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腻的师姐 京城切爷 边城电影

南宫长胜是南宫家的嫡孙,南宫洪的侄儿。是南宫洋的堂兄。他与扁小阙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

唯一的解释是他为南宫洋报仇,但是南宫长胜是南宫洪的助手,是南宫洪办公室的主任。

那么这样就完全可以顺清楚了,就是南宫洪在幕后指使,是南宫洪要杀扁小阙。

但是一切要讲究证据,马豹带队前往南宫家抓捕南宫长胜。

扁小阙则让王洋带队,带着雷霆小组扭送马虎到乌鲁市军事法院。

马豹的抓捕行动原本很顺利,南宫长胜也没有反抗没有逃跑,只想要低调点跟着马豹走。

谁知道刚出马家大院,一群记者媒体就出现在了视野中,不断的追问拍摄中,南宫长胜陷害扁小阙的事情终于曝光了。

与此同时,在前往军事法庭的马虎,也传回消息称他反抗,被就地正法了。

马虎一死,南宫家坐实了买凶刺杀扁小阙,而且因为马虎死了,马云啸马家就不会被牵扯了。

当这些新闻一条条传回来的时候,马云啸转头看向了稳坐在那里的扁小阙,悄悄的对着扁小阙竖了个大拇指。

这是扁小阙惯用的伎俩,当年他就是用这招把东方翔灭掉的。

扁小阙的优势在于华夏有大半的百姓都把他当成神灵般供奉,他是英雄,他是偶像。

当人们知道南宫长胜买凶刺杀扁小阙的时候,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了南宫长胜的身上。

而有心人这个时候会披露南宫长胜是谁的助手,最终华夏百姓的矛头对准的就是南宫洪。

司令部会议上,马云啸用力的拍了桌子。大吼道:“这是要干什么,干什么?革命还是造反?

“马司令,消消气。毕竟你我还活的好好的,恶势力并没有得逞。”扁小阙不善于做小人,但是都被王洋给教坏了。

一句话等于火上浇油,让马云啸又想到了自己也差点死在他曾经信任的人手上。

“暗中渗透,卧底监视。还敢枪杀边疆大吏,甚至连老子都差点没命,可以啊。你们都可以啊。

马云啸大声的吼叫着,把一群人吓得静若寒蝉。老马是真的发怒了,就专门拍南宫洪的桌子。

如果换成平常,南宫洪早就骂娘了,好歹老子也是政委,我们军政分家,你还能跳到老子眼睛里面蹲着?

可是现在他没胆子了,因为他作则心虚。

骂了好半天,总算是结束了。众人都后背汗淋淋的。

“听到我们军区又突变,上面派来的探望团与观察团,现在在长安市内整合成巡视组了。

这是组织上对我们西北军区的一次观察,与平时调查团不通,巡视组有国防部长温部长带队。

规模空前,巡视组的意图目前还不清楚,但无论他们想要看到什么,我都希望你们这几天给我安生点。

这次招待不能在石城了,设在长安市内的丽影国际,温部长我不清楚,情报部门尽快搜集温部长的喜好。

扁司令,原本巡视组是来看你的,现在你病情好了很多,如果可以话,我希望你能把接待这块领导起来。

这是给扁小阙初步分派了任务,接待这样的大员,之前都是林战与南宫洪做的,众人明白,马云啸是准备起用扁小阙了。

“保证完成任务!”扁小阙心想温兆龙来了,事情好办了。

马云啸也知道扁小阙与上面的人交好,比林战与南宫洪强多了。

林战与南宫洪虽然上面有人,但是绝对会在背后算计他,扁小阙目前的目的还没有确定下来,试探一下也不错。

很快会议结束了,基本上算是顺畅了,先由保卫部调查南宫长胜,然后再送交军事法庭。

不过西北军区小巧了扁小阙的影响力,也小觑了华夏百姓的力量。

当南宫洪依然在任的消息传出去后,华夏百姓沸腾了,人们开始自发的组织成群,上街游行示威。

有的地方甚至静坐抗议,但是打的旗号是统一的,那就是彻查南宫洪,罢免南宫洪的职务。

在微博与贴吧、各大论坛等地方,各种扁小阙在西北遭受打压,被数次刺杀的事情披露了出来。

就连扁小阙在秦山监狱外面救人,差点被南宫洪故意命令发射导弹击中的消息也被发了上来。

从最初军界无人注意,到人们越闹越大,最后所有人都开始了注意了。而且还是密切注意。

各地游行的人越来越多,燕京更是可怕,国防部外面,各地军区外面。政府大楼外面。

而能感谢扁小阙的,就唯有成为游行的一份子,为扁小阙讨回公道。

政府的压力很大,各地纷纷告急,请愿书如同雪花片被层层递交了上去。

的确是有的部门在暗中压制事情,在封锁消息,但如今是网络信息传播时代。

就算是把所有人的嘴巴都封起来,但是网络上还跟长了翅膀似得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广泛。

