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辱小故事1 兔女郎锐雯

浴室里传来阵阵水流声,让陆岸琰本还昏沉的意识,逐渐转醒了过来。

她强撑着让自己坐起身来。

床头,不知是谁备好的茶水,她端了过来,喝了两口。

头仍旧晕得厉害。

头发丝早已被汗水染得透湿,浑身更是湿黏黏的,若再不洗澡,今儿晚上是别想再睡着了。

她稀里糊涂的掀了被子下床,费了好一番力,扶着床头柜,才勉强把自己挪到了对面不远处的沙发上。

一碰到沙发,她整个身体就无力的陷了进去,又费了一番功夫才终于把身上的毛衣扯了下来,这会儿才觉整个人舒坦了不少,连呼吸也顺畅了些。

陆蓉颜抱过手边的抱枕,把脑袋往上面一枕,又心满意足的睡了。

陆岸琰洗完澡,裹着条浴巾从里面出来,就见到了沙发上正歪着脑袋睡觉的陆蓉颜。

漆黑的深眸里有一抹柔光掠过,他抬步朝她走近过去,脚下的步子下意识的放轻了许多。

她睡得其实并不沉,他才一靠近,她就像是感觉到了一般,漂亮的睫毛似羽扇一般轻轻扇了一扇,却没有睁开眼来,只迷迷糊糊间的支吾了两声,她说了什么,陆岸琰没有听清楚,他干脆俯下身,在她跟前蹲了下来,轻声问她一句:“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说,我要洗澡……

陆蓉颜又呢-喃了一遍。

“睡了就干脆等明天早上起来再洗吧!”陆岸琰试图抱她去床上。

“不要!

陆蓉颜拒绝,睁开了眼来,拂开他的手,“我要先洗澡……

陆岸琰扭不过她,“行,先洗澡!我抱你进去。

说着,就打横一把将沙发上的她捞进了怀里,大步往浴室里走了去。

让她冲淋浴是显然不太可能了。

陆岸琰把她放进了浴缸里,陆蓉颜软趴趴的搭在浴缸边沿上,眼睛半睁着,露出一条小缝儿看着他。

“能自己洗么?”陆岸琰不放心的问她。

陆蓉颜点点脑袋。

“真的?

陆岸琰觉得她意识并不太清醒。

陆蓉颜用手指了指浴室门口,“你……出去!我要洗澡了……

陆岸琰拧眉看着她,一会儿后,才终于起身,出了浴室去。

浴室里传来水流声,大概是她在开始往浴缸里放水了。

陆岸琰没睡,没心思睡,他在浴室门口来来回回走着,注意听着浴室里一切动静,唯恐里面有任何的异样。

水声,停了。

紧跟着,没了声音。

怎么回事儿?

“蓉颜?

陆岸琰贴在浴室门外叫她。

没有回应。

“蓉颜?你没事吧?

“陆蓉颜——

“回答我!

几声过后,陆岸琰到底没耐住,推开浴室门走了进去。

再见到浴缸里的女人时,陆岸琰好笑又好气。

水确实是放好了,不过,坐在水里的她,此刻还穿着衣服。

全身上下,衣服被泡了个透湿,重点是,水还是凉的!

真是见鬼了才相信她可以自己洗澡。

而她呢?

还在浴缸边沿上趴着,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有那双眼皮重重的耷拉着,预示着此刻她是醒着的。

陆岸琰疾步上去,一把将水里的她,打横捞了起来,又飞快的扯了毛巾,将她全身上下裹住,然后把她抱出了浴室里。

能感觉得到被冷水泡过后的她,浑身都在打冷噤。

陆岸琰这会儿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刚刚不应该把她一个人独留在浴室里的。

担心她会感冒,陆岸琰直接把她抱坐在了暖气片边儿上。

没有椅子,干脆席地而坐,让她则坐在自己腿上。

陆岸琰自然也顾及不了她身上的水,就任由着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陆蓉颜许是因为眼皮实在过重,一感觉到跟前传来的暖意,又加上身后那让人心安的胸膛口,她小脸儿一歪,竟然就这么毫无防备的靠在了陆岸琰的怀里睡了去。

陆岸琰看着怀里的她,有些好笑。

犹豫了数秒,到底还是亲自动手替她把身上湿黏黏的衣服,从上之下,从里到外全数给脱了下来。

再不给她脱下来,她可真的要感冒了!

