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知星薄夜宸 指尖宇宙

“这自行车是你偷得吗?”两辆自行车自然需要两个人,如果一个人骑两辆自行车,肯定会吸引很多人的注意,实在可疑。

“不是。”光头男急忙摇头,好像被人狂甩巴掌。

“自行车你去哪里搞来的?”眼前这家伙不会是偷盗团伙的边缘人物吧。

“额……”他开始犹豫。

沈冰月冷声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根据你的表现,决定你坐牢的时间。

监狱的威慑力果然非同小可,光头男立刻说:“是白大爷卖给我的,每天他都推车过来。

“有他联系方式吗?”陆铭清醒总算揪出了一个家伙。

“有,在我手机里。

沈冰月迅速查了手机号,竟然没有实名认证。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搞到的。

陆铭拨通了电话,可那头并没有人接。

“你知道白大爷住哪里吗?”陆铭问,希望这条线索不会断掉。

“知道。”光头男非常坦白地说。其实,干他们这一行,最好是流水线作业,由于交易比较危险,所以一定要充分信任对方。

三人来到一处破旧的小区,停在一个车库门口,可房门紧锁。

“看来已经转移了。”砰!陆铭捏着银针,轻轻在锁眼中转动,眨眼间门就开了。

光头男羡慕地瞅着陆铭:“我要是会你这招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入室行窃了。

沈冰月没好气地说:“滚!”同时担忧地看了一眼陆铭,他要是入室行窃,谁能阻挡。她庆幸陆铭一直站在正义阵线,否则警察会多一个可怕的敌人。

车库里是客厅-厨房-卧室三位一体的布置,显然是一个独居者。除了一张床,几乎没有留下什么东西,估计本来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陆铭依靠在门上:“说说这个白大爷吧。

光头男自然驾轻就熟,毕竟合作好多年了:“白大爷,一个下岗职工,好像老婆孩子在一场地震中都死了,从此一个人生活,没有养老金什么的,只能靠偷车度日。

陆铭挑了挑眉毛:“难道每次他都能成功?”估计白大爷以前在工厂应该做着手艺活吧。

“也不是,他经常鼻青脸肿,可能是偷车被人发现了。

陆铭听到,心中不由得一阵心酸,这种无依无靠的老人,谁来照顾呢。当然,现在老人可以做很多种工作,可都是报酬很低、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只能勉强养活自己。

“看样子白大爷事先知道你被抓了,否则不会溜得这么快。”他怎么知道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修车大爷!

“你的意思是修车大爷和白大爷是串通一伙儿的?”这倒是有可能,每次白大爷送自行车时,修车大爷都在,两个老头其乐融融地聊着,逐渐就勾搭上了,形成了利益共同体。

陆铭抬头看了看这小区,很破旧,连监控都没有呢,着实难以寻找:“你这个笨蛋,被两个老头骗了都不知道。”看来人还是要留点儿头发,否则智慧全部从头皮蒸发了。当然,严格来说,也不算被老头骗了。

“有了。你还认识其他卖车的吗?”陆铭严厉地瞪了一眼,要是他敢再磨磨唧唧,直接来一针。

光头男垂头丧气地说:“招,我都招。

对此,陆铭比较失望,光头男认识的那些卖车的,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这白大爷传递讯息的效率也太高了吧。

“目前看来,白大爷和修车老头应该是同伙,那么他俩极有可能共同实施作案。你愿意亲自去自行车公司作证吗?”陆铭庆幸刚才拍照留影,这样自行车公司就会明白,自行车已经被其他人偷走了,陆铭和蒋勤勤也不需要背黑锅了。

光头男明白,现在已经身陷囹圄,唯一能做的是争取最大限度为自己减刑。

“嘎!怎么变成这样了!”当蒋勤勤看到照片后,大为惊讶!

“无论变成什么样,反正自行车公司放过我们了。现在一切黑锅都由那个卖车贼来背。

至于那两个老头和偷车犯罪集团,相信时间长了,他们总会露出狐狸尾巴的。慢慢等待吧。当然,陆铭也迫切想抓到那两个老头,只不过他有另一番打算。

林薇高高兴兴地决定和蒋勤勤回合,晚上一起吃饭。忽然,眼前闪出了两个人。

林薇倒退了几步,原本愉快的表情瞬间凝固成惊讶:“林宏森和——董浩!

