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传无弹窗 长跑比赛 全家一起来

曲毕,三人掌声响起。

颜阳放下录制的手机,上前抱住简雨欣的脖子道:“女神!雨欣,你就是我女神!太好听了,真的,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猫》。

一边的沈佩佩也激动的点点头附和颜阳的话。

苏茉起身,复杂的看着简雨欣,当然,她只有佩服和羡慕,并没有不甘和不服。

“雨欣,《练习声》这个比赛应该是你来参加的,如果你去了,冠军一定是你。”对于自己的对手苏茉了解过,她有信心夺冠,当然,这是在没有黑幕的情况下,不过她的背景是星冠,一般来说黑幕不到她身上。

可是今天听了简雨欣的歌,苏茉觉得她没有简雨欣唱的好,她知道简雨欣没有系统的学过唱歌,可正因如此,她的歌声并没有被教科书束缚住,而一种自由一种向往。

当然,她并没有被简雨欣打倒,毕竟简雨欣不是专注在唱歌上,而她则会一直专注唱歌甚至是作词作曲,她的未来前途无限。

“苏茉,你不用妄自菲薄,对于唱歌,我就是一个门外汉,身体的底子好而已。”确实,简雨欣这具身体的嗓子十分好,换作前世的她,有不少唱不了的歌这具身体都能唱,“你也来一首?就看你弹吉他了,倒是还没有听你唱过歌。

“好。”苏茉接过简雨欣手上的吉他,坐到简雨欣刚才的位置。

简雨欣三人则是乖乖坐好,准备听苏茉唱歌。

吉他声再次响起,颜阳刚张嘴,就被简雨欣捂住,颜阳立即点点头,表示简雨欣可以放开她了。

颜阳有此举动,自然是因为这个前调跟刚刚简雨欣的一样,苏茉要唱的歌,也是《猫》。

“如果我是一只猫,我可以高傲的抬头,迈着优雅的猫步,不给你一个眼神……

如果说简雨欣的声音十分慵懒像个小女人一样,轻轻撩人心怀一样,而苏茉对这首歌的诠释则是完全不同,她表现的就像是一只高傲的猫一样,用自己高傲的姿态掩饰对喜欢的人的爱恋,更像是一场战斗。

“如果可以,我要做一只猫,摆起姿态,高傲的离去……

“好了,我唱完了。”苏茉放下吉他,她知道,就对这首歌诠释而言,她输了。

沈佩佩惊讶道:“我真的不知道一首歌居然可以唱出如此截然不同的感觉,雨欣,苏茉,你们真的都太厉害了。

“术业有专攻,在文字的造诣上我们可比不上你。”简雨欣笑了笑,她是看出来了,沈佩佩这孩子不但不爱说话宅,而且有点自卑。

“哪里,你说笑了。

颜阳一把揽住沈佩佩的肩,“佩佩,你也别妄自菲薄了,我看过你写的文章,真的写的特别好,哎,你们说,以后我会不会看到一部佩佩编写的剧本,雨欣演的女主角,还有苏茉唱的主题曲的电视剧啊?

沈佩佩眼睛一亮:“如果是那样,那真的是太好了。

“不好不好。”颜阳突然摆了摆手,简雨欣看向她,“怎么不好了?不是你自己说的嘛?

“不是,电视剧你们都有份了,我都没参与进去。”颜阳皱着眉头,“可是我什么也不会啊。

“你不是学的金融嘛,到时投资我们成为制片人不就好了。

“哇!我怎么没想到!对,我要成为大老板!”颜阳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就这样说定了,我们的目标一定会实现的。

苏茉打击道:“你能顺利毕业就不错了。

“……”颜阳气呼呼道:“苏茉,不带你这么打击人的。

简雨欣顺了顺颜阳的毛,“乖啦,摸摸头,就算当不了制片人,你也可以当观众嘛,你一定是最特殊的观众。

一句最特殊的观众,立马将颜阳顺毛,她抱住简雨欣,委屈巴巴道:“呜呜呜,雨欣,还是你最好了,苏茉最坏。

“阳阳同学,你已经是大学生了,就别装小孩子了好不?也就雨欣吃你这套而已。

颜阳嗲嗲道:“哼!苏茉最坏!

