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人物分析 兄友弟恭小说

当坐上离开的列车,安洛洛的心突然轻松了很多,又多了一丝迷茫。

离开是诀别,可是未来又多了很多未知。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最近孩子好像听话多了,不再折腾的她吐酸水了。

她想,这一定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吧,知道为娘的辛酸和不易,所以才消停了。

虽然不知道是男是女,但是她都会喜欢和好好呵护的。

孩子的小名她都已经想好了,就叫做安安,这个名字,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可以用,至于大名,她还需要好好地琢磨一下。

孕妇都嗜睡,安洛洛也不例外,不知不觉就在列车上睡着了。

还好她要去的地方是这趟列车的终点站,最后被列车员给叫醒了,否则真的就坐过站了。

安洛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窗外完全陌生的风景,心中略微紧张了一下。

来之前,她已经查好了路线。下了火车,就去附近的汽车站坐汽车,有直达那个美丽小城镇的长途汽车。

安洛洛顺利地坐上了车子,不知道下一站到达的时候,迎接她的是什么。

记得听妈妈说过,外公和外婆都已经去世了,而妈妈只有小姨一个姐妹,小姨远在他乡,老家除了一些远方亲戚,已经没有亲人了。

安洛洛想,即使没有亲人了,至少那里还有妈妈生活过得痕迹,都会感到亲切很多。

她会在那里租一间小房子,然后找一个营生。小城镇的消费水平也不高,工作收入应该养活的起他们母子了。

因为是长途,要在车上过夜,所以安洛洛买了卧铺。躺在车厢上面,透过玻璃天窗,还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的。

果然是月朗星稀的另一片天地,看着这样的夜空,让人心情舒爽了很多。

后天就是黎灿灿跟乔厉霆的婚期,黎灿灿越来越忙,忙着试婚纱和婚戒,安排典礼的一切。

倒是乔厉霆,跟个没事人似的,看着黎灿灿忙,自己照常忙工作。

没有了安洛洛这个绊脚石,最近杜凌宇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黎灿灿是彻底没有后顾之忧了,一心扑在跟乔厉霆的婚礼上。

乔厉霆平时早出晚归,她都习以为常了。即使她还跟乔厉霆没有发生什么实质的关系,黎灿灿也不再那么焦虑了,只要她转正了,这都是早晚的事情。

下班后,乔厉霆鬼使神差地去了那间酒吧,就是以前杜凌宇和卫晨风经常去的那一家,也是在那里他认定黎灿灿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

坐在角落里,一个人喝着闷酒,想起里以前跟杜凌宇和卫晨风一起在这里喝酒的情景。

这才过了多长时间,昔日的好兄弟都不在身边了,一个因为女人反目成仇,一个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至今杳无音讯。

说起来,也算是他对不起杜凌宇,本来跟安洛洛结婚也是迫于无奈假结婚,等到他们离婚,安洛洛跟杜凌宇在一起,也无可厚非,可是那*他就对安洛洛情不自禁了。

潘忠屹是打了主意要欺负她,她再反驳也无济于事。

幸亏自己提出离职早,如果再在这里多待两天,依然拿不到一分钱工资,还白白的多受几天的气。

“算了,我这个月的工资就当给您烧纸钱了。”安洛洛说完,脸上轻松地转身离开。

“你说什么?你这个丫头片子,拽什么拽?”潘忠屹反应过来安洛洛说的话,气得指着她大骂,不过安洛洛早就离开了。

离开这个地方后,安洛洛突然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

就算是暂时失业了,但那也是明天的事情,至少现在心里没有那么委屈和难受了。

在吃饱喝足睡了一个美美的觉之后,安洛洛就开始重新奋斗了。

一遍又一遍地投送自己的简历,可是没有一个回复的。

好不容易有一个让她去面试的,准备了一周的时间,等到要去面试的时候,突然又被告知,人家不招人了。

安洛洛那颗紧张的心突然就沮丧起来,调整一个晚上,再次打满鸡血找工作。

大概经历了三次上面的情况,她终于在最后一家公司的人事那里得知,是有人故意让她丢掉了工作。

爸爸以前也是做生意的,安洛洛多多少少知道,这些商业圈里的人都是有关联的,她一下子得罪了王大陆和潘忠屹两个人,看来这两个人是要让她成为无业游民了。

其实,安洛洛可以做一些其他方面的工作,比如她可以从兼职音乐老师转成全职,但是她对这个城市突然失望了。

她在这里出生,在这里生产,可是这里也是她的伤心地。

父母在这里过世,她在这里受到毕生最大的羞辱,还有一段不幸的婚姻,还有一个背叛自己的闺蜜。

人在低谷的时候,就容易想到那些不好的事情,而且放大坏心情。

现在安洛洛觉得,这里的不美好,远远超过了她曾经拥有的那些快乐,已经不值得她留恋了。

她想逃离这里,去一个世外桃源,那里没有背叛,没有抛弃,没有羞辱,没有亲人的死亡。

安洛洛决定,她要离开这里,去一个民风淳朴的地方,带着自己的孩子安心地过日子。

她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回来,至少现在她决定离开,没有想过回来的事情。

她听母亲说过,母亲的老家,就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地方,那里山清水秀,依山傍水,是一个还未开发的人间仙境。

所以,安洛洛决定去那里。

她嫁给乔厉霆到离开乔家,她没有带走乔家一分钱一件东西。

现在她要离开了,更加不会带走一件乔厉霆的东西。

安洛洛将那件衣服叠的整整齐齐的,然后叫来一个同城快递,将衣服直接寄到了乔氏给乔厉霆。

本来想自己送去的,可是见了乔厉霆,也无话可说。除了听到他的嘲讽,看到他满眼的怀疑,再也没有其他,所以还是选择了快递。

带上门,把钥匙要给房东,安洛洛拉着行李箱决然地离开。

转身的那一刻,只有她自己知道,眼里是湿润的,可是倔强如她,始终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巴黎圣母院人物分析 兄友弟恭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