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算哪块小饼干 凹凸学园

坐在前排的程云忍不住了,吼道:“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司机被吓了一跳,小心的说:“就是,顾氏的顾邵谦还有王家的王三小姐王之琳,要定亲啦。这事儿,整个帝都都知道啊。

程云吼道:“怎么可能?你骗人,这肯定是假的。”她喊着,还回头紧张的看了宁婉白一眼。

她们boss一直对夫人情深一片,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反正她不信。

而宁婉白也是很淡漠,摸出了手机,平静的查了查,接着关了手机。

“走吧,回别墅,我要休息。

声音疲惫,透着掩饰不住的失望。既然全帝都都知道了,那在网上也可以查出来。

程家姐妹想说去顾氏问清楚,但是宁婉白坚持回去,她们俩也只能跟着回去。但是姐妹俩也很疑惑,总觉得这件事不是真的。

宁婉白回到别墅,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回了自己房间,倒头就睡。

程家姐妹在门外看了看,也叹气,只能回去放行李。

等柳若轩和简思恒回来的时候,宁婉白还在睡。柳若轩悄悄进去,看了姐姐身上的伤,心疼的直掉眼泪。

“都是你那个好兄弟,现在人家都高调说要订亲了,你还想怎么解释?

简思恒搂着她说:“别生气了,你放心,我跟他肯定不一样的。这辈子,我就认你一个人了,保证不变心。

柳若轩推了他一把,去拿了温水毛巾,给宁婉白擦了擦脸和手。出去又问了程家姐妹在国外的事,知道顾邵谦一直不接电话,更是气愤。

“什么人啊,不喜欢了就说清楚,总这么吊着我姐姐,算怎么回事?

简思恒说:“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姐姐坐飞机那么累,也需要好好休息。

柳若轩也知道他说的有道理,就跟着回去休息了。

此时,王之琳还在顾邵谦的办公室里,笑着说:“顾大哥,宁姐姐回来了,你不去看看吗?你放心,我不会生气的。

顾邵谦手下不停,还在修改报告上的数据,什么都没说。

王之琳觉得没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说:“听说,宁姐姐生病了呀,你不心疼吗?

顾邵谦的动作微顿,不过依然还是什么都没说,也没有任何表示。

王之琳突然就觉得意兴阑珊,站起来往门口走:“你不去,我让我大哥去,他肯定想去献殷勤的。

等她走了,顾邵谦才把现在看的文件最小化,打开了一个视频文件。

那正是宁婉白下飞机之后,从通道里出来,直到门口的视频。她本来打算到顾氏大楼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半路却又回去了。

他们,也很久没见了。

他,想这个女人了!

半夜里,别墅周围静悄悄的。这一天的月色不好,周围很黑暗。就连小区里的灯也好像生病了一样,亮度打了折扣。

而在别墅的窗户外,悄悄的爬上来一个人。他的身形高大,动作敏捷,悄无声息的,好像幽灵一般。

顾邵谦顺着管道爬上来,上了阳台,又摸进了宁婉白的房间。

宁婉白睡觉的时候,总是喜欢开着一点窗户,所以很容易就能进来。轻轻的开了窗户,没发出一点声音,接着走到床边。

而宁婉白正侧躺在床上,抱着一个枕头。

顾邵谦坐在床边,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就敏锐的发现,她还在发烧。立刻紧张的再往身上摸去,就摸到她身上潮湿一片,衣服都湿了。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他轻轻的叫了她一声,摸着她的脸,摩挲着。

