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代表作 漂亮女家教 清蒸姑娘

我这么问,江姐却不停地摇着头,摸着我的脸说:“傻瓜,真的没什么!哦对了,姐是高兴的,李山刚才说,他不再纠缠了;所以我开心啊,没有谁能妨碍我们在一起了!

“真的?”我狐疑地看着她,总觉得她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她就捏了捏我鼻子,微微一笑说,“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啊?真的,不要多想,咱们都要开心,知道吗?

我点点头,其实我知道她在骗我;但无所谓,我们那么相爱,我相信她,更相信我们的爱情。

回到家以后,我们直接去了江母的房间,当时她正哄孩子睡觉,小家伙眼皮一卡一卡的,可爱的要死。

江母就小声说:“你看看这个小家伙,不哭不闹,多听话啊!小韵就不行,像这么大的时候,那嗓门哇哇叫,她爸还说,将来肯定是个女高音!

江姐立刻脸红地说:“妈,哪儿有啊?我很乖的好不好?人家两岁就会上厕所了呢!

“哼,还好意思说,尿的满裤子都是,妈可没少给你洗衣服!”江母白了她一眼,又很溺爱地摇着怀里的小甘来;老人对孩子的那种爱,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呵!那你就疼你的外孙吧,好好疼,别要这个女儿了!”她竟然嫉妒了,就气呼呼站起来,拉着我往外走。

我被她给弄笑了,都快三十的人了,耍起脾气来,竟然还跟个孩子似得!

后来我们到了客厅,她光着脚丫,对着我就踹了一脚说:“都怪你!整出来这么个小东西,我妈都不疼我了!

我噗呲一笑,一把抓住了她的脚丫子;说实话,江姐的脚很美,又小又白,跟莲藕似得;我说:“姐,那咱们俩,也搞一个出来吧?你自己生的,咱们自己的!

听我这样说,她竟然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还有些惊慌地说:“哦、呵,这个着什么急啊?咱俩可还没结婚呢,不急的!现在姐只想,把小甘来照顾好。

“也是!”我点点头,江姐确实想的很周到;毕竟小优刚去世,孩子跟着我们,我们就必须给他全心全意的爱。不为别的,权当是给小优的补偿吧……

“姐,那你想不想,要一个属于咱们的宝宝啊?”我往她怀里靠了靠,很幸福地说,“你说咱们的孩子,会像谁多一点呢?

听我提这个,江姐竟然目光闪烁地说:“当然想了,只是啊……”她抿了抿嘴,目光有些黯淡地望着别处,微微叹了口气说,“算了,以后的事情,再说吧!

我还要说什么,她却直接打开了电视,跟我聊起了电视里的内容;她这样,不知为何,我感觉她有些反常,但具体哪里反常,我说不好;总觉得她心里藏着事情,而且是不愿让我知道的事情。

晚上的时候,江父从公司回来了;一进门,他就过来搂着我肩膀说:“小炎啊,爸爸可真要谢谢你!下午你孙叔,直接坐飞机去了江城,股权出让的事情,谈的很顺利!

我赶紧一笑说:“爸,一家人用不着客气,现在公司是大事,能帮上忙,我很开心的!

听我这样说,江父就给我来了个大大的拥抱,接着又掏出烟,给我递了一根。

我赶紧掏出打火机,刚要给他点上,江姐就从卧室里出来说:“爸,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哦,说吧,又没有外人!”江父把烟拿下来,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让江姐过来。

“爸爸,你还是过来一下吧,我……”江姐有些为难,双手紧抓着睡裙的衣角。

我微微皱着眉头,她这么说,明显就是想避开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想不明白,难道跟下午,李山过来有关?可为什么非要避开我呢?

见江姐一直坚持,江父也皱了下眉头,最后站起来,直接跟江姐去了卧室。

我就靠在沙发上,感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某件事,所有人都知道,却唯独瞒着我,这让我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那天晚上,他们在房间里聊了很久,具体说了什么,我不知道,更不可能趴过去偷听。直到开饭的时候,江母才走进去,把他们俩叫了出来。

出来以后,他俩脸上还带着笑意,这让我心里,稍稍松了口气;看来应该是没什么大事,不然他们父女俩,不会笑的这么开心。

坐上饭桌以后,江父还开了酒;我陪着他喝,江姐就在一旁,悄悄拽着我说:“别逞能,意思一下就行了。

我转头看着她,感觉她就像个漂亮的家庭主妇一样,管着自己的男人;这种感觉蛮好的,就如她真的是我老婆一样。

喝了一会儿,江父给我夹了块肉说:“小炎,你多吃点,你对小韵这么好,为我们江家付出了这么多,爸爸都还没好好感谢过你呢!

“爸,说什么呢?什么感谢不感谢的?”我皱着眉,其实我很在意,他们跟我见外的。

“好,咱不提这个!”江父微微一笑说,“对了小炎,我刚才听小韵说,小优的尸体,还在江城吧?这人逝去了以后啊,就要入土为安;你这样,不行明天,你回一趟江城,把这件事处理了吧。

我赶紧点头说:“嗯,我和我姐一起去,到时候,再回一趟老家,把小优的后事给办了。

江父却立刻说:“小炎,小韵还不能跟你去!她刚坐上董事长,好多工作都等着接手;所以你自己去吧,正好回老家,也多陪陪父母。

“这个…好吧!”江父的话,挺有道理的;江姐现在是董事长了,我不能拖她的后腿。

我转头去看江姐,她却在那里低着头,样子有些忧伤,好像在极力掩饰着情绪。

这个傻丫头,她肯定是想跟我一起回去吧?我一笑说:“姐,没关系的,我能处理好小优的事情,你放心好了!

