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独家记忆 双子星龙 凤飞天下

“……老板,你才是自我感觉良好吧!

之所以对你没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是因为你一直在我心里,你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刻在了我心底,所以无论时刻多久,当你再次出现在我面前,那些沉寂在心底的回忆便立刻鲜活起来,就像你从未离开。

穆城握着方向盘的手渐渐收紧,他差点脱口而出,说其实我就是你的那个故人,他恨不得立刻告诉他,他就是那个一直默默守护着她,爱着她的那个人,是那个看着她成长,把她完整的装进心里的那个人,可是,他知道,现在还不到时候,他还不确定陆星尘对于那个所谓的故人存的到底是什么心思,是年少的爱恋还是仅仅是青涩的回忆,在没有确定她的心意之前,他不想提前暴露自己的身份。

如果有那么一瞬间,她也曾经爱恋过他,那么,他这么多年的等待就不算白费,但是如果他只是她记忆里一个带给她温暖回忆的大哥哥,那么,他也心甘情愿退出她的世界。

回了事务所,陆星尘继续整理卷宗,熟悉工作流程,穆城则是窝进办公室里着手处理手上的案子。

不知不觉就到了下班时间,穆城把手头的东西整理好,在办公室门口叫那个整个脑袋埋进卷宗里的女人。

“陆星尘,下班了!走吧,陪我吃饭!

“哇哦!老大英明!终于解放了!”陆星尘一听到穆城的召唤,立刻甩下手里的工作,屁颠屁颠的跑出来,像是被主人唤来喂食的宠物狗,摇着尾巴冲过来。

穆城按着她的脑袋把她的头扭回去,一字一顿的说:“把你桌子给我收拾好了再走!

“收到!

在陆星尘的强烈要求下,穆城黑着脸,勉为其难的来陪她吃大排档,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满是油污的破旧桌椅和光着膀子划拳的醉汉,穆城深刻感觉到,自己就不该被陆星尘蛊惑来这么个破地方。

他一脸嫌弃的把手帕铺在凳子上,隔着老远看着坐在对面怡然自得的陆星尘,这个丫头怎么会喜欢吃这种路边摊?

“穆城,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地方特别掉价?觉得跟你的身份不符?”陆星尘点了一盘烧烤,要了两瓶啤酒,把其中一瓶递给他的时候一脸鄙视的质问他。

“明知道你还问!”穆城很坦诚的回应了她,拒绝了她递来的啤酒,脸上嫌弃的表情不加掩饰。

“虽然你们都不适应这样的生活,可是只有这样的生活才是最适合我的。虽然没有烛光红酒,没有宴会礼服,可是同样的,也没有心惊胆战和格格不入,不会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合乎礼仪,也不用在意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很丢脸,不用刻意装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不用拼命的把最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不用每天过得提心吊胆,生怕因为自己的一个不小心就惹他生气,不用天天揣测他的心思。

只有生活在这种环境里,我才能真真切切的感觉到我是活着的,因为这里才是适合我生存的世界。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穆城躲过她手里的一瓶酒,仰头灌了一大口,看着对面泪流满面的女人,脸色逐渐阴沉。

“我很难过,很伤心,可是我不知道该和谁说,我不能老和陆双双说这些事情,我害怕她替我难过。

“那你也不要和我说,我也不想听。”穆城喝了口啤酒,大冬天的喝冰镇啤酒,这个丫头还真是够狠。

他已经预感到了她要说什么,可能会说她这几个月憔悴的原因,也可能会说她失去工作的原因,只是不管是什么原因,他知道,绝对会与欧阳靖有关,那个牵动她一颦一笑的男人,而这些,是他最不想听到的。

那些他缺失的片段,被另一个男人填满,那些他来不及延续的爱恋被加诸在另一个男人身上。

“好,你要是不想听我就不说了。”陆星尘看着穆城骤然变得暗沉下来的脸色,嗫喏了一下,垂头不说话了。

冬天的夜来的总是很早,没一会儿天色就暗沉下来了,浓重的夜色下,大排档里亮起来晕黄的灯光就显得格外温暖了,暖融融的灯光下,陆星尘的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格外柔和,她的眼眸里像是蓄起了一汪清泉,随着她的一举一动而荡漾起一层层的涟漪,穆城看的有点呆,几乎深陷。

她的眼睛还是那么澄澈,不染纤尘,他见识过很多美女,有比她妖娆的,有比她性感的,也有比她长的纤巧精致的,可是无一例外的,她们只是空有其表,没有一个人的眼神能有她这般澄澈干净,清灵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掬一捧。

“你生气了?

