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总裁大叔慢点吻 黑桃k酒 炎黄大帝

我叹了一口气,裹紧了外套。面对这样的感情,我实在不擅长,尤其在刚刚看见了程之雅之后,在接触金蔡妍的好意,我心中多了一丝烦躁。那个时候,程之雅看上去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单纯大学生,哭着求我平安,拒绝了维痩的广告就为了照顾我,还每天都给我送来熬好的鸡汤给我补身子,怕我在腿上留下了伤疤。

但是结果呢,仅仅是一出不完整的戏,她扮演着让人讨厌不起来的角色,而我就是里面那个完全被欺骗的傻子,帮着程之雅完美了这一出戏,于是她成功了,而我,彻彻底底失败了。

我捏紧了自己的手指,闭着眼睛依靠在墙壁上,心里被划出了一道道的沟壑,添上了一把把盐,全是仇恨的咸水,流脓一般淹没了整个心脏。

“苏半梦,你现在的状态就是端着茶杯跳舞的人,全身心只注意到了手中的茶杯,对周遭的反应失去了原有的敏感性,结果只是让人失望。

“这是对你的惩罚,你现在是我制造的苏半梦,而不是曾经的梦苏。

穆天冰冷无比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闪现,吓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睁大了眼睛不停地喘着粗气,像是碰见了穷凶极恶的恶人一样恐惧。我刚刚在干什么!在做什么蠢事!

我是苏半梦,程之雅跟苏半梦有什么关系吗?我已经是穆天的苏半梦了,现在我却仅仅是因为看见了程之雅就造成了这样的失误,那我还有什么能力去面对程之雅和杜明杰!这样的我报不了仇,更加达不到我最希望的顶峰,更不要提可以在穆天的手下存活了。

只有在真正面对的时候才知道所谓的不在意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控制力。我捏紧了自己的手心,一次次在心里告诉自己:我是苏半梦,穆天创造的苏半梦!

“半梦,是不是很痛啊?”终于听见了不属于我自己的声音,是金蔡妍在耳边的聒噪,这一刻也没有刚才的烦心。金蔡妍跟程之雅不会是同一类人,至少我不会允许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金蔡妍的可爱是她这个年龄段应该有的璀璨,没有一丝的虚假,就算有,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苏半梦身上的每一件都很珍贵,不会随随便便就给了别人,即使是最基础的信任。

我伸手搂住了金蔡妍的肩膀,笑着说:“好啦,我没有事,只是刚刚做了一个噩梦被吓了一跳。刚刚医生不是说了吗?我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手肘上有一小块擦伤,几天就会好的。

我脸上挂着笑容,跟刚才一言不发恐惧着眼神的人完全不一样,让人有些惊悚的可怕。我看见周围的练习生们皱着眉头看着我,从一开始的可怜表情到了最后的可怕,像是被不知名的生物吓得丧失了分寸。这些十几岁的孩子都有着明星的梦想,但都没有学会如何去遮掩自己明显的表情,不显露一点自己的心情,完整地包裹在面具里,才可能长久地走下去。

这些练习生,要走的路还很长。

差不多等了两个小时后,朴园惠才和其他人微笑着走下了舞台,似乎在台上玩得挺开心,一旁的翻译也不停地为两人翻译对方的语言。

我们赶紧站了起来,走在了最角落里,恭敬地等待着明星们的离开。

我低着头,看着一双双脚在我的眼前走过,一直到那双穿着水晶高跟鞋的脚在我的眼前走过。我捏紧了自己手心,逼迫自己去注视这个身影。不是为了记住这个身体和脸,而是为了让自己清醒地意识到现在的程之雅和苏半梦之间的距离有多长,鲜明的对比下我才能更加沉下心勇敢向前。只有拼上了所有,我才可能爬到她那样的高度。

我小心翼翼抬起了脑袋,看见了程之雅精致的脸蛋和上面仔细的妆容。她也因为我的注视转头看了我一眼。

我心头一悸,马上露出了甜美又带着崇拜的笑容,更加压低了身子。身为模特的我要比同期的女孩们高很多,跟男孩子一般高,所以压低身子是我经常做的事情,更何况现在是在程之雅的面前。

很好,我成功地露出了我应该展现的笑容。

程之雅看了我一眼,眼睛里全是对我的不屑和鄙视,一个快速的白眼就掠过了我的身子。

果然,只有在最低位才能真正看清一个人的真面目,她是不是跟在你面前表现的一样友好亲和和单纯。

我心里冷哼了一声,更加看不起以前的自己,竟然被这样的一个人玩弄得团团转,被人牵着线肆意转动,他们一定在心里笑疯了吧?