听我这样说,她猛地抬起头,眼睛红红地看着我;那一刻,从她的眼神里,我明显能感受到,她似乎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被李山辱骂,我当时就控制不住了!先前在饭店,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我冷嘲热讽;我可以忍,毕竟为了融资,为了江家的面子,我可以做个聋子,这都没什么。

可现在,资金的事情,我已经想办法解决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他又算个屁?只不过是靠着家里,在外面招摇的二世祖而已。别人怕他,可我王炎不怕!

李山甩开我,抬脚就往家里走;我从后面,直接掐住他脖子,往下一摁说:“你骂谁杂碎?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这里不欢迎你,给我滚蛋!

被我压着,李山怒不可遏;他弓着腰要反抗,我手猛地往下一压,直接把他摁在了地上!

“你他妈的!你敢跟我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给我松开!”红着眼,他趴在地上,面目狰狞地朝我吼。

“我知道你是个傻逼!你不要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天下女人都归你!我跟你说,这个社会,是讲法制的;你们李家再厉害,那也得讲道理!”我死死摁着他,他的脸都贴在了地板上,憋得通红。

“好,你叫王炎是吧,我记住你了!”他咬着牙,嘴角特别阴冷地笑着说,“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过不了多久,你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这个混蛋,他还敢要挟我?我王炎这些年,遭受的要挟还少吗?老子死都死过好几次了,他还真以为我会怕他?

抬起手,我刚要给他一下;不远处,江姐猛地冲过来说:“住手!小炎,你…你把他松开!

说完,江姐竟有些害怕地跑过来,使劲把我的手掰开,然后又把李山,从地上拉起来说:“李山,不好意思,王炎脾气急,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听了江姐的话,我当时就皱起了眉头;她这是什么态度?李山这个混蛋,当初他可是要对你图谋不轨的啊?还不待我回过神来,江姐立刻又说:“小炎,赶紧给李山道歉!

“我……”捏着拳头,我真的被气到了;这个混蛋,他先前骂我、羞辱我,我还要跟他道歉?我愤愤地看着江姐,可她却一个劲儿,朝我挤眉弄眼,着急的厉害。

“对不起!刚才是我冲动了。”别过头,我最终还是低头了;或许江姐有她的苦衷吧,毕竟李家不简单,她先前就告诉过我,李家的势力,连江家都得罪不起。

听我道歉,李山仰着下巴,特不屑地看了我一眼说:“算了,我李山不跟阿猫阿狗的一般见识!

江姐就赶紧一笑,把我往身后拉了一下,看着李山说:“对了,你来我家干什么?

李山颠着脑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说:“没什么事儿,就是过来看看你!顺便跟你父母,商议一下咱俩的事儿。

“呵,李山,咱俩能有什么事?”江姐抿了抿嘴,脸色突然又冷了下来;她转头看了看我,又看着李山说,“我和小炎,已经有孩子了,我们打算明年就结婚。

“明年结婚?”李山抬了抬眉毛,很不以为意地说,“这个婚,恐怕结不了吧?江韵,这些年,我对你怎样,你心里应该清楚!咱们今年都28了,你怎样我不清楚,可我这些年,一直没结婚,就是为了等你!

我立刻站出来,挡在江姐前面说:“李山,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你等多少年,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感情这种事,强求不来。

我身旁的江姐,也赶紧点头说:“是的李山,你为我这样,我很开心;但是你要明白,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因为你家庭有多好,就可以的。别的我也不想多说,如果可以,我希望咱们以后做个朋友,别伤了同学的感情。

听到这话,李山立刻不耐烦地挥挥手说:“少废话!你爸爸在哪儿?你让他出来,我跟他谈!

这个孙子,他还真是霸道!我就冷着脸说:“伯父去公司了,你想找他,去公司找吧!而且我还告诉你,即便你去了,也是白去!”反正资金的问题解决了,他还能拿这个要挟我们不成?

“去公司了?”李山点了点头,又看着江姐说,“既然你爸爸不在,那你出来一下,有些事我直接跟你说吧!

江姐转头看了看我,我微微舒了口气,朝她点了点头;光天化日的,而且还在家门口,晾他李山也不敢耍什么花样;如果我不让江姐出去,反而还显得我小气。

见我同意,江姐就点点头,直接跟李山去了外面走廊;我没有关门,而是留了条缝;如果李山敢对江姐,有什么越轨的举动,我会立刻冲出去。

后来我就坐在沙发上抽烟,一边抽我一边就想,还是和江姐尽快回江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虽然我知道,江姐根本不喜欢李山,她爱的人是我;而且李山,不管他耍什么花样,我相信江姐,都不可能背叛我们的爱情;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的离开,对江家、对公司都好、对我们自己都好。

香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着,都过了半小时了,江姐在外面,还没有进来;他们到底聊什么呢?怎么会这么长时间?

后来我憋不住了,就掐掉烟头,直接朝外面走。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什么话还谈不完?作为江姐的爱人,她跟别的男人私聊了这么长时间,已经到了我忍耐的极限了!

可当我推开门以后,却发现走廊里,李山已经离开了;只有江姐一个人,坐在地上,手抱着双腿,埋着脑袋在那里。

她那样子特别可怜,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赶紧走过去,蹲下来说:“姐,怎么了?你怎么不进去啊?

她抬起头,脸上早已爬满了泪;我的心猛地痛了一下,抓着她的手就说:“姐,你怎么了?为什么哭了?是那个混蛋,他欺负你了吗?

江姐赶紧抹了把眼泪,很牵强地朝我一笑说:“没事,他没欺负我!走吧小炎,回家吧!

可我一把抓住她说:“你说,到底怎么了?

她根本骗不了我,这里面一定有事!

陀思妥耶夫斯基代表作 漂亮女家教 清蒸姑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