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腾腾的拼音 巴东三峡巫峡长

林筱如的手指,不易察觉的握紧。

前几日,当她知道苏可歆嫁给顾迟之后,她实在太愤怒了,几乎没有经过仔细的思考,就制定了这一次的计划。

而且本来她对自己的计划特别有信心,收买了顾家的下人,宴会一结束,她就安排那个下人辞职离开,所以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绝不可能暴露的。

可她没想到,顾家到底是名门大户,调查这些事的速率比她以为的快多了,当夜她就暴露了。

因此她从没想过如何解释这些照片的来路。

而此时听见顾以寒的质问,更让她乱了心神。

的确,无论是两年前还是最近这一次,顾以寒手里的照片都是自己发给他的。

因为,当年的局,就是她布下的,酒店里的针孔相机,也是她放的。

可这些,绝不能让顾以寒知道。

于是,她勉力让自己在最快的时间里冷静下来,灵光一动,心里有了个主意。

她故意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阿寒,如果我告诉我是怎么拿到这些照片的,你不要怪我好么?

顾以寒眼神收缩一下,“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哪里拿到的照片?

林筱如躲开他的视线,声音又低了几分,“其实……其实是我偷偷翻了你的手机。

顾以寒原本阴沉着脸,一脸警惕的看着林筱如,但没想到她是这么一个回答,不由愣住了。

“翻了我的手机?

“嗯。”林筱如好像鼓起巨大的勇气,低声道,“你还记得,那天我们在日本料理店吗?我总觉得你那天很不正常,还以为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女人,我就很害怕,所以翻了你的手机,我看到你手机上的邮箱软件,里面有一封匿名邮件,我点进去,就看见……我没想到会看到这种东西,我太震惊了,本能的就传到了自己的手机上。

顾以寒蹙眉,努力的回想。

的确,他收到那封匿名邮件的那几天,的确是和林筱如一起吃过饭,因为苏可歆的照片,他一直心事重重。

难道就是这么一回事?

他低头看向身边的林筱如,只见她眼睛红红的,跟只小兔子一样可怜兮兮的,顿时,他也不由有几分于心不忍了。

“好了。我知道了。”他拍了拍她的肩膀,“你不要这个表情了,好像我欺负了你一样。

林筱如咬着嘴唇,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阿寒,你不怪我?

怪么?

当然是怪的。

特别是一回想起,照片放出来的刹那,苏可歆看着自己的那个眼神,他其实真的愤怒到,恨不得跟林筱如这个蠢女人解除婚约!

可偏偏,看着林筱如和苏可歆有几分相似的眉眼,他又有点于心不忍了。

的确,自从回国以来,自己对于苏可歆的事,的确是太上心了,也难怪林筱如会没有安全感。

说到底,林筱如会这么做,也是因为太爱自己了。

顾以寒眼神突然闪烁起来。

如果……

如果苏可歆也能和林筱如一样,如此疯狂的爱自己,为了自己什么都可以做出来,那该有多好……

恍惚不过刹那,顾以寒面上还是摇了摇头,“这次就算了,但你以后,不要没有跟我商量就做这些事了,好么?

听见顾以寒不跟自己追究,林筱如脸上闪过一丝欣喜的表情,一把抱住他,“当然不会了!阿寒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

看着眼前的顾以寒,林筱如眼神闪烁了一下,突然直起身子,媚眼如丝,声音娇媚,“阿寒,自从回国以后,我们好像很久没有那个了呢……

顾以寒突然有些怔怔。

房间里不过亮着床头灯,光线本来就又几分昏暗,朦胧之间,林筱如的面容,不由自主的和记忆里的那张脸,更加重叠了。

此时,林筱如已经主动更靠近他,红唇贴过来,身子缓缓蹭着他的,“阿寒……人家好想……

可就在林筱如靠近的刹那,她身上浓郁的香水味传入他的鼻腔。

刹那间,他如冷水浇头,一下子清醒过来。

“不。”他蓦地开口,一把推开了林筱如。

林筱如被推得踉跄了一下,难以置信又受伤的看着顾以寒,“阿寒……

顾以寒突然之间有些不知如何面对林筱如,只能道:“我今天太累了,改天好么?