“薇薇,我听爸爸说,你还来看过我的。”林宏森可怜兮兮道。

她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你出院了。

“嗯,比起这个,我想请你帮个忙。带董浩去见蒋勤勤,私下里约。”林宏森直截了当说。

林薇皱了皱眉头,上次她就是在林宏森拜托下,才约蒋勤勤,结果陆铭也跟过来。当然,幸亏陆铭跟过来,否则他们四人恐怕都糟了寄生鲶的毒手。寄生鲶是能够破坏人体排水通道的恐怖存在!

见林薇犹豫,林宏森道:“薇薇,看在我们为了你俩受苦的份上。

如果林宏森和董浩不煞费苦心地讨好两名女子,他们也不会潜水。

林薇深吸了一口气:“好的,但这是最后一次了。

“勤勤!你们看谁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两人回头看去,正是林宏森、林薇和董浩。

林薇皱了皱眉头,怎么陆铭又恰好呢。

陆铭挑了挑眉毛,看着她身后的林董二人。

五人相见,他俩直接将陆铭当成了空气,因为他们怕极了陆铭那悲悯的眼神。

林薇直截了当说:“陆铭,你能先走开些吗?

陆铭还没说话,蒋勤勤却说:“陆铭留下吧,我——们——还有事。”她刻意强调了“我们”。虽然现在他俩是病号,但考虑到他俩的前科,她不敢大意。

蒋勤勤脸上显出尴尬的神情,毕竟董浩是为了她才变成这个样子,所以她也不能太刻薄:“董浩,你恢复的这么样了?

董浩本来打算装可怜、打悲情牌,可是当着陆铭的面,总不能太没面子吗?

“勤勤,我们能好好谈谈吗?”董浩希望能取得私人谈话空间。

她则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没事,咱们就说吧,我们之间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董浩一阵悲苦,他真希望和蒋勤勤有什么苟且之事呢。接下来,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单膝跪地,飞快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露出一枚晶莹剔透的钻戒:“勤勤,我向你求婚!

陆铭嘲讽道:“好一对情侣自行车啊。

阎琪羽和张晓玲听完后,感觉这话怎么不对劲啊。这两辆车分别是她俩的,难道她俩是情侣?!

光头男吓蒙了,脸上的惊讶一闪而逝,指着阎琪羽那辆浅绿色自行车说:“这车怎么了?

陆铭不耐烦地说:“刚才我挂掉了它的粉色油漆,结果露出一辆绿色自行车。

光头男恢复了平静的神色:“应该是两辆自行车的底色吧,二手车毕竟要翻新一下的,这样好卖。

“偷了两辆公共自行车来卖?这里分明是被挂掉的字眼!”陆铭直勾勾指着绿色车身上少数几个白色地方,这明晃晃的白条明显是剥掉绿漆留下的痕迹,正好与公共自行车上面的标签和病号的位置相同。

阎琪羽和张晓玲也好奇地凑了过来,果然能看到刮蹭的痕迹。

“小伙子,我们做的是当铺生意,就算这里和公共自行车上字眼位置相同,也不能说明这就是公共自行车。”光头眼角抽搐道。

陆铭冷笑一声:“当铺是吧,领我们去看看,看你还能当那些奇葩东西。

光头竭力维持镇静:“对不起,当铺位置保密,为了保护客户隐私。此外,所有客户都采取转介绍方式,没有推荐信,我们是不会随便给别人当的。

这一番话着实说的滴水不漏,杜绝了陆铭借当东西之名找到当铺的可能性。

“很好!算你狠!那我只能报警呢,第一你的自行车来路不明!第二,你卖自行车价格太低,涉嫌倾销,违法!

阎琪羽和张晓玲现在都有点逐渐明白了,不过听到“倾销”这个说法,仍然忍俊不禁。倾销这个词怎么能适用于这种情况。

可是光头男一看就是大爆粗,“倾销”这么严重的字眼一下子堵住了他的心脏,更不用说报警了。

光头舔了舔嘴唇,开始算计起来。

“嘿嘿,小哥,咱们有话好商量。实话跟你说吧,临城大学生,从我这里买自行车的,就算不到1000,也有800了。他们都是我的客户。如果你把我逼走了,当时所有人都会怨怼你的。俗话说和气生财嘛,你不就是想给两个老婆买自行车嘛,这样吧,老哥我送给你!

