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夺艳记 情证今生 误上龙床

于是阮点点下来就去跟奶奶讲耳语去了,逗得奶奶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我在这边已经联系了一家融资集团,你倒是可以去见见。”乔一鸣说道。

乔奕森一点儿也不意外,他们兄弟情深,乔一鸣在这边肯定也不会闲着。既然他建议自己来国外,肯定是有眉目了,可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哪一家?”乔奕森问道。

“梁氏控股集团,你应该听过的。他们从上一代就在这里经营,现在的实力很强,如果他们愿意注资,乔氏就有救了。”乔一鸣回答道。

梁氏?乔奕森在脑子里面搜索者,好像是听说过,据说梁氏夫妇很先派,夫妻恩爱,几十年如一日。而且梁家女主人一生未能生育,但是夫妇两个依然伉俪情深。

“可以,什么时间,你安排一下。”乔奕森说道。

“明天听我消息。”乔一鸣说道。

乔奕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个梁氏夫妇很低调,手下掌握的资产数都数不清,却苦苦没有接班人。

以前只是听说他们有意寻找合适的接班人,不知道过了这些年,是不是已经找到了。

最近在国内受到的打击太多了,乔奕森不确定这个梁氏会不会给他一些惊喜。不管怎样,她还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见他们。

乔一鸣很快就确定了见面时间,就在第二天的傍晚。

乔奕森听说梁氏夫妇是很讲究的人,所以出席晚宴之前,不免收拾一番。

其实像乔奕森这种行走的衣服架子,哪里需要什么过多的装饰,只要一身像样的西装在身,就会让无数的妇女和少女为之倾倒。

乔一鸣比起哥哥,丝毫也不逊色。乔氏兄弟两个一起出现,无疑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会晤定在梁氏夫妇的家里,乔奕森和乔一鸣兄弟两个到的时候,梁氏夫妇还没有回来,就有家里面的仆人带着他们随便参观了一下。

这个别墅面积之大,令人瞠目结舌,足足有五六个足球场那么大了,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庄园了。

庄园里面别墅群林立,分别是不同的功能。有宴会的,有游泳的,有运动休闲的,有种花植草的。

里面的装卸大多以欧式为主,听说梁夫人大小在欧洲留学,所以梁先生就以妻子喜欢的风格来装修。

那些装饰,细细琢磨来,都大有来头,可谓是低调奢华有内涵,一看梁氏夫妇就是那种很有涵养的人。

这样大的家业,这样好的基因,没有生下一儿半女来继承,真的是可谓是浪费。

就在他们兄弟两个一起感叹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声音。

“今天的球打得不错,不过还有进步的空间。”是一个温婉的女人的声音。

“是呀,你母亲说的一点儿都不错。”是一个低沉浑厚的男士的声音。

“爸爸,妈妈,我会继续努力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儿的声音。

乔奕森和乔一鸣很是奇怪,这明显是一家三口的对话,这三个人是谁呢?

不是说梁氏夫妇无儿无女,难道这不是梁氏夫妇吗?

说话间,三个人已经走入他们的视线。

只见三个人并排走着,有说有笑的。年长的那一对夫妻互相在夸赞着球技,旁边的女孩儿一直都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他们都穿着球服,手里拿着球杆,像是刚刚打球回来。

这明显就是一家三口,加上刚才的对话,确定无疑了。

只是在梁家,这会是谁呢?

这时候听到佣人说道:“先生、夫人,小姐,你们回来了,客人已经到了。

听到佣人的话,乔奕森和乔一鸣这才确定,面前的这两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梁先生和梁夫人。

而他们旁边的这位,应该是他们的女儿。但是这个女儿,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按照常理来说,梁氏夫妇如果要寻找继承人的话,不应该找的是男孩儿老继承家业吗?面前的这个女孩儿,是他们收养的?