林筱如更受伤,可还是不能说什么,只能咬着唇点了点头。

顾以寒很快准备去洗澡,可是进浴室前,他还是忍不住,转过头,低声道:“筱如,你身上的香水太刺鼻了,我不喜欢,以后还是别喷香水了。

话落,他走进浴室,头也不回。

被留在原地的林筱如,脸色惨白,宛若丢了魂魄。

她……又被顾以寒拒绝了。

从回国以来,她主动过无数次,可顾以寒却从来都没有接受过她。不仅如此,他也不会抽时间陪自己,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杂志社里。

那个有苏可歆的杂志社。

今天,他还说她的香水刺鼻?

刚在一起时,他明明说过,他最喜欢这款香水,所以她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洗澡之后,都会仔细喷上。

可他现在竟跟自己说,她不喷香水最好?

这年头,有几个这个年纪的女孩,不喷香水的?

除了像苏可歆那样的穷酸土鳖!

苏可歆……

脑海里想到这个名字,林筱如的脸色更白。

是她又想多了么?顾以寒他……是不是还是放不下苏可歆!

林筱如气得几乎都要爆炸,疯了一样的抓起床上的枕头棉被,无声的在房间里乱砸。

苏可歆!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明明出身卑微,到底有什么资格和我抢男人!

是你一步步把我逼到这个地步的!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她愤怒的拿出手机,确保浴室里的顾以寒已经在洗澡之后,才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电话接通,她的声音冰冷,“给我找到当年的那个老头子。跟他说,我要他帮个忙,如果肯帮我,我可以给他找好几个漂亮的年轻姑娘。全部免费。

“是王妈和张叔告诉他的。”顾迟简略道,“他们俩是爷爷的人,说是爷爷派来照顾我的,但其实也是盯着我的。

苏可歆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顾迟总是想支开王妈他们,原来是因为这个。

顾老爷子盯着顾迟,肯定也是因为关心,但没有人喜欢被监视,特别是顾迟还隐瞒了自己双腿的事。

“说起来?”苏可歆犹豫了一下,继续问,“为什么你不告诉你爷爷,你其实没有残废呢?我看他很关心你。

顾迟这才睁开了眼,“他是很关心我。但是,他毕竟年纪大了,想要好好享受天伦之乐,所以,有时判断会有问题。

苏可歆听的云里雾里,“什么判断?

“对家人的判断。”顾迟道,“比如他总觉得,我和顾肖应该好好相处,所以如果他知道了我双腿的事,有可能会无意间透露给顾肖。

苏可歆一愣,这才明白过来。

顾迟隐藏双腿的事,其实是为了瞒住顾肖。

大户人家之间的牵扯太复杂,苏可歆想的有些头疼,迷迷糊糊的就闭上眼睛睡去。

恍惚之间,她似乎隐约看见顾迟坐在书桌旁,拿出了什么在看。

灯光下,她看见顾迟手里的东西闪耀着淡淡的光芒,好像是一个水晶挂坠。

是上次那个挂坠吗?

意识模糊之间,苏可歆心里头,没来由的有几分不舒服。

这个挂坠,到底是谁的?是谁能让顾迟那么在意?

迷迷糊糊的如此想着,苏可歆沉沉过去。

……

比起苏可歆这边的安静,顾家老宅的另一个房间,气氛则要紧张的许多。

顾以寒铁青着脸走进房间,房里已经换上睡衣的林筱如,就忙不迭的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胳膊,“阿寒,你去哪里了啦,人家洗完澡都等你好久了。

林筱如特地穿了一件丝绸的蕾丝睡衣,在昏暗的灯光之下,显得她更加诱惑迷人,胸口不断的蹭着顾以寒的胳膊。

可美人在怀,顾以寒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脸色阴沉地扫了一眼林筱如,“林筱如,你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解释的?