“嘎!谁是他的老婆!”阎琪羽和张晓玲同时瞪向光头男,恨不得把他所有的毛拔光,做一个光棍。

虽然说着同样的话,可心思毕竟不同。对于张晓玲这样每人追的女孩,心中不免高兴起来。

陆铭沉吟片刻后说:“送给我嘛,也行,那我再要两辆!

两辆?张晓玲和阎琪羽心中莫名一动,面面相觑。

光头男却为难了:“小兄弟,你真敢要啊!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嘛,难道你还有其他的老婆吗?

两女面色一紧,陆铭嘿嘿一笑,没有吭声,其他老婆嘛,确实应该给林薇和蒋勤勤一人一辆。

“你少废话,一手给钱,一手给车。”陆铭威胁地晃动着手机,好像随时都要拨打100的样子。

光头双眼一紧,咬牙道:“好,今天老哥我就成全你的四个老婆。跟我来吧!

两女愤愤道:“陆铭,难道你真的还有两个老婆吗?

现在自然不好意思对两人明说,陆铭干脆说道:“是的,还有两个老婆。

两女气得都快冒了烟,顿时同仇敌忾起来:“我们不是你老婆!

这三辆自行车,暂时锁在高架桥下,由修车老头看着。

三人再次来到了院子里,仍然寂静无人。

他打开了门,讪讪笑着,对陆铭说:“小兄弟,你进去吧,尽情挑,让你的四个老婆都满意。

光头男见陆铭一直压制自己,就想着竭力挑拨离间,寻找机会。

两女一听陆铭要为其他老婆挑自行车,也顺理成章地进去了,防止陆铭挑的太好。

三人都进去后,却咔哒一声,车库门竟然锁上了,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门缝里的些许光明!

“诶!”两女同时大叫。

可陆铭却冷冷笑道:“我劝你别作死,我数三声,你要是不开门,我让你好看。

谁知,门外的光头却贱笑道:“小兄弟,看你数的快,还是我的电流更快。哈哈……

话音刚落,整个车库中蓝光忽闪,分外诡异。

现在两女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别了,一左一右抱着救星,此刻,他们感觉汗毛直竖头发都不由自主飘了起来:“陆铭,救命啊!

陆铭冷哼一声,也不见他怎么动,只听轰隆一声,铁门竟然被踹飞出去,而门外的叫声却戛然而止。

铁门被踹飞,蓝色的电流也骤然消失,可是光头却不见踪影。

哪里去了?铁门下露出一只脚。

陆铭走过去,狠狠一踩,可是门下面却毫无动静。

两女感觉这一切太离奇了,纷纷向陆铭求问,陆铭只好耐着性子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听完后,她们脸红的都快滴出蜜了,竟然乱想了那么多。

这样以来,两位好朋友却涣然冰释,原来一切都是想入非非啊。

陆铭指着黑洞洞的车库说:“趁着警察没来没收,你们赶紧挑两辆吧。毕竟,现在这都是无主之车,寻找自行车主人的成本也太高了。”而且,陆铭也怀疑警察会如何处理这些废旧车辆。

当光头男醒来时,他已经坐在了警察局,对面是陆铭和沈冰月。

沈冰月赞许道:“陆铭,也许这就是连环丢车案的主谋吧。”话是对陆铭说的,双眼却死死盯着光头男。

陆铭懒洋洋道:“我要问一下,那两辆公共自行车去哪里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岂料光头男子眼中却一脸茫然道:“我不知道啊。

陆铭用明显不相信的眼光看着他:“快说,那个修车老头和自行车都不见了,你们两个是共犯吧。

光头男子听后,脊背冒着丝丝凉气:“老头子?你说修车的杜大爷,我真不知道啊。我和杜大爷认识很多年了,只知道他有时候去那里修车而已啊。

沈冰月和陆铭对望一眼,光头男子不像是撒谎。

“杜大爷住在哪里?”陆铭问。

光头男子却摇头说:“我对他几乎一无所知。

夏知星薄夜宸 指尖宇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