可是这个女孩儿看起来年纪不大,当他们听到用人的话,转过脸时,吓到了乔奕森和乔一鸣。

女孩儿笑意盈盈地转过头来,那张脸,像极了某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阮小溪。

“小溪。”乔奕森低低地喊了一声,就想上前去,却被乔一鸣给抓住了。

“冷静。”乔一鸣小声地说道。

说话间,那三个人已经到了眼前。梁氏夫妇打量着眼前两个挺拔英俊的男人,忍不住渍渍称奇道:“这就是乔家的二位公子吧,传言风度翩翩,英俊非凡,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是貌比潘安呢。

“就是,气度不凡,好苗子。”梁先生也跟着赞叹了一声。

“梁先生,梁夫人,你们好,今天冒昧来打扰,还请见谅。”乔一鸣首先跟二位打了招呼。

倒是乔奕森,一直盯着女孩儿看,也忘记了跟梁氏夫妇打招呼了。

梁氏夫妇顺着乔奕森的目光看去,发现他正在盯着自己的女儿看。

咳咳,梁先生咳嗽了一声,提醒乔奕森。

乔一鸣赶紧悄悄地拉了拉自家大哥的衣袖,提醒他道:“大哥,这就是梁先生和梁夫人。

然后乔一鸣又看向这位酷似阮小溪的额女孩儿问道:“不知道这位是……

梁夫人拉过女孩儿的手介绍道:“这是我的女儿,名字叫做安好。

“哦,原先是梁小姐,幸会幸会。”乔一鸣说着的时候不着痕迹地打量了梁安好几眼。

乔奕森回过神来,赶紧给梁氏夫妇打招呼道:“梁先生,梁夫人,,你们好,初次见面,十分冒昧,只是你们家这位千金,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不可能吧。”梁夫人不敢相信地看向自己的女儿。

梁安好赶紧否认道:“这位先生,您一定会记错了,我敢肯定,我们不认识,而且没有见过。像您这么帅的男人,如果我见过,一定会记得的,所以这肯定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那是我认错人了,认错人了。”乔奕森赶紧解释道。

虽然酷似阮小溪,但是她一说话,跟阮小溪差别太大了。

乔奕森的工作进入了前所未有焦灼的状态,他精力有限,无法处理这众多繁琐的事务。而且他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阮小溪母女。

此时此刻他非常需要一个帮手。可是乔一鸣不能够回来,只能寻求bin和晨微的帮助,可是他们正在进行秘密任务,无法取得联系。

渐渐冷静下来的乔奕森,经过深度的思考,他明白,自己现在这个状态,自顾不暇,即使找到了阮小溪母女,也不一定能够好好地保护他们,照顾他们。

现在他们在宋舟鸿的手里,至少能够确保他们是安全的,不受外加打扰的。

因为宋舟鸿对阮小溪的感情,同为男人的乔奕森自然也明白。

事情有轻重缓急,权衡之下,乔奕森决定,暂且把人撤回来,寻找阮小溪母女和阮静怡的事情,等到他稳定下来再说。

他相信,他跟阮小溪之间走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不是一个误会就能够打败他们之间的感情的。

“小溪,等我。”乔奕森对自己说了一声,也是在告诉阮小溪。

在国内,乔奕森已经遍寻了乔氏以前的旧交,可是没有一家愿意为现在的乔氏注资的。

如果在以前,他们巴不得来乔氏分一杯羹,可是现在他们根本不想跟乔氏扯上关系,甚至不想接乔奕森的电话。

人情冷暖,世事如此,乔奕森不怨别人,只能另想别的办法。

乔奕森给乔一鸣打电话,询问父亲的病情,可是没有一点儿起色。乔奕森哀叹了医生,祸不单行,说的就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吧。

“家里面怎么样了?找到人融资了吗?”乔一鸣问道。

为了不让弟弟担心,乔奕森故作轻松地说:“目前还没有,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会找到的。

