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雷r18车 肖奈微微爱情续写

这么解释吧,其实雪是在不断融化和凝固的,只不过二者速度相等,所以始终保持固态!

我们都知道盐水的凝固点比水要低,撒上盐以后,雪周围的水就便成盐水,因此就凝固不了了!这样雪就会不断融化,而不能再凝固回去,所以就越来越少了!

楚秀弦激动道:就用这法子吧,咱们楚国是产盐巴大国,不愁没的吃盐巴。

雪灾一来,灾民甚多,娉婷你觉得应该如何安置灾民,若不尽快解决,否则极易出现流民抢民食,如此也给咸阳城的安全带来隐患。娉婷有何良策?楚秀弦又问道。

皇上,要娉婷再说的话,你先吃了一块糕点再说。白娉婷伸手从高公公的手里接过了彩釉做的瓷碗递给了楚秀弦。

楚秀弦几日来阴沉的俊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丝笑容,接过银勺子挖了一点儿糕点开始优雅的吃了起来。

嗯,味道不错,怎么闻着有点臭臭的,但是吃着特别好吃呢。楚秀弦赞叹道。

高公公心道刚才自己也试吃了一点儿,味儿确实难闻,可真的非常好吃呢,朝安郡主真是个奇人。

这叫榴莲糕,皇上你要是喜欢吃,下次我还给你做。不过呢,这次你要把这食盒里的糕点全都吃完才行,否则娉婷下回可不给你做了。因为你做了不吃光的话,那让做这糕点的人岂不是很伤心?白娉婷笑着说道。

好吧,你怎么说都是对的,朕发现你这伶牙利嘴的,怪不得楚包,张润扬都说你比你妹妹还能说会道。好了,朕终于吃完了,你给具体说说吧,朕也好做个参考。楚秀弦为了解燃眉之急,随意接过茶盏喝了几口茶水,又开口对白娉婷说道。

皇上下令施粥,让达官贵人捐点粮食衣物出来,不就可以了吗?白娉婷嘻嘻笑道。

楚秀弦摇了摇头,却不掩眉宇间的愁色。他说道:朕还是太子的时候,见过别人施粥的,一点点粥,那么多人怎么够灾民们吃?就算捐钱捐物的话,朕还怕人中饱私囊呢。

皇上,不如仿效上回夹兰县那边,设置一个灾民点吧,然后专门安排人员给他们施粥,再让可靠之人盯着。白娉婷献策道。

你说的对,娉婷有你告诉朕这些后,朕的心情也好多了。娉婷,朕要好好谢谢你。楚秀弦感激道。

娉婷只是想为天下的黎民百姓做点好事,也想给皇上分忧,娉婷不需要任何赏赐,雪化了,百姓们吃饱穿暖了,他们的脸上有笑容了,这就是皇上对娉婷最好的赏赐。白娉婷忙下跪谢恩道。

如果大家都像你一样能为朕分忧,朕就没有什么事儿可发愁的了。楚秀弦说道。朕决定缩减自己的平日里的用度。后宫那边也这么办。

白娉婷笑着点点头,说道,皇上,你赶快召集大臣们再讨论一下雪灾之后的安置灾民情况吧,最好,再立个管用的仓储制度,回头再是遇到雪灾,也好有个章程。当然娉婷也愿意慷慨解囊,娉婷愿意捐献一千旦米。其他的还请皇上另外想法子。如此,娉婷愿意为灾民献上一点儿绵薄之力。

好的,朕替黎明百姓们感谢你。楚秀弦笑着说道。

高公公此时松了一口气,心道,还是朝安郡主有本事,这不,终于说的皇上高兴了。

最近皇上忙的焦头烂额的。为什么?

因为大雪还没有停歇啊!

