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家的小故事简短 情天欲海

平田长治缓缓道:“她是有大觉明寺血统的皇室血脉,拥有天皇陛下亲赐的内亲王爵号,以及另一个没有姓氏的名字——明理子!

萧扬心中一震,尽管是第二次听到这内容,但带来的震撼感丝毫不弱于第一次听到的时候。

在听到安娜说出这个的时候,他就去查询过相关资料,知道大觉明寺,以及与之并列的持明院统,是数百年前天皇的两个派系,曾经轮流坐庄,占据天皇之位,只是到了后来,才因为某些原因,由后者把天皇之位牢牢握住,再没让大觉明寺系统的皇室沾染过皇位。

而所谓“内亲王”,乃是由天皇赐过爵号的皇女,相当于中国的公主。但这通常只有天皇本人的直系亲属才有获得这爵号的资格。从血统上来说,大觉明寺传下来的后代已经和现今的天皇陛下血缘淡薄,能获得这一爵号,千雪樱当然拥有不凡的经历。

不过,再怎么说……公主?!这一直被追捕、落魄到沦为杀手、最后还被自己占了便宜跟了自己的美女,竟然拥有这样的传奇血脉?!

“二十来年前,我们本来并没有对她有兴趣。当时我们的目标是她的父亲,被赐爵的广明亲王。广明亲王和当今天皇是师生关系,尽管文明亲王年龄远远小于天皇陛下,但学识之渊博,天皇陛无比敬佩。由于这份敬佩,以及其它一些私人原因,广明亲王才能以非皇室嫡亲的身份,拥有了亲王的爵号。”平田长治不快不慢地说道,“至于我们对他感兴趣的原因,这个不需要萧先生操心,就不多说了。

萧扬也知道对方肯定不可能透露这么多,点头道:“行!继续说你的。

“各种机缘巧合下,加上时值内政变迁,广明亲王不幸身死。死前,他把他的一些重要信息、物品和他刚被宣下的女儿明理子内亲王,一起送离了皇宫。但青叶组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目标,所以才有了后来的追捕。”平田长治说道,“本来以为是很简单的事,只是我们没有想到,当时会有高明的人物参与到这事之中,使得我们的行动屡屡受挫,直到今天。不过坦白说,我们要找明理子内亲王,并非是要伤害她,而只是想从她那里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我想,在今天之前,萧先生可能都误会了青叶组的意图,对于皇室的血脉,我们青叶组有‘不得伤害’的禁令,所以哪怕明理子内亲王不予配合,我们仍然不能把她怎样。

萧扬哪会听不出对方的话意?平田长治这家伙,是想藉着所谓的“回答”,来向萧扬暗示,就算把千雪樱交给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恶果,不由心中冷笑。

妄想空手得到这份大礼?以为我萧扬是什么人?

“这些信息,相信已经可以让萧先生验证你得到的资料。”平田长治顿了顿,“该轮到你回答我的第二个问题了吧?

萧扬略一思索,试探道:“这些怎么够?还有你们想从这位‘内亲王’阁下手里拿回什么东西,你还没告诉我。

平田长治神秘地一笑:“律子所知道的信息都是由我转达,她也不知道我们要从千雪樱小姐身上得到什么样的东西,萧先生你这转折了两次才得到的情报,又如何会有这部分内容?

萧扬暗叫狡猾,想了想,说道:“行,我告诉你,深川呈平当时确实是被傅彦硕所杀,假如你想找他报仇,我绝对不会拦阻。”山雄贤一的厉害萧扬只是耳闻,但傅彦硕的厉害他却是亲见,假如这家伙真的去找傅彦硕,失败兼被杀的机率绝对比他得手的机率要高多了。

平田长治停步道:“那他的尸体呢?

萧扬也随之停步,想起那晚桑杰央宗的话,深川呈平和瓦西里的尸体都被她手下运走,看这情形,平田长治是跟她要过尸体,却没有得到回复。

奇怪,平田律子的尸体她可以还给青叶组,但是深川呈平的尸体却不还,为什么?

忽然之间,巫历的模样在脑海中飘过。

萧扬微微皱眉。

难道又跟蛊人有关?