衣服褪下,露出她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陆岸琰深眸不由沉了沉色,喉头也紧了数分。

她这身材实在不像是一个五岁孩子的妈了!

其实陆岸琰觉得自己还挺可笑的,从前不喜欢她的时候吧,总看她什么都不顺眼,觉得她处处都是毛病,可现在喜欢她了吧,从前在他眼里的那些毛病不知怎么的,突然一下子,就全成了优点。

比如她现在的迷糊,还有这身上未来得及褪去的酒精味,若是换做从前,他大概早把她扔开十万八千里远去了!

难怪这丫头要闹着跟自己离婚了!

陆岸琰重新替她把浴巾裹上,双臂把怀里的她,锁得紧紧地。

低头看已经沉沉睡去的她,却是半分都舍不得挪动身子。

他喜欢这种被她依赖的感觉,印象中,自己好像从始至终都没有被她这样依靠过,这种感觉,真不赖!

让他沉迷,不愿打破。

所以,他干脆就这么坐着,任由着怀里的女人靠在自己的胸膛上睡着。

陆岸琰俯身,低头看着怀里她,漆黑的深眸越渐柔情,眸底里无数的缱绻漫起,他抑制不住的,低下头去,吻-住了她的红唇……

陆蓉颜大概是觉得呼吸受阻,小嘴儿不满的嘟囔了一下,陆岸琰当心闹醒了她,连忙推开了几寸,见她丰润的小嘴在轻轻蠕动,他再次不受控的凑上前去,轻轻吮了一口。

味道,甜甜的……

他弯了眉眼,放开了她的红唇。

就这么抱着她,靠在她的小肩膀上,贴着暖气片,两个人紧紧相依,睡了过去。

………………………………………………………………

翌日,陆蓉颜醒来后,在见到眼前的画面时,愣了许久都没缓过神来。

她昨儿明明不是在床上睡得好好儿的吗?怎么?怎么两个人都滚地上来了?

此刻,她正趴在陆岸琰结实的身板上睡着,而陆岸琰,则大字摆开躺在了地板上,一只手还紧紧地圈在了她的腰间。

最主要的是……

两个人,竟然……

谁也没-有穿-衣服!「喜欢的亲们不要忘记投月票了,么么哒!」

知道他们要回,崔珍爱早早的就已经在家门口候着了。

车一进宅,还未停稳,崔珍爱就疾步迎了上去,“箫箫,奶奶的乖孙啊!

果然啊!每个老人有了孙子,基本上就把自己儿子给忘光光了!

“奶奶——

小家伙一听到自己奶奶的声音,就迫不及待的从车上跳了下去,陆蓉颜牵都没牵住。

“箫箫,你慢点,小心摔跤!

她跟在后面,着急的提醒着。

小家伙才走了不出两步,就被崔珍爱抱了个满怀,“宝贝,想死奶奶了!

崔珍爱一个劲儿的在孙子的小脸蛋儿上啄着,那架势简直是恨不能把他给吻穿了似得,亲着亲着,眼眶都红了,“你可终于回来了!要再不回,估计都不记得奶奶我了!

“妈,您也太夸张了,别哭了,小心吓到你宝贝孙子。

陆岸琰走上前来,安抚自己老妈的情绪。

陆蓉颜也跟着上前来,面对崔珍爱,她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称呼她才好,想了半天,最后到底还是叫了声“妈”。

说实话,突然改口,她还真有些不太习惯。

听得陆蓉颜还是叫自己‘妈’,崔珍爱很是高兴,连连点头应着,“来来来,赶紧进去坐,我今晚坐了你和箫箫最喜欢吃的菜。

崔珍爱拉着陆蓉颜进屋。

不知怎的,这一刻,陆蓉颜心里也多了几分感动,说实话,她本以为这个家已经散了,她再也不是这个家里的成员了,可现下她再回来,却没有被他们任何人当做外人来看,相比自己对他陆岸琰来说,陆家人对自己实在温情太多。

进门,就见陆岸笙正在厅里坐着,与陆父谈话。

一见他们回来,陆岸笙忙站起了身来。

陆蓉颜礼貌的同屋里的两人打招呼,“爸,岸笙哥。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陆岸笙笑着回应一句,“回来了就好,准备开饭了。

“开饭,开饭!