加上现在的媒体不都是国家操控着,私人媒体非常多,其中扁小阙自己的电台就不少。

自然是大力传播了,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中央震惊,朝野震惊,国际舆论越来越强烈。

本来扁小阙最为全世界最年轻的中将,就已经成为了目光所在,所有的焦点都在他那里。

现在有关他的新闻,全世界都在宝岛,如果华夏不给出个说法,泱泱大国何以服众。

当南宫洪还在庆南宫长胜在狱中服毒自杀的时候,上面的命令下来了。

南宫洪被停职查办,正在长安市内被扁小阙热情接待的巡视组,又被加派了任务。

那就是搜集南宫洪的罪证,上面的命令已经不是查找真相了,而是要他们填充借口。

“小阙,这下子你满意了吗?1号首长亲自下令,别说南宫老爷子了,就是南宫家全体喊冤都不行了。

温兆龙小声的对扁小阙说道,扁小阙嗨嗨笑了笑,善良的说道:“上面太当回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温兆龙忍不住笑了笑,扁小阙这厮太会装了,难怪老元戎要派他来,看来是来对了。

他不仅在困境中忽然扭转乾坤,还这么打掉了老元戎头疼很久的对象。

南宫家少了南宫洪在西北的这支力量,元气大打折扣,日月教的力量又被消减了很多。

偌大的宴会厅寥寥几桌,还都是政府的人,谁说现在严打大吃大喝,这里哪桌能下了十来万?

用温兆龙的话说,这丽影国际反正是扁小阙的,来扁小阙这里吃叫做打土豪,不吃白不吃。

众人喝的逐渐高了,有的官员嘴里就把不住风了,首先放铜的是坐在下首位置的一个大校军官。

“扁将军,咱们早就听说丽影国际有位貌美如花的娇娘,只是无缘的见,今天温部长都来了,你是不是该请出来……

众人哈哈大笑,谁也想要看看这个传说中的知性大美女,美的早就惊动党中央了。

温兆龙喝斥道:“嗨,这刚喝了二两猫尿就来劲了啊,我可没说要看什么美女,咱们是带着任务来的。

“温总您就别谦虚了,咱们不是那些娇滴滴的官员,咱们都是军人出身。

这让面看的严,不让我们放肆,但是看一眼,敬杯酒总可以吧?”有一个官员也大声的说道。

羞得几个作陪的女军官满脸红晕,温兆龙也不说什么了,看来也是想要见见丽影国际的掌门人了。

现在丽影国际在国内外都是很有名的,把酒店都开道纽约黄金道上了,在国内政府的宴会基本上都是丽影包了。

扁小阙见如此,也不小气,站起来说道:“既然大家都想见见,那我扁某也不能藏着掖着了,张冰,去把曼总叫进来。

张冰赵青这对苦命鸳鸯,现在是曼丽的左膀右臂了,丽影国际的总部最初就在长安,一直没有牵过。

张冰负责总公司的餐饮部工作,赵青负责客房部。之前被周桥祸害的小美成了曼丽的秘书兼助理。

虞小小则负责丽影珠宝行,总部有办公楼,与几家分公司的办公地点都在一起。

这次接待,张冰作陪,对着扁小阙点了点头,就走到外面找曼丽去了。

估计曼丽早就等着了,出去没有两分钟,一身黑色职业装的曼丽就印入了众人的眼眸中。

曼丽的职业装很漂亮,白色紧身衬衫,黑色包臀短裙,勾勒出完美的流线型。

外面罩着的大衣在进来的时候,一边走一边交给了旁边的秘书小美,留下的是那标准的S魔鬼身材。

短发精干,俏脸纵然没有天仙般的美女,也被那无限完美的气质全部盖住。

踩着十厘米高的高更鞋,扭着性感的秀臀,满嘴挂着笑容,两只不小的耳环左右晃动。

远远就抿着有粉红亮丽唇膏的小嘴,笑着说道:“诸位军界的大佬,没想到还记挂着小女子,实在是三生有幸。

扁小阙一看她这个骚样就怒了,尼玛打扮的这么漂亮给谁看啊,是不是老子不在的时候尼玛的给老子往头上扣帽子?