程之雅离开了,我的心重新安定了下来。

我们也被组织着返回韩国,进行我们练习生应该有的训练。

这是一场突然的插曲,也是给我提的醒,让我在穆天的警告中彻底明白了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去走。

冬去春来,同期的练习生中越来越多的人被淘汰了,还有一部分坚持不下去的人自动放弃了这条难捱的成星之路。

咖啡厅里,优雅的装潢,幽暗的灯光,伴随着温和的音乐声,暧昧的情愫在整个空间里散发,这里的环境异常和谐和舒服。

我依靠在沙发上喝了一口牛奶,依然不喜欢咖啡苦涩的味道。坐在我对面的韩真矢也知道了我这个习惯,当时只说了一声怪人,但之后都不会给我推荐任何的咖啡了。

韩真矢一直搅拌着咖啡,把面上的那颗桃心搅得支离破碎。

我捂着牛奶,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悠闲:“韩老师,今天把我约出来也是为了培养感情吗?

韩真矢轻笑了一声,把留了很久剃干净后,变成了一个奶油小生,看上去也就跟我一般年纪:“难道不觉得我这个年纪正应该是约女孩出来谈恋爱的年纪吗?

我呵呵笑着,给了韩真矢一个魅惑的眼神,骂了一句:“韩老师,你可真不要脸。

韩真矢抿了一口咖啡,又往咖啡里加了一块糖:“还有几个月你就要离开了吧?

“韩老师这是舍不得吗?”我倾身靠近了韩真矢,手指戳了戳韩真矢隐约的笑纹。

韩真矢握住了我的手,放在了桌上盖着:“苏半梦,你这个习惯可不好,等到了娱乐圈里不小心就会被人吃了。我都还没有下手怎么能让别人沾染呢?

我抽回了手,啧啧了两声:“我可是给了韩老师机会的,只是韩老师自己不把握。

韩真矢看着我的眼睛,深深地说:“佳肴不该囫囵吞枣,那样太暴殄天物了。

我看见了韩真矢眼中的闪光点,料想韩真矢也不会在现在就对我下手,毕竟留到以后还能有更大的利益。现在我倒是跟韩真矢越来越像朋友了,朋友已过,恋人未满,暧昧不止,保持着这样不清不楚的态度倒也是不错。

于是我笑眯了眼睛,对韩真矢表示很受用,随后就坐直了身体:“韩老师,等到以后我红了,一定请你喝咖啡,这是约定!

我想韩真矢伸出了手指,示意要拉钩做约定。

韩真矢先是一惊,突然就笑了起来,把手指搭在了我的手指上:“我可记得清清楚楚了,以后我会亲自去找你这个勾引人的小东西的。

“那我等着韩老师你的寻找啦!”我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活泼模样。

韩真矢无奈了笑了笑,抓紧了我的手久久不愿意放开。

“韩真矢先生!

一声温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伴随着点点的生气和忍耐,叫出了满含感情的那一个名字。我回头果然看见了猜想中的人,就是上次去中国为她伴舞的朴园惠。

韩真矢这才从我的脸上转移了视线,似乎才看见朴园惠一般,连态度都淡漠了许多:“朴园惠小姐,你来了吗,请坐吧。

朴园惠目光扫过韩真矢抓紧我的手上,韩真矢却对朴园惠的眼神不为所动。我谄笑着缩回了手指,打着原场:“没想到韩老师也会看手相呢。

朴园惠咬了咬嘴唇,这才坐在了我的身边,伸出了纤纤玉手:“那么请韩真矢先生也为我看看手相。

韩真矢皱起了眉头,显然不喜欢朴园惠这样说话的语气。这就是有情人和无情人的区别,在对你感兴趣的时候,你的一颦一笑每一个调皮的动作在他眼里都是美的,但一旦这种兴趣淡漠了,连带着你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没有了宠爱的心情。他可以毫不犹豫地抽身离开,而你,却被卷入了爱情的漩涡,为他的每一个行动伤心不已。