但是宁婉白累坏了,睡的很沉,根本没醒,只呓语了一声。

顾邵谦去衣柜里找了一套干净的睡衣,过来把她抱起来,给换了衣服。又把她放在沙发上,给换了床单和被褥。

这么一通折腾下来,宁婉白也没醒,一直都在沉沉的睡着。

顾邵谦更是心疼,自然也看到了她腿上的伤。又见床头上有药,就拿了药,帮她换了纱布。

见她一直抱着枕头不撒手,就抽了枕头,自己躺下,将她小小的身子搂在怀里。宁婉白果然搂过来,舒服的呓语了一声,很是满足。

顾邵谦也叹了口气,轻声说:“小白,等我半年,半年就好。

睡梦中的宁婉白没有回应,睡的更沉了。

这么多天没睡好的顾邵谦,本来只是打算搂着她休息一会。但是没一会,自己也睡着了。两人相拥在一起,彼此信任着,但又隐瞒着。

顾邵谦在凌晨四点多的时候还是及时醒来,然后快速起身,给宁婉白盖好被子。再次眷恋的看了一眼,这才又从阳台离开了。

二楼走廊尽头的窗户边,简思恒站在那里,看着他离开的身影,眉头微皱。

这个损友,到底搞什么名堂?明明爱的不得了,却要隐瞒着。

而宁婉白转过天醒来的时候,就觉得周围都不对劲。她昨天睡觉的时候,是用的这个床单吗?好像因为倒下就睡,记不得了。

而身上的衣服,也换了。

宁婉白在身上闻了闻,就闻到了熟悉的气味。那是顾邵谦身上的味道,这个男人,昨晚来过。

她起身,洗漱然后换了衣服,下楼来。

柳若轩和简思恒赶紧迎上来,关心的问她怎么样了。

宁婉白笑了笑,走路一瘸一拐的,但还是说自己很好:“睡了一觉,好多了,就是累了点。对了,你们在帝都怎么样,有没有出什么事?

柳若轩和简思恒看着她强颜欢笑的样子,没好意思把顾邵谦的事说出来,而且也隐约觉得她什么都知道了。

宁婉白说:“行啦,都别哭丧着脸啦,我什么都知道。吃饭,吃完饭我要出去一趟。对了,若轩,你收拾收拾,等我回来之后咱们就搬家。

“搬家?”柳若轩扶着她往餐厅里去,又问:“住的好好的,为什么想起来搬家啊?

宁婉白在餐桌边坐了,这才不在意的说:“这里本来就不是我们的房子,搬家不也是应该的吗?”这里是顾邵谦找的房子,现在他们没关系了,当然该搬家。

柳若轩立刻愤愤不平的说:“都是那个……

“好啦,若轩,乖,吃饭吧。”宁婉白不想提这件事,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他们本来就离婚了,男婚女嫁跟对方都各不相干,没必要为了这件事难过。等今天做一个了结,就一切都桥归桥,路归路吧。

而且,这样也好,最起码,以后都不会因为柳家的事连累他了。

柳若轩还想说什么,但是简思恒拉住她,让她先别说了,免得宁婉白更难过。

三个人安静的吃饭,过了一会,柳若轩问:“姐姐,你找房子了吗?我们搬到哪里去啊?

宁婉白还真没找房子,说:“咱们先去店里的三楼住,那边一直空着,咱们又是卖家具的,把那几个展品拿上去用就行了。

店里的三楼一直空着,倒是很可惜。而且,那边有卫生间,还有个小厨房,做什么都很方便。

简思恒想了想:“可是那里只能住两个人,我怎么办?

宁婉白瞪了他一眼:“在跟我妹妹结婚之前,别想再住在一起。

简思恒被噎了一下,心里不平,又不是他做错事,为什么防着他?不过这可是柳若轩唯一的亲人,能不能娶到美人归,都要看她,他可不敢提什么意见。

很快,他又想到一个好主意:“对了,你们那边二楼不是有一个空房间吗?我去住那里,反正我一个人,也没多少东西。

他这是要跟他们姐妹共进退的意思!

宁婉白看看妹妹,不想她再失去这好不容易找到的幸福:“你去找房子吧,你跟若轩住,我自己住店里。

柳若轩却非要跟她住在一起,怎么都不肯舍了她。最后三个人还是一起住在店里,打算先把钱省下来,留作以后用。

宁婉白也想多存点钱,给妹妹做嫁妆,免得嫁过去的时候,被简家那些有钱的儿媳妇看不起。

吃过饭,她要自己坐车去顾氏办公楼。简思恒想送她去,也被拒绝了。

“你在这里收拾行李吧,我自己过去就可以,看好我妹妹,等我回来。

简思恒看柳若轩在厨房里,叹了口气,小声说:“我还是觉得这件事透着蹊跷,小白,你是不是再想想?

宁婉白摇头:“我已经做了决定,不用再劝。本来离婚的时候,就该断个干净的。是我太贪心了,现在,终于遭报应了。

简思恒不好再劝,只能让她别太在意,早去早回。

宁婉白微微点头,带着程家姐妹一起去了顾氏的办公大楼。很容易就见到了顾邵谦,因为他正从里面走出来,似乎是要出门。

两人也没想到会突然在这里相遇,都怔愣了一下,同时停顿在原地。

其他员工一看他们有事要说,都赶紧闪开了。

这么久不见,顾邵谦也瘦了很多,脸颊有些凹陷。宁婉白走过去,轻声说:“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她的脸色好了很多,只是还是很瘦,弱不经风的模样。

顾邵谦微微点头,看了一个小的办公室,就带着她走过去。他走的很慢,因为怕她腿上有伤会跟不上。

宁婉白却是走的很快,立马就超过他,率先进了办公室。

后进来的顾邵谦把门关上,本来就不大的办公室,就更安静了。

“柳昌琦的事,真的是你做的吗?”她先问的却是这个问题,倒是让人诧异。

顾邵谦只嗯了一声,别的没多说。

办公室里又陷入安静,谁都没说话。

过了许久,宁婉白才问:“你,要和王之琳,订亲了吗?