马虎就算是再硬气也不可能无动于衷,最极限的痛苦莫过于此了。

但是扁小阙却并没有这么放过他,把一颗药丸硬塞进了他的嘴巴里面。

“这是高浓度的咖啡因,想必你也清楚,你的神经灵敏度会因此提高好几倍,也就是说,你的疼痛会加重数倍。

扁小阙开始用九阴神针扎马虎的痛经,痛经也是治疗的穴位,可以回补精神气。

只要精气神补足了,神经就更敏感了,自然也能感觉到万般疼痛了。

而且在剧痛中,九阴神针还能护住马虎,不至于他一下子就疼死,这也是精气神要充足的原因。

在马虎的周身大穴上扎了就跟针,马虎已经开始全身颤栗,痛经让他有种痛并快乐的高超感。

但这条汉子依然不说话,只是低声的从嗓眼里面偶尔吼几声,终于他迎来了第一波的整治。

“这叫做剔骨刀,知道刮骨疗伤吧,华佗当时用的就是这种刀,专门刮骨头的。

不过刚开始我们不用这个,我们用蛟龙得水,这玉刀可是好东西,蘸水行刀,还能感受透心凉。

扁小阙做的实则并非肢体上的逼问,而是在精神上逐渐的往垮击马虎。他就是要让马虎彻底奔溃。

马云啸与马豹靠在椅子上看着扁小阙,心想这家伙够狠的啊,哪来这么多奇技寅巧。

因为马虎的背叛,马云啸一时气氛把他带到了刑讯室,但是现在想想,如果真的问出了什么,又该如何收场。

难道真的要打破三家平衡,让西北军区陷入混乱之中吗?

可是事情到了这步也不允许他回头了,他也很好奇到底是谁竟然能把马虎也收买了,甚至还让他对自己动手。

被扁小阙吓到的马虎,在刀还没有碰到他的时候,他就开始汗流浃背了。

扁小阙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不犹豫,轻柔的拿起马虎颤抖的手臂,然后摊开马虎的手掌。

玉刀按了上去,就那么狠狠的,用力的,把马虎的指头上的皮肉完全隔开,露出了里面森白的骨头。

十指连心,可想而知,马虎猛然间朝天大叫,想要用力的踹开扁小阙。

但是他身上九根银针可不是吃素的,站在他身上仿佛给了下了定身术,挪动一下不仅剧痛,而且还沉重的厉害。

“这点就受不了了吗?这才是一刀,你想想还有三千五百九十九刀,想想就让人兴奋啊……

扁小阙也不问他,到底说还是不说,只是折磨他,一副公报私仇的样子。

等到十刀下去,马虎的十根手指头完全被割破,只要有点威风或者触动,那剧痛就钻心的来了。

辣椒水跟咸盐放在了一起,扁小阙端了盆放过来。然后把马虎的十根血淋淋的手指头全放了进去。

啊……

杀猪根本无法与马虎的叫声相提并论,那惨烈的声音传出了厚重的大铁门,把外面的几个站岗的都吓得胆颤不已。

按理说这个样子,绝对是晕死过去了,可是马虎却睁大着眼睛,非但没有晕过去,精神还挺明白。

“告诉我,你叫什么?”这是很简单的问题,扁小阙也知道,马虎也知道扁小阙知道。

可不能说,一旦说出来,那么马虎所有的防线都会崩溃的,所以马虎压着压,流着泪,死死的看着扁小阙。

“继续哭啊,不是我扁小阙瞧不起你,就你这样替别人死扛着,而别人想着怎么灭口的,不知道见过多少了。

远的不说,单说那秦山不就是了,他给你们扛了那么久,最后还不是给你给毒死了吗?孩子,珍惜生命啊。

“我附耳过来,我告诉你!”马虎咬着牙,颤抖着嘴唇一字一句的说道。

扁小阙高兴的把耳朵送了过去,还贴的很近。马豹刚要站起来阻止他这个危险的动作,就被马云啸忽然拉住了。

与此同时,马虎猛地张大嘴巴,对着扁小阙的耳朵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去你……大爷……”后面几个字听不太清楚了,只有呜呜的漏风声。