平田长治凝神看他,道:“萧先生的厉害已经超过了平田长治的预料。看样子你是确实知道呈平君的尸体下落了,希望你能告知。

萧扬心念数转,突道:“我不但可以告诉你他尸体的下落中,还可以告诉你另一个秘密,关于乌苗教的蛊人。

平田长治一时愕然。

萧扬心中想的却是,你们自己之间的嫌隙越重越好,最好闹到反目,那就完美了。至少,也得让青叶组对桑杰央宗的行动有更多的钳制力,这样她才会因顾忌“盟友”而使内部力量减弱。

回到院内,凌霄已经回来了。萧扬和他回房间把关于平田长治的一切说了一遍,后者倒吸一口冷气,道:“山雄贤一这才叫艺高人胆大,不过我真的很期待你们俩展开一场大战,看看是咱们特战队前王牌和这个倭国的武术天才相比到底谁更厉害一点。嘿!不过你们俩冲突起来肯定不能只拼武术水准高低,”凌霄遐想联翩的道,“真可惜,要是他在燕京开有武馆,咱们干脆上门踢馆得了!

萧扬上下打量他,突道:“看来你已经从爱情的伤痛中走出来了。

凌霄哂道:“老子花丛中遨游这么多年,你以为是白玩儿的?我会把赫连暮雨放进我的内心深处,锁死,以后再也不让她出来!

“既然这样,那我就可以放心地把这秘密告诉你了。”萧扬欣然道,“不过你得先做好心理准备,这秘密可能会颠覆你的三观。

凌霄惕然道:“夸张的事老子听多了,但你要是拿什么谎话来骗我,那可别怪我不客气!

萧扬不管他的胡言知语,把赫连暮雨和赫连烟雨的真正关系说了出来,包括赫连烟雨不让任何男人和暮雨在一起,是为了保护这些男人的事,也一并说出。

凌霄听得完全呆了。

说完后,萧扬沉声道:“乌苗的蛊术诡异,由此可以明白。老凌,不再迷恋她是你最正确的选择,否则将来你可能会死得连肉都不剩半点。

凌霄呆了好一会儿,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娘的!搞半天老子原来是对个老太太发春?!靠!差点阴沟里翻船!

萧扬不禁莞尔,知道他真的是从对赫连暮雨的迷恋中摆脱出来,否则不会在知道这种打击性的消息后还这么冷静。

“不过你最好还是不要在赫连烟雨面前暴露身份,女人的心思难测,她要做出什么事来,后悔都来不及。”萧扬提醒道。

凌霄嘿嘿一笑,说道:“从决定放弃开始,我就没打算那么做过。知道今天我去哪了和呆会儿要去哪儿吗?”边说边摸出两张门票一样的东西,在萧扬面前晃了晃。

萧扬愕然道:“你居然会找女孩子去看电影?

“错!”凌霄大摇脑袋,“是去听音乐会,知道谁不?辛采颐的!不好奇我邀请的是谁吗?

萧扬呆了一呆,才道:“不会是……

两人出了院子,似毫无戒备般并肩而行,顺着穿插了整个武协的小路缓步前行。

“既然知道律子,那我的身份也不用多说。和她一样,我也是青叶组的人。”平田长治很直接地道,“日前,她出了意外,在现场,这东西。

萧扬看到他指尖挟着的钢针,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知道是桑杰央宗故意把这钢针也给了他,但那晚她的态度已经表示平田律子是她所杀,钢针给这家伙干嘛?难道还想嫁祸给自己?

“这种小玩意儿非常精妙,杀伤力也很强,萧先生能拥有如此厉害的暗器,让我佩服。”平田长治用他不算标准,但还算流利的中文再道,“不过不要误会,我知道律子不是萧先生所杀,而是想问清两件事。

萧扬感觉到这家伙话外有话,沉声道:“我似乎没有义务向敌人说明任何问题。

平田长治洒然道:“我当然有交换条件,相信萧先生也不会拒绝。

“哦?”萧扬不动声色地道,心里却很好奇。

平田长治温声道:“我先说一下我的问题,以让萧先生心里有数。第一,律子死的时候,或者她死之后,萧先生一定在现场,血狱党的人是否在那里?第二,深川呈平死时,你应该在现场,我想知道他的确切死因。

萧扬愕然道:“这两点似乎不用我向你解释,给你这根钢针的人,应该有足够的说明吧。

平田长治微微一笑:“萧先生不用故意试探,坦白说我正是因为不相信现在这位盟友的话,才会来问你。不过你也不必费心想从这一点下手,破坏我们的盟友关系,孰轻孰重,平田长治心里有数。

萧扬暗叫厉害,一开始就把自己的意图给封死了。他也不再多说,道:“这两个问题的交换条件是什么?