“哈?什么?”陆星尘抬起头,迎着灯光看向穆城,她的眼神真挚,带着一丝茫然,是真的没有在意他的突然变脸。

“没什么。

穆城知道,自己于她而言,或许只是一个合适的倾听者,一个相处起来比较舒服的陌生人,因为他和她所处在不同的世界,所以她才可以毫无顾忌的把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他,但是如果他告诉了她事情的真相,那么,她一定不会像现在这般自然了,年少的记忆和横亘在他们之间时间空间的鸿沟都是无法逾越的。

所以,现在的他,能做的只有扮演好陌生人这个身份,小心的掩饰自己的情绪,做好一个称职的路人甲。

“刚才开玩笑的,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洗耳恭听。

这样也好,虽然会心痛,会难过,但是这是他唯一能接近她的方法了,做一个愿意听她诉苦的人,做一个她愿意把心事掏出来的人,这样就好。

陆星尘看着面前的穆城却突然有点不想说了,是啊,穆城不过是一个朋友而已,他和她不过是萍水相逢,恰好气场比较接近而已,她不能把每一个让她舒服的人都发现成她的情感垃圾桶,他没有义务听她发牢骚。

“也没什么。

最后,陆星尘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沉默的开始一瓶又一瓶的喝酒,穆城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一点点的把自己灌醉,看着她眼底晶亮的光芒一点点的湮灭。

“你很喜欢欧阳靖?

扶着喝醉的陆星尘上车,穆城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他虽然不知道酒后是不是吐真言,可是他知道,只有醉了,陆星尘才会毫不设防的把她心底最沉重的感情和盘托出,不再计较他是不是个陌生人,不再计较有没有愿意听她倾诉。

其实他大可以装作不知道,然后利用工作之便慢慢追求她,可是他却又骗不过自己,他缺失的这几年就像是一块巨大的伤口横亘在胸口,随着他对陆星尘的爱意加深,这块伤口开始扩散溃烂,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在他离开她的这几年里,有另一个男人进驻了她的心间。

他必须亲手把这个伤口割开,剔除掉被过去腐蚀掉的腐肉,让伤口一点点长好。

所以,他想要知道她最真实的心意,她对于欧阳靖的感情究竟有多深沉,只有这样他才可以确定自己是该继续坚持还是忍痛放弃。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很安静,不像一般喝醉的人那般胡言乱语,躁动不安,她很安静,乖乖巧巧的,除了眼神有些迷离外,整个人安静的有些异常。

就在穆城以为她不会回答时,她却开口了,声音低低的,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不是喜欢,是爱,我爱他,从很久以前,或许是去年又或许是五年前,那样遥远到触不可及的人,我竟然义无反顾的爱上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不是一星半点,很遥远,遥远的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永远靠近不了他,一开始的时候,他因为孩子而认识了我,他对我很不好,不会理会我的想法,很霸道,很不讲理,永远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那个时候我就告诉自己,他虽然是我孩子的父亲,可他终究不会是和我有过露水情缘的人,那样的人我怎么能看得上。

到后来,他总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我快要绝望,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出现,像神一样的救了我,无所不能,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动摇了,于是我开始不自觉的留意他,留意他的一举一动,留意他的生活细节,留意他的喜好习惯,我把这种已经迅速蔓延开来的感情归咎为感恩,感谢他多次出手相救,感谢他出现在我的生活。

所以,在我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他了,因为他的一句话,一个举动就开始胡思乱想。忍不住想要揣测他的心意,想要知道我在他心中处于什么位置,可是他的身份,他的地位,以及他所处的那个我永远无法企及也无法适应的世界,都让我深刻的感觉到我们之间的诸多不可能,他不可能为了我改变什么,所以我努力的为了迎合他而改变自己,我努力的让自己端庄大方,让自己看起来配得上他。

陆星尘也跟过去,坐在陆双双旁边,抢了一把薯片塞进嘴里,咔嚓咔嚓吃完之后才眯着眼睛,一脸满足的说:“是穆城的律师事务所,他要我去给他当助理。

“穆城?是谁?”陆双双一把拍掉了陆星尘又伸过来的手,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干脆利落的把薯片抱进怀里,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她的讨食。

“小气鬼!”陆星尘皱了皱鼻子,选择放弃,“穆城是穆辉的弟弟,你不知道吗?