马云啸与马豹看了过去,马虎满口是血,几颗牙齿掉在了地上,文还有几颗歪歪扭扭的留在嘴上。

而扁小阙的耳朵,冰凌色褪去,正逐渐的恢复成了肉色,没有损坏丝毫。

马虎惊恐的看着扁小阙,满嘴流着血,哼哼唧唧的说道:“透你妈,王八蛋。

“让你丫的骂人,骂人……”扁小阙怒了,一边骂,一边用玉刀狠狠的在马虎的身上割着。

每一刀下去都能引来马虎一阵惨烈的尖叫声,扁小阙也不停下来,速度飞快,就跟爱上了砍人。

一顿乱刀,大约砍了上百刀,终于累了,这才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点起了一锅水烟。

马虎已经是全身献血琳琳,嘴巴也流着血,死死的盯着扁小阙,还不忘木然的骂着:“禽兽,该死。

果然是条硬汉子,扁小阙也有点烦了,从马虎身上拔出一根锋针,再次抓起了他那血淋淋的大手。

用凌迟的确是可以问出话来,但是对于这种硬汉子,还是大费周章的,扁小阙决定速战速决。

在鞋底上磕了磕旱烟锅,扁小阙把锋针开始从马虎的中指正面隔开的地方往里面钻,剧痛与膨胀终于扩散在了马虎的全身。

这样的疼痛马虎虽然难以忍受,可毕竟还在继续,他就要压制住自己,否则等会他就彻底的完蛋了。

可就算是压制住爆棚的青玉,也压不住这逐渐加强的疼痛,越来越痛,痛的越来越离谱。

扁小阙把整根银针都从指甲盖下面插进了马虎中指里,马虎虽然惨叫,但是却不承认也不开口。

于是扁小阙就开始转动银针,每转一下,那剧痛感就成千上万倍的递增。马虎的惨叫自然也越来越高亢。

“说,你到底叫什么名字?”扁小阙就揪住了这一个问题不放,大声的质问着。

马虎已经开始意志不行了,冷汗都内敛了,也不冒了,只是尽可能的让自己蜷缩起来,仿佛在找热量。

扁小阙冷哼了声,老子就不信治不了你了。

锋针逐渐的变红,扁小阙的火属性真气出来了,很快就传来了滋滋的味道。还有蓝烟冒出。

马虎低头看去,只见他的指甲盖下面,一根银针正全身火红,在他的中指里面用力的搅拌着。

尖叫声再起,这次扁小阙并没有停下来,更没有给马虎反应制动的时间。

用力的扭动着,很快尖叫声一波高过一波,因为声嘶力竭,最终一波小于一波。

“说,你叫什么名字?”扁小阙胜券在握的问道。同时急速的钻动锋针,,狠狠的扎了一下马虎。

“我叫马虎!”所有的防线在刹那奔溃,马虎在被扁小阙狠狠扎的那一下。

大小便直接失禁,全身如同汗洗,喃喃的说道:“救命啊,救命啊……

“说吧,是谁指派你来的,还有来干什么,你跟他们是什么关系?”马云啸一拍桌子,大声的问道。

马虎再也忍不住了,把所有的都交代出来了。

联系马虎的是南宫长胜,马虎早就是南宫家的人了,是专门派来接近马云啸,打入马云啸集团内部的。

这么长时间,马云啸没想到自己信任的义子,竟然压根就是其他势力的卧底。

而至于杀扁小阙,除了马虎与扁小阙的旧恨,那么就是受命与南宫长胜了。

于是马虎又找到了秦山,表面上马虎在军区内整天游手好闲正事不干,实则就是为了以马家的身份联络南宫家的心腹。

这样错综复杂,就没人怀疑了,所以一直以来事情都做的非常完美。

秦山也的确干的很漂亮,只是他遇上的是个陷阱,而且有扁小阙这样的变态在,让他想死都不能。

司令部的小黑屋,原本只有将星才能走进来,本来就是给林家与南宫家设下的套。

但是因为马云啸的儿子有特权,竟然也给溜了进来。自然,进来就是送死的了。

真想大白,与扁小阙预想的八九不离十,果然又是南宫家的手笔。

扁小阙看向了马云啸,马云啸收起了摄像机站了起来,众人纷纷站起来看着他。

“立刻逮捕南宫长胜,通知南宫洪政委到司令部开会。把马虎送上军事法庭……

马云啸不知道是对还是错,灭了南宫家之后的西北格局会是什么,马家继续坐大吗?

扁小阙嘴角勾起了玩味的笑容,做大你妹吧,从今天起,就是你们三大世家的死亡开始。

油腻的师姐 京城切爷 边城电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