“哈哈哈哈哈。

颜阳说完后自己忍不住笑了,随后四人都笑了。

翌日。

简雨欣起身锻炼回来,就见颜阳居然早早的醒了在刷手机,见到简雨欣立即激动道:“雨欣,快过来,今天好多你的新闻啊,头条耶!

“我一会儿看,先去洗个澡。

然后简雨欣在颜阳激动又哀怨的眼神进了浴室,洗完澡后,一出门,就看见颜阳居然蹲在浴室门口刷手机。

“你怎么蹲在这里?吓我一跳。

颜阳起身笑道:“别管这些,雨欣,你快看看,头条!下面的评论都疯了呢,都说你演的特别好呢。

简雨欣无奈的拿起手机,果然看到不少评论。

“哇,《等风来》超好看的,总算是没有毁原著。

“阑珊大大发微博了,说女主是她选的呢。

“叫简雨欣是吗?超好看,感觉像初恋,纯纯的。

“楼上同感,她的样子符合了我对初恋所有的幻想。

“华辰才帅好吧,身材超好,之前他当过模特。

“什么时候男同胞也开始上网刷评论了,华辰大军在此,超帅!

“只有我觉得华辰跟简雨欣超有Cp感吗?有的让我今天又在网上看了一遍重播。

“我也是,两个人简直配一脸,发出了慈母的笑声。

“《等风来》要开拍的时候我就十分害怕,害怕毁了原著,后来看到海报时我才放心一些,至少颜阳跟原著还是很贴切的,随即我又担心两位新人的演技,但昨天看完之后,只想说,很棒!送给所有演员和剧组工作人员。

看到众人基本都是好评,简雨欣也就放心了,不是没有不好的评论,只是简雨欣都选择性跳过了,网络上的键盘侠太多了,她不会在意这个,更不会让这个影响自己的心情。

“雨欣,你看,大家都说好呢。”见简雨欣高兴,颜阳也笑道:“我今天上午没课,我们一起看重播。

陈导着急的走来走去,他并不是什么大导演,这次的电视剧也算是他执导生涯中很重要的一步,之前他执导的校园剧是火了,但毕竟有人会觉得是运气问题,所以这次的《等风来》就是他的奠基之作。

“陈导,陈导……

导演助理拿着手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陈导立马迎了上去,双手握了握拳,紧张道:“怎么样?

“破,破二了!收视率破二了!”导演助理激动大叫。

“真的吗?”陈导脸上立即露出了兴奋的表情,“手机给我,我确定一下。

“好。

陈导拿着手机立马去求证,很快就得知,《等风来》首播收视率第一集是百分之二点零一,而第二集则是百分二点三。

“太好了!

现在网络发达,看电视人的可谓是越来越少了,收视率确实重要,但网络播放量也已经开始慢慢成为一个重要数据了,但有一个不变的就是,如果电视剧的收视率不错,那网络播放量就绝对不会差。

而且近年来,因为粗制滥造的电视剧越来越多,所以导致收视率下滑的很厉害,有钱的那些公司等为了面子好看,都会买收视率,而就算是这样,一部电视剧,破一已经是很不错的事了,而如今,一部校园剧居然破了二,对于陈导来说怎么能不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要知道,就算是他的第一部校园剧,最高收视率的时候也不过是一点七八,但《等风来》破二的成绩,只要后面后面剧情不崩,制作一样,那么收视率保持在百分之二是不成问题的,而且,如果口碑好的话,收视率也会越来越高。

很快,各媒体报社都得到了《等风来》的收视率,本来他们准备的新闻立即被替换掉,开始加班加点的写《等风来》的新闻,倒不是说他们之前不想报道《等风来》的消息,而是一部低成本的校园剧,主角们又全部是新人,他们的头条,怎么想也想不到会凭空出现一只黑马来。