“很简单,换取一个承诺。”平田长治平静地道,“敝组织保证,在燕京的事情完结之前,不会再派出人手,去江安找千雪樱小姐。

萧扬一震,差点停步。

要是以在前,他或许对这条件嗤之以鼻,嘲笑对方不自量力。但是经过昨晚山雄贤一的突然出现之后,他现在有了完全不同的想法。

要知道这种超一流的高手,假如真的去江安抓人,恐怕就算有萧扬在场保护,不被对方得手的可能性也只有五五之数,更何况现在萧扬根本没办法脱身回江安保护千雪樱。之前山雄贤一没有动手,还可以理解为他可能是刚到中国,还没开始参与行动,现在却是不同情况。

但另一方面,萧扬却也听出对方现在肯定是把力量的侧重点放在了燕京的事上,换句话说,这里的事情比找回千雪樱重要多了。

那到底会是什么事?

之前萧扬在和安娜谈交易时,也曾试着问她,但这美女很干脆地说不知道,还说只有尼古拉才知道和乌苗教、青叶组之间到底订立的什么盟约。而后萧扬去向阿加妮娅求证,也确认了确实只有尼古拉这党卫长才知道确实的情况。

不过再好奇也没用,化名平田长治的山雄贤一肯定不会说出来。

“我真看不出你这条件有什么价值。青叶组目前也派过不少人去江安了,”萧扬念头频转,表面上却故意道,“我不知道哪一次成功了。

“这是人员的问题,”平田长治从容不迫地道,“过去对你的轻视,让我们吃了大亏。再加上三玄堂的插手,才让萧先生现在有了自傲的资本。我只说一个人的名字,或者可以给你足够的判断依据。

萧扬眉头微微一皱:“谁?”暗忖他不会是要说出他的另一个名字吧?

果然,平田长治加重了语气:“山雄贤一!

萧扬故意露出震惊神情,随即迅速敛去,淡淡地道:“久闻其名,不知道是名不符实,还是货真价实。

平田长治微微一笑:“萧先生以为本人为什么敢一个人来这里见你?

萧扬假装一震,迅速四下环扫一眼:“他在这里?

“没有贤一君的押阵,平田长治没有那么大的胆量。”平田长治看来是打定了主意不说出他的那个身份,说道,“假如萧先生想对我动手,也要考虑你在这里的同伴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萧扬沉默下来。

平田长治并不催促,和他缓步前行。

“我怎么相信你的话?”过了好一会儿,萧扬才冷冷反问。

平田长治知道他问的是答应不去江安的事,欣然道:“你可以提出任何能保证这一点的条件,当然,不能太离谱。

萧扬摇头道:“怎样我都不能相信你们确实有诚意。

平田长治愕然道:“我以为萧先生不是这么不理智的人。

萧扬冷冷道:“我是现实派,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你的两个条件我都能回答,但是交换条件要换一下。

平田长治并不浓密的眉毛微皱:“你说。

萧扬心中大乐。他是知道对方为了知道这两个问题的答案、肯定会答应他的情况下,才敢这么反击,因为平田长治不惜冒着被识破的危险,也要来找萧扬。

另一方面,他会来提出“不再派人去犯江安”这个条件,萧扬已经看透对方根本是无力再兼顾两边,只好暂时做出取舍,他哪会让对方用这便宜条件交换?要知道山雄贤一会对乌苗教如此忍让,甚至暂时不追究杀妻之仇,其中的原因萧扬现在大概可以猜得到,那就是青叶组要达到的某些目标,必须要乌苗教的手段才能做到,而且这目标现在远远重于其它的目标。

为此,他索性提出了自己现在非常需要知道的那答案。

“我有一个问题需要确认答案。”萧扬再不犹豫,把问题说了出来,“你们在千雪樱身上想要得到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平田长治张口就想说话。

萧扬淡淡地道:“我先来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平田律子死时,血狱党的人不但在场,而且已经从她那里获取了想要获取的信息。别问我他们用的什么方法,我只知道,平田律子死时,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已经完全放松了,你该知道这代表什么。

平田长治一直镇定自若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对了,留在现场的血狱党成员跟我关系很好,所以把她知道的东西告诉了我。”萧扬轻松地再道。

平田长治反而恢复了正常脸色,微笑道:“既然这样,萧先生应该不用再问我才对,所以我理解你的这问题,是想确认血狱党的人是否告诉了你真话,对吗?

“敏锐!废话不多说,来,告诉我,你们花了这么多年的精力来找千雪樱,”萧扬沉声道,“到底是为了什么?

平田长治沉吟不语。

萧扬知道他要时间思考和判断,并不逼迫。

两分钟后,平田长治才下定决心,转头看萧扬:“我可以告诉你,或者这可以帮助你进行判断,让这个问题不再像以前那么棘手。

萧扬精神一振:“说!

数学家的小故事简短 情天欲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