“我天!穆辉什么时候有这么大个弟弟了!我怎么不知道,也就是说,我得和你做妯娌了?”陆双双嘴里的薯片喷出来,蹦了陆星尘一身的渣渣,陆星尘一脸嫌弃的看着她:“谁和你做妯娌,我和穆城只是普通朋友!

“哦,对,你是立志要当欧阳太太的!

“陆双双你个禽兽!哪壶不开提哪壶!”陆星尘抬脚踢在陆双双肚子上,咬牙切齿的扑上去开始撕扒这个说话不过脑子的家伙。

“陆星尘你才是禽兽,一脚踢的老娘腰子疼!”陆双双扔了薯片,全面反击,“还有你倒是说你哪壶开了呀!

“……陆双双,你大爷!

“星尘,准备好了吗?我在你家楼下等你,如果收拾好了就下来吧!

对于听惯了娘娘腔穆辉声音的陆双双来说这样充满磁性的低沉男声简直是宛如天籁,于是在穆城说话这段时间,她连气都不敢乱出。

“星尘?你醒了吗?能听到我说话吗?喂?

“呵呵,不好意思,陆星尘还在睡觉,我叫陆双双,我是她闺蜜,我会把你的话一字不落的传达给陆星尘的。

骤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穆城迟疑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温文尔雅:“好,麻烦陆小姐了。

挂了穆城的电话后,陆双双直奔卧室,把还在熟睡的陆星尘一把薅了起来,“陆星尘你是猪吗?帅哥都在楼下等你了,你还给我睡!

被摇醒中的陆星尘在听到这话后,立刻弹坐起来,条件反射的就往卫生间跑,天呐!今天说好去穆城的事务所上班的,她竟然一觉睡到这个时候,真是神了。

穿衣服,洗漱,乱蓬蓬的头发直接扎成一条马尾,陆星尘嘴里叼了一块面包,扯了外套就要往出跑,还没到门口就被陆双双逮住了,“陆星尘,还说不和我做妯娌,帅哥都到楼下了。

“好好好,妯娌妯娌,我全家都是你妯娌!”陆星尘甩开她的胳膊,换鞋出门,留下一脸受伤的陆双双难得可怜巴巴的抱怨:“陆星尘,不做就不做嘛!你丫怎么还骂人呢!

下了楼,陆星尘一路往自己家飞奔,等她气喘吁吁的跑到楼下时,发现穆城已经在车边等着了,大约是因为上班原因,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西服,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他斜倚在车边,一只手撑着引擎盖,另一只手抬起来,低垂的视线聚焦在腕间的手表上,从陆星尘这个角度看来,帅的跟拍平面似的。

“不好意思,我起来的晚了,最近的一个月都没有起的太早的,生物钟有点混乱!”陆星尘跑的有点累,双手撑在膝上,声音喘的厉害,听到声音的穆城回过头来,等看到身后的陆星尘后,有点诧异的挑了挑眉:“你没有回家?

“嗯,我最近在我朋友家,不好意思,昨天忘记告诉你了。”陆星尘缓过劲儿来,直起腰来,自觉的开门坐上了副驾驶座。

系好安全带后,穆城把后座上买的早餐拎过来递给陆星尘:“还没吃早餐吧?去事务所的路上把饭吃了吧,这儿的工作不像是其他公司那样可以按班按点的下班,不吃饭的话扛不住的。

“哇!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陆星尘欢喜的把纸袋拿过来,杵着脑袋在袋子里翻腾,袋子里有豆沙包和糯米团子,还有一杯热气腾腾的豆浆,豆浆下头还有一撮小鱼干。

有多久没吃过这样的早餐了?记忆中这是她最喜欢吃的早餐,每天都是雷打不动的豆沙包,糯米团子,豆浆还有小鱼干,有时候她抢不到小鱼干,欧阳随就把他的那份给她,这样的早餐她吃了好多年,直到离开了孤儿院,离开了欧阳随,之后她就再没有吃过了,一来因为孩子们不太喜欢这样的搭配,二来她也不愿意刻意去延续曾经的习惯,所以,再一次尝到记忆里的味道,竟然已经是十多年之后了。