这就是朴园惠和韩真矢,这也是离我最近的活生生的例子,时时刻刻提醒着我,永远不要对别人动情。还好我早就明白这一点,在被杜明杰包养以前我就明白了这个残忍的道理。

朴园惠好一会儿后才扬起了本该有的温柔笑容:“韩真矢先生真是越来越不爱开玩笑了,今天是要介绍我和这位苏半梦小姐认识吗?巧的是我们已经认识了。

韩真矢满意地点点头:“那么真是太好了。

朴园惠是这次我伴舞的明星,也是唯一一个跟随我们这批练习生一起走的明星,其他公司的明星都选择了其他的行程。

朴园惠跟我差不多的年纪,在韩国名气挺大,最近公司在策划着让她进攻国内,所以最近她会经常出席国内的一些节目。听说她也是韩真矢带出来的学生,她曾经就是因为唱了韩真矢为她写的一首歌而一炮走红。

据说她跟韩真矢之间的私下关系也不错,虽然我从来没有听过韩真矢提起她,但朴园惠看见人群中的我后对我点头微笑,我就知道至少朴园惠是很在乎韩真矢的,不然也就不会注意到跟韩真矢走得有些近的我。

我也朝她微笑着点头,表示出我的亲和力,然后随着人流一同上了飞机。

金蔡妍拉着我的袖子激动地说:“半梦,半梦,刚刚朴园惠朝我们点头了呢,哈哈,好兴奋哟,竟然看我了!

我走在前面转身去看金蔡妍,恭维着说:“谁让我们的金蔡妍是未来的大明星呢?

“讨厌!”金蔡妍娇笑着拍打了一下我的肩膀,又去跟旁边的小伙伴分享刚才的高兴事去了。

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目的地,我们被公司安排着住宿和排练的问题,又开始了忙碌的练习舞蹈,最后两天才跟朴园惠一起配合练习了一下。

朴园惠的声音很漂亮,没有一丝的杂音,也难怪能够被韩真矢看上,这样的声音配上之前的曲调,也只有她才能唱出这么空灵的感觉了。这一次她的开场秀也是这一首成名曲,为她伴舞的人不多,只有几对男女。

一天的舞蹈下来,已经十二点了,因为第二天要早起化妆,朴园惠的经纪人就说练到这里就可以了。

而我们这些练习生等朴园惠走了之后还要继续配合练习,直到晚上二点才能去洗澡睡觉。

朴园惠的经纪人手里抱着文件夹,手里还拿着一杯水,这时电话又响起来了。经纪人就近把水杯递给我让我给朴园惠送去,就接起电话谄媚地笑起来:“经理,怎么了?正在后台呢。

我端着水敲响了朴园惠休息室的门,在得到允许后走进了休息室。

朴园惠正在看着手中的台词,上节目一般都会有一些特定的台词,这是双方都想要达到的节目效果。

我把水杯轻轻放在了桌面上,对着朴园惠轻微弯腰:“朴小姐,水杯就放在了这里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陪我聊聊吧。”我抬头就看见了朴园惠笑得温和的脸庞,白嫩的脸上全是满满的胶原蛋白,配上红艳的嘴唇真是绝美的搭配。“还有一段时间才上台,陪我打发一下时间怎么样?

“那么,就打扰了。”我坐在了朴园惠旁边的椅子上,面带微笑。

朴园惠也放下了手中的台本,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苏半梦是吗?最近你在新生里的还挺有名的。

我笑着点头:“朴小姐谬赞了,我还以为是因为韩老师的缘故才注意到我的呢。

我眼尖地看见在我提到韩老师的时候朴园惠不自在的僵硬,虽然马上恢复了模样,但是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刚才的柔和。

我马上补充道:“朴小姐的成名曲很多人都会唱,就是韩老师谱写的歌吧,我想你们之间的关系一定很好吧。

“呵呵,挺和谐的朋友关系,多谢了韩真矢先生我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朴园惠笑着淡化了和韩真矢之间的关系,似乎就是最正常不过的合作人的关系。

我眼光中冒出了羡慕的神情:“我们都很喜欢朴小姐呢,声音真的太好听了。”嘴里说着赞扬的话,心里却在盘算着眼前的明星和韩真矢有多深的联系,付出了什么代价才得到了韩真矢的新歌。

朴园惠没有了刚才的不淡定,用温和的笑容看着我:“你的声音挺独特的,也是因为这样韩真矢先生才会特别关注你吧。

我挠着头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嗯,他说我声音不错,还说我身姿好看,有做明星的天资。

朴园惠的笑容一下子就凝固了,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最后还是挤着笑容说:“是吗,那你要好好加油,我也看好你。

我心下了然,不由得为眼前的人的可怜起来,这就是残忍的娱乐圈,最不能动的就是感情。身体和名誉的交易一旦完成就应该没有了联系,何必还对那个人牵肠挂肚,你对他的思念在那人看来不过就是一场风花雪月的浪漫,剩下的就只有满地落花的嘲讽。