快要过年了,所以不能让老百姓连个年也过不好。

六部都开始运作起来,户部拿钱,工部派人去修缮,或者安排这些灾民到别的地方住去。

总之,不能让人活活的再给冻死。自然第一医馆那边还弄了个全天侯的急诊制度。这样,病患一来就可以问诊了。

本来白娉婷嫌烦,没给弄急诊,现在雪灾吗,特殊情况特殊应对。

而京城这些侯门之家,由承恩公府上官家牵头,开始捐出自己的私房给受灾严重的灾民。

宁安侯府,武安侯府,东昌侯府皆纷纷响应。

他们都纷纷踊跃的捐钱捐衣物,一时之间,承恩公府之前不堪的名声,复又回来了一点,还有越来越好的趋势。

太后娘娘的慈宁宫里,一些外命妇过来拜见她,就说了上官家这次的义举。表示全京城,承恩公府上官家的仁善都是头一份的,佩服之极。

这是他们应该做的,拿了皇帝给的俸禄,就该为皇帝分忧解难。太后娘娘好心情道。怎么说承恩公府做了有面子的事情,那是她太后娘娘的娘家,她自然也觉得与有荣焉了。

娉婷,可是需要药材供应。来人笑的一脸温柔,但是白娉婷瞧着很厌恶。

凝香,拿打狗棒来。白娉婷瞅着来人一眼,怒不可谒道。

来人一袭月白色长衫,衣襟,袖口,还有衣摆上都用金线绣着几朵绽放的梅花,墨黑的长发用白玉簪子挽着,肤色白皙,一双眼眸里盛满了炙热的情欲,唇角微勾,手中的折扇轻轻地敲在自己的手心,随性之中透出一丝优雅,若是他不说话,旁人一定以为他是谦谦君子。

什么?打狗棒?该死的,她把他比作狗来着吗?他闻言,脸色倏然阴沉。

郡主,我们这里没有打狗棒啊。凝香闻言唇角抽了抽说道。

怎么会没有打狗棒呢?回头再嘱咐人去做一根打狗棒就是了,现在你快去拿一把扫帚过来。白娉婷头也不抬的吩咐道。

郡主,要扫帚做什么?扫雪吗?凝香疑惑不解的问道。

问那么多做什么?白娉婷没好气道。

娉婷,我在你眼中就那么的让你厌恶吗?李冥觉得自己很受伤。

若是来瞧病的,左转第二间,专治精神病,若是来聊天的,此刻就给我滚出去,本郡主的第一医馆非常的不欢迎你。白娉婷方才抬头看向李冥说道。

若是换做平时,别人若是这么对他,他早就出手一掌打死说话之人了。

好了,物价飞涨的事儿你也甭发愁了,天下要发愁这事情的,还是属皇上最闹心。凝香说道。

一路上再也无话。白娉婷望着马车帘子外沿路乞讨的乞丐,让车夫王麻子停车,吩咐凝香去施舍了一点儿吃食,才让马车驶去了张润扬府邸的方向。

去了张润扬的府上,张润扬不在家,好像是说去楚包府上了。

娉婷丫头,你怎么才来瞧我?林悠然手里塞了一个狐皮包着的手暖炉。她笑着让丫鬟水仙给白娉婷上茶。

多谢你想的到我们母子俩。刚才看见白娉婷带来的蔬菜和米面,着实让林悠然感动。

白娉婷心道自己随身空间里的蔬菜和米面多的是,不过是半道上偷偷的让莲仙在从郡主府带出来的蔬菜和米面上再添加了一点,这不,林悠然就瞧着多了。

之前白鹿书院的时候,你也老照拂我们,润扬帮我们姐妹俩很多忙,给你们送来蔬菜和米面也是我们姐妹俩的心意。你可别再感谢了。白娉婷接过热茶吹了吹,温了才喝下。

对了,你怎么会想到未雨绸缪弄这蔬菜米面在家里存一点的。林悠然好奇道。

白娉婷本想说是从皇上那里知晓雪灾什么的,可是自己不能议论朝政,还是往别的地方说吧。

白娉婷闻言淡淡一笑:我又不是仙人,如何掐算未来的天气情况?不过是想着自己和婉婷初初来咸阳,我自己开始当家了,难免有顾虑不周的地方,也担心再和夹兰县一样有了洪灾的话,我们该怎么办?这么一想,可不就想未雨绸缪,先存着一点儿了吗?所以多做些准备总没有错。据说今年春夏雨水不丰,秋收的粮食啊减产,若不多多存粮,只怕来年开春青黄不接。谁知今年雪灾来了,好吧,我倒显得未卜先知了,嘿嘿。

林悠然望着白娉婷的目光,很是满意,心道若是润扬娶了她进门,自己也可轻松一些了,忽而她又想起什么似的说道:你不知道,楚包前几日来我们府上,和我,润扬说,因为雪灾严重,群臣又拿不出实用的救灾良策,皇上龙颜大怒,一连七日都没有好好吃饭了,有的官员还被罢官了呢!