她不知道穆城是怎么知道她这样独特的早餐习惯的,豆浆就着小鱼干吃的这样奇葩的习惯应该不是寻常人都有的,也就是说,这并不是偶然。

“你也喜欢豆浆搭配小鱼干吃吗?我好多年没有这么吃了,难得有人竟然和我一样,有这么奇怪的吃法。”陆星尘心中虽然有疑问,可是她明智的没有往深处想,不管是不是偶然,她都不愿意也不敢继续计较。

“只是忽然看到了而已,就买了点,卖小鱼干的铺子人很多,大概是比较好吃,我就买来尝尝。”穆城云淡风轻的解释了一下,因着这句话陆星尘悬着的心终于掉回了肚子里,还好,真的只是偶然。

心头的疑虑解除,陆星尘开始扒着袋子一脸幸福的大吃特吃起来,虽说只是偶然,可是这样恰到好处的称了她的心意的早餐实在是让人胃口大开,所以,还没等到了事务所,满满一大袋子的吃的就都被她消灭光了。

吃到了喜欢吃的东西,心情莫名就变得很好,陆星尘满足的窝在座椅里,眯着眼睛摸了摸肚子,“太好吃了,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合我心意的早餐了,好幸福!

一旁的穆城侧着头看着窝着的陆星尘,笑容不自觉的变得温暖,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只要吃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就立刻变得像是猫崽儿一般,软软的,糯糯的,眼睛眯起来,嘴巴习惯性的嘟着,就差舔舔爪子顺毛了。

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并且连从小就很依赖的她都不认识了,可是她却是依旧一点都没变,虽然她比以前漂亮了,比以前更独立了,可是她骨子里的黏人和单纯依旧没有被时间冲刷掉,时光荏苒,曾经的他已经走散,她却依旧是他深爱的模样,这样的人,他怎么舍得再次放开。

到了事务所,陆星尘麻溜的跑下车,在穆城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溜到了驾驶座的方向,一把拉开门,一本正经的对穆城说道:“请下车,老板!

穆城被她逗笑,解了安全带,开门下车,揉了揉她的头发,不解道:“你这是干什么?哪有女士给男士开车门的道理。

“没别的意思,就是谢谢你让我吃到了梦寐以求的早餐。

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模样,整张小脸仰着,猫一般的眼睛聚焦在他脸上,一如记忆中的模样,穆城忍不住想到她从前的模样,也是这般的可爱,总喜欢仰着脸一遍一遍的叫他,欧阳哥哥,小随,随哥,让他每次都败下阵来,不得不把吃的,玩的,用的,统统让给她,帮她扑蝴蝶,帮她把对面房间小朋友捉来的小鸟偷来放生。

“老板,你在想什么?快点走吧,我觉得时间可能不早了,虽然原因在我,可是咱们还是尽量争取时间。

耳边清脆的声音让穆城回了神,那个软软糯糯的小姑娘最终长成了这般可人的模样,她终究远离了过去,而他,也必须学着向前看了。

上午的时间,穆城主要和她说了一下助理所有做的工作,比如说安排行程,整理卷宗,做案件纪录,还有其他。

“其他工作是什么意思?”陆星尘问得很认真,表情虔诚,穆城摸了摸鼻尖,很耐心的又解释了一下“其他工作”的主要内容:“比如打印复印,订饭菜,买咖啡。

看着陆星尘依旧有点反应不过来的迟钝表情,穆城无语道:“总之就是打杂的活儿你都干,这下知道了吗?

“哦,这样啊!你早说啊!这下我就清楚了,还好还好,我感觉我还是比较能胜任的,好像不需要什么法律知识,这我就放心了。

中午下班之后,陆星尘还猫在办公室里整理卷宗,反正孩子们也不在,她一个人也懒得折腾了,想着就在附近对付一餐算了,助理的工作虽然不需要多大的专业性,可是实在是需要很大的耐心,所有的卷宗都需要按照时间,受理人,案件性质等分门别类的整理好,并且每一类的卷宗都必须放在固定颜色的文件夹里,她忙乎了几个小时,却只完成了一点点。

“陆星尘,下班了,先去吃饭,下午再来整理吧。那些卷宗都不着急用,你有时间慢慢整理。”从办公室里出来的穆城看着一脸惆怅的陆星尘,有点忍俊不禁,明明脸上烦的厉害,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是有条不紊,这一点,她依旧没变,不管是她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事情,只要她答应做了,就,一定会尽全力的去完成,绝对不允许有一丝差错。

你是我的独家记忆 双子星龙 凤飞天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