崔珍爱冲厨房里喊了一声。

因为是大过年的缘故,吃饭的时候,众人刻意开了几瓶红酒。

陆蓉颜兴致高,也就陪着陆岸琰和陆岸笙小酌了几杯。

一顿饭下来,三瓶红酒还真的就被几个人给喝完了。

陆蓉颜其实很久没有喝过这么多酒了,喝完之后,浑身都跟火烧了似的,意识更是半醒半醉着,她迷迷糊糊的就被佣人扶进了原先自己与陆岸琰住的那间房里。

至于陆岸琰,她不知道他到底醉没醉,反正这会儿她已经压根没有经历在管旁人了。

被扶着进房,她连澡都没洗,甚至身上的毛衣都没脱,就窝进被子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她睡得很香,直到凌晨两点时分才生生被热了醒来。

昏昏沉沉间,她缓缓地睁开眼来。

房间里,一片晦暗,只留下一盏微弱的夜灯。

什么都看不清楚。

她正准备踢开被子,让自己缓缓神的,却倏尔,耳畔间传来一道惺忪的问话声,“醒了?

陆蓉颜猛地一惊,睡意和酒意都顿时清醒了大半。

声音是陆岸琰的。

“啪——”的一声,灯掣响起,房间里顿时通明透亮。

陆蓉颜下意识的用手挡了挡眼睛。

陆岸琰从床上坐起了身来,一脸惺忪的半靠在床头,他还一副被闹醒来,没有睡得太醒的样子。

而这会儿,陆岸琰也跟她一样,是穿着毛衣睡的。

衣服也没脱。

惺忪的眸底还染着几分醉意,他揉了揉太阳穴,“我只记得我是被我妈给扶进来的,其他事,全忘了……

“……”陆蓉颜看着他,没说话。

陆岸琰又道:“你放心吧!我肯定没碰你,要不然,咱们俩也不至于都被热醒来了,谁事后还把毛衣穿上的?

“……我没那意思。

陆蓉颜也头疼得厉害,她揉了揉眉心骨,说道:“只是突然这样,让我有点懵……

她说着,掀了被子下床。

不知是不是因为落地太急的缘故,她忽而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好在陆岸琰眼疾手快,伸手过去,一把捞住了她的细腰,陆蓉颜顺势就倒进了他的怀里。

“干什么去?

“谢谢……”陆蓉颜道谢,“头晕得厉害。

“晕就躺回,有什么事明天早上起来再说。

陆蓉颜倒在他怀里,没动。

不是不想动,是真没什么力气动,一颗脑袋更是晕头转向的,“感觉整个房间都在转圈圈。

陆岸琰双臂一探,稍一使力,轻而易举的又将她重新捞回了床上来,“晕就躺着。

“……我热,想洗澡。

“热就把衣服脱了。

陆岸琰说着,放开她,已经兀自把身上的毛衣脱了下来,丢到了对面的沙发上去。

陆蓉颜看着这样的他,有片刻的失神。

啊!一定是酒精的作用!

果然啊!不能随便乱喝酒!

她使劲儿的晃了晃脑袋,结果……更晕了!

“本来就晕,还晃脑袋!诚心不让自己好过吧?”陆岸琰忙稳住了她的小脑袋瓜子。

陆蓉颜懵懵的看着他,颊腮两处还泛着几丝醉酒过后的红润之色,“陆岸琰,我们俩都已经是离过婚的人了,不能再这么睡同一张床上了……我……我出去……

“还折腾呢?!

陆岸琰一边替她解着毛衣纽扣,一边道:“从前也没少睡过,多这么一晚,不会怎样!

“……你干嘛……解我衣扣啊!

陆蓉颜伸手去抓他的大手。

两个人的手,都烫得似一把火。

手指相触的那一刻,宛若有电流经过似的,陆岸琰手上的动作蓦地停了下来,目光灼灼的盯着身下满脸红光的她看。

陆蓉颜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有些不妥,她缓缓地松开了手来,却不敢去看他那双深谙而又灼热的眼眸。

她紧张的舔了舔红唇,竟莫名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了起来。

陆岸琰一见她舔唇,下腹不由自主的紧了几分,他收回手来,“你自己脱吧!我下床去洗个澡。

他说着,掀了被子,下了床去。

陆岸琰先是去了门口开门。

果不其然,门已经被人从外面反锁了。

他早猜到了。

陆岸琰转身朝浴室走了去。

陆蓉颜问他:“门打不开?

陆岸琰点头,“我妈一贯的套路。

说完,进了浴室里去。「喜欢的亲们不要忘记投月票了,么么哒!」

淩辱小故事1 兔女郎锐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