林筱如有点被他的态度吓到,“解释什么?阿寒你怎么了?

“今天的那些照片。”看林筱如还在装傻,顾以寒的语气不由多了几分不耐,“谁允许你把苏可歆的那些照片放出来了?

林筱如脸色一白。

顾以寒竟知道是自己放的照片?

“阿寒……你……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她慌张道,“我也不知道姐姐那些不雅照片怎么会突然出来,但你相信——

“林筱如,都这个时候你还装什么装!”顾以寒只觉得眼前的这张脸,愈发的讨厌,一把甩开她,“太爷爷都已经查出来了!你这让太爷爷会怎么想我!

什么?

连顾老爷子都知道了?

林筱如的脸色更白。

她根本没想到,自己原本想陷害苏可歆,但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看着眼前的顾以寒,她知道自己手里唯一的筹码就是顾以寒了,赶紧眼眶一红,楚楚可怜的拉住他的袖子,“阿寒,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就是鬼迷心窍了,才会做出这种事。你不会因为这件事就不要我吧?

说着,她掉下来泪来。

不得不说,林筱如是非常美的,此时她哭的梨花带雨,看起来更是动人。毕竟也是自己的女朋友,顾以寒一下子也有些心软了,放缓了语调,“筱如,你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筱如咬住唇,低声道:“因为我太害怕了……

“你害怕什么?

“我害怕你还对姐姐念念不忘,我怕你会和姐姐旧情复燃,然后……然后就抛弃我了……

顾以寒没想到林筱如会说出这样的回答,一愣,看着她满是泪痕的笑脸,也不由有几分心疼,伸手将她搂入怀。

“傻瓜。”他低声道,“苏可歆两年前都做出那么肮脏的事,我怎么还会跟她发生什么?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今天太多不顺心的事,此时林筱如听见顾以寒的承诺,丝毫没松口气的感觉,反而觉得心里更毛毛的。

“阿寒。”她依偎在顾以寒的怀里,忍不住轻声开口,“那如果你知道,两年前……姐姐她其实没有做那些事,你是不是,就会回到她身边了?

其实这一点,一直都是林筱如的心魔。

她曾经觉得,只要拆散了顾以寒和苏可歆,那他们俩就是散了,毕竟人生又不是电视剧,哪里还有分手了还对对方念念不忘的,大部分人不过是从此陌路。

可现在的她,越来越没信心了。

她没有想到,顾以寒会成为苏可歆的上司,更没有想到,苏可歆会成为顾迟的婶婶。

自从得知苏可歆在顾以寒手下工作,她就一直担心苏可歆会将当年的事解释清楚。但不知为何,苏可歆一直都没有解释,她疑惑的同时,倒也是松了口气。

但她还是不放心。

看着最近顾以寒对苏可歆的态度,她总觉得,她是不是低估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她真的好怕,顾以寒得知当年的真相之后,会不会又和苏可歆破镜重圆?

顾以寒没想到林筱如会那么说,愣了一下,但很快冷声道:“照片都有了,能有什么误会。

林筱如看着他冰冷的脸色,不敢言语。

顾以寒看着怀里楚楚可怜的女人,倒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蹙眉,“对了,你怎么会有那些照片?

那些照片,是一个匿名邮箱发给自己的,除了顾迟和苏可歆之外,他没给任何人看过,可为什么林筱如会有?

林筱如原本还沉浸在担忧之中,听见顾以寒这个问题,突然脸色一白。

糟了,她差点都忘了,还有照片的来路这一层了。

看着林筱如突然变得惨白的脸色,顾以寒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缓缓地将她从自己的怀抱里拉开,脸色骤然变冷,剑眉紧蹙,“林筱如,难道那些照片,就是你发给我的?

热腾腾的拼音 巴东三峡巫峡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