪异。

林俞的脸色立刻难看了下来,却也没有叫住叶浣。

叶浣离开之后,王佳怡坐到了林俞的床边,心疼的看着林俞:“林俞,你这又是何必呢?

“保护女人是男人的责任。”林俞这么说。

王佳怡闭上眼睛,嘴角勾勒起嘲讽的笑,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一片平静的冷漠:“林俞,我不妨告诉你,只要你和叶浣在一起,你们都会处在危险之中!

“你做的?”林俞的脸立刻冷了下来。

王佳怡摇头,幽幽的说:“我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是你背后的人做的?”林俞立刻想到了这一点。

王佳怡没有反驳,而是认真的看着林俞:“林俞,平安的活着不好吗?天下女人那么多,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今天我来提醒你,就算你不和我在一起,也不要想和叶浣在一起!

“所以今天的杀手只是一个警告?”林俞的脸色更冷。

王佳怡点头:“不错,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三个人动手的也只有一个。若是下一次,不是叶浣的命,就是小宝的命,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林俞眯起了眼睛,咬牙切齿的怒吼:“他敢!

清金钩钓 蓝羽数码 顾清霜萧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