柳若轩和简思恒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不相信,和不可思议。

就算不相信,可柳若轩还是很气愤的喊道:“你别胡说八道了,顾大哥的未婚妻怎么可能是你?

王之琳摊手笑,然后直接推门进去,很欢快的说:“顾大哥,我来了,你答应了陪我一起吃午饭的,咱们走吧。

说着,就跟孩子一样跑过去,抱住了顾邵谦的胳膊:“我今天想吃湘菜,大哥说味道很不错呢。其实我更喜欢川菜,但是吃辣椒过几天会长痘痘,我可不能在订婚宴上给你丢脸啊。

柳若轩和简思恒在门口都看的目瞪口呆,尤其是,柳若轩,都快气炸了。

“顾邵谦,你怎么回事,你现在必须给我个解释。

这个男人,以前的深情,难道都是装出来的吗?这才出去多长时间,回来就要跟别的女人订亲了。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简思恒也觉得奇怪,却比她理智一些,只是沉默着静观其变。

顾邵谦的神情很冷淡,看着他们的眼神,好像在看陌生人。他没有推开王之琳搂着自己的手,还答应了她的要求,说自己把事情处理好就走,还打电话给助理让她在酒店里定了位置。

柳若轩被无视,更加生气,拦住他们,追问道:“顾邵谦,我姐姐呢?我姐姐怕你出事,追到了国外去。现在她怎么没回来,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

不光是一个人回来了,而且还带着什么未婚妻?

这一次,顾邵谦终于有了回应,只是神情漠然:“我不知道她在哪里,你们俩,有事吗?

有事吗?

顾邵谦这是什么意思?

柳若轩还想再问清楚,简思恒却拉了她一下,让她稍安勿躁。

“可是,你看他,太过分了。”柳若轩心里不平,但还是听话的,没再说什么。

简思恒过来说:“王小姐,我跟邵谦有话要说,你可以先出去一下吗?

王之琳脸色不变,很大方的说:“好啊,我在外面等着你们。

说罢,就欢快的蹦跳着出去了,还在门口说:“顾大哥,快一点啊,为了陪你吃饭我早饭都没吃,饿坏了。

顾邵谦嗯了一声,让她在外面等着。

接着,简思恒也让柳若轩先出去,他好跟顾邵谦单独说话。柳若轩有一肚子的话想问,但还是听话的出去了。

等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简思恒才轻声问:“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跟王之琳定亲?别跟我说你喜欢她,这话骗别人也就罢了,我可不信。

他跟顾邵谦这么多年的好友,知道他的品性。更知道,他为了宁婉白连命都可以不要。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但是顾邵谦依然是漠然的看着他:“人,是会变的。简思恒,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

简思恒的脸色有些怪异,再次问了一遍,让他别开玩笑。

但是顾邵谦还是很冷静的说:“我要订亲了,到时候会给你发请柬,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轰!

啪!

简思恒猛地冲过来,直接给了他一拳。顾邵谦被打得后退了两步,接着,又站稳了,动了动下巴。

“你再这样,我就叫保镖了。

简思恒冷哼:“好啊,叫啊。不用你叫,我自己走。就当我简思恒瞎了眼,我当这辈子都没认识过你这种混蛋。

他的声音吼的特别大,屋外的人都听到了。

王之琳把玩着手里的小盆栽,嘴角始终带着愉悦的笑。

柳若轩则是立刻紧张的站起来,迎了过去。

简思恒脸色难看,还在揉着手,拉着她,愤愤不平的就往外走。

柳若轩心往下沉,可还是问:“到底怎么了?他说什么了,我姐姐呢?

简思恒回头吼道:“小白我们自己去找,至于顾邵谦这种混蛋,别管他,以后就当不认识这种人。

“你说什么呀?我姐姐都打算跟他复婚了,这样算怎么回事啊?”柳若轩说着说着都要哭了:“要不是为了他,我姐姐能跑到国外去吗?

简思恒拉着她快速走了,两人很快消失在办公楼里。

而顾邵谦很快从办公室里出来,脸上还有伤,一看就是被打了:“走吧。

王之琳还说着:“你跟他们解释解释不就好了?你看看,都被打了,疼不疼啊?

“不疼。

“可我看着心疼啊。

顾邵谦被她抱着胳膊往前走,想着宁婉白看他胃疼的时候,也会心疼。

宁婉白在医院休息的时候,柳若轩打来电话,语气跟平时不太一样。

“姐姐,你好了吗?什么时候回来啊?

宁婉白说:“过两天就回去了,怎么,想我了?