我告别了朴园惠,回到了伴舞的人群中,刚好就碰见组织我们的工作人员。他拿着本子对我们吆喝着,要我们站好位置,准备好上台。

朴园惠走出了休息室,也来到了后台准备上台,她的白嫩的脸上多了一层粉红色,应该是刚才扑上去的腮红,把自己微微的苍白遮掩在了最华美的面具之下。

这样的朴园惠很美,美得有些人让人心疼,带着破碎的玻璃心选择了最不该抉择的一条黑暗的道路,最后也只能随波浊流,看不见任何的光明和希望。

朴园惠先一步上台,我们也紧随着脚步赶紧在暂时暗下灯光的舞台上站好位置。慢慢的灯光转亮,灯光先是聚集在朴园惠美好的身形上,再渐渐扩散到我们的身上,观众的掌声带动着我们的热情,音乐声响起来了。

我的舞伴是一位韩国男孩,他牵起了我的手,踩着音乐的节拍舞动着练习了千百次的舞蹈。音乐声落幕,我们鱼贯而出退下了舞台,仅留下朴园惠参加这次的节目。

在走下舞台的时候我忍不住往舞台上扫了一圈,看见主持人走向了羸弱的朴园惠,和朴园惠脸上温和柔软的微笑。这个舞台也是我所期望的,它会是适合我的场地,以后绝对不会这么快就下去漏不了一点的脸,我应该在灯光的中心享受着所有人的欢呼和掌声。

就在这一眼里,我看遍了台上的所有位置,包括了坐在舞台一旁的嘉宾席位。我眼睛猛地睁大,我看见了一个化成灰都忘记不了的身形。她穿着白色的礼服,露出了修长的长腿,踩着水晶的高跟鞋端坐在嘉宾席上,眼睛闪着光芒为朴园惠鼓掌。

这个身材,这个身高,这张清纯又无辜的脸还有她眼角显露的笑容,都是我永远的梦魇!

程之雅!

我竟然在这个舞台上看见了程之雅,可是现在的程之雅成为了综艺节目的嘉宾,事业整整日上,而我呢,还混在练习生中,只能成为一个渺小的伴舞,随后就淹没在灯光的黑暗中。多么鲜明的对比,多么鲜明的讽刺啊!

我咬紧了牙齿,抓紧了铁栏,气得全身都在颤抖。

所有的伴舞都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跑下舞台,留出空白干净的舞台给主持人和明星们互动,所以我们的顺序都要严谨而迅速。却因为我因为看见程之雅的慌张和心悸,让我不由自主得停下了脚步,下一秒就知道了自己的失误,想要调整自己心情的时候已经被后面不知情的舞伴挤了下去。

太多的脚步在往下跑着,突然的停止让后面的人都乱了脚步,我也不知道被谁的手挤了一下,直接让我的身体失去了平衡。

我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地面,闭上了嘴巴护住了自己的脑袋。

砰的一下我滚在了地上,好几个圈之后终于停止在角落,我眼睛有些花,感觉有些天旋地转。模糊间,看见了来来往往的脚,听不见任何的声音,最终也看不见任何的画面。

我应该没有晕,但是身体的沉重让我没有了力气,我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的失误有没有被程之雅看见,有没有影响到舞台上的正常进行。

我费力睁开眼睛,终于看见了晃动的人影,是金蔡妍。她皱着眉头满是担心,着急的问我有没有哪里痛?另外有人推开了金蔡妍,把我扶起来给我喂水:“应该没什么事,身上也没有伤口,手肘上一块小小的擦伤几天就能好了。

我喝完了水,说了一句谢谢。

过了好一会,负责人过来了,眉头皱得很重:“还好没有影响到舞台,否则我看你怎么在练习生里过下去!”说完了之后就离开了这里。

我向四周看了看,这里就是舞台的后台休息室,大家都聚集在一起把我围在了中间。而我的身上是金蔡妍的外套,她就穿着一件单薄的羽绒服等着我的清醒,呼着鼻子搓着手。

我挣扎起来穿上了自己的外套,把羽绒服递给了金蔡妍:“穿上,感冒了可是给别人添麻烦了。

金蔡妍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吸着鼻子穿上了羽绒服:“只要你好好的,我感冒了也能坚持着去训练,多出几身汗总会好的。

真是像极了当初的程之雅!

千亿总裁大叔慢点吻 黑桃k酒 炎黄大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