乔一鸣知道情况的严重性,思考了一下后,建议道:“如果国内不行,可以考虑到国外来。毕竟投资环境不一样,顾虑也有所不同。

“我会考虑你的建议的。”乔奕森说完挂断了电话。

如果乔奕森离开了,家里面的事情就没有人打理了。现在的乔氏千头万绪,不是那么好处理的。

如果是以前,他走一段时间,完全没有问题,甚至可以电话处理一些公事。可是现在是多事之秋,就害怕在他不在的时候,有些好事之徒出来捣乱,将这一切搞得更加乌烟瘴气。

乔奕森又去拜访了几家投资商,还是无意所获。他已经在办公室里面坐了一天*了,当他撑不下去的时候,就看看桌面上阮小溪和孩子的照片。

他们还在等着他,他一定要突破眼前的困境!每每想起他们,乔奕森就觉得又充满了力量,不管多么困难,都要坚持下去。

乔奕森将助手悄悄地叫过来,安排了一些事情,千叮嘱万嘱咐,才决定只身去一趟国外。

“在我不在的期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不在国内。如果有人找我,就说我出去办公了。记住,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不在。”乔奕森叮嘱道。

“我明白,乔总。”助手肯定地点点头。

“还有如果那些董事们再来,就让他们给我打电话,就说我找到了资金流,最近在处理,让他们稍安勿躁。”乔奕森有提醒道。

“明白。”助手一一点头应答。

“如果需要签字的文件,统统放在我的桌子上,每天定时像我汇报。”乔奕森又交代说。

“是。”助手应道。

感觉都交代完了,乔奕森闭上了眼睛。

“乔总,您这次要去多久?”助手问道。

他心里有些忐忑,如果乔奕森离开的时间久了,他害怕顶不住,反而会给乔氏和乔奕森带来麻烦。

看出了助手的担忧,乔奕森安慰道:“不要紧张,我不在的时候,你就放开手脚大胆去做,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打电话问我。不用顾忌时差,随时都可以打电话给我。

“我知道了,乔总。”既然乔奕森都这么说了,助手当然要应下来了。

于是乔奕森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趁着夜色,就连夜的出国了。

事业虽然重要,但是父亲在生死边缘徘徊,乔奕森还是先去探望了父亲母亲。

父亲还是那和样子,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而母亲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岁,头发白了很多。

“妈,对不起,让你*心了。”乔奕森愧疚地说。

“我们是一家人,你是我生的,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的事业,是我和你爸爸传给你的,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孙子,理应由我来照顾。”乔母还是很坚强地安慰儿子说。

“谢谢,妈。”乔奕森感激地握着母亲的手说。

乔母朝着儿子点点头。

“爸爸。”听说乔奕森来了,阮点点赶紧跑进来喊道。

“宝贝儿!”乔奕森把儿子抱在怀里,几天不见,又长高了不少。

“爸爸,你这次来,是带我回去的吗?”阮点点问道。

“现在还不行,因为爷爷还没有醒过来,你还要在这里陪着爷爷奶奶。”乔奕森犹豫一下拒绝了,他听说了儿子想要回国的事情,但是现在国内一片乱麻,真的是不适合回去。

“可是我想妈妈了,也想妹妹了。”阮点点嘟着小嘴说道。

“妈妈说,她也很想你,但是还是让你在这里陪着爷爷奶奶。所以爸爸妈妈都希望你留在这里,等你回去的时候,就可以见到妈妈和妹妹了,到时候我带你们一起去游乐场玩,好不好?”乔奕森安抚他道。

阮点点有些失落,不过思考了爸爸的话以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乔奕森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口,每每看到儿子就会想起阮小溪和女儿。

女儿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不知道有没有举办满月宴,不知道是不是很闹腾,甚至都不知道她叫什么,阮小溪有没有给她取名字。

还有阮小溪,分别这么久了,那个女人有没有想念自己和儿子,他可是时时刻刻都在想念着她。

“好了,你去玩吧,爸爸跟叔叔还有事情要谈。”乔奕森放下儿子说道。

倚天屠龙夺艳记 情证今生 误上龙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