简雨欣这边也得到了陈导的消息,于是在简雨欣发消息庆祝之后,颜阳这个在同一个宿舍的死忠粉便要求简雨欣请客,然后……

看着没有形象大口吃肉的颜阳,简雨欣默默将眼光看向了旁边的苏茉,问道:“你比赛的事情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苏茉皱了皱眉,“下个星期就是分赛区晋级赛的最后一场,十个人当中只能留下三个人晋级年度总决赛……

“我知道,这个你之前说过。”简雨欣知道苏茉想表达的不是这个,“遇到什么事了吗?

“嗯,下个星期官方要求每个选手要求请一名助阵嘉宾,我倒是有一个师兄,可是他如今名气太大,不好请。

简雨欣说出问题的关键,“所以你现在没有助阵嘉宾的人选?

“是的。”苏茉点头,以前一起玩音乐的人都没再玩了,只有她坚持了下来,并且签了娱乐公司。

简雨欣笑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不过我没什么人气,可能帮不了你什么,只能帮你凑个数。

“真的吗?”苏茉看向简雨欣,她是真的没想到简雨欣会开口帮忙,虽然她说这件事的时候,就期待她开口,但期待跟现实出现在眼前是完全不一样的。

“嗯,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苏茉笑了,“我当然不嫌弃了,我高兴还来不及,你的人气可比我高多了,更重要的是,你的乐器那么熟,不行,我得试试你的底。

说着,苏茉就准备拉简雨欣出去,简雨欣连忙把手搭在她的手上,“这大晚上的你准备带我去哪?

“去琴房啊,你不是说会弹钢琴吗?”苏茉理所当然道。

简雨欣拉开她的手,在她错愕的眼中走向苏茉旁边的吉他,然后笑道:“介意将你的宝贝借给我用用吗?

“不介意,不过你,你还会吉他?”苏茉有些复杂,她可是知道简雨欣还会其它乐器的,一个人真的能学那么多乐器?是能学,但能精通吗?

简雨欣笑笑,将吉他拿了出来,在桌子旁边吃肉的颜阳和沈佩佩见状,也不吃了,颜阳拿出手机问道:“雨欣,你这是要弹吉他吗?

“嗯,有些手痒了,好久好久都没弹过了……”重生之后,除了钢琴,她没有再碰过其他乐器了。

“哇哇哇,大福利啊,我要录下来。

简雨欣笑笑,坐在凳子上,轻声的弹试了几个音,其余三人正襟危坐,像乖宝宝一样看着简雨欣。

简雨欣闭上双眼,双手微动,动听的吉他前奏响起。

“如果我是一只猫,我可以高傲的抬头,迈着优雅的猫步,不给你一个眼神……

慵懒的声音响起,带着淡淡的魅惑,似乎是真的有一只猫在挠你痒痒,很舒服,轻轻的,痒痒的,想去追寻,它却又立马不见,就这样包围着你的耳朵,让它再也出不去。

“如果可以,我要做一只猫,摆起姿态,高傲的离去……

颜阳和沈佩佩二人早已经沉浸在歌声里,而苏茉支是睁大着眼睛看着这一切,从简雨欣弹吉他的手势来看,不难看出,吉他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十分熟悉的伙伴,而最让苏茉惊讶的不是简雨欣的吉他那么厉害,而是她的声音,她的音色音域非常广,而且非常的有辨识度,这就非常不容易了,一个歌手,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你唱歌多么好听,也不是你的唱歌技巧多么溜,而你是你的声音有没有辨识度!

一个歌手的声音要是有辨识度,大家会一听就知道这是你的歌!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而这个事情,只能看老天赏饭吃。

此时简雨欣唱歌的声音跟她平时说话的声音差别很大,平时的声音带着少女的清脆,像布谷鸟一般,现在的声音,就像歌词里描写的那个故事主人公一样,是一个为情所伤的三十岁女人。

大圣传无弹窗 长跑比赛 全家一起来


猜你喜欢