哎都怪这破天气。白娉婷蹙眉道。

闻言,白娉婷慢慢点头,心中有些担心楚秀弦了。

今年初登基没有多久,便是雪灾,他的心情一定很不好!

这次,也正因她未雨绸缪,早早囤积了大量粮食蔬菜,所以已经狠赚了一笔,虽然淑女首饰铺因为这个不可抗力因素,生意惨淡,但她的第一医馆和君子山庄的生意几乎不受影响。

两人又聊了一些,说要不要联合别的贵族人家一道施粥的事儿?

伯母,这个不急,等皇上的决策下来了再说吧。白娉婷笑着摇摇头。

自己只是郡主,不是公主,若是公主,直接这么做也无可厚非,有了功劳也算皇家的,自己还是算了吧。

嗯,马上晌午了,要不吃了午膳再走吧。林悠然问道。

好的。白娉婷笑着答应再吃了午膳离开。

晌午之后,白娉婷才带着凝香沉香回去了郡主府。

才到郡主府邸门口,白娉婷见到了出宫来找她的小喜子公公,白娉婷来不及换衣服就下了厨,把做好的糕点一一放置在食盒里,方才带了食盒就坐上了马车准备往皇宫里去看楚秀弦。

郡主,你不换身衣服吗?凝香皱了皱眉问道。

我这身衣服有什么不合适吗?白娉婷垂眸看了看自己的穿着,再抬头看向凝香沉香二人。

沉香闻言也看向了白娉婷的穿着,只见自家郡主一袭橘红色枝条缠花褙子,湘妃色挑丝马面裙,发髻上戴了如意八宝杏花簪,发簪上缀着一串细米珍珠缀的流苏,点了胭脂,秀气的柳叶眉,肤白如雪,水汪汪的眼眸正看着她们俩。

就这样凑和吧!入宫见皇上要紧。白娉婷也顾不上许多了。

乾清宫的宫人们因为楚秀弦没有胃口,连大气也不敢出,太后娘娘来劝说了也没有用,大家正等着朝安郡主来呢,一个个瞧见她来了,都心中松了一口气。

楚秀弦一见白娉婷做的雪白的糕点,更是没有兴致吃了。因为他就是被雪灾的难题烦着呢。雪灾和雪白都有个雪字,他方才摇摇头,一脸没有什么兴致的样子。

百姓们都吃不饱,朕更没有心情吃了。楚秀弦叹气道。

皇上,你可一定要吃饱,你这人可不是铁做的,必须多吃点。你的身子好了,才是咱们楚国的黎民百姓之福。白娉婷劝说着,还使了个眼色给高公公,高公公忙亲自过来拿着银勺子挖了一点儿糕点给楚秀弦吃。

雪灾如此严重,朕甚为忧心。百姓衣不蔽体,朕还锦衣玉食,朕心痛。楚秀弦摆了摆手还是不肯吃,还把糕点推开了。

皇上,雪灾已经发生,如今应该考虑的是解决之道,按理娉婷不该妄议朝政,只是看皇上你是一个忧国忧民的好皇帝,娉婷斗胆说两句。白娉婷说到这里,马上冲着楚秀弦下跪了。

你起来说话,只要对朕有用,朕赦你无罪。楚秀弦抬手让白娉婷赶快起身。

白娉婷忙起身,然后说道。

你若是说清除积雪,这个朕也考虑过,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怕是太难楚秀弦望着白娉婷说道。

白娉婷闻言抬头看向他,见他最近因为雪灾之事,人也瘦了一圈,不由得心中大骂朝廷那帮官员拿了俸禄,不为君分忧,不为民办事。

娉婷知道这事儿不好办,但是娉婷可以告诉你一个法子,嘿嘿白娉婷柔声说道,积雪若是撒了盐巴会很快融化!

楚秀弦不相信,真的让人去御膳房取来了盐巴,撒在了一碗雪里,不一会儿雪便化了。

娉婷,你是如何知晓的?楚秀弦感到非常惊奇。

曾经在一本杂书上看到的,此时,那本书也不晓得在哪儿了。白娉婷笑着打着马虎眼。

卡雷r18车 肖奈微微爱情续写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