柳若轩不好说什么,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顾,顾邵谦回来了,你也快回来好吗?

一提起顾邵谦的名字,宁婉白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惨白:“那他是一个人回去的?他有没有什么事,好不好?为什么没跟我联系?

问了一串,问的越多,柳若轩越是难过。但是为了姐姐的安全,还是努力保持镇定:“姐姐,他很好,你早点回来吧,我想你了。

刻意回避了几个问题,虽然隐晦,但是宁婉白也听出了不同。但是她也没表现出来,只说:“我知道了,会尽快回去。

挂了电话,柳若轩还愤愤不平的:“顾邵谦到底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一定要这么伤人?

简思恒劝道:“我觉得他是有苦衷的,他的性格我了解,不可能真的跟王之琳定亲。你别着急了,等小白回来就好了。

柳若轩却瞪着他,不肯相信。

“我看你跟你的好兄弟,都是一样的。说不定,你过些日子也会变心。

“冤枉啊,顾邵谦做的事,关我什么事?

简思恒大呼冤枉,觉得顾邵谦都把自己连累死了。要是因为他害的自己老婆娶不回来,他这辈子都跟他没完。

柳若轩心里有气,跟他闹了一会别扭。简思恒哄了很久,答应要是顾邵谦真订亲了,就去揍他一顿。

“你放心,只要他敢做出对不起咱姐姐的事儿,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柳若轩叹气:“其实他们俩已经离婚了,再次男婚女嫁,外人也管不着。可是,我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简思恒何尝不是这个想法?

他搂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脑子却没停,一直在不断的思索这整件事。

而宁婉白在医院里休息了两天,心思早就回了国内。

柳家的人早就回去了,倒是没再来找她的麻烦。而顾邵谦在国内活跃的消息,也可以查出来。虽然一直打不通他的电话,廖羽他们倒是开始接电话了。

宁婉白问不出什么,只知道他们在国内,大家都很安全,没发生什么事。

“安全就好,之前你们一直不接电话,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廖羽也有些尴尬:“因为那时候在处理一些重要事情,不能接电话,抱歉了,宁小姐。

他这一句话,却是让宁婉白的脸色变得更加惨白。

因为,廖羽他们之前都是称呼她夫人的,不管怎么纠正都不管用。而现在,廖羽改了称呼。他是一个做事很谨慎的人,不会自己随便更改称呼,只能说,这是顾邵谦交代的。

她直接挂了电话,什么都没再说。

而廖羽在那边,看着手机,叹了口气。

夫人那么聪明,肯定听明白他的暗示了,希望回来的时候,不要太尴尬才好。

而宁婉白在病床上,呆呆的坐了一会,突然就着急翻身下来,喊着程丽要出院。

程丽劝了劝,但是根本不管用,只好快点去订机票,三个人一起回去。

上了飞机,尽管带了药,但是宁婉白还是在半路上开始发烧。程家姐妹担心,一直在旁边看着,就怕她出了什么万一。

宁婉白吃了药,一直咬牙撑着。

就这么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回到了国内。一下飞机,呼吸到帝都的空气,宁婉白觉得自己都好多了。

“我们先去顾氏的办公室,我要见他。

不想再互相猜忌,她一定要问清楚才行。

程家姐妹看她脸色难看,劝她先去医院,又说:“我们给boss打电话,让他去医院里见您就是了。

宁婉白摇头,揉了揉太阳穴:“先去顾氏办公楼,现在,马上。

姐妹俩拗不过她,只好带着她快点打车往顾氏办公楼去。

开车的师傅是个话多的,看是这么三个漂亮的女孩,就更是兴奋,在路上说个不停。

“诶,你们这是刚从国外回来吗?我说,其实现在,国外不如国内啦。看看现在华夏发展多快,咱们的生活好多了。

这还是个爱国的司机,宁婉白觉得头昏脑胀的,只听见他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进脑海里。

走着走着,赶上堵车,四个人只能跟罐头一样挤在别的罐头中间。这时候,除了等,没别的办法。

司机的话就更多了,从天上说到地上,什么都说。

这时候,旁边的护栏上正是顾氏的广告,宁婉白转头的时候刚好看到了,嘴角带出一抹苦笑。

而司机东张西望,也看到了,立刻又有了新的话题。

“诶,你们看,这是顾氏的广告。你们知道吧,顾氏现在大公司啦,我老婆都在用他们的产品。你们用的谁的?

程家姐妹只能应付了两句,说也是用的这个产品。

司机又意犹未尽的说:“你们知道吗,顾氏的老板,要和王家的三小姐定亲啦。这是强强联合啊。

车里,一下子,变得很安静!

你算哪块小饼干 凹凸学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